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1.html


第46章 第一次吻出火花



“都告诉你妈了?”艾刚强听海上讲她妈妈允许他们同床了,以为海上把他们的秘密都讲了。

海上说:“讲了扯结婚证的事,其它没讲,不好讲,讲给她听也没得么用。”

艾刚强坐到床沿,满面愁容。

“我真搞不明白,就只一点胃炎,何嘎至于这样?应该还有其它问题。你还是抽时间到市里大医院检查一下。”海上说。

“我也这样想,明天就去吧?正好还没销假,大家不晓得我出院了。”

“那就这样,早点睡,明天赶早去,有些检查去晚了做不成。”海上说着,站了起来,“你先洗澡,新装了热水器,很方便,扭开煤气,再把水龙头一打就可以了,我去给你买支牙刷来。”

“我从来没用过,你给示范一下。”艾刚强说着,站起来往外走。

洗漱完毕,艾刚强钻进被窝,感到非常温暖舒适,被褥洁净柔和,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女孩子的床铺就是不一样!不象我那床,堆了没洗的衣服袜子,床单和被面难得有时间洗,空气里总有点异味。家里还是少不了女人啊!

唉!要是身体正常多好,可以舒舒服服过小日子了!

忽然想起胃药还没吃,他又爬起来去厨房倒开水,推开门看到海上正用盆子在清洁下身。

“讨厌!何嘎不敲门就进来了?”海上笑骂。

“还讲我讨厌,你自己不注意,何嘎不闩门?”艾刚强辩解说。

“看到你困觉了,其他人一下子不得回来,想到擦洗一下不要好久,就随手掩了门,没闩了。”

“你何不到澡堂里洗?”

“你真笨!人家是做‘好事’,清洁一下就可以了。现在天冷了,不必天天洗澡。”

上了床,海上小鸟依人般钻在艾刚强腋下,极富弹性的乳房摩擦着他的腰肋,搞得心里痒痒的,下面不由得有了反应。但内心的虚弱使他自卑,只抚摸着海上圆润的肩膀,不敢乱动。

海上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一只手扫下去,握住捏了捏,说:“蛮硬呀,你自己感觉如何?”

艾刚强想想说:“其实每次感觉还可以的,不晓得何嘎一到关键时刻就不行了。”

“我认真分析了一下,感觉你太紧张了,其实多数时候没找对地方,那次我尿道红肿了好几天。”海上说,头埋得更深了,感到心脏嘭嘭跳。

艾刚强觉得很没面子,幸亏熄了灯的。尽管已是夫妻了,但把问题讨论到这个层次,他觉得跟流氓无异,完全丧失了爱情的崇高和美好。转念一想,再高尚再美妙的爱情,发展到最后还不是男人交合、生儿育女?那么爱情和肉欲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又是如何区分呢?他感到茫然。

“你在想么个?”见艾刚强好久不说话,海上问。

“没想么个。”他不想把爱情和肉欲的问题拿来和海上讨论,也不晓得何嘎去讨论。

海上手里加了把劲,感觉那东西反抗似的往外膨胀,说:“还硬啊。今天哪这么厉害?想不想?”

“你不是做‘好事’吗?”

海上说:“抱一抱,亲一亲。”

两人便抱在一起,相互亲吻。

艾刚强感觉今晚的海上和以往有点不同,全身细胞好象泥鳅,溜滑灵动,似乎皮肤下面有千军万马在奔跑,舌头湿润灵巧,翻搅有力。他把她的舌头吸进嘴里,用自己的舌头去缠住它、吮吸它、爱抚它……

吻着,吻着,倏地,他感到全身电麻,激情奔涌,将海上箍得紧紧的,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肚去!

狂风怒号,浊浪排空,天地混沌……

等一切都静了下来,海上换了内裤,重又钻在艾刚强腋下,说:“感觉你很行了,要不是我做‘好事’,说不定可以成功了。我全身好象通了电一样!”

“啊?你也有这个感觉?”

“你也是吗?看来我们以前是没找到感觉。”

“那……明天去不去市医院了?”

“呃……还是去吧?查一下放心。你也有找对地方的时候,但……刚到边上,就……”海上感觉那两个字实在难以出口。

“好吧,听你的。”艾刚强幽幽地说。

“这几天我一个人老是难以入睡,心里慌慌的,以前从没这个感觉。是不是被你启蒙了的缘故?”

艾刚强没有答。海上轻轻喊了一声,仍没听到回话,才晓得他睡着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艾刚强就出发去汽车站赶头班车。按海上的要求,他水都没喝一口,因为有些检查必须空腹。

多数乘客在补耽误的瞌睡,艾刚强也闭目养神,但没有入睡,他在回忆昨天夜里的事情。

和海上接吻起码有几十上百次了,何嘎直到昨夜才第一次吻出火花,吻出真正让人酥麻的美妙感觉?仔细回想分析起来,可能是以前主要限于吻嘴唇、吻脸蛋,舌头轻轻一点而过,而且两人没有同步放电,没有这么全身心的投入。这些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我们从内心真正产生了彼此在精神上和生理上双重的渴望,十分迫切的渴望。

看来,爱情不仅仅在精神层面和社会层面十分复杂,生理上也不是那么简单的男人交合,而有相当丰富的内涵和学问。

难怪杂志上有文章说,有些人(女性居多)一辈子都没享受到真正的性爱之乐。

这次,艾刚强直接对医生讲了床第羞事。医生要他脱了裤子,认真检查了,说发育正常,也没有外伤。然后开了一把送检单,检验费相当于艾刚强一个多月工资。

直到下午四点多钟,艾刚强才把全部的检验报告拿到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