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式革命”的局限性和策略

antoneee 收藏 9 256
导读:我认为,从华尔街爆发、蔓延全美的“占领行动”是一场和平抗议活动,并不是一场政治革命,如果非要用“革命”来解读,也只能称为“美国式革命”。   所有的“占领行动”都是政府批准的,而且基本上都是在圈定的范围内开展抗议活动。抗议者并不反政府,更不反统治精英集团。任何一个政府、任何统治集团都不会允许人民公开反对自己、推翻自己的。在美国,一切反政府、反统治者的公开行动都被视为违法行为,当然不会被批准。他们只对“和平斗争”讲民主、开绿灯,但不许越雷池一步。抗议者从华尔街上了布鲁克林大桥,警察就开始肆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认为,从华尔街爆发、蔓延全美的“占领行动”是一场和平抗议活动,并不是一场政治革命,如果非要用“革命”来解读,也只能称为“美国式革命”。


所有的“占领行动”都是政府批准的,而且基本上都是在圈定的范围内开展抗议活动。抗议者并不反政府,更不反统治精英集团。任何一个政府、任何统治集团都不会允许人民公开反对自己、推翻自己的。在美国,一切反政府、反统治者的公开行动都被视为违法行为,当然不会被批准。他们只对“和平斗争”讲民主、开绿灯,但不许越雷池一步。抗议者从华尔街上了布鲁克林大桥,警察就开始肆无忌惮地抓人,至今已抓捕了1000多人。“占领华尔街”行动就是一场和平示威运动。所以,有的人喊出“支持伟大的华尔街革命”、“华尔街革命撼动了资本主义”、“华尔街革命敲响了资本主义的丧钟”等口号是不妥当的,即使不是不懂政治,也是盲目乐观。“占领华尔街”行动不是革命,并没有撼动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也不会从此灭亡。


群情激昂的人们高喊着“现在就革命!现在就革命!”的口号,目的却是“要工作!要工作!”。他们并不明白,如果不改变社会制度,即使政府实施“一揽子计划”、甚至出台“两揽子计划”,也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社会改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社会问题,也就不能消除日益恶化的社会痼疾,只能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和平斗争”的最好结果是:双方妥协,达成一个没有实质性内容、具有广泛认可性、共同能接受的“文字协议”,因为是一纸空文,最后不了了之。


西北欧一些国家之所以能和平长入“社会主义”,主要不是因为这些国家的民众进行了“和平斗争”,而是因为二战后席卷全球的社会主义运动动摇了资本主义的统治基础,许多国家的无产阶级采取暴力革命夺取了国家政权,共产党成为执政党,如果他们不主动改良社会,就有可能失去统治地位。于是那些由“聪明的资本家”组成的统治集团就变被动为主动,“向社会主义学习”,借鉴了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福利制度,提高了国民的工资、福利等,改善了民众的医疗、住房等,缓解了蕴藏在社会深层次、本来趋于尖锐化的诸多矛盾,从而颇具艺术性地化解了劳资双方的对立,拯救了资本主义。




“美国式革命”的局限性




这场“美国式革命”存在着局限性,而且是致命的硬伤,与中东、北非的“革命”浪潮有本质区别,没有可比性。


(一)理论准备不足。理论是行动的先导,没有理论就没有行动指南。至今我们也没有看到美国抗议者写的一篇关于“占领行动”的理论文章,所看到的只是一些零碎的标语口号,而且这些标语口号多数都是抗议者自己写的,并不是由组织者提出来的。要命的是,不同地方的“占领行动”打出的标语口号不一致,这种“生病乱求医”式的诉求表明抗议者的行动具有盲目性。因为没有系统的理论武装民众,口号泛滥,很难对民众的心灵形成集束炸弹式的冲击波。


(二)宣传、发动和组织工作不到位。这次“占领行动”在宣传鼓动方面有一定的提前量,但远远不够,没有形成明晰的国民意识形态。


“占领华尔街”的和平示威活动,是由一家非营利杂志网站Adbusters于2011年7月提出倡议,于 2011年9月17日 正式发起的。从此次行动发生的时间背景也可以看出,准备不足,比较匆忙。要“占领华尔街”,两个月的准备时间太短了;而要“占领美国”,掀动全国抗议浪潮,可能准备两年也显短。


