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57.html


盛世才掌权初期,地主们虽然占有很多亩地,但每年缴纳的田赋很少。因为他们的地亩常化整为零,分租于贫农,立约言定,按四六分成,地主占四成,租地人占六成,但种子、差徭、赋税,地主不管。租户每年虽得六成,除留种子和缴纳赋粮外,还带应付差徭,信仰***教的农民还按本人全年收入缴纳1/40的“乌守扎卡提”宗教粮,因而每年所余粮食,不足糊口,难以度生。占有大片土地的地主不纳粮,不应差,一切都加在贫农身上。根据毛泽民颁布的税收条例,各县税务局同县政府一起组织群众,将全县巴依的土地、资产进行复查,核定纳税量,按规定征税。这样核定征税,既杜绝了偷税漏税现象,又改变了税收混乱局面。


毛泽民经常强调,理财要有全局眼光,不能竭泽而渔,杀鸡取蛋;要蓄水养鱼,养鸡生蛋。收入有了来源,支出才有保证。毛泽民认真实施经济计划,亲自担任新疆二期三年建设计划起草委员会委员长兼财政组组长。在财政金融日趋巩固下,新疆经济建设得到空前发展。他在新疆留下了感人的业绩,仅以农业为例:减免农业税,指导奖励牧民从事农业生产,使全疆开始在较大块土地上耕作。全疆开垦荒地5392488亩,单以和田为例,两年开荒达153019亩。水利兴建也颇普遍,迪化红雁池水库修建,麦盖提县引玉河水大渠完成,伊犁裕民渠河槽及渡水槽的增设,博格达山水利勘察的成功,修缮长90公里深宽3米至9米的伊犁皇渠,修缮长30公里深宽1米至3米的焉耆乌拉斯台渠。此外,棉种的改良,农作物病虫害的扑灭,新式农具与农机的推广使用,均获得成就。为发展农业,银行逐年增加贷款,并调整贷款项目。1938年发放贷款40万元,贷籽种3万石;1939年发放农业贷款47.5万元,贷籽种4.1万石;就在这两年,财政厅还拨专款从苏联购买了各种农机用具2万多件。1940年对农业的贷款总数达百万元,各类籽种6.9万石,并免息给阿克苏、喀什、和田等地区农民团体优良棉种30吨。1941年春耕农机及特种农作物贷款总数达250万余元。


毛泽民站得很高,新疆财政和新疆建设就像他面前的一帧米白色宣纸,他挥毫泼墨,酣畅淋漓地描绘……


“你这样搞,不符合清廉政策!”


毛泽民身任厅长要职,但生活朴素,冰雪节操。他任厅长时沉稳内敛的目光和不动声色而又极具张力的自信,令人每时每刻都感受到他的人格魅力。


他与朱旦华的婚礼,在督办公署西大楼举行。盛世才送了一幅红色缎幛,上写:“组织新家庭,建设新新疆”十个大字。督办公署外事处处长王宝乾代表盛世才讲话。新房陈设,除了书架、写字台和四把苏式椅子外,别无他物。床上铺盖仍用新人自己原有的被褥,连件新衣也未添置。很多同志和朋友到他家里贺喜,但因房屋狭窄,客人随来随走,只有陈潭秋、徐梦秋、茅盾、张仲实等坐得久一些。婚礼虽然热闹但极为简单,也无喜宴,只是在鸿春园买了点菜,简单招待。


婚礼之后,财政厅主任秘书张远凤对会计科科长刘德贺说:“我打算找个炊事员给他俩做饭。另外,由于厅长的住宅距财政厅较远,打算让办公室工友张德胜老头每天到他家里,照顾一下炉火或代为购买日用主副食品等,你看如何?”刘德胜自然同意,他也觉得两人每天都在紧张地工作,甚至晚上还要开会,哪有时间搞家务。他俩把这个意见向毛泽民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