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历史小说《赤潮》

tujiwar 收藏 5 273
导读:转载自突击前线军事社区 《赤潮》 序言: 所谓人类,就是这世上将相互残杀的才能发挥到极致的一种生物。而位于世界中心——至少2000年来人们都这么认为——的中国,就是这斗争的最好见证者。 秦吞六国,六国亡秦,汉复吞六国,魏代汉,晋代魏,八王之乱,五胡乱华,隋唐宋元明清……白骨铺起了帝国兴起和衰亡的道路。 不幸的是,这历经苦难的民族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1840年,英国人来了。 几年后,法国人来了。 俄国人呢?他们一直都在。 这古老而又衰朽的帝

转载自突击前线军事社区



《赤潮》


序言:


所谓人类,就是这世上将相互残杀的才能发挥到极致的一种生物。而位于世界中心——至少2000年来人们都这么认为——的中国,就是这斗争的最好见证者。


秦吞六国,六国亡秦,汉复吞六国,魏代汉,晋代魏,八王之乱,五胡乱华,隋唐宋元明清……白骨铺起了帝国兴起和衰亡的道路。


不幸的是,这历经苦难的民族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1840年,英国人来了。


几年后,法国人来了。


俄国人呢?他们一直都在。


这古老而又衰朽的帝国只不过是列强的盘中餐点而已。而她的统治者,无能的满清皇室,只能看着洋人们端着洋枪洋炮慢慢走来,一点一点,一点一点……


但是那又怎么样?洋人要银子,给就是了,大清有的是银子;洋人要土地,给就是了,大清有的是土地……反正一会儿从老百姓的身上拿回来就是了。大清的天下,没人能动摇……权贵们如此想着。


公历1851年,太平天国战争爆发。广西、湖南、湖北、江西、江苏……战火烧向了全国。


清廷的皇帝和贵族们惊恐地发现,腐烂多时的帝国军队根本无法和剽悍的太平军相抗,八旗子弟也不堪一用,只得大力提拔被他们歧视了200年的汉族大臣,并大力发展之前被认为是奇技淫巧的西方技术以加强军备。


帝国工业化的齿轮开始慢慢转动,曾国藩和左宗棠向西方诸国购买军火,武装军队,同时还建立了许多工厂,自行生产军用物资。


1864年,天京落城。太平天国被消灭了,帝国的未来似乎又是一片光明。从汉阳到天津,都有高炉在向天空喷吐着黑烟,士兵们手里拿着洋枪洋炮,铁路向各地延伸开来,一支亚洲最大的舰队正在成型,似乎一切都走上了正轨。帝国的统治者乐观的认为,帝国将恢复往日的强盛……


1895年,牛皮吹破了。大清,被莞尔小国日本击败了。


人们才终于发现,大清所谓的强盛,只不过是一个虚浮的影子而已:

有工厂,但生产的产品质量低劣;

有军队,但训练极其糟糕;

军官侵吞军饷的丑闻早已屡见不鲜;

所谓工业化,只不过是官僚们为了往自己腰包里装钱的借口而已。

人们在死亡线上挣扎,朱门大户却日日笙歌!


