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为何不昌?正道不行,邪说泛滥,清宫遗毒罪莫大焉。

说清史之一:叛徒翻身

一位叫张铁林的演员在东京办个人书画展,说实话,演艺界里有这个风雅爱好并拿得出手的真不多见,但我仍旧没有去观赏,因为对他在影视剧中的角色有抵触情绪。他演的著名角色,都是清宫戏的皇帝,自己也被人称为“皇阿玛”,而如果演员本人有足够的文化修养的话,应该以此为耻。为什么呢?因为多年来在中国流行的清宫戏,是不折不扣的垃圾,充斥腐朽变态的恶俗品味,更毒害著中国正统的历史观和人伦传统。

举两个有趣的例子。一个是辽宁海城建起了尚可喜纪念馆,社科院、北大等著名学术机构的研究人士还捧场参加了专题讨论会。另一个是福建南安举办了“开清重臣洪承畴学术研讨会”,来宾规格更高,有我党党刊《求是》杂志原副总编苏双碧、文化部社会文化图书馆司原司长陈琪林、人民教育出版社原副总编王宏志,人大等名校教授若干,当地党政领导并列席致辞。

尚可喜是什么人?明朝叛将,为清军入关充当先锋,和吴三桂并列为三藩之一。洪承畴是什么人?明朝督师,兵败被俘变节,成为清朝占据中原的重要谋划者。但是,在现代的研讨会上,他们的历史评价变了。尚可喜是“认清大局,顺应潮流,与时同进,把握机会,在历史转折关头能掌握自己命运”,洪承畴是“审时度势、安邦济民,有功于国家,有利于社会,有益于人民的杰出历史人物”。这样的论点,在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上旷古未闻,假如不被纠正,我们赖以维护民族生存的历史传统将受到致命打击。

这么说并不过分。尚可喜率明军火器部队叛归后金,扭转了后金和明的武器装备对比,此后在清的征服战争中有多次屠城的劣迹。洪承畴被俘后,一度传不屈就义,崇祯帝曾亲自祭奠,但事实上这位重臣可能因美人计而屈膝于新主子。按照中国正统的历史观,他们是叛徒,贰臣,遗臭万年。而面对这些公然翻案的研讨会,政界学界诸公高高在上,这样的景象简直不是发生在中国,连伪满洲国和汪精卫政权也不致如此。

尚可喜如果是与时同进,那么袁崇焕、史可法岂不是固步自封,阻挡历史潮流?洪承畴若能审时度势,那么岳飞、文天祥岂不是不识时务,脑子僵化?在我们这一代人的中学课本里,都学过少年英雄夏完淳的故事,他骂的正是洪承畴,也为洪承畴所杀。现在洪承畴若“有利于社会,有益于人民”,夏完淳是什么?乱党?暴徒?以此标准,则中国历史要重写,成为一部歌颂不抵抗、赞美投降派、鼓励投机的历史。

清宫戏塑造了一个清朝的虚幻美景,也使得人们的历史观出现了空前的混乱,仿佛清朝象征了历史的进步,甚至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正统。这种观点打著民族平等的旗帜,更是套上了护身符。但历史自有其固定伦理,不能随意践踏逾越。说实话,中国历史上,尚可喜洪承畴式的人物太多,倘若不加以正确的教育引导,投机投降成了“杰出历史人物”,那还谈何民族气节?一旦外敌入侵,大家都效仿尚可喜洪承畴吧。

不过,叛徒投降派的下场并不见得好。秦桧要容忍老婆被金人玷污,尚可喜到了儿子尚之信便家破人亡。吕布还想投降曹操,但反复无常的“三姓家奴”终于被杀。日本人以文天祥为“武士之鉴”,最恨投降,所以在抗战中,越是血战到底的中国军人越能得到尊重。张自忠被日军厚葬,杨靖宇得到日军致敬,苦守衡阳四十多天的方先觉部不但不被害还被释放,但南京放下武器的十余万溃军,则难逃一死,日军将领的说法是降兵“不知羞耻,不配生存”。

遗憾的是,今日那些为叛徒撑腰的学者、领导们也不知羞耻,但生存得都不错。

谈清史之二:开倒车

在时下流行的清宫戏里,康乾盛世的说法得到了不遗余力的渲染,仿佛清朝的开国是中华民族的历史进步。即使在描写清季困局的《走向共和》里,创作者也没有对中国之所以沦落到任人欺凌的地步的原因解释清楚。光绪帝令人同情,李鸿章鞠躬尽瘁,似乎我国命运原该如此。清朝的历史罪责,在这样的氛围下全部被遮掩了,简直令人怀疑那些宣传部门的官员、半吊子学者和编剧导演是不是前清遗老遗少。

