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追凶(三)

寒石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URL] 黄宏建载着马贵一路向郊区开去,按照马贵的意思,黄宏建直接将他送出这个城市。但黄宏建显然不打算愿意这么做。原因是在一次汽车加油的过程中,马贵依旧在自己的位置上,蜷缩着身子,将头压得很低,看上去像个病人一般。黄宏建没有办法,只能从自己的这边下车,去付加油的钱。就在付钱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黄宏建载着马贵一路向郊区开去,按照马贵的意思,黄宏建直接将他送出这个城市。但黄宏建显然不打算愿意这么做。原因是在一次汽车加油的过程中,马贵依旧在自己的位置上,蜷缩着身子,将头压得很低,看上去像个病人一般。黄宏建没有办法,只能从自己的这边下车,去付加油的钱。就在付钱给加油工后,转身的一刹那,二张贴在两个加油箱之间立柱上的布告吸引住了他。

这两张都是X市公安局下发的协查通知。一张上面叫朱斌的人黄宏建并不认识,可另一张却让黄宏建大吃了一惊,正是躲在车上的马贵。

“那张不用了,现在找这个人呢,刚发下来的。”加油工见到黄宏建注视着那两张布告,便手指着印着黄宏建头像和名字的布告好心的说着:“邪门了,一晚上来两张这布告,还告诉,必须马上张贴,越靠近郊区越得贴。多晦气这个。现在的人都怎么了?犯什么事了?”加油工不免嘴里还发着几句牢骚话。

黄宏建原本就心神不定的心里,更加惶恐起来。他哼哼哈哈的回着加油工的话,立刻转身走回车边,上了车。打着了火,向加油站外迅速驶去。

这回,黄宏建一边开着车,一边左右望着,寻找可以停靠的地方。还不时看着基本不说话,蜷着身子的马贵。终于看见了一个郊区货运站的停车场,他没加细想,直接开了进去。在大型货车之间绕着,在一个角落里,几辆厢式车的后面,他熄了火。

“怎么了?”马贵一脸愠怒,不解的问道。

黄宏建一下子把头靠在方向盘上,像是一个十分疲惫的人好容易休息了下来。马贵连着几次问着他,声音也越来越不客气,直到用手推了他一把后。他才慢慢的抬起头,侧脸望着马贵的脸,慢慢地说道:“马哥,你被通缉了。我看见布告了。”

这下轮到马贵惊讶了。他熟知自己系统里完成一个协查令或者通缉令的流程。原本,他以为,像她这样没有理由的失踪,从发现线索,到确认他是潜逃,起码会有五到十个小时的拖延时间。最多是根据他的特征通知各个交通要口。而在这段时间里,他应该能很顺利的逃出这个城市。只要脱离了这个城市,他便海阔天空了。口袋里的护照和伪造的身份证件,都是以南方的一个大都市名义办的。只要最快的速度赶到那里,从那里取道香港,真正的自由世界就会拥抱着他。他在香港,还有自己的私人账户,那些信用卡完全可以让他在那里完成取款或者转账业务。因此,他的计划应该是完美的。只要这个黄宏建,在最快的时间里,将他送出去后,一切便OK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啊!”马贵着急了,压低着声音骂了出来。

黄宏建看着这个落魄的警察,一种恨意涌上了心头。他已经不是他的保护伞了,还这么横。更何况,他走了,谁知道他留下了什么烂摊子,万一影响到他呢?黄宏建想到这里,便毫不示弱的迎着马贵狠毒的目光,也不管他的嘶叫,坚决的一摇头:“马哥,你先给我说说,究竟是怎么了?老弟做事也好明白啊。”

“说个屁啊!不是泥干活不干净,哪来现在这样,赶紧走!”马贵根本不想解释什么,一心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黄宏建不再言语,手在口袋里一阵乱摸,掏出一盒烟。也没有像以往那般先递给马贵,而是自己从里面抽出了一支,叼在嘴上,点燃后,重重的吸了一大口。一张口,一大团烟雾立刻弥漫在这个小小的车厢里。又接着连连吸了几口,看上去,他是不准备马上离开这里。

马贵冷冷的看着黄宏建,嘴里没有再催促。人的变化真如这春天的气候,阴晴不定,在几分钟前,这个货还叫着自己马哥马哥,恨不能一个头磕在地下,拿自己当菩萨供着。自己想叫他干嘛就得干嘛,甚至是去杀人。而现在,只是因为看见了协查自己的布告,就立马翻脸。虽然只是无言的抗拒,但已经足够说明了一切。这个世界,的确是谁都不能相信。才一个晚上的时间,自己的下属背叛了,这个一直被自己庇护着得社会渣滓居然也敢和自己叫板了。落魄的凤凰不如鸡,看来的确不是虚言。

