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丽影 第一卷:关山万里护宝行 第二十二章:鼠儿鼠爹一个样

王大三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URL] 对于周慧文的突然出现参加邵府的晚宴,邵家老爷子邵敬斋并没显示出太多的不满来。虽说他从心里反对儿子邵文学自己找的这个女人,但因为今天获得暴利的喜悦掩盖住了心里的不快,也就对周慧文的参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对于周慧文参加心生嫉妒的只有一直在猛追她的邵文学的堂弟邵文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对于周慧文的突然出现参加邵府的晚宴,邵家老爷子邵敬斋并没显示出太多的不满来。虽说他从心里反对儿子邵文学自己找的这个女人,但因为今天获得暴利的喜悦掩盖住了心里的不快,也就对周慧文的参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对于周慧文参加心生嫉妒的只有一直在猛追她的邵文学的堂弟邵文忠了,在他的心里始终在骂自己的堂哥,放着大户张家小姐张小曼不娶,偏偏喜欢这个家境贫寒的周慧文老师,不知道堂哥是身上的那根筋搭错了。

而邵文忠是特别的迷恋小周老师,觉得她年轻漂亮而又清醇,是自己梦中的情人。不过,看上去目前是剃头的挑子一头热,小周老师根本看不上他。但让邵文忠总是抱有希望的是周慧文对他虽说拒绝,但态度上并不是那么严厉,有时还接待的比较热情,甚至还单独的和他去过咖啡屋,这让邵文忠感觉到了一个信号,似乎自己在这里面还是有机会的。这种事情要搁到琴表妹的身上早一脚将他踹出门去了,但周慧文却不是这样, 所以邵文忠认定周慧文老师也许对自己有那么一丝的好感在那。

俗话说的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儿子邵文忠的心思作为当爹的邵敬堂自然是非常清楚的,邵敬斋属于大半辈子都没做过好事的男人,从小就学着偷鸡摸狗,长大了也是吃喝嫖赌样样来的,结果坐吃山空立地吃陷把长辈留下的产业糟蹋的一干二净,落得只好依傍着大哥邵敬斋的经济接济度日的地步了。

邵敬斋的为人也比自己这个亲弟弟好不到哪里去,唯一不同的是为兄的他是要先壮大家业再享受,为弟的却是今日有酒今日醉的人。出发点和着眼点的不同,造成了这兄弟二人的结局的不同。结果,大哥邵敬斋通过商场上的摸爬滚打加上大量的违法生意将家业扩大了几十倍,而二弟邵敬堂却沦落到寄人篱下,不得不靠着帮大哥打理生意赚得养家糊口的收入,连住都要住到大哥家里。好在现在他明白了这个道理,感觉自己应该学习大哥那套,先赚足了钱再来享受,到时候也购置产业,像大哥那样娶上几房姨太太。

不过现在自己这个儿子却十分让他担心不已,邵文忠竟然学的和他年轻的时候一摸一样,道地的属于社会上人讲的那种“吃喝嫖赌抽大烟,坑蒙拐骗带强奸”渣滓型的人了。要是自己再不给他成门亲事拴住他的心,自己可就要绝了后了,这些年帮着大哥做黑心生意赚来的那些钱也会被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给扔到无底洞里去了。


可是想给邵文忠说门亲事也绝非想象的那么简单,说个正经人家,人家谁不知道这德外大街的邵氏父子啊,那个愿意把自家的姑娘往火坑里推那。但要说个有钱人家,人家也看不起寄人篱下的邵家,毕竟邵文忠不是邵老爷子的儿子,而是他邵敬堂的儿子啊。

说实话,当时大哥反对家里老二邵文学和琴表妹谈对象的时候,作为邵文学二叔的邵敬堂就看中了这个美丽活泼而泼辣的琴表妹了,他倒是希望儿子邵文忠能娶了这样美丽大方的姑娘,更何况琴表妹的父亲梁书同在保定生意做的那么大,要是能和梁家联姻那是最美不过的事儿了。可惜的是面对梁雨琴,邵文忠连正脸看都不敢看,更别说是有胆量去追人家了。并且梁雨琴对邵文忠这样的货色也根本就不屑一顾,那里促得成这门老辈一厢情愿的因缘那,因此儿子挑中了四明小学的老师周慧文,邵敬堂也并不反对。不过冤的是周慧文是自己二侄儿邵文学的恋人,这件事情就显得麻烦的多了。自己不能先是挑唆儿子抢三侄儿的对象,现在又来支持他和二侄儿竞争另一个女人吧,要传出去他邵敬堂真就是颜面扫地,贻笑大方了。

