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天山风云 第三部分 毛泽民任代厅长(1)

河西浴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57.html[/size][/URL] “我们谁也不靠谁!” 他们从迪化(乌鲁木齐)出发颇有点诡秘。组织上只告诉蔡博是跟毛泽民乘飞机去苏联,哪几个人去?如何集合?都不知道。蔡博的姑妈是蔡畅,姑爹是李富春。她从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被转送到西安办事处,打算去延安。因为胡宗南的特务专门在西安一带搜捕去延安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57.html


“我们谁也不靠谁!”


他们从迪化(乌鲁木齐)出发颇有点诡秘。组织上只告诉蔡博是跟毛泽民乘飞机去苏联,哪几个人去?如何集合?都不知道。蔡博的姑妈是蔡畅,姑爹是李富春。她从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被转送到西安办事处,打算去延安。因为胡宗南的特务专门在西安一带搜捕去延安的青年学生,她就按姑爹李富春的意见,既然姑妈蔡畅、表姐特特都已去了苏联,马上又有由苏联运送医疗用品的卡车大队从延安返回苏联,最好趁此机会去苏,比较安全。她到迪化,被安排在新兵营俄文班学习了几个月的俄语。


1939年5月,临行的清早,蔡博和林彪原夫人张梅被送到机场的飞机里面。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位,名叫“岳菲”。蔡博以后知道他就是李天佑。他们被叮咛静坐等待,别被人瞧见。机外人声纷杂,蔡博一抬头,看见“老太爷”登机进舱,坐在了最前面。那时,人们习惯称毛泽民为“老太爷”,他到苏联去看病。毛泽民是新疆财政厅代厅长,这次以考察苏联农业的名义出国,他的外交护照允许携带家眷。蔡博正是利用这个机会,可是问题就出在护照上。护照只准带两个人,而他们却是三个。迪化起飞时没什么问题,因为他们躲在机舱里,没人进来检查,到苏联阿拉木图就出了麻烦。


毛泽民“你们护照上写着携带眷属两名,为什么有三个人?”苏联边防军官面带笑容质问。


毛泽民只是微笑着假装说:“不懂俄语,不懂俄语!”


苏联边防军认真起来,把他们送进市里一家旅馆待命。在阿拉木图等待的几天里,他们实在闲得发慌,也找不到一个翻译,和苏联机关方面谁也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意。在这种窘境下,蔡博觉得也许能应用几句学到的俄语,但口语很差说不上来。她用钢笔写了一句“我们要吃饭”,拿去给苏联军官看。苏军官一看连连点头,立即帮他们安排了吃饭的问题。蔡博来了兴趣,又写了一句“我们要看电影”给那位军官。军官很快给他们买来了《列宁在十月》的影票。


毛泽民没料到蔡博在新兵营学了点俄语,派上了用场,高兴地直夸奖她。


经过几天的联系,边防军向莫斯科和共产国际请示后,终于批准他们前往莫斯科。从阿拉木图到莫斯科,他们是坐火车,走了三四天。他们的车厢是软卧,两人一个房间,中间有个盥洗室,实际是一个单元。毛泽民和李天佑一间,蔡博和张梅一间。这样高级的安排大概是照顾毛泽民的吧。火车开动后,他们庆幸地议论起来:边界上的纠缠终于化险为夷了。火车在轻松的议论声中奔驰着。


大家一路上说说笑笑,无拘无束。被大家尊称为“老太爷”的毛泽民,诙谐逗人,平易可亲,见广识多,无话不谈。他皮包里带了几本书,有中文版《资本论》,不时拿出来翻看。蔡博第一次见到《资本论》,顿时起了好奇心,顺手拿走一本,回到车厢里反复看。毛泽民看到后,不但没有责备,反而亲切地考问她,究竟能不能看懂,有什么想法。毛泽民发现她对剩余价值的概念多少有点入门时,表示很满意。后来毛泽民还把她看《资本论》的事告诉了姑妈蔡畅,姑妈给她送了一份礼物——《资本论》。在火车上,大家海阔天空地畅谈。他们几个人总想知道点毛泽民与毛泽东兄弟关系及一些家庭情况,而毛泽民总是冷冷两句:“他当他的主席,我当我的党员,我们谁也不靠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