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国民党爱国将领 第三卷 我们是姑舅表亲,难舍难分 “我们是姑舅亲戚,难舍难分”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1.html


第二天,毛泽东欣然命笔,复电傅作义。全文如下:


傅作义将军:

4月1日通电读悉。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发动反革命内战的政策,是完全错误的。数年来中国人民由于这种反革命内战所遭受的浩大灾难,这个政府必须负责。但是执行这个政策的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文武官员,只要他们认清是非,幡然悔悟,出于真心实意,确有事实表现,因而有利于人民事业之推进,有利于用和平方法解决国内问题者,不问何人,我们均表欢迎。北平问题的和平解决,贵将军与有劳绩。贵将军复愿于今后站在人民方面,参加新民主主义的建设事业,我们认为这是很好的,这是应当欢迎的。

毛泽东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日


傅作义的通电和毛泽东的复电,经报刊登载、电台广播,广为传播,在国民党阵营中产生了极大影响,大大加快了全国解放战争胜利的进程。


●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傅作义力促绥远和平解放


1949年3月5日,毛泽东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代表党中央正式提出了“绥远方式”。

毛泽东在分析了国内三大战役胜利后的军事形势后,提出今后解决国民党残余部队的方式有三种:即天津方式,用战斗消灭敌人;北平方式,实行和平改编;绥远方式则是有意地保存一部分国民党军队,让它原封不动,或者大体上不动,就是说向这一部分军队作大体的让步,以利于争取这部分军队在政治上站在我们方面,或者保持中立,以便我们集中力量首先解放国民党残余力量中的主要部分,在一个相当的时间之后(例如在几个月、半年,或者一年之后),再去按照人民解放军制度将这部分军队改编为人民解放军。这种新的斗争方式,概括起来就是:放宽政策,和平共处,给以时间等待觉悟,举起义旗,投向人民怀抱。

根据毛泽东主席指示的“绥远方式”,平津前线司令部首长于3月间在北京饭店宴请傅作义等人时,商定了谈判绥远和平解放的双方代表:解放军方面派李井泉、潘纪文二人;绥远方面傅作义派周北峰、阎又文二人。

3月23日,双方代表在北京饭店开始进行第一次商谈。先就划定绥蒙解放军部队与国民党绥远部队停火线问题进行商谈。而后,就恢复平绥铁路交通、通邮通电、双方贸易往来小双方货币兑换、华北局指派联络办事处进驻归绥等问题又进行了反复商谈。

对上述问题,绥远方面代表于4月1日提出了《绥远问题协议草案》。4月下旬,傅作义派原国民党军第104军军长安春山等人携带双方拟定的和平协议草案和双方军队驻地临时分界图来绥,让董其武审阅。并向董其武传达了傅作义的一段话:“要体会毛主席留待绥远起义的宽大政策,团结一致,实行完整的起义,勿使部队分裂,致使人民遭受损失。”

傅作义的话,使董其武觉得共产党对绥远的政策确实是伟大英明。于是,他及时召集军政人员讨论了协议草案,传达了傅作义的意见。讨论中,大部分人赞成,有的人不表态,极个别人怒气冲冲,几乎动武。

董其武认为,有分歧是自然现象,但决不能动摇走人民的道路和接受和平协议的决心。于是他一方面做个别人的工作,一方面派原绥远省干部训练团教育长康保安赴北平,向傅作义报告对草案的修改意见,并履行签字手续。

康保安到北平后,经双方协商,同意董其武的修改意见,并在傅作义的指导下,于6月8日双方代表举行了签字仪式。

绥远和平协议签字后,毛泽东在中南海丰泽园接见了傅作义。

毛泽东对达成和平协议很是满意,十分高兴地对傅作义说:“你们商谈的条款我已看到了,就按那样执行吧。不过,不要登报,因为你们没有写明有了北平和平解放,才有绥远和平解放。不然别处都要求‘绥远方式’,我们就不好办了……”

但是,和平并非一帆风顺。在国民党广州政府的指使下,驻归绥的国民党特务千方百计地进行捣乱,阻挠和平协议的执行,制造了“七·二四”惨案,杀害了中共华北局驻归绥联络处秘书王士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