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人物 正文 012 军火贩子

西路转运使 收藏 0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size][/URL] 012 军火贩子 毗邻东交民巷的汉斯咖啡馆是一个德国人开的,环境幽雅、咖啡纯正,据说还可以提供地道的蓝山。赵永刚到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因为据郑文怀的消息,这里聚集了很多的外国军火贩子,想到这里碰碰运气。 走进门,环视了一圈,有二十几个人在座,都在窃窃私语。咖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


012 军火贩子


毗邻东交民巷的汉斯咖啡馆是一个德国人开的,环境幽雅、咖啡纯正,据说还可以提供地道的蓝山。赵永刚到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因为据郑文怀的消息,这里聚集了很多的外国军火贩子,想到这里碰碰运气。

走进门,环视了一圈,有二十几个人在座,都在窃窃私语。咖啡馆内的装饰明显带有德国的色彩,简约、干净、典雅,颜色多以黑色为主,黑色素来为德意志民族所偏好,认为有高贵、静穆、深沉和永恒的象征意义,这与其多思、自信和不拘言笑的民族性相吻合。

一个侍者打扮的过来:“Hello,welcome , it's my pleasure to serve for you, what can I do for you?/ Can I help you?您好,欢迎光临,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还好说的是英语,可以听得懂。

“A cup of coffee do not add milk 来杯咖啡,别加奶。”

赵永刚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四处观察了一下,中国人摸样的就几个,还是外国人居多。其中还有一个老外冲自己举了举杯子,自己很绅士的向他点了点头回敬。侍者端上来一杯咖啡,还冒着热气,赵永刚随手摸出二块大洋小费,他笑眯眯地低头谢着。自己暗自在想:这钱得花,富家子弟吗,得有一个阔少的派头,没钱谁吊你啊。社会就是这么现实,‘富在深山有远亲’……

“您好,我…可以…坐下来吗?”一句老外磕磕巴巴带着怪味的中国话打断了赵永刚的遐想,是举杯示意的老外。他伸手向对方示意,请坐,同时打量了一下,有一米八的个头,金色的头发、碧眼、直鼻、薄唇,典型的日耳曼人特征。自己原来对小希的种族理论很好奇,特意找资料看了一下,有点印象。“德国人?”用的是英语。对方很惊奇,懂英语的中国人不多,特别是有钱的就更少,眼睛冒出了星星,好像看到了一堆堆银元,态度立刻好了起来,并点点头,“我是德裔美国人。”同时伸出了手“认识一下吧,我叫保罗·霍夫曼”“您好,很高兴认识您,霍夫曼先生,我叫赵永刚。”“赵先生在哪里学的英语,口味这么纯正?”“我在纽约维斯林顿大学学习过。”哦,这家伙兴趣更大了,有美国学习的的经历,一下子把二人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天南地北地侃了一会儿。好在赵永刚的知识繁杂,倒也能应付一阵儿。

觉得很熟悉了,霍夫曼就开始说:“赵先生方便透露在那个行业高就?”这个死洋鬼子,还多少了解点中国的文化习俗,还高就,咱就在大虎山高就,头把交椅。不过那是不能说的,虽然是外国人,特别是德国人还是很高傲的,不屑与民间武装打交道,更别说是近似土匪的自己。“帮着家父在晋察两省打理几个煤矿、金矿,小生意,小生意。”说完故意流露出很得意的样子,向侍者打了一个响指:“给这位霍夫曼先生来一杯。”霍夫曼听后眼睛都快蓝了,金矿啊,还几个,一个就足矣,态度很谦恭,急忙欠身:“谢谢赵先生,叫我保罗吧,这样随意些。”赵永刚也在暗笑:小样儿,砸下这么一大块蛋糕,看你还不蒙,怎么?咱就是有钱。

“那好,保罗。嗯,你也知道,矿上炸药和雷管用量很大,政府给的太少,所以到这儿来,采购一些。”先不能泄底儿,还得防一手,谁知道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况且适当的矜持还可以压低价格。保罗的脸上明显有些失望,炸药和雷管倒是能搞到,但那些东西利润太低,没多大赚头。心有不甘地又问:“就这些?不想要点别的?”赵永刚装作不太在意的样子问道:“你那儿还有什么?”这回是换成保罗很得意了:“有什么?赵,就说你想要什么吧。”赵永刚摸了摸鼻子,坏坏一笑:“我要的你不一定有。”保罗有点急了,脸红脖子粗的:“赵,虽然我们认识时间不长,但请不要侮辱我的能力,华北这一带没有我保罗办不成的事。”挺能吹的,怎么看都不像日耳曼人,在中国呆久了,变得油滑了?