所以邵敬堂只是在背地里支持文忠去追周慧文,当着面却不敢有任何表示的态度。


邵府里最贤惠的女人要数邵家的大儿媳妇梅青了,她本是也读过几年私塾的大户人家的闺女,和现在的老公邵文冲一样也曾有自己心仪的初恋男人,但因为也是父母包办了她和和邵家的这门婚事 ,不得已和邵文冲结婚成了家,现在也有了一个四岁多的儿子了。因此本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传统,梅青和邵文冲过起了辛勤操持的生活,虽说心里总是有疙瘩,但时间长了也就淡忘了自己曾有过的美好初恋的经历了。

媳妇老实贤惠,大儿子邵文冲也是老实本分的人,否则他当初就不会放弃自己真正的爱情,而屈从于老爷子的淫威而娶梅青了。

而邵老爷子的大房,也就是文冲、文学和文明的母亲最信任的也就是这个大儿子和大儿媳了,一般家里的保密话都会和他俩说,对于二儿子和三儿子则是留了一手,以防他们“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就是邵文学认为通过大哥可以打探出一些琴表妹今天要求了解的四件国宝原因,好在邵文学和大哥大嫂的关系都不错,找着了合适的机会兴许真能帮上琴表妹的这个忙那。

酒宴上邵文忠虽说还念念不忘盯着小周老师,但今天他却被琴表妹穿上军装后的飒爽英姿给迷的五迷三道了,原来自己是了解这个泼辣的琴表妹的美貌,没想到她穿上军装后却是更加魅力四射,充满了一种对男人的特别诱惑了。不过他心里想归想着,但却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以自己的种种不争气的表现,这傲气的琴表妹是根本不可能将他放在眼里的,更别说会爱上他的。想想,相比较之下也许继续集中精力追求小周老师也许还有那么一线的希望。至少在这点上,自己的老子邵敬堂是背后支持他的。

原来,在这父子单独谈心的时候,一心追求周惠文的花花公子邵文忠感觉到自己的爱情是一筹莫展,于是向老子邵敬堂请教。

曾经的情场高手邵敬斋对儿子说:“你想得到琴丫头那样的美人儿是想都别想的事情了,说实话,这样的俊美人儿连你老子我都喜欢那,说出不是笑话的笑话,别看我这么大岁数了,一看到琴丫头的身影我裤裆里都搭起了凉棚那。不过,这不现实,一是琴丫头太高傲了,性格还倔的很,受新潮思想影响太深,将来不会服男人和婆家的管教的,那家还成家了吗。第二是你我不比你大伯家的文冲、文学和文明,你大伯有钱,将来就是留给这三个儿子的。可咱们一家是跟着你大伯混的,自己没产业,所以文明有条件娶琴丫头,我们家没这条件,说起来人家也门当户对,琴丫头的老子是保定运输业的大亨,她大姨又是你二妈,所以你就别想琴丫头的心思了,还是小周老师来的实惠些。”

邵文忠被说的很不耐烦了:“爹啊,我向您老请教如何才能追到周小姐的事儿,你扯上人家琴表妹干嘛,我根本没兴趣和二哥他抢那个辣丫头,别的不说就看他俩的感情那么好,我也插不上脚啊。再说就是天上掉了馅饼我把琴表妹娶到了家来,那还不给你老人家‘爬灰’了啊,当爹的给儿子戴顶绿帽子,我才不干那傻事那。实话说我对琴表妹根本没兴趣,你就和我说周小姐的事儿就得了,别扯那些没有的。”


“好,好,好。咱们就说周小姐好了,我看过这个丫头,表面上很温和老实,但我总觉得她眼睛里面有东西,好像眼睛会说话似的。你在和她交往时一定要多观察,我看她很能吃苦,人也礼貌贤惠,但在她身上总有一种当爹的我说不出来的味道,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邵敬斋不愧是个老奸巨猾的人,对儿子他还是毫无保留的说出了自己的感觉来。

但邵文忠却有些不理解,甚至误会的说:“爹啊,我是给儿子娶老婆,不是给您老人家娶姨太太懂吗!莫不是你又看上周小姐了,我可警告你啊,将来你要是敢对我媳妇儿不规矩的话,别怪我和你翻脸!”