去世不久的历史学者顾诚生前最后一部著作《南明史》是这个研究领域中最出色的著作,他提出:"明清之际,中国向何处去?是历史上的一个重大问题"。而他分析之后得出结论,清王朝的建立破坏并阻碍了社会生产力进步,打断了中国历史的正常发展进程,"是中华民族内部一个落后的、人数不多却又十分骠悍的满族上层人士同汉族中最反动的官绅地主勾结在一起的产物"。直白地说,清朝是中国历史的一次大倒退,是中华民族文明发展中的一出悲剧。事实上,有类似观点的学者并非顾诚一人,大家钱穆也在《国史大纲》中将清朝定义为"部族政权",其禁锢思想、摧残文化达到了几千年来的最高峰。

由于满族人数居少,故此采取了一方面以血腥文字狱镇压异己,一方面用高官厚禄笼络顺从者的政策,并形成了高度的君主独裁。而清在入关以前,还处于未摆脱奴隶制的阶段,大臣自称奴才、三拜九叩等陋习皆始于清,中国传统的士阶层被改造成了要么卑躬屈膝、要么拘泥考据的废人,伟大的道德理想更是绝于顾炎武、黄宗羲那一代。有些不利影响,贻害至今。

最明显的例子,是中国在科学技术上的突然衰落。明朝中期以前,中国科技、经济发展依然是世界领先,中期之后(1580年)出现落后,但差距不大。最重要的是从皇帝到知识分子,都还有学识和胸襟,能够对外来挑战做出积极回应。浅显而深刻的例子,非火器莫属。

永乐年间,明朝已经建立神机营,是为世界最早火器部队。1521年,明军初次与葡萄牙人交战并胜之,缴获一批火器。此后的抗倭战争中,明军再度缴获葡萄牙传到日本的火绳枪。这些先进武器受到政府高度重视,组织研究改良,以火绳枪为例,明军将射程从100米提高到120米,并发展出连续发射功能。明朝对外来文化没有妄自尊大的狭隘心态,对外国科技、宗教均抱开明态度,将澳门租借葡萄牙人,某种程度上打开了一个对外交流的窗口。1592年开始的抗日援朝战争,令逐步火器化的明军接受了实战检验。1604年,明军再战荷兰人,损失虽重,但缴获到红夷大炮,徐光启、赵士桢等官员上书请求研究仿制,到1630年,明朝已经能够大批量生产,直到灭亡前生产佛朗机、红夷炮几万门。明朝后期更是制造出了至今令现代人都叹服震惊的多级反舰火箭,可说是现代反舰导弹的鼻祖!正因为明朝水军如此发达先进,所以即使是明朝的一省的福建地方水军,都能大败当时不可一世的“世界马车夫”----荷兰海军以及西班牙海军!

中国古代发明3 猛油火柜 火龙出水


领先全球几千年的技术基础一旦启动,自然结果丰硕。明军在世界上第一次为火炮加上光学瞄准具,类似转轮手枪的迅雷铳也出现了,开花榴弹开始用于实战,而南京户部侍郎毕懋康发明自动打火燧发枪,和欧洲几乎同年。中国稍微落后,但能够奋起直追。明亡之后,失去火器生产后援的郑成功部队也能击败荷兰人,可见明军战力不弱。

但是,大好局面全部毁于清朝。到了1840年,区区一只英军小舰队以能纵横中国领海,令大国屈服。为何?清朝火器发展整整停滞150余年,还用的是明代崇祯年间水准的旧货。其原因一在于清朝迷恋骑射得天下的老本,二则是因无知而使明末一代火器工匠技术失传,三是为维护专制统治故意销毁书籍图纸。康熙朝为了维护满族贵族的专制统治,不惜毁坏所有科技书籍,明朝不少科学家著作和西方传来的科技书籍都在康熙朝被毁,乾隆时期更是大肆毁灭篡改中国传统文化,编《四库全书》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收集民间书籍进行销毁,实际上毁掉了一半书籍,乾隆年间文字狱更是远甚于康熙雍正两朝。康熙是清朝皇帝中最开明的,但他只是好奇心重一些,对闹钟的兴趣大于坚船利炮,更重要的是他把这些当成个人娱乐而不是用来发展科技和工业制造。这150年,西方将中国远远甩在了身后。

顾诚先生最遗憾的是,如果没有清朝这次倒退,以中国原有的技术经济底子,可能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当然,历史不能假设,也许中国气数注定如此。但对一个把中国引入沉沦落后、遭受空前屈辱的政权,成天"盛世""昌明"的胡乱吹捧,只能显得今人的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