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狼 正文 第三章 遇 缘

asd1007 收藏 1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1.html[/size][/URL] 李思湘睡得正香的时候给人叫醒了,天还没有亮,他什么也看不见,就听郭刚小声地说了“有事,”然后摆了一下手,就朝外走去。李思湘见状,就知道有状况,马上穿上衣服追了出来。郭刚见他跟了过来说,“跟我走,”说完就向工地方向奔了过去,他速度很快,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李思湘想,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1.html


李思湘睡得正香的时候给人叫醒了,天还没有亮,他什么也看不见,就听郭刚小声地说了“有事,”然后摆了一下手,就朝外走去。李思湘见状,就知道有状况,马上穿上衣服追了出来。郭刚见他跟了过来说,“跟我走,”说完就向工地方向奔了过去,他速度很快,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李思湘想,这小子以前就跑不过我,今天还耍开懒了,“抢跑”都没有用。他自持以前经常山上山下地狂奔,马上就可以追上他,结果他跑到工地,见郭刚在那站着等他。

见他到了,郭刚说:“你有多久没有锻炼了,兔子都比快。”说着摆了一下手“快点。”说完就往楼内走去,李思湘郁闷地低着头赶紧跟了上去。

郭刚和李思湘进入到刚砌好的一层楼道内东头的一个房间,就看见老范坐在几个板砖上,见他们俩进来,老范指着几块板砖垒砌的方墩对李思湘说“坐”。李思湘疑惑地看了看郭刚,依言坐了下来。这时郭刚已经坐在另一个方墩上,在闭目打坐。

老范看着李思湘做下后就说:“我知道你有很多的困惑,但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我只想给你说,你是我见过所有的人里面,练武的骨根是最好的。如果你不愿意和我学,那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李思湘看了看郭刚,见他没有反映,犹豫了一下说“我愿意。”

“好”“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老范像是很兴奋地说,“我们是没有门派的,也没有招式,因为我们来自民间最底层。我也不是你的师傅,而和你一样是个习武者,我只是将我知道的一些方法告诉你,至于你是怎么学的,学的怎么样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有几点我希望你能记住:1,不可以叫我师傅。2,不可以仗武欺人,特别是不能欺压百姓。3,不可以随便显露武功。4,不可以将我教你的东西教给任何人,除非你在我这学会了心性。5,不可以违犯国家的法律。特别是第五,否则将是罪不可赦。你听清了吗?”

“我记住了,范师傅”

“不要叫我范师傅,叫老范或者象刚子一样叫范哥。”老范很郑重地说。

李思湘看到老范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不由地心里一颤,说:“我知道了范哥。”

老范满意地笑了。“好,我们开始吧。”

“你都记住了吗?”老范仔细地将运功心法讲解了一遍,满脸冒着慈爱的光芒说道。

“都记在了,范哥”李思湘沉默了一会说道。

“好,大熊,你将大有可为。”说完,头都未回就走了出去。

老范走后,李思湘望着打坐的郭刚,回想着刚记住的心法,沉思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

“嗨,你盯着我干嘛”李思湘被郭刚一语惊醒,他猛地一颤,呆呆地看着郭刚不说话,郭刚被他盯的心里直发毛,说:“大熊,你怎么了?”郭刚看他没有反映,就也看着他,这是才发现李思湘的眼睛里好像有着一层水膜,完全挡住了他黑瞳。

郭刚立马吓坏了,转身就跑了出去。

“范哥,范哥,你去看看,大熊傻了。”郭刚冲进通铺房间,对着坐在床上抽烟的老范就嚷道。

老范一愣,寻思不会是岔了吧,立刻站了起来,穿上鞋就向外跑。

通铺上的其他人被惊醒地坐了起来,看着郭刚,疑惑的眼神,不满的情绪,一起涌向他。郭刚觉得不妙,转身就跑,但还是有只鞋子砸在了他的背上。

郭刚赶到到工地楼房,看到的情景惊的他目瞪口呆。李思湘还是他走的那番模样,而老范确是在模仿李思湘的模样,不同的是李思湘是在看刚才郭刚坐的那个位置。老范则是在看李思湘,那副样子很奇怪,眼神是羡慕的神色,脸上是嫉妒地表情,嘴巴向外溜着口水。

郭刚伸出一只手,放到老范的眼前晃了晃,叫了声“范哥。”

