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国民党爱国将领 第三卷 我们是姑舅表亲,难舍难分 “我们是姑舅亲戚,难舍难分”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1.html


12月28日,邓宝珊乘坐的专机降落在天坛临时机场,对前来迎接的傅作义说:“宜生兄,我是和你共患难来了。”

是夜,两人促膝长谈,分析时局,一致认为,蒋介石政权大势已去,和平解决华北问题是人心所向。

邓宝珊这时已经看清形势,愿为北平的和平解放尽力。针对傅作义怕把他以战犯对待的顾虑,邓宝珊开导说:“只要你决心和平解决,其他一切具体问题,包括你个人前途问题,都由我去谈判解决。”

中共中央在对傅作义进行争取工作的同时,指示中共地下党组织对国民党的其他部队加紧争取工作。经过一系列耐心细致的工作,国民党“中央军”第17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第92军军长黄翔等人准备起义;西直门、崇文门的守军也同意在解放军攻城时,来个“里应外合”,开城门迎接解放军进城;甚至连傅作义的嫡系第35军(原35军在新保安被歼后,傅作义重新在北平组建了35军)副军长丁宗宪也准备率部在德胜门、安定门一带单独起义。

1949年1月10日,历时66天的淮海战役胜利结束,人民解放军歼灭了刘峙、杜聿明集团55余万人。消息传来,世界为之震惊,特别是平津的国民党军队更是惶惶不可终日。

1月14日,解放军约定答复的最后期限到了。在此形势下,傅作义终于下定决心,由邓宝珊作为全权代表,在周北峰的陪同下,前往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谈判。

当日下午1时,在北平通县五里桥,双方代表就北平和平解放开始了第三次会谈。

会谈前,聂荣臻郑重地对周北峰说:“周先生,我们前次谈得很清楚,14日午夜是答复的最后限期,现在只剩下几个小时了,我们已下达了进攻天津的命令,这次谈判就不包括天津了。你们有什么意见?”

邓宝珊就对周北峰说:“用你的名义打个电报,将这情况报告总司令,请他作指示。”

同日,毛泽东发表了《关于时局的声明》,明确指出:现在的情况是“只要人民解放军向着残余的国民党军再作若干次重大的攻击,全部国民党反动统治机构即将土崩瓦解,归于消灭。”但是,“为了迅速结束战争,实现真正的和平,减少人民的痛苦,中国共产党愿意和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他任何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军事集团”,在“八项条件”的基础上进行和平谈判。

时刻关注新华社电讯的傅作义,在听到毛泽东的这一重要声明后,马上意识到:人民解放军用武力解决平津的一切条件都已具备,只待一声令下就可攻城,以前所幻想保存自己的军事实力是不现实的,拖延时间也是不可能的,眼下惟一的出路只有通过谈判实现和平解放。于是,他给周北峰复电:“请和邓先生相商,酌情办理。”

天津,是华北第二大城市和最大的工商业城市,有200万人口,与上海、广州、武汉合称中国四大商埠。地处水陆要冲,西上约120公里是北平,东下约70公里可经塘沽出海,是南北交通的重要枢纽。明清两朝定都北平后,天津就有京畿门户之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驻守天津的为国民党军第86军、第94军,共10个师13万人。警备司令陈长捷同傅作义一样出身晋军,又同为保定军校毕业,对傅作义有多年的袍泽之谊。傅作义主政华北后,念其旧谊,就将陈长捷从兰州调到天津。

天津设防坚固,其城防工事经过日本侵略军和国民党军的长期修缮,形成了完整的防御体系。共筑有各种大小明碉暗堡千余座,仅大型碉堡就有380余座。还结合市内高大建筑,构成了若干个既能独立坚守,又能以火力互相支援的防御要点。

陈长捷对此颇为自负,自诩为“固若金汤”。

傅作义问:“共军围城,你能独立撑多久?”

陈长捷信心十足地回答:“不会比长春差,起码也耗他半年。”

想到此,傅作义的心底又萌生了一丝希望:如果陈长捷能坚守天津几个月,那么他的和谈砝码必将大大加重。于是,傅作义命令陈长捷:“只要坚定地守住,就有办法!”

战局的发展大大出乎傅作义的意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