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风云 正文 第五节:鸿鹄志气难抱负 绿叶为媒识佳人

羽沫静秋 收藏 0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8.html


第五节:鸿鹄志气难抱负 绿叶为媒识佳人


“太平盛世,太平呀!”

剑侠客走在长安城的大街上,混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除了这一身的戎装之外,看不出一点的特别。剑侠客显然不能接受这种平凡,内心不免有些愤愤难平。

“来个小偷吧,地痞流氓什么的都行啊,我可不想今天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细细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却发现每一个人都是慈眉善目的。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再这么无聊下去我会疯掉的。”

抬头一看,自己已经站在酒肆的门口。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进去喝两杯再说。”


这个点酒肆里面已经有不少的人了,剑侠客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店小二很热情的过来招呼。

“哟,客官,今天要来点什么啊?”

剑侠客略微想了想。

“还是跟平常一样吧。”

“好勒,半斤女儿红,一份红烧狮子头。”

看着窗外,剑侠客想起了与逍遥生一起畅饮的日子。

“太不厚道了,自己领着碧秋出去四处瞎晃悠,从来都没想过要带我一起。每次提议跟他们一起去,就摆出个臭脸,你是军人,军人就应该心系百姓安危,像你这样就惦记着跟我们这些闲人出去瞎玩像个什么话?”

“客官,你要的东西来了。”

看得出来,店小二此刻正在强忍自己的笑意。剑侠客也不便生气,毕竟自己这自言自语的举动,换谁都会忍俊不禁的。

“要是没什么吩咐的话,我就先招呼别的客人去了,有事你吆喝。”

剑侠客点了点头,应允了店小二的要求,不得不说这个台阶真是搭得恰到好处。

女儿红的酒香钻进了鼻孔,顷刻间,所有烦心的事情都飞到了九霄云外。

自斟自饮了一阵,周围的客人们似乎是争论了起来。剑侠客饶有兴趣的听了一下,终于弄清楚了他们争论的问题。

“最近长安城的乐艺坊是不是来了新的歌姬啊,老是能听见一些新的调调,不过,还真好听。”

此话一出,引来一片哄笑。

“你哪只耳朵听见这声音是从乐艺坊传出来的了?告诉你吧,乐艺坊的老板现在正在四处找这个人呢,说是不惜重金,只要能提供这个声音的来源,立即赏银百两。”

“那可是个好差事啊,那谁,你不是最擅长找人的吗?这次发财的机会来了,你可得把握住啊。”

被点名的那个男子将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诶,你们来说说这个事情邪门不邪门,每次我循着那琵琶的声音去找人。只要一过城外的那条小河,那琵琶声说没就没了。而且,这琵琶声只在晚上才能听见,哎哟,光说说我都已经觉得毛骨悚然了,那弹琵琶的不会是鬼吧。”

“尽瞎扯,我看这只是你找不到人的借口吧。”

“你有能耐你去试试呀,不是女鬼的话,平常人能这么机警?”

剑侠客笑了笑,太平盛世下的人总觉得少了一份机警,为这么一件无聊的事情也能够争论上半天,从包里掏出钱放在桌上。

“小二,结账。”


上午在城内转了半天,人群闹得脑袋生疼。下午肯定是不能继续再呆在城里面了,还是去城外看看乡亲们过得怎么样了吧。

乡野的清风夹杂着泥土的芬芳,使得过往的路人都觉得心旷神怡。走得有些倦了,就靠在树底歇息,摘下一片绿叶,放进嘴里那么一吹,音色还不错。儿时记忆中的旋律开始在脑海里盘旋,以绿叶为媒,化作一阵阵宛转的天籁之音。剑侠客已然陶醉在这悠扬的旋律之中,闭上双眼,忽略掉了周围的一切。

曲毕,重新睁开双眼,却发现不远处一位身穿银纱的姑娘正微笑着看着自己。明眸皓齿笑嫣然,此情此景,难免有些尴尬,剑侠客竟然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女子似乎是看出了剑侠客的窘态。

“莫非是我的唐突打扰了公子的雅兴,若是这样,小女子先给公子赔个不是。”

女子笑意盈盈地说。

“没有没有,只是突然看见眼前多出一个人来,有点不太适应。”

“看起来,公子似乎对音律很有研究啊。即使是平凡如树叶这样的东西,公子都能赋予它音乐的生命。”

女子的话让剑侠客有些不好意思。

“姑娘你这话恐怕言过其实了吧,这也就是小时候经常吹的小调,谈不上什么高雅的。”

“公子你太谦虚了,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公子是否能够答应?”