“这哪儿会那。”

邵敬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琴丫头虽然泼辣,但她像清水,一眼可以看到底,而周小姐仿佛让我感觉看不透,有点高深莫测的样儿。因此你和周小姐打交道的时候,要适当的多留个心眼儿,以免吃亏。”

“我能吃什么亏那。”

邵文忠说:“我是光棍一条,只要周小姐肯甩了文学二哥嫁给我,她让我干嘛我干嘛,就是跳油锅我也敢啊,哪儿还有吃亏这一说的那,要说吃亏那肯定是女人吃亏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啊?”

“嗯,话是这么说,但是该注意留神的还是要注意留神。女人嘛,要都像你大堂嫂梅青那样本分安生便也罢了,但现在的新思想多了,没几个再像梅青那样守妇道的了,所以你小子一定要听老人言,否则将来人家把你给卖了你还在帮人家数钱那。”

邵敬堂依旧在尊尊诱导着儿子。可邵文忠却听不进去,他说:“爹,儿子这是在向您老人家请教经验,不是自找没趣来听你数叨教训的,您和说了半天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不说让我不追周小姐了?”

“呵呵,那倒不是。相反我还支持你暗中去和文学争这个周惠文那,不过就看你能不能把自己的劣势化为优势了,一旦你能占据了一定的优势,那就可能先声夺人搞到周惠文。”

邵敬堂只得回到了儿子的主题上来了。

邵文忠却有些不解,问道:“爹啊,我有什么优势可言啊?莫非您老人家跟着大伯发了横财,要给我一大笔钱来追周小姐?那可太好了,有钱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有了钱他邵文学能给周小姐买什么,我就也能给周小姐买什么,加上我比他邵文学长的帅多了,害怕周小姐不动心?”

邵敬堂摇了摇头,叹息道:“你还是不成器啊!眼里光有钱了,现在的女人找婆家都讲究起来了,先要那个什么什么志……志什么来着?哦,对,志同道合,还有什么罗曼提克,总之就是很合现在那些乌七八糟的潮流来了,所以钱不在是女人找男人的唯一标准了。就你这德行不改一改的话,光凭着有钱人家周小姐还是不会看上你的。”

“哦,是吗?”

邵文忠面露喜色的说:“这么说爹您真有钱了?太好了,只要您老人家有钱,我的毛病我一定改,我要学我大堂哥文冲那样一门心思做生意,我还要多读书,肯定能打动周惠文的芳心的。”

邵敬堂则不为儿子的话语所动,他说:“小子,别在你老子我面前尽说好听的了,我看你是狗改不了吃屎的。俗话说知子莫若父,你那翅膀没乍老子我就知道你想往哪儿飞了。实话告诉你,我是和你大伯做了点赚大钱的生意,我也分到了点钱,但只要你一天没结婚就一天甭想拿到一个子儿,我不会让你把老子提着脑袋挣来的钱送到赌场上去的。”

邵文忠见自己不是父亲的对手,便拍着胸脯发誓道:“爹啊,你老就不妨相信儿子这次,我保证能把周惠文娶到手。再说现在儿子我也有正经营生了,我背后也是有很强的势力支持的,说出来都吓死你。”

邵敬堂说:“什么势力?你不会说是日本人吧?我告诉你啊,日本人可不好沾,一点沾上了你想甩都别想再甩开了,到时候那就是汉奸了,背上这个骂名这辈子你就算是完了。”


邵敬堂本是想训诫一下这个花花公子的儿子,没想到邵文忠听了却哈哈大笑了起来,这让邵敬堂很是惊讶。

邵文忠说:“爹啊,您老能别张口汉奸闭口汉奸的吗?你和大伯干的那点儿事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吗?其实我都知道,你是把大伯从西北马步芳哪儿弄来的大烟土都卖给日本人左田了吧!而左田却将从你手上卖到的鸦片运往了东北,大肆开设大烟馆和福寿堂,毒害我们的东北同胞,这事儿没错的吧?”

“你,你……,你胡说!”

邵敬堂被惊得连连否认,还不由自主的站起了身,因为他第一次被自己的儿子给戳到了自己致命的软肋上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