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国民党爱国将领 第二卷 你还是我的老上级 “你还是我的老上级”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1.html


毛泽东的复信随电报发到了武汉,四野领导人通过李明灏找到汉口大公电池厂厂长陈大寰担负送信的任务。

陈大寰的父亲在大革命时期曾担任国民革命军第6军军需处长,是程潜的旧部,与李明灏又是姑表兄弟。他本人和程潜、陈明仁左右的人相识甚多,是合适的人选。

陈大寰接受任务后,将信件巧妙地藏入电池中,自己装扮成洽谈电池生意的商人,于7月5日和四野特派员刘梦夕登船向长沙出发。

临行前,李明灏又用隐语向程潜、陈明仁写了一封好像是谈生意的信,要他们与陈先生面谈,不要失去赚钱的机会。

一路上,陈大寰机警地越过了重重关卡,于11日上午顺利来到长沙,见到了程潜。

读完毛泽东的复信,程潜一扫往日愁容,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湖南的问题,去年就开始酝酿,由于没有得到毛主席的指示,宝盒子还没有揭盖,顾虑很多,现在有了这封信,真是湖南人的喜讯啊!湖南人民有救了啊!”

此时此刻,程潜如卸去千斤重担,对刘梦夕说:“我本人已下了最大的决心,坚决遵照毛主席给我的指示去做,早日实现湖南和平起义。”


●毛泽东致电程潜:“义声昭著,全国欢迎,南望湘云,谨致祝贺!”


1949年7月中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部署,兵分两路,以风卷残云之势,进入湖南。至25日,相继解放平江、岳阳、醴陵、华容等县。

为保存实力,白崇禧准备率桂军的残兵败将向衡阳退守。白崇禧一向对程潜不放心,便逼迫程潜率绥靖公署撤往邵阳。

21日,白崇禧亲自为程潜“送行”,见程潜登车后,将长沙的守卫任务交给陈明仁,然后放心地启程前往衡阳。

正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号称“小诸葛”的白崇禧哪里想到,被他视为“铁心反共”的陈明仁早已下定了弃暗投明的决心,与程潜合演了一出双簧:程潜西走邵阳只是将计就计,借以摆脱白崇禧的控制。

程潜一离开长沙,就立即进行起义的准备,草拟了起义通电文稿。

25日,程潜派往汉口催请解放军尽快入湘的刘纯正回到长沙,向陈明仁转达了中共当时在武汉的负责人王首道的话,“我们已组织了和谈代表团,请转达程潜主任,也组织一个代表团。谈判地点,请程潜主任定。”

陈明仁当即给正在邵阳的程潜发去密电,报告此事。

29日,程潜精心安排,摆脱了白崇禧的人的监视,顺利地回到了长沙。同一天,李明灏也秘密地来到了长沙城。

李明灏与程潜、陈明仁商定,8月4日前,陈明仁所属驻长沙的部队,除留下一个团在人民解放军进城前维持长沙的治安外,其余全部移驻湘江西岸的岳麓山和望城坡附近地区。起义后,成立湖南人民临时军政委员会,程潜任主任。成立临时省政府,陈明仁任主席,所有起义部队进行改编。

程潜秘密回长沙的消息,很快为蒋介石、白崇禧获知。他们气急败坏,知道事情不妙。

8月1日,蒋介石派国防部次长黄杰和政工局长邓文仪,带着他给陈明仁的亲笔信及大笔现金、武器飞抵长沙,力劝陈明仁“大义灭亲”,干掉程潜,阻止起义。但此时,陈明仁已表示与蒋介石彻底决裂,坚定不移地跟随程潜走和平起义的道路。

当日夜,程潜以个人名义起草了向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以及向李宗仁、阎锡山、白崇禧等人的和平呼吁通电。

在通电中,程潜历数蒋介石“当国二十余年,背弃总理遗教,惟务独揽大权,专己自利……贪接成性,罗织飞网,遍及全国”的罪行,呼吁西南、西北各省军政长官,幡然悔悟,站到人民方面。与此同时,陈明仁积极进行军事方面的起义部署。

3日,程潜又以个人名义,致电毛泽东、朱德等中共中夹领导及四野负责人。电文如下:


北平毛主席、朱总司令,汉口林司令员、邓政委:

潜等即将宣布脱离广州政府,日来说服各部队长,默察军心,知骤予转变,殊非易事,必须略俟时日,乃可潜移默化。此时配合行动,在如何争取军心,如何安定军心。敬拟权宜之计,暂设中国国民党湖南人民临时军政委员会,其原第一兵团暂改称为中国国民党湖南人民解放军司令部。临时军政委员会为空洞名义,不设机关,亦无职权可行,使仅有的政府主席及湖南人民解放军司令官由委员会推定。派出省政府移交会议,略延时日,多则一日,以期避免刺激军政人员。潜与子良兄已命所属军队一切行动,均按贵方指示办理,绝不阻碍接管最关紧要之军事行动。至于上项权宜设置,为时长暂,但期减少刺激,安定湘境军政干部心情,并进图争西南各省。对于改革大计,实无阻碍管见所及,提请鉴谅之,希俱赐同意,毋任感祷,并望复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