马贵看着黄宏建的目光越来越阴冷,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像是两条毒蛇嘴里的信子扫着黄宏建的脸。他的手慢慢向自己的腰后摸去。

看得出,黄宏建也很紧张,脸部肌肉不自觉的抽搐着,但他努力不看着马贵,只顾抽烟看着车窗前的玻璃。一小会儿功夫,已经抽完了一支烟,他用烟蒂点燃了第二支烟。车厢里的空气很沉闷,黄宏建的烟头一明一暗的闪烁着,像是快要引爆的炸弹一般。

“你决定不开车了?”马贵从牙缝里说出的话,打破了这难堪的平静。

黄宏建依然不敢看着马贵,回答的声音故作镇定中,带着一些些哆嗦:“马哥,我也没办法。您不交代清楚了。我怎么办?”

“什么你怎么办?你这个蠢货!”马贵忽然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怒骂起来。这句话就像一阵电流,刺激了黄宏建,他猛然回头,也想发作的时候。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脸。黄宏建的脸刷的变白了,冷汗一下子从额头,鬓角流了下来。

“别,别,别。马哥,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黄宏建的声音颤抖着,他知道,面前这个家伙本身就心狠手辣,到了现在这样,他也许真的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的手像弹簧一样,做了个投降的姿势,也不管烟头落了下来,烫在了他的腿上。

马贵举着枪,向他摇了摇:“下车。”没有多余的话。

黄宏建的身体向后倚着,试图缓和着气氛:“马哥。”他再次嚷道,可是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马贵冷冷的打断了:“我最后一遍,下车。”他的左手迅速推了一下枪身,打开了保险。

黄宏建看着马贵,无奈的将左手伸向了门把手,慢慢的扭动了一下,门打开了一条缝。风一下子窜了进来,让车内有些闷热的空气顿时凉爽了不少。

就在黄宏建斜着身体,眼睛紧张的盯着着马贵,一条腿哆哆嗦嗦的跨出了车门的时候。不远处公路上,一阵警笛鸣叫声,声音由远而近,吓得黄宏建立刻又缩回了车里,一把将门拉上。马贵也紧张的看着车窗周围,四周都是厢式车,只有一条作为通道的便道。

声音很快又迅速远去,看来只是一辆过路的公务车。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吐出了一口气。四目一相交,马贵的眼神立刻又变得狠毒起来,手枪不再举得那么高,但戳在黄宏建的腰上。“下车,快!”他压着嗓子恶狠狠的嘶吼着。

黄宏建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头转回了正前方,说出的话却出乎了马贵意料:“马哥,你要想干掉我,开枪吧。”

这下轮到马贵有些糊涂了,这小子怎么了?连死都不怕。好吧,既然,你跟我玩横的,别以为我不敢。想到这里,马贵握枪的手猛然向黄宏建腰部又戳进去了一点。至少这样能抵消不少枪响所产生的音量,他也觉得自己已经和这个混混耗不起时间了,嘴里说着:“行,既然你不怕死,我成全你。”正准备扣动扳机。

“我死了后,你得把我尸体处理好。要不然,你还是走不了。”黄宏建的身体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一样,任凭马贵的枪抵进着他的身体,只是嘴里淡淡的说了这一句话。这句话,却让马贵在开枪的一刹那,顿时迟疑了下来。是啊,杀了这小子容易。怎么处理?扔后备箱去?这么打一个男人,拖出来,放进去,起码得十来分钟,这里说不定就有货车司机出现。放到后座去?前面已经发现了协查他的布告。等会过城际收费站的时候,难免会有检查。马贵开始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

人的意识总有这样的现象,当一个潜意识中的危险的信号不断逼近自己的神经之时。你得所有神经丛活动便会全部集中到一点,便是如何躲避,哪怕用任何手段。害怕、惶恐、逃避和残忍等人类的陋性便会在这一刻全部暴露无疑。也因此,就会失去一切的理智,很多人最终选择的就是一个错误的方法,从而使自己在害怕中更加失败。在刚才的几分钟里,黄宏建和马贵都是如此,一个被枪指着,求生的渴望的远超出一切需求,一个更想要抓紧时间逃跑,只想夺取这个交通工具,随后溜之夭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