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165章 连锁反应

sjhexcrvug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郑万江和黄丽梅、孙耀章在突审王文桐,在审讯室里,王文桐显出一派悠悠自闲的样子,尽量稳定自己的情绪,根本不理会郑万江提出的问题,说他从来都没有干违法的事情,所提出的问题纯属子虚乌有,他在工作中伤了许多人,有人在恶意栽赃陷害他,一切都不知道。反而大谈他的工作成绩。把一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郑万江和黄丽梅、孙耀章在突审王文桐,在审讯室里,王文桐显出一派悠悠自闲的样子,尽量稳定自己的情绪,根本不理会郑万江提出的问题,说他从来都没有干违法的事情,所提出的问题纯属子虚乌有,他在工作中伤了许多人,有人在恶意栽赃陷害他,一切都不知道。反而大谈他的工作成绩。把一个东关村如何建设成高水平的小康村,在镇里乃至县里有着一定的影响,自己所付出的辛劳无人可比,他是对社会有贡献之人。

对于他私藏枪支的事,他振振有词,说是现在社会治安不稳定,主要用来防身用,而没用其它的想法,并且根本没有使用过,枪支来源是在黑市上买来的,具体情况他早就忘了,再说现在有枪的人多了,根本不算问题,一再要求见县委的领导,他会把情况说清楚。

王文桐从心里根本没有把郑万江放在眼里,认为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不配和他讲话。再有他还是一个小毛孩子,俗话说得好,嘴巴上没毛,办事不牢,他尿不出一丈三尺尿去,没有多大的能耐,自己可谓是久经沙场,饱经沧桑,走南闯北几十年,什么样的风雨没有见过,什么样的坎没有趟过,前面就是刀山火海他也敢闯,任何人对他也会无可奈何。

所以,王文桐一再拿郑万江耍着玩,看如何对待自己,如果敢动他一手指头,他可就有办法了对付了,耍混撒泼他还是有一套的,座地泡更是他的拿手好戏,会让公安局说不出话来,还有他被抓进来,有人肯定会坐不住,一定会想办法搭救他,不然,会有他的颜色好瞧,这一点他心里十分明白。

郑万江并没有烦躁,只是和他讲明政策,希望他如实交待自己问题,争取宽大处理。王文桐仗着自己见识多、关系面广,有一些领导会为他说话的,对郑万江的话根本无动于衷,一味的和郑万江扯闲篇。孙耀章气的火冒三丈,真想立刻上前揍他一顿。

郑万江用眼色制止了他,他心里明白,王文桐对付审讯很有一套办法,因为他背后必定有一定的社会势力,认为肯定会有人为他说话,成为他的保护伞,他才会这样的有恃无恐,肆无忌惮。

审讯工作整整进行了一个下午,没有一点进展,郑万江并没有着急,这种人他见得多了,这是在打心理战术,是一个攻坚战,要彻底击垮他的心理防线,让他感觉到没有任何救命稻草,他就会不攻自破,郑万江和他慢慢地较量着,其表情很是随便。

王文桐认为自己的话起了作用,郑万江的心里有些顾虑,不敢对他怎么样。他在期待着有些领导为他出面,尤其是镇里的领导,王文桐对此十分的自信,必定他们的关系不一般,他们会想办法为他开脱,自己一出事,有些事情会把一些领导牵扯出来,为了保住自己,他们不得不考虑这一点。

郑万江看看时间不早了,王文桐还是没有开**代的意思,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便把他带了下去。孙耀章和黄丽梅有些沉不住气了。

“郑队,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对于这样的人根本不能客气。我们有那么多的证据,还怕他什么。”孙耀章说。

“是啊,我们都审了一个下午了,这个老东西就是不开口,跟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和你胡说八道,满嘴里跑火车,真是气死人。”黄丽梅也气鼓鼓地说。

“我们不能急于求成,象王文桐这样的人,对付审讯工作很有一些门道,他是在等有些人出面保护他、救他,一旦有人出面,他认为一切事情都会过去,还有他不知道我们掌握了他多少的证据,他也在试探我们,所以他才这样硬撑着。我们也不能操之过急,如果过早的揭露他,他会采取应付的办法,不会达到我们预想的效果。”郑万江说。

即使王文桐说了有关情况,到时他也会翻供,现在已经有人找关系为他说话了,因为这次是公开逮捕,主要是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逼迫他不得不采取行动,严密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他比谁的心里更着急。

“你的意思是打马骡子惊,杀鸡给猴看,促使他尽快显露原形。”黄丽梅说。

“我们目的是促使他尽快出来活动,彻底粉碎这一犯罪团伙。但有些人物还没有充分暴露,吴海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还一时难以确定,他们以往关系密切,必定有所举动,我们要抓住这一有利时机,揭开内幕。只是马局现在的压力大了,肯定有人会直接干预这一案件。”郑万江说。

“马局会有一定的原则,不会轻信他们的谎话,这一点我们大可放心。”孙耀章说。

“关键是一些大人物,他们的手法高超,行为诡秘,不会直接说话,会从各方面给马局施加压力,让他难以做出决策,这才是我们目前最担心的事情。”郑万江说。

晚上,马勇生的爱人打电话找他,让他晚上一定回家吃饭,孩子的姥爷来了,说有事找他商量,老人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情商量,昨天孩子刚走,看看暂时没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便回到了家,一进家门发现岳父贺继伟坐在屋里,正和爱人贺翊说着什么。见他回来马上招呼他洗洗手吃饭,来到餐厅,饭菜早已准备好。

