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俘将军 正文 第十四章 孟良崮的亡灵

赵肃 收藏 0 1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size][/URL] 山东作为蒋介石的重点进攻地区,大战连连,似乎让人喘不过气来。人们关注着国共两党在这片土地上的拼死搏杀,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人们的神经紧张。漳河边的将军们,同样把目光紧紧盯在山东,为他们的同僚祈祷。 两军对垒,总是要有个结果吧,将军们期待着。 结果终于传到了漳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



山东作为蒋介石的重点进攻地区,大战连连,似乎让人喘不过气来。人们关注着国共两党在这片土地上的拼死搏杀,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人们的神经紧张。漳河边的将军们,同样把目光紧紧盯在山东,为他们的同僚祈祷。

两军对垒,总是要有个结果吧,将军们期待着。

结果终于传到了漳河岸边:华东解放军于5月16日结束了孟良崮战役,全歼国民党军王牌部队整编七十四师3.3万人,中将师长张灵甫、副师长蔡仁杰、五十八旅旅长卢醒等阵亡;师参谋长魏振钺,师副参谋长李运良、第五十一旅旅长陈传钧、副旅长皮宜酞;第五十七旅旅长陈嘘云,五十八旅副旅长贺翌章等将军被俘。

训练班的管教干部个个喜笑颜开,击掌欢庆。长久以来,报纸上经常有七十四师的报道。在国民党的报纸上,七十四师被吹上了天。师长张灵甫的大幅照片也出现在报端。

反观被俘的将军们,震惊、沮丧、惋惜、痛心……

“知道七十四师吗?”

“当然知道,天下第一师啊。”

“在国军里能数第一了吧?”

“第一有什么用,还不是照样全军覆没。”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整编七十四师原为国民党军七十四军。该师全系美械装备,为甲种装备师,号称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是蒋介石指定的典范部队。1945年8月日本投降,七十四军空运南京受降,并担任南京守备,因此被称为“御林军”。1946年3月,七十四军改编为整编七十四师,全师3万余人,全副美械装备,师长张灵甫兼任南京警备司令,下辖整编五十一旅、五十七旅、五十八旅。驻扎在南京孝陵卫,拱卫首都,被誉为天下第一师。

师长张灵甫毕业于黄埔军校第4期,在陆军大学甲级将官班受过培训,抗日战争时期,曾被誉为模范军人。作为抗日铁军七十四军的一名将领,参加过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兰封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上高会战、两次长沙会战、浙赣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湘西会战等历次会战,其多次负伤不肯下火线,腿被鬼子机枪扫断,只因无意中看到报纸上登载的战时军人不宜在外就医的消息,便不顾医生阻拦执意提前归队,赶回前线。因战功卓著而荣获自由勋章,因此深受蒋介石青睐。此人仗着蒋介石的器重,骄横异常,出发前口吐狂言:“把陈毅赶进东海里喂鱼去!”


1947年5月19日,新华社发表评论《祝蒙阴大捷》:

