热血一九四二 第二卷 第十四章(2)

辛十三郎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慈青仿佛明白杜原的心思:“杜老板不看,将来会终身终生遗憾!” 杜原:“什么东西,这么重要?” 慈青:“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他按动供台一角,榻前的地板往一边移开,露出一有阶梯的洞口。 杜原茫然地看着黑越越的洞口,笑着问慈青:“外间传说寺里机关重重……” 慈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慈青仿佛明白杜原的心思:“杜老板不看,将来会终身终生遗憾!”

杜原:“什么东西,这么重要?”

慈青:“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他按动供台一角,榻前的地板往一边移开,露出一有阶梯的洞口。

杜原茫然地看着黑越越的洞口,笑着问慈青:“外间传说寺里机关重重……”

慈青笑着回答:“机关重重?言过其实!不过,你也亲眼看到了,确有机关!”他向杜原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手持一盏油灯引杜原从阶梯下去。


两人下到洞里,杜原借慈青手里的灯光,看见密室里一个供台,上面放着一个硕大的铁箱,铁箱下面,还有四只已然解开,用铁制作的兽脚。

慈青面对供台上的铁箱,虔诚地双手合十,嘴里念了几句佛语,才打开铁箱从里面取出一个长条形的箱子,再从里面捧出一个用深色黄布包裹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在桌上解开。

慈青对杜原说:“唐朝的玄奘大师,想来杜老板一定知晓?”

杜原点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还请大师赐教!”

慈青朗声说道:“玄奘大师在佛祖之乡游历、求学十九年,从印度归国后,带回许多佛教真经。他在唐太宗、高宗的支持下,先后在长安、洛阳组织译经院,聚集各地高僧大德两千余人译经。贫僧这华严寺,当年就是主要的译经院之一……”

玄奘大师游历印度之事,杜原有所耳闻,回国之后主持译经之事,也听说过一二,慈青大师对他说这些,什么意思?

杜原眼里的疑问,慈青看在眼里,他继续说道:“玄奘大师根据华夏的实情,将儒、道的理念融会贯通于佛经,深受朝野及广大信徒的信奉。所以说:佛中有道,道中有释,释中有儒,在中国,佛、道、儒从来就密不可分。玄奘大师带回和译著的真经,可以说是独一无二正统的佛经,是中印文化、宗教的结晶,弥足珍贵。”

杜原虽然在听,但一直在思索慈青请他来的真实意图,不会是闲来寂寞,与他大谈佛经吧?蓦然,他想起小李飞刀说过,报务员在牺牲前曾提起过华严寺,还有“贝”什么的,他留意了。

慈青从杜原脸上的神情看出他对佛教的起源、演变不是很感兴趣,毫不介意地换了个话题,他问道:“杜老板,听说过贝叶经吗?”

杜原心里猛然一动,对了,报务员牺牲前说的那个“贝”字,应该指的是贝叶经!他在心里责怪自己,既然报务员说出华严寺,他就该联想到是贝叶经!这就证实了那封从天津传来的密电与此有关。还有,余彪在渔樵斋曾经向他提起日本人的“X计划”,仪我诚也与海龟纯夫来渔阳,看来,这一切都与大师所说的贝叶经有联系。

杜原回答慈青:“听说过,魏晋南北朝时期,佛教东传,传来的就是贝叶经。我还在孩提时代,就听祖辈说过,华夏有一部贝叶真经《大乘经》,但谁也没有见过,也不知收藏在哪儿,被人传得神乎其神……”

慈青捋须一笑,指着手里的东西:“这就是你说传得神乎其神,大唐三藏玄奘大师从印度取回的真经《大乘经》!”

杜原意外地看着桌上用黄布包裹的东西:“大师,何为《大乘经》?”

慈青小心地解开缠在木板上的丝带,展开经书,他指着桌上的经卷:“《大乘经》是大乘佛学经典的总称,这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部经书《华严经》!玄奘大师翻译完之后,真经就留在了华严寺,这也是本寺后来易名为华严寺的由来。”

杜原万万没有想到,传说中的《大乘经》竟然出现在眼前!他望着字体龙飞凤舞,犹如天书的梵字经文,惊愕不已。

慈青豪迈地说:“三藏玄奘大师从印度取回的真经,距今有一千多年了。日本京都知恩寺和奈良海龙王寺仅收藏有几张残页断片,而华严寺收藏的《大乘经》,是完整的全本经书!”

慈青叹了口气:“然,贫僧已经得知,日本人不仅从本土派来大批佛教徒,在其占领区利用佛说宣扬他的慈善、和平,还想抢夺这部经书……华夏四万万五千万人中,佛教信徒就上千万,而上流社会及知识精英阶层,信仰佛教的人比比皆是。须知,儒教治国,道教治身,佛教治心,若人心一变……为此,贫僧甚为忧虑!”

杜原的心被慈青的话触动:儒教治国、道教治身、佛教治心,千百年,何尝不是如此!慈青廖廖数语,使他顿时明白日寇为何要夺取贝叶经。

慈青两眼望着杜原:“贫僧虽是沧海一粟,然位卑未敢忘忧国,早在日本人进入渔阳之时,就与峨嵋伏虎寺长老商议,将《大乘经》转移到蜀中收藏。就在数日之前,伏虎寺传来消息,说已经做好迎经的准备。本来,贫僧该亲自护送贝叶真经去蜀中,但贫僧已经风烛残年,不比当年称雄武林之时。杜老板是八面来风之人,行路尚且都如此艰难,老纳更担忧这部经书,过不了日本人的层层封锁线……无奈之下,才想请贵军协助,前来寺中护经,待蜀中来的僧人前来接经!”

慈青两眼放出希望之光:“这就是我请杜老板,今日定要前来寺中一叙的原因。”

原来如此!杜原至此隐隐感到日本人的X计划,核心是华严寺的贝叶真经!他为慈青忧国忧民之心感动,且深感事关重大,不禁为这国之瑰宝担忧:“这经书在寺中已经收藏一千多年,历经风雨,安然无恙……”

慈青打断杜原的话:“贫僧明白杜老板的意思,今非昔比!就在今天日本人来过,事后才知道来人是华北特务机关长仪我诚也。”

杜原诧异了,虽然他事后知道了来渔阳的大人物是仪我诚也,但还未查清他来渔阳的目的。由于日军全城戒严,他未能离开绸缎庄,仪我诚也后来的去向也毫不知情,派渔樵斋掌柜的外出打听,他还没来回复。

原惊讶地问慈青:“他到华严寺来了,来干什么?”

慈青:“他向贫僧暗示:他知道寺中收藏有贝叶真经,并出言不逊。华严寺处于日军的占领区内,贫僧担忧:没有礼仪廉耻的日本鬼子什么事情都干得出,贝叶经随时都有可能被抢走!”

杜原:“那,为何一定要送往蜀中?”

慈青看着杜原答道:“贫僧也想过送往太行。恕我直言,且不说鬼子对太行的扫荡日益加剧,华严寺到八路军的根据地,一百多里均是鬼子重点防守的地区,每隔十来里路就有一道封锁线,其中碉堡、炮楼林立,一两丈深的壕沟纵横交错,各个路口都有鬼子的重兵把守。堪称国宝的贝叶经想安全地从鬼子眼皮下通过,送往八路军根据地不太可能,贫僧也放心不下;渔阳离潼关相对来说较近,过了潼关就是国统区。自古以来,天下以乱蜀未乱,今日蜀中又是抗日的大后方;何况,贫僧已经和伏虎寺长老商议好了,他已经派出一名武僧,在川军的护送下前来渔阳接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