“如果能帮得上忙的话,必定不会推辞。”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我对你刚才吹的那首曲子很感兴趣,不知道公子是否愿意再吹奏一次?”

佳人相邀,自然不能拒绝。剑侠客重新摘下一片绿叶,婉转的音调再一次充盈在空气之中。

良久,声音再一次停止,女子微微向剑侠客行了一礼。

“这小调的旋律我都已经记下来了,多谢公子不吝赐教,今日出门走得匆忙,并未带甚钱银,还请公子受小女子一拜,以表谢意。”

剑侠客尴尬的挠挠头。

“举手之劳而已,姑娘不必客气。”

“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办,那么公子我们就有缘再见了。”

女子转身离去,剑侠客则仍旧沉浸在那有如春风的笑靥之中。等到回过神来,女子早已经不见了踪迹。

“哎呀,忘了问那姑娘叫什么了。”


平淡的生活依旧平淡的过着。

剑侠客坐在家中,空空的房间里面就剩下自己一个人,想起与逍遥生等人把酒言欢的夜晚,再对比现在的孑然,不免显得有些孤独。人只要一觉得孤独就会开始乱想,剑侠客虽然一身的好武艺,但终究也只是个凡人,自然不能免俗。

在意念中的战场冲锋陷阵过一番以后,脑海中那抹笑容从眼前一闪而过。剑侠客不由得笑了一下,但旋即,却又开始疑惑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笑那么一下。

“难道,我喜欢上她了?”

这个疯狂的想法着实吓了剑侠客一跳,不过就是一面之缘而已,怎么就可能喜欢上人家了呢?但是除了这个,似乎也找不到别的理由能够解释刚才的情形了。

原本只是无聊的,现在,又多出一份心乱如麻。

“还是出去走一走吧,冷静冷静,我看你这人是无聊得病态了。”

自嘲的笑了笑,整了整衣衫,迈出房门去。

夜晚的长安城显得有些寂静,除了零零星星的几家店铺还开着门之外,街上已经看不见更多的行人。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发现眼前的这棵树看起来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想了半天之后才发现,那天不就是在这棵树下遇见的那个姑娘嘛。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来,剑侠客心里面可算是更加的乱作一团了。原本打算的是走一走能让自己轻松不少,不曾想这千千结剪不断理还乱了。

“既然如此,还是回家睡觉算了。”

幽幽的看了这棵树一眼,夜风微凉,卷入衣襟。

往回走了没几步,一阵琵琶声传入耳中。仍旧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声音,仿佛将自己又带回了那在田间地头嬉笑打闹的童年,玩伴们攀上枝头,寻找自己中意的绿叶,然后比试谁的叶子吹得响,吹得好听。

“对了,叶子!”

剑侠客灵光一闪,这旋律不就是那天自己在树下用树叶吹出来的小调吗?但是,这么晚了,谁会用琵琶来弹这小调呢?强烈的好奇心在剑侠客的心中滋生开来。

“我一定得去看看,会这小调的人可不多,难道我身边居然还隐藏着离散多年的玩伴?要真是这样的话,找到他可得好好的醉一场。”

想到这里,方才心中的郁结全消,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找到弹琵琶的这个人。

剑侠客循着这琵琶声一路向前,看起来弹琵琶的人对这个小调是偏爱有加,弹了一次又一次,也不觉得疲倦。得益于此,剑侠客一直寻到一个孤院前面,这个院子自己以前也来过,但是早已经破败不堪,究竟是什么时候重新住进来人的,自己还真是不知道。但显然琵琶声就是从这个院子里面传出来的。正欲敲门,琵琶声却突然停下了,屋子里面原本亮着的灯也灭了。夜色已晚,也不好多作打扰。虽然有些惋惜,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等天亮之后再来拜访了。

又是一个难眠之夜。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剑侠客便坐不住了,饭都没顾上吃就直奔昨天晚上的孤院而去。晨曦中的院子显得静悄悄的,也不知道住在院子里面的人醒了没有。贸然惊扰,恐怕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几经权衡,剑侠客决定坐在院子外面等里面的人出来。

大概等了有半个时辰,院子的门终于打开了。见到自己相见的人,剑侠客没有立即走上前去问候,反倒立即躲了起来。

“怎么会是她?”