山东人民解放军经过十四日晨到十六日午的激战,在蒙阴东南五十余华里的蒙山孟良崮地区,完全歼灭了进犯蒋军七十四师师部及其所属的五十七旅、五十一旅、五十八旅三个旅,和八十三师十九旅的一个团。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蒋介石对于整个解放区的进攻,目前只集中于山东和陕北。陕北的胡宗南军,连遭青化砭、瓦窑堡、蟠龙三次惨败,已陷入进退维谷之境。山东方面,蒋介石在二月莱芜失败以后,四月又集中了十三个整编师(其中第五军尚未整编)卅四个旅于第一线,再次分路北犯。虽于四月底在泰安被歼七十二师三个旅,五月初在临沂,蒙阴公路上的青驼寺地区亦受重大损失,但蒋军依然继续冒进。蒋介石的中央社对于这个冒险行动,曾和历次一样大肆吹嘘,并造了一大堆可笑的谣言。说什么共军在此被歼几何,在彼遗尸若干,甚至说什么将军已经阵亡云云。直至十四日,蒋府新闻局长董显光在答复记者询问时还说:“政府对山东之军事发展引为满意……国军已与共军主力接触而击破之。相信该省大规模战事不久可以结束”。正当这个说谎者在客厅中“引为满意”的时候,蒋介石极少数最精锐部队之一,与进攻山东解放区的极少数中坚部队之一的七十四师,却已经被陈毅、粟裕、谭震林三位将军所统率的、威名远震的华东野战军团团包围在孟良崮的深山之中。中央社徐州十六日电,吞吞吐吐地透露了这个消息,说是“蒙阴以东地区之决战……战事之烈,前所仅见”。并要求被围的军队“以一当十”。但是晚了!这个占淮阴、占涟水、占沭阳、占临沂都充当主力,为师长张灵甫率领(过去王经武任军长)的美械整编师,业已全军覆灭。蒋介石对山东的进攻又受了一次惨重打击。他即使还能够重整旗鼓,再次冒险,但是他的困难更大了。他的将领们将更加缺少信心,他的士兵们将更加缺少斗志了。华东人民解放军和华东解放区的人民,在全中国人民的爱国自卫战争中,担负的任务最严重,得到的成就也最荣耀。从去年七月到现在,华东人民解放军已经歼灭了蒋介石正规军三十个整旅(旅以下成团成营被歼灭的正规军,及全部被歼灭的伪军、保安部队、交警、还乡团等,均未计算在内)。即去年七月份的十九旅(这次被歼的一个团,是后来补充的新部队)、九十二旅、一○五旅、暂十二师、廿六旅,八月份的七十九旅、九十九旅、一八七旅、新七旅,十二月份的四十一旅、六十旅、预三旅,今年一月份的四十四旅、八十旅、一六九旅、一一三旅、一一四旅,二月份的十五师、七十七师、一九三师、新三十六师、一七五旅、一八八旅、新十九旅,四月份的三十四旅、新十三旅、新十五旅和这次的五十一旅、五十七旅、五十八旅。蒋介石以近一百个旅使用于华东战场,欲以此决定两军胜负,这个主观幻想业已接近于最后破灭。这次蒙阴胜利,在华东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更有特殊意义,因为:第一,这是打击了蒋介石今天最强大的和几乎唯一的进攻方向。第二,这是打击了蒋介石的最精锐部队(四、五个精锐师之一个)。第三,这个打击是出现于全解放区全面反攻的前夜。和这次胜利同时,东北、豫北、晋南、正太等地,强大的反攻正在展开。我们谨向华东人民解放军致热烈的祝贺和敬意。我们相信:山东人民解放军将于不久的将来,彻底粉碎蒋介石的进攻,从而使全解放区转入全面反攻。


七十四师的覆灭,极大的震撼了国共两党。

训练班里是一片哀声:“完了,国军真的要完了。连七十四师都被共军吃掉了,张灵甫也战死了,谁还能抵抗共军呢?”

“我死也不相信,七十四师能全军覆没。”

“你信不信管屁用,你信张灵甫也死了,你不信七十四师也完蛋了。”

几位黄埔毕业的将军,甚至失声痛哭起来……

就在将军们争吵当中,有几位解放军干部轻轻走到会场旁边,静静的看着将军们讨论。

一位将军拿着一张报纸,向众人说道:“报上说,孟良崮战役结束后,共产党买了最好的棺材,收敛了张灵甫,为张灵甫和阵亡的七十四师官兵举行了葬礼。”

“什么?什么?共产党给国军阵亡官兵举行葬礼?你看错了吧。”

“没错,报纸上就是这么说的。”

“共产党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这不可能吧。”

“共产党恨死张灵甫了,还给他办葬礼?奇闻,天大的奇闻。”

这则消息的确让将军们大惑不解,吵吵嚷嚷使会场更加混乱。

“我来给大家解释!”一位陌生的解放军干部站起来说道。

有人看了看他,说:“你是谁啊?”

“我叫王世英,是黄埔四期的,是张灵甫的同学。”王世英说着走向李守正:“老同学,身体还好吧?”李守正赶忙说:“很好,很好,感谢首长关心。”他转身向众人介绍道:“这是晋冀鲁豫军区副参谋长王世英将军。也是我的黄埔同学。”

