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风云 正文 第六节:有情儿女天不弃 此生只盼与君依

羽沫静秋 收藏 0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8.html[/size][/URL] 第六节:有情儿女天不弃 此生只盼与君依 长安城仍旧跟先前一样。 喧闹依旧,繁华依旧。 只是先前夜夜响起的琵琶声,不经意间已经有很久都没有听到过了。 新一轮的讨论即时展开,对于坊间的这些议论,剑侠客都只是一笑而过。 因为这长安城里面真正知道原因的,除了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8.html


第六节:有情儿女天不弃 此生只盼与君依


长安城仍旧跟先前一样。

喧闹依旧,繁华依旧。

只是先前夜夜响起的琵琶声,不经意间已经有很久都没有听到过了。

新一轮的讨论即时展开,对于坊间的这些议论,剑侠客都只是一笑而过。

因为这长安城里面真正知道原因的,除了他,恐怕也就只剩下她了。


今天又是初一了,剑侠客在酒肆买好酒之后径直朝城外老太太的坟冢走去。现在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了。

路过凌霜月的院子前,剑侠客还是忍不住往里面看了一眼,但跟几个月前的情形一样,门窗紧闭。

佳人何处去,佳人何时归?

靠着老太太的坟冢坐下,剑侠客独自酣饮了起来。

“娘,霜月走了。好久都没见到过她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还会不会弹那首我教她的曲子。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呀。她在的时候都没有好好把握,现在……”

今天的酒看起来要比以往的更烈一些,几口下去,居然被呛出了眼泪。

“如果她能再出现,我一定要守护她一辈子,娘,你听见了吗?如果听见了,就让我再见一次他吧。”

一坛酒,从清晨喝到了黄昏。酒量还不错的剑侠客今天居然败在了这坛酒的手上,喝了个酩酊大醉。

远处的一块山石上,一女子冷冷的看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被情爱所羁绊,终归成不了什么大事。”

说罢身影一闪,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自从逍遥生离开之后,这还是剑侠客第一次醉酒。躺在这荒郊野岭,凭风吹,任雨打。内心中却是十分的平静。恍惚中,那树,那叶,那旋律,那人都历历在目。

第二天剑侠客揉着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自己不是在野外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啊?谁把我送回来的?任凭脑袋想破了仍旧是一片空白。

穿好衣服来带院子,一只信鸽悠然的在园子里面游走。这是逍遥生养的鸽子,特征很明显,只需要看一眼就能够认出来。

“吾兄近来可好,最近跟同碧秋妹妹一起到了飞燕姑娘的故乡傲来国。这个地方靠近海边,跟长安比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哦。也不知道我离开了这么久,你狩猎的技术有没有长进啊。等我回来,你可一定得请我吃你亲手打的野味。要不然,我直接扔你进酒坛子,不喝光不准出来。恩,说到酒,我倒是记起来一件事情,先前埋在你院子里面的酒你可别偷喝了。好了,不多说了,碧秋又过来拽我出去疯了,保重勿念。”

剑侠客捧着鸽子重重的往天上一抛,鸽子腾的一下就飞走了。

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又将信纸掏出来看看,一边看一边笑,一边笑一边自语。

“你这家伙,过得可真逍遥啊。”


风轻轻,云淡淡,艳阳高,人惆怅。

漫无目的地走过街头巷尾,看着周围人的笑脸与自己的怅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巡视的这些路自己究竟走了多少遍了,恐怕自己都已经既不清楚了,兴许闭上眼睛都能够走一圈了。街道两边的商贩见剑侠客走过来了,都很热心的跟他打招呼,剑侠客礼节性的笑了一笑,继续自己的行程。

路过一家乐器店,从前对乐器毫不感兴趣的剑侠客现在每次经过这里都会探头看一看,希望可以看见那个熟悉的背影。

“都已经失望了那么多次了,今天就不用再看了吧。”

“反正都失望了那么多次了,也不在乎再多失望一次吧。”

走进店子里面,老板并没有在厅堂。剑侠客于是在店里面逛了起来,驻足于一把琵琶前,忍不住用手去碰了一下琴弦,发出来的声音却跟回忆中的那天籁之音天差地别。剑侠客于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身后一阵动静,细看原来是店老板掀开帘子从后厅走出来了。看起来老板的身后还有客人,因为老板出来之后还继续将帘子掀着。果不其然,片刻之后,一个女子走了出来。

“霜月……”

剑侠客差一点就惊呼出来了。

凌霜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剑侠客,但她却并没有乱了方寸。

“店家,那琵琶的弦就有劳你帮忙修复一下了。”

“嗯,姑娘你就放心吧,老夫一定竭尽所能让他恢复原样,这么好的一把琵琶,毁了可就真可惜了。”

凌霜月淡淡一笑。

“那我半个月之后再来取,这是修理的定金,剩下的我取琵琶的时候再一次性付清。”

“姑娘你太客气了,能让我看见这么好的乐器,你就是让我贴钱帮你修我也愿意啊。”

“那就不打扰老板你做生意了,小女子告辞了。”

凌霜月与乐器店老板拜别之后直接朝门外边走去,甚至都没多看剑侠客一眼。

剑侠客有点懵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连忙追了出去。


剑侠客一直在凌霜月身后苦追,但看起来凌霜月似乎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剑侠客有些耐不住了,直接冲上前去,拦在了凌霜月的面前。

“为什么要不辞而别呢?”

原本是一句质问的话,但说到后面表达出来的语气更像是哀求。

“我们因为阿婆才走到一起的,但现在阿婆已经去了,我们还有必要继续呆在一起吗?”

“那你就不能为自己活?”