偷偷探出头,悄悄瞧了下,果然是几日前偶遇的那个女子。

“哎,你看我这人笨的,怎么昨天晚上就没想到是她呢?不过,就算是想到了,又能怎么样呢?”

重新隐藏好自己,剑侠客心里面又嘀咕上了。

“要不要出去呢……要……不要……不要……要……”

女子似乎并没有发现剑侠客,自然也不知道现在剑侠客在纠结什么。锁好院子的大门以后便离开了。

这时,一个老太太挑着水桶从剑侠客的身边经过。老太太看起来有些年纪了,走起路来显得颤颤巍巍的。剑侠客看着有些不忍,便将老太太的水桶要了过来。本来剑侠客不想老太太跟着的,毕竟那么大岁数了,万一摔着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但老太太执意要跟着,剑侠客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走着走着,剑侠客跟老太太很自然的就聊了起来。

先聊民风,再聊收成,然后就是家人。说着说着,剑侠客想是不是能够从老太太那里问到一些关于那位姑娘的消息。

“阿婆,这个院子里面住的那个姑娘您认识吗?”

剑侠客指着那个院子问老太太。

“认识啊,这丫头看起来好像是个流落在外的人,在这住了有好几个月了吧。弹得一手好琵琶,跳舞也不差哦。还是个热心肠,经常帮助我们这些老头儿老太太。我都想认她做亲闺女了,就是怕姑娘嫌弃我哟,呵呵呵。”

“那您知道她叫什么吗?”

老太太看了看剑侠客,旋即偷偷笑了起来。

“小伙子莫不是看上这丫头了?看小伙子你也是个热心肠,不像个坏人,老婆子我就告诉你吧。这姑娘呀,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霜月。不过,具体姓什么我们可就不太清楚了。小伙子呀,喜欢这样的好姑娘可得下手快一点哦,要不然啊,姑娘可就成别人的娘子了。”

“我……我……哪有啊,阿婆您说笑了。”

被老太太一语直接命中要害,剑侠客有点语无伦次了。

“老婆子我可是过来人,你看你自己说话都大舌头了,还好意思说没有。”

剑侠客无语,只剩下挑着水傻笑的份了。

来来回回好几趟,总算是把老太太家的水缸给灌满了,老太太帮剑侠客打了一盆水。

“忙活了这么大半天,也累了吧,来洗洗吧。”

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

“你自己先擦把脸吧,我去开门,估计又是谁家的老太太串门来了。”

老太太说完就奔院门去了。

剑侠客把脸整个淹进了盆里,憋了小一会才抬起头来,隐约听见院子里面有人在讲话。

“阿婆,我家里的针断了,想借您的用一下先。”

“这个都是小事,来来来,今天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认识。”

“是谁啊?难道是阿婆您的儿子回家了?”

“不是不是,我要是能有这么乖巧的儿子,晚上做梦都能笑醒呢。”

“那会是谁呢?”

“哎呀,你进来看了就知道了。”

然后,剑侠客就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太拉着霜月的手朝屋子这边走过来了。老太太看起来很兴奋,还没进屋就先喊开了。

“小伙子,看看谁来了。”

霜月进屋,看见剑侠客,惊诧自然不在话下。

“公子居然是你啊?”

霜月这样的表现,让老太太也诧异了。

“你们认识的啊?我还以为是这小伙子看了霜月你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呢,真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之前就认识了?”

“阿婆你说笑了,我跟这位公子也就一面之缘而已。昨天晚上我弹的那首曲子,就是这位公子传授给我的呢。”

霜月这么一说,老太太更加的诧异了。

“这小伙子刚才还问我你叫什么来着。话说你们都这么熟了,怎么彼此连个姓名都还不知道啊?”

“呵呵,那天实在是有事,所以走得匆忙了一点,把这档子事给忘掉了。”

老太太看了两人一眼,笑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的啊,小伙子,你都知道人家姑娘的名字了,就不打算自报一下家门?”

