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国民党爱国将领 第三卷 我们是姑舅表亲,难舍难分 “我们是姑舅亲戚,难舍难分”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1.html


河北的五大河汇合在天津的海河,五大河总的流量超过海河渲泄能力数倍,所以经常威胁天津,并在河北省泛滥成灾。可是在军阀统治,国民党统治及日伪侵占华北时期,对五大河的治理,一贯从下游着眼,只注意怎样卫护海河的交通,怎样保护帝国主义国家在天津的利益,完全无视在河北省境内的泛滥渍决,这因为从半殖民地旧中国政府和帝国主义国家来看,他们的利益高于人民的利益,在治淮工程决定的时候,毛主席就提出根治的指示,要从长远的利益着眼,根本解决淮河的问题;在讨论治淮规划的时候,针对淮河流域上中下游历史的矛盾,毛主席又提出河南、皖北、苏北三省共保、三省一齐动手的指示。正是由于这一重要指示,使我们确定了全流域统筹规划的构想,贯彻着小利服从大利,局部服从整体,除害照顾兴利,现在照顾未来的原则。


1952年3月,中央人民政府决定修建荆江分洪工程。长江中游的荆江段,是历史上水患最频繁的地区之一。

过去,在反动统治下,非但未加治理,反而加深了荆江两岸广大地区人民遭受洪水威胁的程度。为了保障湖北、湖南两省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要求力争在当年汛期前完工。

毛泽东对此项工程极为重视,亲自题词:“为广大人民的利益,争取荆江分洪工程的胜利!”并且制做成了锦旗,并派傅作义前往工地,慰问参加施工的人民解放军和人民群众。

傅作义在前往荆江太平江口进洪闸慰问时,适逢大雨,道路泥泞,别人劝他等雨停后再去,而傅作义为了让广大军民尽快听到毛主席的声音,冒雨前往。当工地广大军民听到毛主席亲切慰问的喜讯,无不欢欣鼓舞。整个工地30万军民鼓起干劲,在短短的两个月内就完成了规模巨大的荆江分洪工程。

毛泽东非常满意地说:“宜生,看来你对水利这一行是真钻进去了。”

傅作义谦虚地回答:“我是一个从旧社会过来的人,能直接为人民办点事,向人民群众学习,向技术人员学习,是无比幸福的。”

1974年初,傅作义被确诊患癌症。

4月18日,刚因癌症动手术不久的周恩来拖着沉重的病体,赶到北京医院去看望病危的傅作义。

已是病入膏肓的傅作义见到周恩来的第一句话便说:“我没有完成总理交给我的统一台湾的任务。”

周恩来紧紧地握住傅作义的手,诚挚深情地说:“宜生先生,毛主席叫我看望你来了,毛主席说你对和平解放北平立了大功。解放台湾,我们这一代不成,还有下一代嘛,工作总不可能由我们去做完嘛!希望你安心休养,多保重身体。”

听着这情深意切的话语,望着面容也消瘦了许多的周恩来,傅作义干枯的双眼中闪现出激动的泪光,嘴唇颤动着想说什么。是啊,他有多少话要说给敬爱的周总理听,但再也没有力气说出来。

守候在身边的夫人刘芸生,知道他是在回忆往事,回忆他的戎马生涯,回忆他走过的道路,回忆毛泽东对他的关怀和教诲。

翌日下午1点40分,这位为北平、绥远和平解放,为新中国的水利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爱国将领,怀着对中国共产党、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和对新中国的无限眷恋之情与世长辞。

绥远抗战时的傅作义将军(前排左起第1人)

1955年9月,毛泽东向傅作义授予一级解放勋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