只有民众知道你要干什么,而且你的理想是美好的,追求是合情合理的,方法是切实可行的才会支持你,并积极参加。让民众的心里明镜似的,这既是公开性的体现,也是组织者与民众是一家人、一条心。与民众建立互信是一切伟大的社会运动所必须的。当年红军闹革命,就是这样做的。


抗议活动是有组织开展的,但组织工作疲软,至今未建立强有力的、稳固性的、可担负全面政治职能的组织机构。抗议队伍的秩序,主要是靠参加者的自觉性和法律意识维持。


既然是要通过抗议行动达到某些目的,那就要在有序中寻求无序——抗议者也是国家公民,要遵守法律法规,但你的行动实际上已经对社会秩序形成了干扰和破坏。你要做一个守法公民,那你就不能充分利用“法律民主”,更不能享有“法外民主”,而民主是属于社会的基本价值范畴,不是统治者赐予的,也不是法律可以规定的。法律是统治者制定的,不是人民制定的。伸张正义,争取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权利,更多的是需要民主,而不是法律。


所以,在“占领行动”中组织者要注重利用民主手段开展工作,善于找到法律的空子,打好“擦边球”,而不是将法律套在头上,束手束脚。一个小脚老太太是无法占领美国的。


虽然我们不希望看到“占领运动”发展为武装暴乱,希望美国人民生活在安定的社会环境中,但“革命”不是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而是要改变社会,改变世界。对于这个道理,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应该是清楚的。乱中才能取胜,守法抗议也好,和平示威也罢,组织者不是约束人们的行为,而是有组织地调动各种社会力量,调动每一个参与者的热情、主动性和积极性,在法律夹缝中寻求突破口,在社会夹层中找到渗透区,而不是自我画地为牢,在组织者和参与者之间堆砌夹心带。


组织工作的低水平,是由经验不足造成的,也是由指导思想不明确导致的。组织工作水平低,活动的水平也高不了。组织者既是引领者,又是服务者,必须将服务工作做好,但决不能以服务代替引领,使自己成为一个单纯提供饮食品的服务员。


(三)没有纲领、没有领导机构、没有制度设定。开展大规模的运动,尤其是开展政治斗争和革命运动,必须有行动纲领、健全的领导机构和预先描绘好的目标制度。二战后爆发的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主要是以《共产党宣言》作为行动纲领,重要的是都有推动革命向前发展的领导机构,而且也为民众设定了所要实现的目标和建立的制度,让民众看到了希望。


Adbusters网站宣称,发起“占领华尔街”活动,意在表达对金融制度偏袒权贵和富人的不满,声讨引发金融海啸的罪魁祸首。占总人口99%的普通大众,对于仅占总数1%的人贪婪和腐败,再也无法忍受了。并表示要将占领行动维持数月。


一位匿名示威者说,要通过这次示威“显示民众的力量”,迫使华尔街的金融巨头们吐出他们“霸占人民的财产”。


这只是简单的意向性表达,不能算行动纲领;一个网站也承受不起大规模运动的领导重任,只能作为运动的发起者之一;“占领行动”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实现什么目标?难道仅仅是为了“表达对金融制度偏袒权贵和富人的不满,声讨引发金融海啸的罪魁祸首”吗?对社会现状不满,还命名了“愤怒日”,让世界知道美国人愤怒了,但你发起抗议、开展示威不仅是为了表达愤怒吧,你究竟想要什么样的制度?


在“占领行动”的持续过程中,抗议者还提出了许多主张,但都是只言片语,针对的是具体现象和社会问题,没有系统性、理论性,缺乏可操作性。只有站在理论高度,从实践中提取出民众关切的共同性思想,才能用来指导运动。只有结成广泛的民众利益共同体,形成切实可行的劳动者共识,才能上升为制度化安排。


(四)社会支持力量不够雄厚、强大和活跃。由于没有成熟的理论,存在宣传、发动和组织工作的提前量短少和经验不足等问题,99%的民众并没有像发起者代表所说的那样行动起来,参加者主要是失业青年,虽然有些家庭妇女、老人,甚至还有穿着西装革履的中产阶级人士,个别名人、明星等也站出来表示声援,有的工会也站出来表示支持,但相对于**、超肥的美国统治精英集团来说,显得力量单薄。


并不是说美国民众对社会现状感觉良好——美国的确正在腐烂,的确正在成为个别财团的家族产业,有极少数统治精英的确企图通过制造世界恐怖,建立由财团统治的单一宗教资本主义政府,民众对此普遍存在着担忧,而金融贪婪腐败、社会劣化和大多数人生活质量下降等诸多问题,正在激发国民的不满情绪进一步发酵。为什么一边普遍存在着愤懑情绪,一边参加者中少有工人阶级成员呢?