“那好,保罗。我矿上的矿警队也缺一些趁手的家伙,你能办到吗?”保罗笑道:“小意思,赵,你说吧,需要什么?需要多少?”赵永刚没有答话,掏出了一根金条,5两重的大黄鱼轻轻地放在保罗的眼皮子底下。金条在灯光的折射下,徐徐生辉,金光四射,保罗看得眼睛都直了,还咽了一口唾沫。喃喃地说:“亲爱的赵,需要保罗做什么?”露出极为贪婪的目光。

喜欢就好,就怕你没什么喜好,有喜好就可对症下药,才能完全收入囊中。保罗那里还呆呆地看着亮亮的金条,目不转睛,岂不知对方正在算计他。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在乎,29年的经济危机对世界影响很大,到现在各国都还没有缓过来,赚钱难,像赚黄金这种硬通货就更难了,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保罗看到金条的样子。

赵永刚淡淡地说“这是给你的定金,保罗,收好它,它现在是你的了。”保罗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真的给我?赵?”看着对方点点头,急忙把金条揣在怀里,摹地又想起了什么,掏出来用牙咬了咬还用舌头舔了一下,然后才歉意的对赵永刚笑笑,施施然地揣进了怀里。赵永刚始终一言未发,看着保罗的一系列动作。

“赵,需要些什么?手枪?步枪?机枪?子弹?您尽管吩咐。”说完保罗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意思这些东西都没问题。赵永刚没有说话递过去一张纸,保罗看过后张大了嘴,半天没有说话,现在他觉得这根金条似乎不那么好拿,有点烫手,同时也在寻思是不是忽悠一阵拿着它跑路。

“怎么了?保罗,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听得声音冷冷的,看见对方不是什么好眼神看他,诺诺了半天:“这些东西怕是很难搞。”“怎么?你想反悔?定金还在你那里呢,刚才不是拍胸脯了吗?”声音更冷了,保罗交易这几年,打交道的人也不少,形形色色的,感觉从未有人会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瞥见对方坏坏的笑容现在感觉是那么地邪恶,这差事不好弄。

冷冷的声音又传过来了“别看你是外国人,出门兴许就会飞过来一辆车,或许半夜喝多了走到河里,还或许从楼上不小心跌下来,这都是保不齐的事。”威胁,赤裸裸地威胁。报警吗?有什么证据?每天的车祸还少吗?谁喝多会走到河里,还半夜跌下楼,是给扔下的吧。保罗知道那些黑帮的手段,花样多着呢。抬头看见几个短襟打扮的人在窗前来回游荡,心里又是一紧。合作吧,求财又不是拼命,犯不着。想到这冲对方殷勤一笑:“尊敬的赵先生,我想我可以联系到朋友帮忙的。”“哈哈,保罗,这就对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保罗心想:如果刚才不答应还会是这个态度吗?说不定出门就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合作愉快,赵先生。”保罗有点苦涩地笑道。

“怎么?保罗先生,有点不太高兴?”看到对方摸了摸鼻子,阴阴地说。保罗心说:高兴才怪了,碰到你估计是上次在教堂里祷告不虔诚,祷告时心里还想着那个大屁股的美女,以后谨记谨记。脸上却笑着说:“那里,认识赵先生我很高兴,哈哈。”还干笑了几声,听着却是很凄惨。

“保罗,这个单子做完后,我准备在纽约开一家公司,请你做总经理,怎么样?”保罗听得一愣,还是心有余悸,但架不住总经理头衔诱惑,颤颤地问:“给多少?”“年薪5万美元,外加公司3%的股份。”赵永刚斩金截铁。他早想在美国开一家公司了,国内的一些物资价格高、质量还不行,趁美国经济复苏之际搞一些物资回来。自己出不去,只能依靠代理人了,离太平洋战争还有几年,保罗的这块牌子可以用,经过观察这小子的各方面条件还符合,当然是这个单子做完后再用他了。目前,美国经济危机使大批工厂倒闭,工人失业,机会应该很多,虽然胡佛现政府采取了一些措施,但收效不大,直到33年罗斯福当选采取一系列新政,经济才有所起色。

保罗抓起赵永刚的手一个劲的亲吻,嘴里还说:“谢谢赵先生,谢谢老板。我太爱你了。”赵永刚使劲地把手抽出来,甩了甩,“快点去干活,不然一个铜板也没有。”“好的,老板,这就去,这就去。”保罗边答边走。“你等等,保罗。”保罗有点疑惑“什么事?老板。”赵永刚看着他不经意地说:“你身上怀有巨款,我派二个人保护你。”说完不容保罗表态,拉着保罗走了出去,临走还把十块大洋放在了桌子上。

赵永刚指着杨斯同和草上飞二人,“你们这段时间二十四小时保护保罗先生,做到寸步不离,出了问题拿你们是问。”草上飞故意傻傻地问“老板,上厕所也需要去吗?”又是一个冷冷的反问“你说呢?”保罗听到后是一脸的苦瓜相,这么贴身保护可要了老命了,要是泡妞边上还站着这么一位,那还会有心情。这事儿还不能反对,明摆着是监视自己的,说自己怀有巨款,想着下意识的摸摸,幸好还在。怎么找借口不让这二个人跟着,理由还比较充分呢?忽地灵光一闪“老板,他们不懂英语,怕是有事情很难传递啊?”一副为赵永刚着想的样子“我可以效劳吗?保罗先生。我是燕京大学毕业的,叫杨思同。我们校长就是你们美国人司徒雷登教授。”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响了起来。保罗有点呆滞地看着杨斯同暗自纳闷:挖煤的什么时候需要这么高的学历?这世道真TM的变得太快了。只得灰头丧气地点点头,挤出一丝笑容“认识你很高兴,杨先生。”杨斯同谈谈地一笑:“不客气,保罗先生。”