老范惊的直起身子,没好气地说:“滚,滚,”郭刚一听这话气的差点背过气去,转身就走。

“回来”老范看了他一眼,严肃地说“去打三份饭来,我们今早在这吃。”说完就又转过去看李思湘,脸上的神色更是一变,慈爱无比。脸变得比翻书还快。

郭刚顿时气的把准备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等他把早餐打来。老范还是那个样子看着李思湘,郭刚也懒得理他,拿起馒头就啃起来。老范听到声音,扭过头笑了“你小子,吃饭也不叫我。嘿嘿。”说着就坐在郭刚的身边吃了起来,“刚子,你不要怪我,任哪一个练家子,见到大熊这个怪胚,都会喜不自禁的占有。可以这样说吧,你十年练得悟性,不及他一年。”见郭刚不相信的神情,顿时老范就急了,“就他这几十分钟的感悟,得敢上你跟我二年的。不信,你看着。”老范长长地叹了一口“嗨,不是你不信,就是我也不信。我活了六十几年,就从来没有见过。”

“啊,你六十多岁了?六十几?”一下惊的郭刚眼珠都快掉了出来。

“你,你小子。不关心自己的功课,探听我干什么?”“六十几?我自己已经记不得了,年龄只不过是一些春冬罢了。”老范似不想谈。

郭刚一看老范的脸色有点难看,马上就转过话题“范哥,他真的很特殊吗?”说着朝李思湘的方向努了一下嘴。提到李思湘,老范马上相似打了鸡血,一下兴奋起来。

“他,这种情况,我只是听一些前辈说过,至于是不是那种,我也不敢断定,要看他后面的发展。毕竟有二百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切,二百多年,那岂不是传说。”郭刚不屑地刺了一句。

“嘿嘿,前辈的一些说法,很多是亲传的。”老范用期待的语气说着。郭刚知道亲传是什么!那是上一辈很郑重的交代比如一些功法,秘密等。郭刚一下开始凝重起来。

“如果,”老范双眼直视着郭刚,郭刚从他的双眼里可以看的到这是命令,一种根本不容你违背的命令。“我是说如果,有可能的话,你一定要一辈子跟着他,维护他,保护他,那怕是为他献出自己的生命。”老范觉得有点重了,缓缓又说“这,有可能有点难为你了。”郭刚像是明白老范的心思,大大咧咧地说“范哥,我和他从小就是兄弟,过命的那种。”老范笑了,很开心地笑。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默默地开吃起来。

“哎,你们两个吃饭也不叫我。”突出的声音,把默默吃饭的两人吓了一跳。老范扭过头看着李思湘顿了顿说“你比我想象的要快。坐,吃饭。”说完对郭刚点了下头。郭刚细细地打探李思湘,发现他变了,神态比以前庄重,眼神很润利,深不见底,浑身散发者一种强势的气息。

“来,大熊,坐这里,”说着话,郭刚拉着李思湘坐在自己刚才的地方,拿起馒头递给他。老范赞许地眼光一只在看郭刚。

李思湘没有接馒头,而是在看老范,轻轻说了声“范哥,谢谢你。”

老范没有吱声,深深地看了一眼郭刚。

郭刚知道老范说得那种百年奇才出现了,也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这是怎么味,臭,臭。”郭刚使劲地用鼻子闻了闻,突然说“大熊,你怎么浑身发臭。”

范哥哈哈大笑起来:“吃饭,吃完饭去洗洗。”

李思湘洗完澡,换过衣服,赶到工地的时候,老范和郭刚在搅拌机旁的凉棚里说话,其他人都在干活。李思湘走到凉棚的时候,两人见李思湘过来,就停止了说话。老范对着李思湘“慢腾腾地像个娘们,今天你一个人在下面推浆,他们三个人在上面转浆”说完转身就走。

郭刚幸灾乐祸地笑了笑也走了。

李思湘望着两人的背影郁闷不已。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一天的工作终于完了。李思湘觉得很奇怪,今天自己一个人干,和平常二个人干基本一样,累的要死。

“你小子,行啊。不亏是熊”郭刚看着李思湘羡慕地说“我们三个人,让你一个人给比下去了。好兄弟,从今天开始我叫你熊哥。哈哈哈,痛快。”和郭刚一走来的两人,相似看怪物似的盯着李思湘看。“熊哥,我们吃饭去,扭理他们,走”郭刚拉着李思湘就走。

冲过澡的李思湘进到房间,看见老范坐在床上吸烟,就走了过去恭敬地叫到“范哥。”

“坐,大熊。咱们以前是咋样,以后还是咋样,不用这样文邹邹。”范哥大咧地说“今天怎么样,累吗。”

“范哥,还行,和平常一样。”

老范赞许的目光望着李思湘说“不错,慢慢地就好了,等过一段时间,就由你一人供全部灰浆。”“我一个人?范哥,不用这样吧。那要推着浆车,没命的奔跑。会死人的。”李思湘无比郁闷地望着老范说。老范笑着光看他,就是不说话。