应该说,现代社会革命的基础力量是劳动者,核心力量是工人阶级,起领袖作用的是有良知的、具有前瞻力的、甘于奉献社会的知识分子,而事实上却不是这样——抗议活动的发起者是现代传媒人,参加抗议的主要力量是青年,直到现在还没有涌现出一个领袖人物。


如果大多数民众对“占领”持观望态度,保持沉默,最终“占领”就会变成“被占领”。


(五)策划工作有缺陷。美国的策划业发达是出了名的,策划人的水平也是世界一流的,特别是用策划方案欺骗老板的手腕是很高明的。对如此重大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不可能不进行长期策划、反复策划、精密策划。但从“占领”本身来看,这次策划是低水平的,过多地复制了曾经发生过的示威游行运动,仍然是“群众占领”的老套,没有创意。拷贝不是创新,重复别人只能落入窠臼。


策划工作的主要缺陷是:定位不集中,目标不明确,策略不周详,表现为旗帜太多、口号太多、诉求太多,活动在多点开花,显得杂乱无章。


要做出一流的策划,需要对相关性的问题了如指掌,并能够从让人感到意外的特点部位和敏感区域下手,提出一套既符合实际,又令人鼓舞、可激起创造欲和调动服从性的系统思路,就像给人打了激素一样,立即起效。找准突破口是做好策划工作的重点和难点,也是策划人关注的“焦点话题”。特别是重大事件的策划,首先要找准入口、通路和出口,对从哪里发起,经过哪些步骤,最终要取得怎样的结果等等阶段性问题,必须十分明晰无误。一步失算,就可能会导致满盘皆输。本·拉登、萨达姆、卡扎菲等自诩的“革命”最终失败,原因莫不是如此。


策划不等于忽悠,策划者是知识全面的、善于创新的、具有奇思妙想的社会领跑人,忽悠者则是新时代的大小骗子的代名词。


策划工作者必须具有超级创造思维,而且还应该是引导社会发展潮流的思想家、理论家、政治家和其他各方面的专家。你要树立一面旗帜吗?那你就必须首先把自己打造成为旗帜。


“占领行动”需要一面崭新的旗帜,我想它只能由策划者设计出来,并高高的举起。这就像战争中军队占领了某个高地后要把旗帜插上去一样。抗议者们,聚集在这面旗帜下吧!




“占领”的成功取决于“四大转变”




“占领行动”已经持续了数周,可是我们看不到像山峰突起的制高点,也没有给我们传来耳目一新、振聋发聩的爆裂声。由此可见,“美国式愤怒”并不像活火山,也不是飓风,只能算自由女神像下流淌的河水掀起的浪花。


“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要占领它。”抗议者的这句标语意在“占领美国”。但要取得“占领”的成功,就必须在统治者未达成统一意志前尽快实现“四大转变”:


(一)从“和平斗争”向政治革命转变。从目前来看,“占领行动”仍然是美国“革命的一代”在为挣脱“债务奴役”进行的“和平斗争”,是“要工作,不要失业”的示威游行,而不是旨在推动政府改革社会经济制度的政治斗争和革命运动。“和平斗争”不能改变美国,更不能改变世界;只有上升到有纲领、有组织、有制度的政治斗争和革命运动,才能赢得更多社会力量和世界力量的支持,而广泛的、雄厚的、活跃的民众援助,才是重塑美国的巨大力量和决定因袭。


你往前只迈半步,革命可能就失败了;你再往前走一步,革命可能就成功了。革命不是玩游戏,不是谈恋爱,也不是在网上炒股,更不是青年人玩酷。革命需要一部分人付出,包括牺牲生命。我们不希望“占领行动”死人,然而如果波及面太大,持续时间太长,抗议者发出的怒吼太刺耳,有谁能保证美国统治精英不会镇压?抗议者要做好付出的准备,也要做好牺牲的准备。