“没可能的,我们做的根本就不是同样的梦。我只想要一个宽厚的肩膀,在我累的时候可以停靠。我只想要一双专注的眼睛,在我舞动的时候可以注视我。我只想要一双灵动的双耳,可以聆听我弹出的每一个旋律。但是你想要什么呢?我不说,你自己也应该知道。”

“我……”

剑侠客一时语塞,自己想要什么呢?从前自己渴望的是战场,是烽火。那种醉卧沙场无人归的感觉一直是自己所追求的,在自己看来,这就是热血男儿需要的志向。但在听过凌霜月的一席话之后,剑侠客突然觉得这一切的一切跟眼下的安定比起来,都是浮云,劲风一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获得的力量,剑侠客一把将凌霜月拥入了怀中。

“你想要的一切,我都能给你。我想要的一切,从今天开始,就只有你。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我在听见你的琵琶声后会心生恬然,为什么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放下一切的杂念。你就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仙子,让我用剩下的生命来守护仙子你的纯真与美丽吧。”

被剑侠客抱在怀中的凌霜月也不说话,只是将双手环在了剑侠客的腰上,脸颊轻靠在剑侠客的肩膀,微微的抽泣起来。

两人再一次缄默,剑侠客只觉得肩头一片润湿。


桌子上的烛光闪耀着欢愉的光芒。

剑侠客跟凌霜月面对面的坐着,各自面前都放着一张白纸,笔墨放置在桌子的正中间。

“现在,我们各自写一份婚礼要邀请的客人名单。”

凌霜月看了剑侠客一眼,狡黠的笑了笑。

“你先写。”

剑侠客正襟危坐。

“你是女孩子,还是你先写吧。”

“你是一家之主,还是你先写吧。”

剑侠客推辞不过,只好提起笔来,但纠结了半天还是一个字没写出来。

“好吧,我承认,朋友们现在都不在长安城,一时半会也通知不过来。我写不出来,还是你写吧。”

凌霜月捂嘴偷笑。

“我也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你还有几个不在长安的朋友,我可是连一个朋友都没有的。”

说完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要不,我把军营里面的兄弟都叫来吧。”

凌霜月白了剑侠客一眼。

“你要是敢这么干我死给你看。”

剑侠客连连赔不是。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知道太吵闹的环境你不喜欢的。那现在怎么办呢?你那没有宾客,我这也没有宾客。不可能说这婚礼上就我们两个人吧。”

凌霜月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看你是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吧,而且这个人可就在长安城附近哟。”

“你是说阿婆?”

凌霜月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走,对于剑侠客的话则不置可否。


数日之后,长安城外过往的路人看见了前所未闻的一幕。一对年轻男女在一个墓冢前面结为了夫妻。


确如凌霜月说的那样,她想要的是一种平淡的生活。

婚后的日子波澜不惊,剑侠客仍旧没事巡走在长安城的大街小巷,而凌霜月则静下心来研究她所钟爱的宫商角徵羽。长安城的百姓终于知道了一开始那宛转的旋律出自谁人之手了,乐艺坊的老板花重金请凌霜月前去演出,凌霜月婉拒了。

每到夜晚,优美动人的天籁之音便会从剑侠客家的院子中传出,这声音一直飘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这一天,剑侠客比平时回家略微早了一些,今天是他们相识的纪念日。剑侠客想要给凌霜月一个惊喜。

蹑手蹑脚的走进屋子,发现凌霜月伏在桌子上正在写一些什么。写的是什么剑侠客不怎么关心,现在吓一吓她才是最要紧的。

凌霜月正在沉思之中,根本没有发觉身后这个讨厌的家伙正在一步步的向自己紧逼而来。

剑侠客突然一巴掌拍在凌霜月的肩膀上,凌霜月出于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桌上的纸张也被碰得散落了一地。凌霜月扭头一看,发现是剑侠客的恶作剧。也顾不上发怒,就先去收拾散落在地上的纸张去了。

剑侠客也蹲下身去帮着凌霜月捡,一边捡一边说。

“哈哈,吓坏了吧。”

凌霜月抢过剑侠客手上的纸,狠狠的瞪了剑侠客一眼。

“吓死我了你好另觅新欢是吧。”

“额,生气了。看,嘴巴都嘟起来了。哎呀,好了,逗逗你的啦。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凌霜月将手中的纸收集整理好以后放进了一个小盒子里面。

“今天是什么日子?”

剑侠客拉着凌霜月的手,直接冲出了屋子。

“带你去个地方就知道了。”

连走带跑了好一阵,剑侠客终于歇下脚来。

凌霜月四下看了看。

“这不就是一年前,某个傻小子睡觉的那个地方吗?”

凌霜月说完就咯咯的笑了起来。

剑侠客连连辩解。

“我哪有睡觉,分明就是吹树叶陶醉了而已。”

“好吧好吧,陶醉了而已,也不知道当时是谁看见本姑娘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呢。”

“那个,那个……喏,这个送给你吧。”

凌霜月定睛一看,也不知道剑侠客从哪里弄来一朵小花。

“难看死了,我才不要呢。”

凌霜月背过身去,还是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剑侠客的表现。

“你不喜欢啊,那我扔掉它吧。”

“你敢!”

凌霜月一把夺过剑侠客手中的小花。

“送给我的东西你也敢说扔就扔?”

剑侠客于是一脸的委屈。

“我这不还没有扔的吗?”

“嘿嘿,今天就饶你一次。不过你得记住了,以后每一年的今天你都得陪我到这里来。”

“喏……哈哈哈”

凌霜月依偎在剑侠客的身边,笑得很甜很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