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属猫的鱼 收藏 0 301
导读: 快下班的时候接到妈妈电话,问东问西欲言又止的,我知道是因为最近太忙太久没回家,她老人家想闺女啦。打定主意今天一定早点下班回家看看,于是急急处理完一些当紧的事情,正在清理可以放到明天再做的工作的时候,主任来电话了,一看时间五点五十三分。于是临下班的时候我又接了个任务,为了迎接省民调检查,政法委吹响了民调工作的集结号,要从我们局里抽派50名精干力量展开民调宣传工作,与原单位完全脱钩,为期一个星期。领导把命令下达给了我,让我在局机关内抽50个人,还特别叮嘱了基层和一线人员不能动。我望着局机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快下班的时候接到妈妈电话,问东问西欲言又止的,我知道是因为最近太忙太久没回家,她老人家想闺女啦。打定主意今天一定早点下班回家看看,于是急急处理完一些当紧的事情,正在清理可以放到明天再做的工作的时候,主任来电话了,一看时间五点五十三分。于是临下班的时候我又接了个任务,为了迎接省民调检查,政法委吹响了民调工作的集结号,要从我们局里抽派50名精干力量展开民调宣传工作,与原单位完全脱钩,为期一个星期。领导把命令下达给了我,让我在局机关内抽50个人,还特别叮嘱了基层和一线人员不能动。我望着局机关名单傻了眼,机关虽说一百来号人,但除去年老的、抽调外单位执勤室的、一线实战单位的,能动用的总共才80来个。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虽说民调是中心工作,可离考评年度只有月余,正至迎检之机,也是各部门一年辛劳能否得到验证和认可的时候,这个时候抽空警力,不说我于心不忍,人家也不干呀!于是我捧着这个烫手山芋拿也不是、丢也不行。为难归为难,领导交办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于是斟酌起来:全国“清网”大行动,刑侦是不能动的;看守、拘留、和指挥中心几班倒,一个萝卜一个坑,哪个也动不得;几番考量后我按着各单位人数和工作按比例分配了一下,便战战兢兢给各部门一把手去电话了。

    “喂,X大,您好,因为工作需要,局里决定从你们大队抽5名民警进行民调宣传,女民警优先……”因为自已也觉着不合适,明显的底气不足。

    “妹妹,不是我不配合呀,你自已看看我们哪里还有人咯,“清网”已经抽走一个了,唯一一个女的,是内勤,你现在抽我内勤,那可不行,检查马上要来了,把她抽走了我们怎么办!”  说的是实情!         

    “怎么又要抽人呀?我们队里一共几个人,病假一个,专案上了两个,你再抽人,我们工作怎么开展!”看看,也是!

    “要抽人可以啦,反正内勤不能抽,有两个出差,还一个老同志都快退休了抽去你也于心不忍嘛,其他的你看着办,抽谁我都没意见。”我低头一看,好家伙就剩下一、二把手了。

    也有二话没说就报了名单的,可听他们一个个的念完名字,我心里都替他们担心,这大半精干力量都抽走了,工作可怎么办哪!

    这样的情况下抽人,我相当纠结,我很能体量这些“小气”的一把手们的难处,又不能不完成领导交待的任务,思量再三,我把实情报告给了主任。看得出来他也挺为难,拿着名单从头看到尾、又从尾看到头,最后眉头一皱,说:“民调工作是中心工作,再难也要把人员到位,这样,从我们办公室开头,除了你和我,其他6个全部上!”全部?这不是意味着其他工作都要停摆?还是我们两个全部负担?还没等我回过神,他又说“其他单位,你按比例点将,先点女民警,不够的再抽男的,之后我再拿去给领导审定,一经审定直接把名单公布,各部门要调整人员或请假直接找局领导。”听他这样说,我心里再不忍也明白该怎么做了,事情总有个轻重缓急,孰轻孰重此时也不需要再掂量了。选人、报送、审定、公布、通知,此时,各部门老大们可爱的牢骚我也只能一笑置之了。

    做完这些后我望着窗外漆黑的雨夜,知道想去看看老爸老妈的愿望又落空了。

    回家的路,那么近,那么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