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国民党爱国将领 第三卷 我们是姑舅表亲,难舍难分 “我们是姑舅亲戚,难舍难分”14

涛声荡荡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1.html[/size][/URL] 这一事件受到了中共中央的关注。毛泽东、周恩来为此专门接见了傅作义。 毛泽东恳切地对傅作义说:“事情总是有曲折的,可电告董其武多加注意。傅先生携邓宝珊先生可以去绥远走一趟,绥远的解放,用绥远的方式是不变的。绥远省将不用军管,由傅先生任绥远军政委员会主席。待起义通电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1.html


这一事件受到了中共中央的关注。毛泽东、周恩来为此专门接见了傅作义。

毛泽东恳切地对傅作义说:“事情总是有曲折的,可电告董其武多加注意。傅先生携邓宝珊先生可以去绥远走一趟,绥远的解放,用绥远的方式是不变的。绥远省将不用军管,由傅先生任绥远军政委员会主席。待起义通电发出后,即行组织。”

毛泽东主席的谈话打消了傅作义的顾虑,使他更加坚定了用和平方式解决绥远问题的信心。

接着,毛泽东令华北局书记薄一波对傅作义去绥远做好准备工作。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工作和斗争,绥远起义的条件基本成熟,但还有一些事情尚未料理稳妥。董其武经常不断地打电话向傅作义汇报工作情况,傅作义也经常派人或打电话传达毛泽东的指示和他的意见。

7月14日,傅作义给毛泽东写了一份报告。这是绥远起义中一项颇为重要的文件。全文如下:


毛主席:

关于绥远方面最近进行工作情形,谨向主席做一简要报告,并请主席再予支持,期能在最短期间彻底成为解放区、解放军之一部。

6月14日,我派王克俊到绥远工作后,若干特务分子曾以散发污辱传单及投放手榴弹等伎俩,企图对王克俊等人加以威胁迫害。经董其武、王克俊一面严加布置,一面进行说服,于6月24日先召集高级行政人员举行会议,宣布关于绥远问题和平解决的各项协议。董其武认识坚定,决心走向人民方面来。多数干部也都了解主席成全他们的厚意,意见逐渐一致。7月8日,董其武分别向各部队长宣布协议案,并进行说服工作。据王克俊电称:“发觉阎锡山利用绥远部队与山西方面的历史关系,正极力从事破坏,以金钱及名位,拉拢分化,并收买绥远部队中个别军官,企图接替董其武之地位名义,挑起叛乱。一旦铁路接轨通车,中共联络人员到达,人民券开始流通,反动派必认董其武为叛变,断绝补给,而人民政府因绥远方面尚未完全改变过来,自不便予以承认,亦无法予以接济,再加以阎锡山挑拨分化,可能引起混乱冲突。故中共联络人员到达旗下营后,当将情况说明,请其暂返丰镇。根据目前情势,为打破阎之破坏阴谋,对个别被阎拉拢利用分子必须予以控制或清除。然因其武与渠等,均系弟兄班子,不易掌握。如对个别军官采取扣捕手段,其所属部队即认为系其武之一部分打击另一部分,造成内部冲突。我公如能莅绥,作短时期之亲自安排,可能不致发生意外,即使处治一二人,亦未不可。一切困难均可能解决,阎之挑拨分化亦因而失去作用。”我当即剀切电告董其武、王克俊:

(一)阎锡山之阴谋破坏,虽在前一时期未能估计得到,目前应即尽力克服,彻底执行。让中共联络人员折返丰镇,尤为不当。希即一面克服困难,一面请中共人员来绥,协助进行。

(二)我经半年来的学习,并从许多事实以及与中共人士接触的实际体验,深感以往因阶级观念不明确,往往为自己笼统含糊的概念所蒙蔽。如“为国家”、“为人民”。所谓“国家”,必须认明是反动阶级抑或革命阶级掌握此一国家机器;所谓“人民”,亦必须明白具体是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工农群众、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否则,即在反动派欺骗之下,成为为美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服务的工具。

(三)研读毛主席七一《论人民民主专政》,使我的观念更明确,认识更坚定。这篇论文,应仔细研读。因为这篇论文,如此透辟的指示出国际趋势和国家前途应该走、且必然走的最正确的发展方向。我们从这篇论文中,进一步地认识了帝国主义狰狞面目,进一步地认识了反动派的可耻阴谋,也进一步认识了国际的和国内的人民民主力量的蓬勃发展和光明前途。

(四)历史是依照一定的规律向前发展。反动的、腐朽的必然灭亡,新生的、发展的必然胜利。为新生的、发展的阶级服务,坚决消灭反动派,肃清残余腐朽势力,才能推动历史的前进。

(五)美国帝国主义者推行反动的马歇尔计划。……

(六)反动派把惟一的赌注放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上。……中国反动派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幻想,必然要遭到破灭,他们的赌注也命定了是要输的。充其量,不过是童男童女替帝国主义殉葬。

(七)不要受反动派残余力量的引诱,认为反动派还有什么希望;更不要被反动派的金钱拉拢所分化,只看见极短的眼前一时现象。要知道反动派所代表的政策,是依靠帝国主义的卖国政策。反动派要争夺的,是压迫人民的个人权势,个人利益。反动派所有罪恶,在人民面前已遭到完全的唾弃,他们惟一的前途就是死亡。反动派不可能有力量,因为他们的利害是和人民相反的,即使拼凑一些力量,最后也还是失败。何况反动派内部互相矛盾,互相排挤,李白与蒋阎的矛盾,胡宗南与二马的矛盾,李白之间,蒋阎之间,时时都在勾心斗角,争权夺权。这样一堆腐朽的残余,会有什么前途。我敢断言他们惟一的前途是在人民面前死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