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元千亩土地被违规征用 震后重建房遭拆除

狐狼001 收藏 0 138
导读:2011年10月09日 22:06 来源:央视 2011年10月9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贫困县的大工程》,主要内容为:四川广元朝天区在没有依法审批,没有科学论证情况下,仅凭工作经验做出推断,违规征用近千亩土地,拆掉土地上灾后重建房,启动工业园项目。但因招商不理想,大量良田至今闲置。面对这种情况,有关负责人却用招商存在不确定性轻描淡写,一句带过。以下系节目实录: 演播室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山区山多地少,土地资源稀缺,山区老百姓可以说是惜土如

2011年10月09日 22:06

来源:央视

2011年10月9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贫困县的大工程》,主要内容为:四川广元朝天区在没有依法审批,没有科学论证情况下,仅凭工作经验做出推断,违规征用近千亩土地,拆掉土地上灾后重建房,启动工业园项目。但因招商不理想,大量良田至今闲置。面对这种情况,有关负责人却用招商存在不确定性轻描淡写,一句带过。以下系节目实录:


演播室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山区山多地少,土地资源稀缺,山区老百姓可以说是惜土如金,连边边角角的地都不舍得浪费。然而,位于山区的四川广元市朝天区却有近千亩土地被圈了起来,其中大部分还是良田。那么,这些宝贵的土地到底被用来做了什么呢?我们一起去那里看一看。


解说:


2011年9月中旬,记者来到四川省广元市朝天区中子镇,看到这里有一项庞大的工程正在建设当中,大片的土地被开挖,一些土地上已经长满了荒草,而它们原本都是耕地。


董能 广元市朝天区中子镇枣树村村民:


因为政府要搞征用嘛,所以就荒到现在。一年的工夫草就长这么深了。这个田原来是我们家的水田,从这里一直到那里,现在推掉了,已经看不到了。


记者:


征用你们土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陆贵成 广元市朝天区中子镇枣树村村民:


正儿八经要说的话还是前年的事。


解说:


据了解,征地涉及到中子镇枣树、高车、五里三个村,被征的这一大片地面积到底有多大呢?记者分别找到了这三个村的村支部书记。


记者:


枣树村一共有多少亩地被征了?


董文辉 广元市朝天区中子镇枣树村党支部书记:


我们枣树截至现在为止,整个有480多亩。


记者:


五里村有多少亩地已经被征用了?


董文云 广元市朝天区中子镇五里村党支部书记:


400亩多一点。


记者:


已经有400多亩地已经被征用了是吧?


董文云:


总共,全部。


记者:


全部?其中耕地有多少亩?


董文云:


耕地可能有300多亩。


记者:


高车村有多少亩土地被征用了?


陈海元 广元市朝天区中子镇高车村党支部书记:


110多亩,不到120亩。


记者:


其中耕地有多少亩?


陈海元:


全是耕地。


解说:


记者粗略算了一下,三个村被征用的土地大约为1000亩,不仅土地被征收,连土地上的房屋也要拆迁,而这些房屋中有不少是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后由中央财政补助农民新建的灾后重建房。


董国强 广元市朝天区中子镇枣树村村民:


我修这个房子总共花了13万多块钱,政府补助两万块钱过后,其它的钱从何处来呢?只有从亲戚朋友那儿借。另外一方面是从农村信用社贷了几万块钱,刚好把房子修起,搬进来还没有两年时间。


杨秀山 广元市朝天区中子镇枣树村村民:


我们刚把房子修起,第二年就征用,又叫我们拆,花那么多钱,我们是想不通。

解说:


征收上千亩的土地,连灾后重建房也要拆,区政府这么大的手笔到底是要建一个什么样的工程呢?


记者:


做的这个是什么工程?


吴自全 施工单位项目部经理:


朝天工业区中子工业园区。


解说:


在朝天区的政府网站上记者看到,这个中子工业园的规划面积2平方公里,工业可用地2000亩以上,在当地还真是一个大手笔工程。要知道朝天区山多地少,像眼前这么大一片连片的土地是非常珍贵的,征用这么多土地,通过了土地管理部门的审批吗?


赵江明 广元市国土局朝天分局副局长:


按照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的正式文件,我们分了三个批次,批的大约土地为460亩左右。


记者:


460亩,是吧?


赵江明:


是。


记者:


是在什么时候批下来的呢?


赵江明:


2008年批了50亩左右,2010年批了400亩左右。


解说:


明明征用了1000亩土地,而报批的却只有460亩,这显然是少批多征的土地违法行为。通过进一步的调查记者还发现,就是这所谓经过审批的460亩土地,在报批程序中也存在明显的问题。这是当时土地征用报批请示文件,报批的项目名称是“乡镇灾后重建建设用地”。


记者:


不是以这个工业园区的名义来报批的?


王双梅 广元市国土局耕地保护科科长:


不,不,不。


解说:


在这份广元市人民政府上报四川省人民政府的关于朝天区2010年第一批乡镇灾后重建建设用地的请示中写明,这块地作为机关团体、科教、工业及公共设施用地。请示文件中还特别注明,拟征收土地不占用基本农田,不属于新建、扩建开发区或工业园区用地。


记者:


拟征用土地请示里面说得很清楚,就是该批次拟征收土地不占用基本农田,不属于新建、扩建开发区或新建工业园,为什么要写上这一句话?


