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装备发展陷入四大困局

科曼奇隐身直升机

美军装备发展陷入四大困局

F-35项目研发进度屡屡拖延

美军装备发展陷入四大困局

DDG-1000驱逐舰

新闻提示

时速高达20马赫的“猎鹰”飞行器试验以失踪坠毁告终,美海军、陆战队、空军通用的F-35项目研发进度屡屡拖延,而造价却直线上升,更为雪上加霜的是,美国正在削减装备研发和采购经费……种种迹象显示,美军装备发展陷入四大困局。

美军,从二战以来就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美国依靠强大的经济和技术实力,用先进的装备把美军武装到了牙齿。几十年来,美军一直引领着世界武器发展的潮流。但是现在,美军却遇上了不小的麻烦。

困局一:目标贪多嚼不烂

美军的装备研发,历来以领域广泛、技术复杂而著称。这在冷战期间表现得尤其明显,美国和苏联几乎在海陆空天等所有的领域都展开了激烈竞争。美军的装备研发,基本上是以遏制敌对国家军队为根本目标。但是从反恐战争开始后,美军又开始面对一个崭新的对手——超越国界的恐怖组织。

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美军的重型装备明显水土不服。美军不得不投入大量资源,研发针对游击战、路边炸弹、狙击手的新型装备。与此同时,美军还想在高技术局部战争上,依然保持对那些地区性大国的巨大技术优势。

虽然美国一直以来都没有放弃大型装备的研发工作,但不可忽视的现实是,几乎所有的大型主战装备研制计划,如陆军的FCS未来战斗系统、科曼奇隐身直升机、海军的DDG-1000驱逐舰,不是被取消,就是制造数量被大大削减。而美海军、陆战队、空军通用的F-35项目,研发进度屡屡拖延、造价直线上升,已成为有目共睹的事实。

造成这种态势的主要原因,是美国在装备的研制上设置了太多的目标。美国不但想要各种适应反恐战争的新型装备,而且还需要各种复杂的全球作战的装备。从美军的一些装备研发上,我们经常可以见到一些变态的指标,例如在机动性上要求超高速、全地域(空域)作战,在电子战上具有全频谱作战能力,还要具有一定的隐形能力,等等。

一般来说,现代武器装备在性能上是一个综合折中的产物,必然是有所侧重。但是美军的装备却设置了异常苛刻的条件,而且想要在几乎所有的指标上超过对手。这必然造成贪多嚼不烂的后果。

困局二:经费缩水雪上加霜

贪多嚼不烂不但造成装备研制技术复杂,而且必然带来极大的浪费。现在美国联邦政府的前100个最大的合同商,有相当部分是军工企业,而前10名中,有7个是军工企业,前5名中,全部是军工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波音公司、通用动力公司、雷西恩公司,就是5头最凶猛的军工“巨鳄”。

以2009年为例,这五家公司和美国政府的总合同额为1125亿美元,占前100名合同商合同总金额的38%。如果按照每年大概1000亿美元的合同额来看,“9·11”以来的10年中,美国政府撒向几大军工巨头的资金至少有1万亿美元。

大面积撒钱,在经济能够正常运转的时候,还可以一定程度上刺激美国军工的发展。但是如果美国经济出现了大问题,那么必然带来重大的后退。例如在盖茨担任国防部长以来,由于装备研制范围太过广泛,不断增发的国防预算经费难以满足需求,只能砍掉部分项目或者缩减采购数量来丢车保帅。

现在,美国有些媒体已经在讨论,美国削减装备研发和采购经费的做法,是否会对美国的军事工业造成伤害。因为美国的军工企业,军民融合的效果并不理想,很大程度上依然靠着国防订单和武器销售。例如前面提到的五大军工巨头,其武器销售占总销售额的比例,平均在72.8%。波音公司的军品比率较低,大约为50%,而雷西恩公司的军品销售比例甚至达到91%。

可想而知,如果美国的装备研发和采购经费缩水,肯定会对这些军工巨头产生严重的影响。

困局三:制造业效率降低

美国装备研发的困境,与美国制造业整体下滑的大背景是分不开的,显露出的表象就是美国军工的生产率持续下降。以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为例,他们21世纪初为美国海军建造“布什”号航母的时候,船厂40%-45%的工人只有不到5年的工作经验,而在10-15年前建造“里根”号和“杜鲁门”号的时候,这个比例只有15%。有经验员工越来越少,造成生产率的不断下降,再加上通货膨胀的因素,这直接导致成本的直线上扬。

在军用航空领域也存在这个问题。例如BAE公司曾经声称F-35采用柔性装配技术,效率可以达到1天(生产日)1架的速度。但是一些零部件在生产上的短板,却直接拖累整个进度。这是美欧制造业空心化、生产率下降所带来的必然结果。F-35不可能在一个制造业低生产率的环境中保持高生产率的速度。

现在美国一些新型装备,例如F-35、F-22、濒海战斗舰等等,都不同程度上出现了一些质量上的问题,有些甚至是一些部件的故障(例如F-22的氧气设备),造成整个作战编队处于趴窝的状态。这也显露出美国制造业的空心化,不但降低了生产率,而且危及到了产品质量。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上台后屡次重申要重振美国制造业,显然不是简单为了增加就业。然而美国制造业要想恢复冷战时期的辉煌,是不大可能了,因为整个产业链已经不可逆转地向新兴国家转移。如何保证制造业特别是军工企业的高级人才和技工,对美国政府而言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好,美军装备研发和军工企业很可能会陷入更大的危机。

困局四:关键技术突破困难

尽管信息化战争、新军事革命已经蔚然成风,但信息技术给军事装备带来的最大改变,是在火力(或者能量)投送的精确化和快速化上。然而在装备平台本身,却越来越接近极限。

20世纪以来,人类在军事技术发展上,相继在新合金、复合材料、大规模集成电路、化学能、核能等基础领域实现突破,带动了现代机械化武器装备和核武器这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飞速发展。而到了21世纪,上述新技术已经利用到了极限,很难有提高的空间。

以美国一些高超音速打击平台项目为例,屡次失败,最近一次时速高达20马赫的“猎鹰”飞行器试验仍然以失踪坠毁告终。这表明在高超音速飞行器的空气动力学上,存在很多未知的研究领域。

此外,美军在激光反导、舰载电磁轨道炮、舰载自由电子激光炮等新型能量武器的研发上,也由于储能、供能等问题停滞不前。

美军的DARPA每年都会公布一些新概念武器的研制计划,的确有开风气之先的作用。但实际来看,绝大部分的新概念都无法实现,因为已经超出了现有技术的实现能力。

从前人类在新军事技术领域的突破,完全得益于物理、数学等基础研究上的重大创新成果。

只有在理论基础上有新的建树,人类才能深入认识物质世界的本质和规律,才能够衍生出来新一代革命性的军事科学技术。

创新对于美军装备发展来说,同样也是一个严峻的课题。那些战场上美国特种兵使用iphone的手法只能算是一种炒作的噱头。随着以往技术储备的耗尽,美国军事科技下滑的趋势依然无法扭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