《广告克星》杂志总编辑拉森认为,这次“占领华尔街”的抗议活动不能与伦敦骚乱相提并论,能否维持和平抗争将是成败关键,但参与抗议活动的人数众多,可能难以控制局面,而且抗议者在街头扎营以及设置路障都可能违法。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则对形势发展忧心忡忡。他表示,示威者有表达诉求的权利,但不能干扰其他人的正常生活。由此可知,统治精英集团害怕发生骚乱,希望“占领行动”局限于“和平斗争”,并将这个性质维持下去。


抗议者应该抓住他们的这种心理,努力把愤怒的“和平斗争”转变为和平的“政治革命”。虽然手段都是和平的,但性质则改变了。


(二)从普通组织者向民族领袖转变。极少数统治精英正在毁掉民主的美国、自由的美国、繁荣的美国、幸福的美国。美国历史已经结束,美国正在走下坡路。


之所以出现如此糟糕的局面,是因为社会发展要受统治重力和政治加速度的制约。统治者的权力和资本越重,社会发展就越慢,当统治重力将社会这峰骆驼压垮时,社会就停滞不前,甚至会反向滑动。当权力和资本采取非理性措施企图阻止社会倒退,社会负因素被进一步激活,政治急骤反动化,就会促使社会加速倒车,直至社会重构。


谁能救美国?美国统治精英家族化、集团化、恐怖化,如果民众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不是幼稚,也是缺乏政治头脑。你希望某一天早上醒来看到自己的美好愿景变成现实,但它可能还是老样子。梦总有醒的时候,在你梦醒的时刻,你不是只睁大眼睛,而是应该觉醒。美国人民不应该得过且过、麻木不仁了。美国真的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否则将带给人类巨大的灾难。


美国统治者嘲笑欧洲老旧,并不指望欧洲救美国;欧洲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债务危机,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即使有心,也无力救美国;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虽然幅员辽阔,但人口众多,有的产品供给量相对不足,即使有些剩余,也是杯水车薪,难以救美国;印度的穷人比美国的穷人更穷更多,在城市的街道上,马车和汽车并排行走,既没有高效率,又没有高收益,拿不出多少钱来救美国,而且印度统治者抱住美国的粗腿不放,虽然不是心甘情愿,真是出于无奈,但由此可见印度人是多么强烈的渴望美国分一杯羹给印度,根本无钱救美国;日本比较富裕,实行的是由美国统治精英设计的制度,可以救美国一把,但领土面积太小,又是一个岛国,能拱手送人的财富数量有限,即使把日本卖了,恐怕也不能让美国的失业者都就业,更不能让美国的穷人都富起来。


谁来救美国?当然只能是美国人民了。


问题是:二战以后,美国上台执政的都是纨绔子弟。例如,克林顿先生竟然在总统府与莱温斯基小姐玩**,虽然堪称世界顶级潇洒人物,创造了一个美国式吉尼斯世界纪录,但作为总统似乎是“盛名之下,其实难负”,主要是有损美国统治精英集团的整体形象。至今未出现可以推动美国发展进程、对民族进步能发挥引领作用、受世界普遍认可的民族领袖。


美国不缺人才,也曾经有过伟大的民族领袖,例如华盛顿、林肯等;但这几十年来却没有出现令美国骄傲和让世界眼光为之一亮的杰出领导人。


美国需要民族领袖。


作为“占领”的组织者,要有成为民族领袖的胆魄和先锋意识。国家领导人不是天生的,也不是只有富人才能当总统。这种大型的民众运动,正是锻造自己的绝好机遇。如果你能抓住这次正当其时的天赐良机,脱颖而出,你就能改变自己,改变美国,改变世界。你就是美国的骄傲,人类的骄子。


也许你可能还是一只破壳的小鸡,但小鸡只有破壳而出才能长大,才能成长为报晓的雄鸡。


(三)从以青年为主力向以劳动者为主体转变。青年人是“占领”队伍的主力,但他们毕竟经验不足、阅历浅薄、不够成熟,而且虽然青年人的主张在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但不能在政治经济生活中起主导作用。青年人可以决定未来,但不能决定目前国家的发展走势。


在一个成熟的国家,青年是社会发展的有生力量和推动力量,不是决定力量,要把青年塑造成社会发展的定力,需要一个过程。抗议活动的组织者要不断增加扩力,可持续地扩大“占领团队”,宣传、动员和组织工人阶级、中产阶级等参加,结成最广泛的劳动者联盟,进而将“占领美国”行动的主体力量转变为劳动者群体。