晚上,累的李思湘早早地就睡觉了。天还没有亮,他就醒了,睁开眼,李思湘看看还在睡觉的其他人,不敢去叫老范,而是捅了捅睡在他旁边的郭刚。揉着眼睛的郭刚嘟囔道“你神经病呀,天还没有亮那”说完又转身睡过去了。黑暗中老范的一双眼睛看着他俩,闪了闪没有说话。看见李思湘向他望来,忙闭上眼睛装睡。

李思湘无奈地穿上衣服,走出房间,看了看漫天的星光,突然向远方奔去。奔跑的李思湘感觉到自己的速度很快,起码比昨天快了一倍。不一会,就到了昨天练功的地方。他发现昨天坐的那些砖跺,没有了,这才知道他们并不是固定一个地方或不是每天都修炼。他想起老范说的话:至于你是怎么学的,学的怎么样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想到这,他迅速走了出去。哪天在来民政厅,坐在叶玉婷车上的时候,他注意到路过一个很高的大山,当时他就想有机会一定去爬爬,看看是家里的山高还是这里的山高,就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他才注意到这座山的。

李思湘迅速的向工地外跑去,到了马路上,他发现自己当时来的时候没有注意方向,现在不知道朝那边跑。他停住感应了一下方向,就跑了起来。幸好天还没有亮,街上没有多少行人,不然会把人吓着了。因为他跑的实在是有点快。

到了山底,李思湘抬头看了看山上满是不高的小树,感叹道“这城里不好,树还没有家乡里的高,空气也没有家里的清爽,不知道山顶有没有高一点的树,不然自己怎么爬上去听动物说话。”他一边叹道,一边向山上跑去。

“这山不高吗,也没有大树,”李思湘到了山顶,抬头看了看树,用手拍打了一下树杆,觉得这里的树撑不住自己这身重量,就没有去爬。沿着顶部的山沿,转了一圈,找到一个平坦的地方坐下,回想着老范交给自己一些口诀,默默地念着理解运功。

天大亮了,李思湘感觉到附近人开始多了起来,就站起来,向山下走去。他边走边想,自己昨天理解了很多的东西,可今天似乎没有什么进展,有的语句在理解上和昨天的意思也不太一样。他百思不得其解。其实他不知道,功法这东西就是这样,由于父亲从小对他的特殊训练,一入门他就有了一个大的提升,可越往上走就越难。

到了山下,他也没有明白,反而越来越糊涂。气的他大喊了一声,狠狠的发泄了一下。他是好了,别人可坏了。吓得在山下晨练的一哆嗦。

“神经病”

李思湘见犯了众怒,忙不颠的向四周赔礼道歉,大家也懒得理他。李思湘见无趣,赶忙向回跑去。一开始他没有注意到行人的声音,跑到很快,可跑的跑的就觉得不对劲了,发现不少人站住看他,前面的人还没有等他跑到,就已经在停住了。他感觉到不妙,马上停住,扶着路边的一颗电灯杆,气喘吁吁起来,喘的很夸张。旁边的一位老大妈过来,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说“小伙子,晨练是做慢运动,慢慢地松动筋骨,你这样剧烈的跑动可不行,会出问题的。好一些了吗?”李思湘忙说“谢,谢,大妈。”老大妈看他没什么问题,就走了。这时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神经病。”

李思湘郁闷的不知道怎么办了,自己这不知是招谁惹谁了,一早上就有俩人给自己送雅号。过了一会,李思湘感觉到注意自己的人不多了,赶紧留了。他再也不敢跑快了,免得别人第三次给他送雅号。

郭刚见李思湘进来,就叫他吃饭。

李思湘气呼呼地嚷道“不吃”,换过衣服,就朝工地走去。搞的郭刚莫名其妙的挠脑袋。

老范拿着馒头走到坐在搅拌机旁凉棚的李思湘说,“把馒头吃了,要不你上午会受不了的。”李思湘接过馒头看着老范。

“你别给我说,我也不知道。”老范笑笑说完就走。李思湘望着老范的背影一下愣住了,对着走远的老范狠狠地咬了一口馒头。吐词不清地嘟囔:“管引不管教。”

转眼,李思湘来工地已经一个多月了,从最处的俩人送三个砌班的浆,到他一人送浆,慢慢地发展到他一人送全部砌班的浆。刚开始他忙的屁打脚后跟,逐渐到有时间和开搅拌机的范哥开始打屁聊天。每天累死要活的到轻松地推着浆车送上卷扬机。这一个多月李思湘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