人民的忍耐是有限的,总有人会来拯救这个国家。


公历1911年10月10日,武昌城郊一声枪响。第二年,满清的大厦就轰然倒塌。M國建立了。


人们认为,这个国家终于有救了,但是人们的希望马上又落空了。


北洋系领导人袁世凯获取了大权,确立了北洋系对中国北方的统治,随即死去。北洋系随即分裂成直系、皖系、和奉系,相互争斗不休。


革M派的领袖孙博士在广东建立了民党,力图以此作为救国的基业。但他的力量还是太弱了。


公历1914年,世界大战开始了,欧洲血流成河。


1917年,一群手拿红旗,帽徽上刻着镰刀锤子的士兵,攻占了俄国的首都。他们称自己为布尔什维克的红军。他们建立了苏维埃政权。他们说,要JF全世界的劳苦大众。


大国们害怕了,派出军队支持俄罗斯旧政权的军队,企图扑灭这北国燃烧起的火焰。就连被视为弱国的中国,都派出了3个旅共两万多人的部队,去支持白军的领袖高尔察克。


结果是个悲剧。


3个旅的士兵,最后回到中国的只有3000人不到。其他人要么是做了红军的俘虏,要么就是葬身于茫茫的俄罗斯雪原了。


当政的皖系领导人耸了耸肩:没什么,反正是奉系和直系的兵。


1919年,巴黎和会,五四运动。


1920年,对皖系恼怒之极的直系终于发火了,决定和奉系联手。7月,直系军队在他们最优秀的将军吴玉麟的指挥下,只用了6天就把皖系打出了首都。直系和奉系夺取了政权。


但是显然一山难容二虎,直系的实际领导人吴玉麟和奉系的领导人张雨荃从一见面就互看不顺眼。虽然直系的首脑曹锡竭力调解双方关系,甚至把自己的女儿都许给了张的小儿子,但是直系和奉系的关系依然在恶化。


1922年,直奉战争爆发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拥有十万之众的奉军竟在几天内就一败涂地,狼狈退出关外。直系独掌大权。


1923年,直系重开国会。曹锡不顾吴玉麟的反对,花了整整两百万大洋,贿赂国会议员,选举自己成为M國大总统,全国哗然。


不甘失败的奉系很快卷土重来。1924年战端重开。


直系内部并不团结,各地的督军都和中央同床异梦,更有甚者,竟趁中央主力和奉军在山海关对峙之时,悍然举起叛旗。


1924年10月,主导西北军事、并指挥直系第三军的冯焕善趁主帅吴玉麟离开京师北上之时,公然倒戈自立,称“國M军”,并挥师进攻首都,企图活捉大总统曹锡,瓦解直系。


直系的运气在于,首都城墙里驻扎着一支新军:由军队里的后起之秀龙靖扬下辖的直系中央教导旅。


龙靖扬曾就读于首都大学,后来弃笔从戎,入读保定军校,1918年加入了吴大帅的军队,是那从俄国回来的3000幸运儿之一,曾担任过吴大帅的少校副官,并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立下过大功,使得吴玉麟对他大加赞赏,破格把这当时只有25岁的年轻人破格提拔为上校代理旅长。


面对蜂拥而来的國M军大军,龙靖扬先派人将大总统曹锡护送进东交民巷使馆区,随后率部死守首都,在城市街道上建立防御设施,和数倍于己的叛军激战三天三夜,并紧急派人通知前方的吴玉麟。最后,从北方前线调回来的1个师和从洛阳北调上来的2个师合力在首都城下击破了冯军,最终使得京师转危为安。计划破灭的冯只得率残部出绥远返回老巢陕西。


据说,当曹锡见到返回京师的吴玉麟时,竟然一把抱住吴,失态地嚎啕大哭,说“以为无法活着相见了”。


但是,直系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方的不稳定和因此抽调的兵力削弱了直军的战斗力,导致战斗失利,一度掌握在直系手中的要地山海关被奉系夺回了。原属皖系的浙江军阀,也受此鼓舞,发兵攻打直系的江苏督军齐英,并连克多城,包括省会金陵。


现在全国的形势是:直系掌握中央政F,并管辖直隶、山东、河南、江苏、湖北、江西、和福建七省;皖系残部控制着安徽和浙江;而统治东北的奉系军阀拥有吉辽黑三省以及热河,虎视华北;國M军掌握着陕西和甘肃;孙博士的民党控制着广东和广西;其他省份则分别由各大小军阀盘踞着。


时间已到1925年,M國十四年。在广阔的中华大地上,这里只有战争。


“堪羡昔时军伍,谩夸儒士德能多。四塞忽闻狼烟起,问儒士,谁人敢去定风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