“事儿办的利索些,不要耍滑头,不然……”说完赵永刚向草上飞努努嘴,保罗看见这个草上飞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小刀,扬手飞了出去,50米开外吊着一个灯笼应声落地。此刻他感觉自己的脖子“嗖嗖”直冒凉气,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脖子。“一定一定,请老板放心。”赶紧和二人一起走了。

把军火贩子保罗他们三人打发走了,事情有了着落,没什么心事了,赵永刚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走着,也想看着三十年代的北京。这里现在没有多少高楼大厦,到处都是一片片老北京的四合院。看着这些四合院他又想起了自己的那个时代,在北京要是有一套四合院那不仅是财富的象征,而且还是权贵的象征。许多人奋斗一辈子才能够买一套普通的按揭住房,当一辈子房奴。有一些按揭还是买不起,要不当时有人戏说,一年的工资还不够买一个厕所,而且还得不吃不喝……

“哎呦”一声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暗想“撞到人了?好像是一个女的。”下意识地说:“Sorry,哦,对不起。”随口说了出来,忽地意识到是老北京,又补充了一句。看到一个女生穿着上篮下黑的学生装,屈腿蹲在地上,两手握着右小腿,有些痛苦的样子。“对不起,这位同学,要不去医院看看?”忽然,又有声音传来“看什么看?哪个要你看了,流氓。”流氓?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个词了。顺着声音看去,也是一套学生装,扎着两只羊角辫,带着一副黑边圆圆的眼镜,二只大眼睛,但眼神却很不友好。“雯雯,别说了。”声音柔柔的,很好听。“可能是脚崴了。”雯雯急忙蹲下看看,“要真是脚崴了,我兴许有办法。”赵永刚在说,军训的时候教官教过一些简单的自我防护,快速治疗崴脚就是其中的一项。

崴脚的短发女学生急急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揉揉就好了。”“千万不能揉。”短发学生抬头看看他,有点疑惑。“崴脚如果按揉的话,就会加重病情。你站立试一下,如果是可以站立,疼的地方不是骨头只是筋肉,那就问题不大;如果不能站立或站立起来疼痛,出现肿胀,那只能立刻去医院。”短发学生又看了看赵永刚,赵永刚向她点头以示鼓励。短发学生终于站起来,慢慢地挪了几步,看是可以,赵永刚上前说,“这是轻度扭伤,找个地方坐下,把脚抬高一会儿,就好了。”看到街口有一家饭店,用手一指,“我们去哪里歇一会,好吗?也当我向二位赔罪,怎么样?”那个雯雯看看短发同学没有异议,扬起小脸对赵永刚说:“去就去,便宜你了。我们一般不和陌生人吃饭,特别是你这种陌生男人。”说着便扶着短发女生走了过去。赵永刚自嘲地一笑,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饭馆规模不大,分楼上楼下,也就是二三十桌的样子,大堂正中老字号的黑色牌匾,不知哪位书法家写的“五凤楼”三个大字,雄浑有力。由于不是饭口,人不是很多,也就三五桌的样子。小二看到几个人进来,急忙笑脸迎了过来“欢迎三位到本店。”赵永刚递过一块大洋“找个靠窗僻静点的位子,这是爷赏的。”在北京一块大洋可以吃一顿涮羊肉了,小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谢大爷,里面请。”

要了四五个女士爱吃的菜还有一壶龙井,赵永刚对短发少女说:“你把脚抬高,放一会儿。”又让小二准备了几条凉毛巾,雯雯每隔几分钟给她换上,半小时后,关节消肿了,菜也上来了。几个人的吃相大不相同,雯雯大口大口地吃着,不住地叫好,短发女生小口细细地嚼着,不言不语,赵永刚不紧不慢地吃着,女士菜肴自己不大喜欢。

看着二位女生吃完了,赵永刚忙递过毛巾,还给每人倒了一杯茶。“二位小姐,吃的怎么样?”雯雯接口道:“吃的还行,不过看你是个有钱人的样子,就吃这一顿,不行。”短发女生叫道“雯雯,别这样。”“怕什么?韩雪,吃一顿还能把这家伙吃穷了。对了,看你挺有钱的,你是干什么的?”“我在察西做了点小生意,这次来办货的。请二位美女吃顿饭还是出得起的。”说完挠挠头嘿嘿一笑。

“雯雯,我们走。”那个叫韩雪的脸上有些不好看,雯雯掺着她一瘸一拐走了出去,赵永刚想追出去,那个叫雯雯的猛然回头说了句“流氓。”气鼓鼓地走了。赵永刚也在纳闷:美女也叫错了,自己那个时代对女生叫一声“美女”都会高兴半天的,这个时代就成流氓了。真是时代不同了,不能乱称呼,好好的一顿饭被自己一声“美女”给吃黄了,无奈没心思再逛,只好回住处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