“额……我叫剑侠客,原本是程咬金将军麾下的一名军人,不过现在太平盛世,没仗可打,就帮着官府巡视一下治安了。”

“小伙子还挺腼腆的嘛。诶,你们先聊,中午就在我家吃饭吧。别看阿婆我岁数不小了,厨艺可是一点都没缩水哟。”

“阿婆我来帮你吧。”

凌霜月说着就要去帮老太太的忙。

“不用了不用了,我一个人就行的。”

“我也来帮你吧,人多力量大嘛。”

这种情况下,可不能落入下风,于是剑侠客也加入了请求帮忙的行列。

“恩,那好吧,你们两个一起来帮我。霜月就帮着我做菜,至于剑侠客你,生火吧。”

厨房中三个人也算是配合得有条不紊。临末了,老太太突然迸出这么一句话来。

“霜月啊,最近晚上你还是少出门吧,看起来这几天外面可能不怎么太平。”

“为什么啊?”

凌霜月一脸的疑惑。

“昨天晚上好晚了,我好像听见外面还有动静。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路人还是什么,但小心一点终究是好一点。”

“阿婆说的那动静不会就是昨天晚上我弄出来的吧,看来还是先装傻充愣的比较好。”

想到这里,丝丝的冷汗从剑侠客额头沁出。

吃过午饭之后,凌霜月跟剑侠客告别了老太太,一起走了出来。走到凌霜月的院子前面,凌霜月停下脚步。

“阿婆中午说的那些话还请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什么话啊?”

剑侠客不明就里,只得继续追问。不问倒好,问后只发现一缕红霞飞上了凌霜月的脸颊。

“阿婆的儿子先前随军抵御突厥的侵犯,不幸为国捐躯。大家怕阿婆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都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她。阿婆经常说,我要在儿子回来之前多牵几条红线,将来给自己儿子办的时候就不会显得生疏了。”

“战乱,分离。”

两个词开始不停的在脑海中闪动,原本对于战争的渴望在现在看来,就如同是一个惊天的笑话一般。剑侠客开始揣摩起几个月前楚碧秋与晓飞燕说的那一席话了。

“公子,我就先进屋了。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多来陪陪阿婆的。”

凌霜月的话唤醒了沉思中的剑侠客。

“一定的,一定的。”


剑侠客说到做到。

在随后的日子里,剑侠客跟凌霜月共同担当起了照顾老太太的重任。但这样幸福的日子却没能持续多长一段时间。老太太的身体每况日下,几月前还能做饭说笑的那个阿婆,转眼就病得卧床不起了。剑侠客把长安城里面知名的郎中都挨个请来,结果无一例外,老太太身子太弱了,恐怕时日不多了,让她好好的过完剩下的日子吧。

于是,每当面对着老太太的时候,剑侠客跟凌霜月两人就是一脸的欢笑。但只要一转过身去,泪珠就扑簌扑簌的往下掉了。

这一天,凌霜月刚服侍老太太睡下转身准备离去。却隐约听见老太太微弱的声音在说些什么,凌霜月贴在老太太的嘴边,终于将这话听了个真切。

“儿子……儿子……娘想你啊……你什么时候能回来看看娘啊……”

凌霜月咬住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帮老太太拈好被子,轻轻的退出房去。

叫来剑侠客,凌霜月把刚才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剑侠客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沉默良久之后忽然站了起来。

“反正我们也隐瞒阿婆这么久了,不如就骗到底。阿婆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我从军营里面拿来一套盔甲穿上,然后就给阿婆说是她的儿子回来了。”

“这样做能行吗?万一被阿婆识破了怎么办?”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做了。”

几天后,剑侠客把要用的东西置办妥当之后,就准备与凌霜月上演这出戏了。来到老太太的家里,却只见凌霜月呆呆的靠门坐着。

“阿婆睡了吗?”

剑侠客在凌霜月身边蹲下,轻轻的问。

凌霜月表情仍旧木讷,细细一看,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显然是已经哭过好久了。

“阿婆,阿婆,阿婆她去了。”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打在了剑侠客的心上,他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怎么,怎么,怎么就……”

已经没有更多的语言能表达心中的哀伤了。

凌霜月再一次失声痛哭起来。

剑侠客忽然有一种想要去安慰她的冲动,看着凌霜月哭红的双眼,剑侠客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刺痛。


站在老太太的坟前,剑侠客跟凌霜月都缄默不语。

死一般沉寂的空气拉扯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凌霜月转身离去,剑侠客仍旧直直的立在那里。

拿出随身携带的酒葫芦,把其中的大半淋在坟前,剩下的则一饮而尽。

“娘,儿子来看你了。”

自打从凌霜月口中知道老太太的儿子也是军人之后,剑侠客就有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你是军人的母亲,那我就是你的儿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