赵江明:


这个因为是为了防止在灾后重建期间擅自征用土地,扩大其它规模建设。


解说:


上报的请示材料中明明注明了不属于新建工业园区用地,但实际上建设的却仍然是工业园,显然,对于相关规定,朝天区政府非常清楚,所以才改换名目有意回避。其实,对于建设各类开发区、工业园区国家有着严格的规定,早在2003年,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了《关于清理整顿各类开发区加强建设用地管理》的通知和《关于清理整顿现有各类开发区的具体标准和政策界限》的通知,明确规定:开发区由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两级审批。记者查阅了由国家发改委、国土部、建设部等部门公布的中国开发区审核公告目录,并没有找到广元市朝天区中子工业园的名字。那么,这个显然没有经过审批就违法征地的工业园区,为什么能够大张旗鼓地建设呢?


记者:


工业园区经过上级部门的审批了吗?


张玉雄 广元市朝天区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


工业园区这一块是经过上级审批的。


记者:


经过哪一级部门审批的?


张玉雄:


应该是市上。


解说:


按开发区由国务院和省级政府两级审批的政策,市级政府是无权审批开发区的。不仅如此,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的公告中还明确要求,未经公告的开发区,不准以开发区名义对外招商引资。虽然没有通过审批,但是中子工业园却已经设立了专门的机构,开始以工业园的名义对外招商。

记者:


中子工业园这块有这个管理机构吗?


乔发福 广元市朝天区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


中子工业园现在有这个机构。


记者:


有这个机构对吧?


乔发福:


嗯。


记者:


那现在有没有对外招商引资?


乔发福:


中子工业园在开展这方面的工作。


解说:


这样一个违规的工业园建设资金从何而来?目前又总共花了多少钱呢?


乔发福:


这个资金的来源是区政府。


记者:


中子工业园这块已经投资了多少钱?


张玉雄:


我们这个从去年以来到现在可能已经有9000万以上了。


解说:


用于中子工业园建设的资金就接近一个亿,这对于国家级贫困县广元市朝天区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看来当地建设这个工业园的决心还真不小。花这么多钱建起工业园区,招商引资情况怎么样?广元市朝天区地处四川省北部山区,工业基础薄弱,什么样的企业愿意到这儿来投资呢?记者在中子工业园看到,目前只有三家企业入驻,这三家企业当中也只有一家企业投产。


严凤楠 广元市朝天区经济合作局副局长:


现在目前是可以说基本上,因为都是一个搬迁的项目,搬过去的。


记者:


那实际上就是现在入驻中子园区的几个项目都是以前在朝天投资,就等于从别的地方搬到那个中子工业园的。


严凤楠:


对对,搬过去的,搬迁项目。


解说:


原来仅有的三家企业都属于区内搬迁,外面的企业一个都没招来,而这三家企业只利用了70亩土地,也就是说,已经从农民手中征收的1000亩土地当中有900多亩一直闲置着。


记者:


中子工业园现在招商引资的成果是什么样的?


严凤楠:


中子那儿我们不能说有什么成果,说句真心话,说成果都不好意思。


记者:


现有的中子工业园招商引资这一块。


严凤楠:


入驻的就这两个。


记者:


目前还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是吧?


严凤楠:


不是太大的,基本上没进展,应该是没进展。


解说:


那么,要上报这样一个占用大量耕地,耗费巨额资金的工业园,当初朝天区政府是如何决策的呢?


记者:


有没有像这样的一些比较科学严谨的论证?


侯锋 广元市朝天区副区长:


这个不好说,要说没有,这个又是根据一些工作经验包括参照周边的一些园区建设或者其它方面作出的一个推断,你要说定性定量来分析,那这还不好说,到底哪一家企业进来,什么样规模的企业进来,这个肯定存在不确定性的。

解说:


在采访中记者还发现,这样所谓的工业园区在当地还不止一个,在朝天区朝天镇的仇坝村,记者发现,有两百多亩耕地长满了荒草,附近村民告诉记者,这些耕地今年元月份就已经被当地政府征去,准备用来建设仇坝工业园。


记者:


地下这一大块平地都长满了草,原来是什么地方?


李志培 广元市朝天区朝天镇仇坝村村民:


原来是仇坝五组。


记者:


五组是吧?


李志培:


仇坝五组。


记者:


那儿原来就长满了草吗?


李志培:


原来不是,原来是种的粮,栽的秧子,栽的谷子。


记者:


这块地征走了以后干什么用途告诉你们了吗?


李志学 广元市朝天区朝天镇仇坝村村民:


他们就说是建厂,区政府规划为工业区,工业区还没人来建厂,还没人来建厂。


记者:


那你知道这个工业园什么时候开始建?里面的项目什么时候开始建设?


马元斌 广元市朝天区朝天镇副镇长:


还不太清楚。


记者:


不清楚是吧?


马元斌:


不清楚。


记者:


什么时候开工你也不清楚?


马元斌:


对。


演播室主持人:


没有依法审批,没有科学论证,仅凭工作经验做出的推断,近千亩土地被征用了,灾后重建房被拆掉了,庞大的工业园动工了。结果呢?招商情况不理想,大量良田至今闲置,面对这样的现状,区里有关没有负责人却用招商存在不确定性轻描淡写,一句带过。灾区重建要符合政策,尊重科学,符合实际注重实效,而急功近利,打政策擦边球,甚至违反国家政策的做法最终就会事与愿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