众人惊奇的看着这位共产党的黄埔将军,会场上立刻鸦雀无声。

王世英对众人说:“刚才听到诸位的发言,很好嘛。我现在就来回答大家的问题。在山东的孟良崮,我华东解放军消灭了七十四师,击毙了张灵甫。战役结束后,我军为张灵甫将军和阵亡的国民党官兵举行了葬礼。我们共产党人为什么要这样做,一、张灵甫将军在抗战时期英勇杀敌,为国家为民族立下战功,我们尊重他。二、张灵甫虽然是内战的积极参与者,同样,他也是蒋介石反动集团发动内战的牺牲品,我们为他惋惜。作为军人,张灵甫是一位优秀的将军,但是他紧跟蒋介石,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我们为他痛惜。国民党军的官兵,同样是受了蒋介石的欺骗蒙蔽,他们当了蒋介石反人民的炮灰,也是内战的牺牲品。”

王世英看着将军们吃惊的表情,接着说:“对于战场上阵亡的国民党将军,我们都会给予军人的礼遇,妥善安葬他们。对于阵亡的官兵,我们同样会妥善安葬。这是我们的政策和战场纪律。诸位将军被俘后很快就离开战场了,也许没有看到我军打扫战场的情景。”

有人说:“听说过,知道贵军善待俘虏,也善待亡者。”

“解放军真是仁义之师啊。”

“感谢贵军的仁义之举。”

王世英说:“人已经死了,还有什么罪行不能饶恕呢?”他扫视了一下众人,说道:“我刚才的解释,诸位满意吗?”

将军们感到十分羞愧,没有人再发议论了。

王世英拉过李守正,对他说:“今天与我同来的还有你的一位同学,黄埔四期的杨松青,现在任晋冀鲁豫军区敌工部部长。”杨松青走上来与李守正握了握手。

王世英说:“今天在场的黄埔同学不少啊,我们几位都是张灵甫的同期同学,很为他惋惜。说到黄埔军校,它为中国军队培养了众多人才。今天,黄埔军人为了不同的信仰,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在我们解放军的队伍中,有许多黄埔军人,除了大家熟知的徐向前、陈赓、林彪等,还有许多大家不熟悉的。如抗战时期牺牲的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将军,是黄埔一期的。周士第将军是黄埔一期的;罗瑞卿将军、宋时轮将军、张宗逊将军都是黄埔五期的。陈伯钧将军是黄埔六期的,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我们希望国民党的将军们,包括黄埔同仁们,及早认清蒋介石反人民,搞独裁的嘴脸,站到人民一边……”

将军们听的很服气,一个个默默的点着头。

李守正这时说话了:“老同学,你是军区首长,肯定了解孟良崮战役的情况,给我们讲讲吧,大家非常关心的。”

众人一起说:“是啊,王将军给我们讲讲吧。”

王世英说:“我了解的只是一个大概,详细战报还没有发到。好吧,大家这么关心,我就把我知道的给诸位说道说道。”将军们聚精会神地听着王世英讲述。

王世英绘声绘色的讲了起来:“孟良崮战役按照华东解放军陈毅司令员的说法,叫做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国民党军在临沂地区集中了五、六个师,一字摆开从南向北压向我军,七十四师位居中央。我军选中略微突出的七十四师作为攻击目标,突然出击,硬是把七十四师从敌人的阵营中挖了出来,迅速切断该敌与友邻部队的联系,团团包围了骄横狂妄的七十四师,并把敌人几路援军死死挡住。经过3天激战,全部消灭了七十四师……”

“不可思议!”

有人问道:“贵军这种战法是不是太冒险?”

“我们晋冀鲁豫部队当时打赵锡田的整编第三师,也是这种战法。专门挑敌人最强的部队打。”

“为什么?”

“国民党的中央军骄横跋扈,与其他部队矛盾很深。遇到危急,不会得到友邻部队拼死救援。反之则不同,其他部队遭到攻击,七十四师一定会全力支援,以表示他是主力部队。”

“明白了,共产党打的是政治仗,难怪国军防不胜防呢。”

王世英走了,给将军们留下的是一个个吃惊和没想到。

“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震撼着每一位人!震撼着将军们的每一个细胞……

在训练班里,吃惊和没想到已经成了常态,将军们不了解共产党,才会有那么多的吃惊,他们不了解解放军,才会有那么多的没想到。

今天,他们没想到共产党是那样看待张灵甫,没想到解放军是那样看待国军官兵。

今天,他们吃惊的是共产党里有那么多的黄埔将军。吃惊的是共产党的将军并不炫耀消灭74师的战果,好像是很平常的一次战役。

将军们无语了,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