马勇生把岳父贺继伟让到里面坐好,给他斟满一杯酒,他十分敬重老人,他原来是县里的副县长,后来又到人大当了几年副主任,前年才退了下来,老人的身体很好,显得特别健康,退下来以后总是闲不住,时常组织一些老人搞些体育娱乐活动,或者到农村做调查研究工作,了解农民的生产生活情况,向县委政府反映一些农民生产生活中存在的一些实际问题和矛盾,解决了农民生活中的不少问题,深受农民的欢迎。

老人退休以后生活十分的充实快乐,人们对他的行为十分尊敬和羡慕,老人也以此为乐。马勇生对老人的行为做事十分赞赏,有空也和老人一起聊聊,谈谈工作上的事情,听听他的意见和看法,觉得受益匪浅,开阔了视野,陶冶了情操。

马勇生坐在老人的身边,高兴地和老人边喝边聊了起来,聊得很投机,时常出欢快地笑声。爱人贺翊根本插不上嘴。只得看着他俩兴高采烈闲聊着,但她的心里特别高兴,有一种幸福甜蜜地感觉。

“勇生,你认为胡治国这个人怎么样?”贺继伟转个话题说。

“您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您原来在位时对他不是很了解吗?在工作上确实有一套,思路敏捷,沉稳老练,这一点不得不令人佩服,但是目的不纯,有些事情不好说清楚,所以县委把他调到政法委工作。”马勇生回答说。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我在巨阳镇东兴村搞调研时,正好碰上他,他告诉我他调到了政法委工作,来巨阳镇开展普法教育工作,和他聊了一会儿,听他的口气对你很是不满,说是你把他挤兑走的。”贺继伟说:“如果是那样不太合适,都是干工作的人,一定要精诚团结,对待同志要诚心相待,不要有一点私心杂念,他虽然有些毛病和缺点,但要正确对待,不要互相排挤,采取报复手段,特别是不要自作聪明,背后搞小动作,这样才能把工作搞好。”

“爸爸,一些问题您还不明白,他这个人心胸狭窄,常把一些问题看得很偏激,背后搞小动作的是他,暗地里拉帮结派,处处给我工作设置障碍,致使一些工作难以开展。这次工作调动是县委安排的,不是那个人说了算。”马勇生婉转地说。

但他没有把胡治国的问题和老人说清楚,这也是工作纪律,贺继伟也明白这一点。他只告诉马勇生,一定要注意工作方法,胡治国这个人城府很深,市委一个老领导也在前些日子提到过他,估计他在背后找关系活动。

“现在官场上特别复杂,有些人的观念意识很是极端,有时因为一点小事而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在窥视公安局长这个位置,甚至会采取一些不正当的手段,一些情况市里、县里并不是知道的很详细透彻,一些领导的观念意识会有些偏差,有时谗言会起着一定的作用,往往会出现意外的结局。”贺继伟说。

马勇生静静地听着,老人的话不无道理,现在有好多事情不可理喻,他在当副局长的时候,对这些问题没有过多的认识,认为只要把自己的本职工作搞好就成。储局长在这方面办的比较圆满,能够正确处理各方面的问题,致使自己能够安然的退下来。他在位时,也曾多次提起这方面的问题。一些社会关系在现阶段依然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它起着逆反的不良效果,危害性极大。当了局长以后,对此深有感触,社会好比是一个大染缸,五颜六色,各有千秋。人们的思想观念随着社会发展在转变,有些事情一时还让人们琢磨不透。

“听说你们今天逮捕了东关村书记王文桐?”贺继伟问。

“您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他告诉您的?”马勇生说。

“是他告诉我的,他说和王文桐的关系不错,王文桐根本没有任何事情,你是在拿这事大做他文章,意图是整垮他,他会把这个问题向上级反映的,他这人心计不少,有着一定的谋略,工作上的事我不管,但一定要注意工作方法。王文桐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些,但他有着一定的根基,可以说是八面玲珑,有着极大的社会活动能量,是个不好对付的脚色,也可以说你这次是捅了个大马蜂窝,这牵扯到一些人的利益,一定会有人出面干预,从各方面给你施加压力,这一点你要想到,所以不要过于盲目乐观。”贺继伟说。

“他确实是有两下子,意思是让您给我捎句话,对王文桐不要轻举妄动,可谓是用心良苦。”马勇生说。胡治国终于出面了,王文桐出事他坐不住了,并且把他的岳父抬了出来,意在给他捎个信,暗中施加压力。

老人告诉马勇生,干工作只要把自己的心术摆正,不要有什么过多思想顾虑或自寻烦恼,要给自己多施加压力,正确的把握好自己的操行,树立良好的社会形象。只有这样才能处于不败之地,站稳脚跟。同时要更好的保护好自己,学会审时度势,正确的判断社会事物,这并不是坏事,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把工作干好,这也是一门社会学问。

马勇生心悦诚服地点点头,他认为老人对目前现在社会精辟剖析有一定的道理。飞速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必然会出现一些阴影,它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一些事情是人无法理解的。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事事必须想在前面,不然你的工作就无法开展。

马勇生和老人谈了一些工作上的其它事情,老人和他进行了倾心交流,把问题加以透彻的分析,但牵扯到案件的有关内容,他只字不提,这是刑侦工作纪律,这一点心里十分的清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