劳动者是财富的创造者,也是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从根本上说是劳动决定财富,而不是资本决定经济。而且活劳动是社会发展的心脏,资本只是开展经营活动的血液。如果劳动者不努力工作,再多的资本也会打水漂。我们要像经营企业一样经营政治、经营文化、经营人才。


集体的力量就是合力。在现代社会开展大型活动,没有足够的团队成员是不行的;如果举行社会运动,没有庞大的团队和团队成员的共同努力是不可想象的。没有凝聚力的团队不堪一击。如果不能缔结劳动者联盟,“占领”就有可能变成“被占领”,最终失败。


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划分左派、右派,因为这种划分定性不准确,抹掉了中间派,主要是会导致团队的分裂,增加内耗,消减自己的力量。人是可以转变的,教育、改造和实际行动都可以感化和带动有歧见的人转变立场、观点。划分左派、右派,是分裂主义,是野心家惯用的伎俩,是政治投机者的恶习。这一点已经被历史事实多次证明。


共同团结在以劳动者为主体的占领队伍周围,以达成的“共同纲领”为指导,稳健的而不是盲目的推进“占领运动”,直到实现既定目标。


(四)从“分散的点状城市运动”向“集中的面式城市斗争”转变。无论“占领行动”扩散到多少个城市,对当地政府和美国流治精英的影响都是有限的,只能引起“车震”,不能引发地震。


分散的示威抗议活动不能形成巨大到让国会和统治者害怕的力量。如果无法影响国会,无法让美国总统、“工人阶级的战士”奥巴马站出来公开支持“占领”——如果他放弃个人利益的考虑,同意让占领白宫的话,就不能达成“占领协议”,劳动者的权益就不能得到改善和保障,“占领”的某些组织者就可能被金钱收买,被权力俘虏,从而瓦解占领队伍。


夜长梦多。多点开花不如火山喷发的威力大。必须尽快将分散的小股队伍整合到一起,动员、号召和组织各地的抗议者向华尔街集中,汇合成摧枯拉朽的洪流,聚合成冲击权力和资本的大海,将“分散的点状城市运动” 转变为“集中的面式城市斗争”。




策略比炮弹更重要




策略是一枚导弹,它可以“导引爆炸”,而且爆破的威力比炮弹大得多。


“占领美国”行动可以采取如下策略:


(一)集中力量。集中精力是一个人学习、工作等必须的,集中兵力是以少胜多、打败敌人必须的,集中力量是进行经济开发、开展社会运动必须的。只有社会运动声势浩大到足以让对手胆战心惊的程度,才能收到敲山震虎的效果。


有时也需要化整为零,分散力量,深入敌后打游击战,混入敌人营垒打间谍战。八路军在抗日战争中就采取了这种策略。


“占领行动”是一场和平式的社会运动,必须集中力量,形成最大的声势,造成巨大的冲击波。而且声势越大,冲击波越强烈,对社会的触动越大,对统治者的威吓作用也越大。


集中力量先攻下华尔街,再向新的目标城市和腐败堡垒发动进攻。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占领美国是可能的,但你不能一口吞下美国。


(二)瞄准标准。如果把斗争矛头指向所有的社会问题,那就等于没有指向性,至少是指向不明确。“占领美国”运动应该主要“反高失业率、反金融腐败、反贫富悬殊”等。


目标诉求应该集中在“我们要就业”、“消除腐败”、“向富人增税”和“建立公平分配的社会”等方面。


没有明确的目标诉求,和平示威就成了走进商店什么都想要,其实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还向父母发怒、提抗议的孩子。只有瞄准现阶段美国最突出的社会问题,提出几个目标,非常明确的告诉政府、告诉统治者、告诉美国、告诉世界。


任何希望实现某个目标的活动都需要一个目标。如果示威抗议活动缺乏具体目标,其宗旨就是模糊不清的,社会效应也是相对有限的,充其量是对社会问题起到了揭露作用,而最坏的情况是统治者会把眼前发生的一切当成根本不存在,自己该干啥干啥、想干啥干啥。


寒冷的冬天即将来临,耗得时间长了,“占领”的参加者经受不住寒冷、风雪和饥饿,一些“革命”的脆弱者和搭顺车的人很有可能自动散去,使“抗议团队”的力量受到削弱,甚至无奈地走向散伙。


