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温州高利贷现象是华尔街危机的翻版

wxj_wxj950902 收藏 0 83

温州高利贷现象是华尔街危机的翻版

其实我有许多温州的朋友,他们甚至至今还欠着我家族的不少货款,我很不愿意说温州高利贷现象,原因是怕不形中伤害到了多年来生意合作得很好的伙伴。

但是,网上关于温州高利贷跨台的议论很多,大多都是义愤填膺,这都可以理解。按我对于温州的接触和观察,温州高利贷跨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无疑,这是前些年华尔街风暴的翻版。

到底,温州高利贷现象是个啥现象呢?不妨随着我的分析来做个探讨。是不是道理,也都是一家之言,不妨碍大家鞭辟入里充分议论。

一、中国的金融改革和金融政策要不要往贪婪的方向走?

改开以来,中国可能最引人注目的口号,金融改革算是一句,金融政策要适应市场恐怕也是人们思考问题的基本走向。

金融要不要改革?要。金融政策要不要适应市场?肯定也要。问题是,你的改革是为了促进金融效益的更大化,还是促进了贪婪的成长。市场的无序是不是需要计划来调节,显然也是仁者智者都明白的道理。如果你无法理解我说的这句话,那就请看看美国国会山关于国家最高债务的杠杆控制就全然明白。

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恐怕茅于轼这类叫嚣中国资本主义化的所谓经济学家是会哑口无言的。中国的极右势力这些年来到底在中国干了什么?温州危机也是一个明显的例证。如果不引起决策者的关注,恐怕不只是温州现象会发生,深圳、广州、东莞、上海、苏州、天津等城市也会相继出现此类现象。我们不能等到危机遍地的时候来处理危机,那时候我们已经没有了缚鸡之力。

当人们叫嚣要金融改革的时候,出现了所谓的担保公司、私人小银行、社会银行之类的新词,这些新词的出现,其实中国的金融政策已经在助长了一种贪婪。这就是今天危机出现的必然。

二、温州高利贷现象其实是金融市场化恶果的必然产物!

金融肯定是为市场服务的,但金融是可以通过计划来实施调节的。

温州的高利贷大多是私有资本的积累以及三分利息进六分利息出来进行操作的。其实,这就是现象也是本质。

要花钱的人,想钱花的时候,六分就六分吧,拿来再说,到头来呢,还不了,债台高筑,肯定就会受到影响,跑人的事不是经常发生的嘛。所以,温州跑几个财东跑几个负债人,也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今天,破产法的出现,不是也在助长这种贪婪么。当年那个破产法出台的时候,其实是为国有企业的员工转岗找一个正当的理由,好让人拿极少的银子取得国有资产。就这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一个恶法。但今天,我们通过司法观察,破产法竟然比原来更恶法了,为什么这样说呢,贪婪够了就破产,加上司法的不严谨,洋相也是百出了。

今天,让他们堂而皇之贪婪够了之后,又可以用法律的形式来推卸责任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金融市场化是多么地危险,要满足贪婪还要满足面子并且没有法律的风险,这是多么地高明。你想到这一切,你都狠不得将中国的右派拉到午门去斩首。午门,正少了一批祭旗的人。

市场真的是万能的么?如果万能,那就不会有马克思的正确学说结论性分析,也不会有华尔街的风暴出现,更不会有美国国会山关于债务的决议和平衡。

三、马克思理论可以救资本主义为何不去救中国?

资本主义一定要灭亡,这是马克思的判断。但这些年来,资本主义没有被灭亡,反而资本主义风生水起,成了中国右派们要中国人学习的榜样。当温州问题出现的时候,他们都躲起来了,再也听不到他们说温州的高利贷是怎么怎么地好了。当年,以茅于轼为首的中国右派势力,不是说中国要允许存在高利贷嘛,温州高利贷出现破产了逃跑了,他们却一个个沉默不语了?

今天,当西方贪婪国家还在不断研究马克思计划学说的时候,不断在国家政策中使用计划的时候,中国,对于计划一词已经形同虚设,不愿提起。

中国到底是计划多了还是市场多了,这是应当有我们的国情和社会体制性格来决定的,无端指责中国计划多了或者市场多了,都不是邓小平理论的主旨。如果一味地听从茅于轼之流的话语来进行决策,那必将带来中国的分蹦离析,绝非危言耸听。

从温州高利贷破产,该是中国决策者警醒的时候了。我们什么时候都要认识中国的国情,什么时候都要认识中国的社会性质,什么时候都不能用市场一词来作为贪婪者的挡箭牌,什么时候都不能把马克思的宝贝计划学说弃之不顾。我们该流泪了,因为我们面临着心伤。

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才可以救中国,任何歪理邪说都不是严谨的学问,正本清源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必须认识的道理,回归本真是中国惟一的出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