(三)实施洗脑工程。组建一支精干而有穿透力和开拓力的传媒团队,以犀利如牛角的笔锋,深入剖析美国社会,客观分析美国现状,从理论的高度阐明改变美国的必要性、可行性以及世界发展趋势的规律性。要像进行科普宣传一样平心静气但不失生动地娓娓而谈,用经过深思熟虑的创造性思想体系碰撞固化的观念,冲洗僵化的头脑,以新换旧。还要跟随“占领运动”的进程,提出符合实际的指导理念,在适当的时候发起意识形态领域的“斩首行动”,对社会各群体实施思想“连环轰炸”。不破不立,“破”是为了“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新陈代谢是一个客观规律。


我不希望美国现在就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美国更不可能在几年内建成共产主义社会。但更新意识形态是每个社会所必须的。你不能永远生活在中世纪。也许美国的传统媒体对“占领”不感冒,或保持集体沉默,或采取舆论围剿,那么你就“踢开传媒闹革命”,充分发挥网络系统、手机短信和电话的功能,特别是要着力办好网站,用好网站。有了互联网,世界就互联起来了,


美国急需思想替代品,而不是持续贬值的美元。要对民众进行洗脑,更要为富人和统治者洗脑。只要统治者换一颗明智的脑袋,国家可能就焕然一新了。


(四)争取国会议员的支持。一些好莱坞明星和工会组织成员等加入声援抗议者的行列,这是令人鼓舞的。“占领运动”提出的一些目标包括对富人征收新的税赋,大力加强金融监管等。这些主张在国会中不可能受欢迎,因为大多数国会议员是富人,而不是穷人。虽然抗议者无法左右国会,但可以争取具有亲民意识和同情下层的国会议员。他们的支持对“占领行动”的意义不可低估,毕竟扩大就业、惩治腐败、改革弊端等重要事项最终须国会通过的。


怎么争取呢?你没有巨额的金钱送他,那就用你的真情去感化他,用你的思想去征服他。建议你把美国送给他,在他不糊涂的时候就会赞成你的主张,支持你的行动。因为你代表了进步,而且格外慷慨和大度。


(四)增加对奥巴马的说服力。作为美国总统,在国家陷入经济困境和政治窘境时提出对富人增税计划,竟然被一些国会议员指责为“搞阶级斗争”。他还被一些人认为是“疯狂的社会主义者”和“工人阶级的战士”。现在有人将美国的社会问题极力往政府和奥巴马身上推,企图将斗争的方向引向奥巴马。美国民众千万不能上当受骗。


我认为,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少有的亲民总统,这一点从他的竞选演说和上任后的施政行动中可以看出来。


虽然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具有深层次的原因,但是华尔街的贪婪腐败是金融危机的直接原因。金融危机爆发后,政府又不能眼看着美国的金融大厦坍塌,因此布什政府就通过了7000亿美元的救市方案,其实是用纳税人的血汗积累去救济华尔街的金融大锷,为投机商的巨额坏账买单。奥巴马在竞选时将矛头直指华尔街,表示要惩罚华尔街,要立法加强对金融市场的监管。这是美国普通民众的共同意愿。奥巴马上任后就开始酝酿金融监管法案,但受到共和党的阻挠。民主党政府一再妥协,该法案才于2010年7月在国会通过,但核心内容已经被抽掉,华尔街搞金融衍生品等问题基本没有触动。法案更多考虑的是如何发现和解决危机,而不是从根本上阻止危机的发生。美国经济不景气,金融危机的后果仍然在天天危害着普通民众,而华尔街虚拟资本的炮制者仍然领着高薪,拿着高额奖金。


奥巴马当政以来,共和党处处与他作对,向富人增税受阻就是一例。共和党反对任何提高税收的法案。美国现行的征税办法是,依据收入多少,纳税人的边际税率分为六种,分别为10%、15%、25%、28%、33%和35%。从理论上说,普通中产阶级支付的税率大概为15%或25%,比较富有的中产阶级可能要支付35%。但由于超级富豪大量进行投资活动,而投资收入应交的税率不超过15%,比劳动者的工资收入低不少,因此很多富翁交的税率低于一般中产阶级,如巴菲特交的税就低于他办公室的雇员。对富人增税是“奥巴马计划”的一项重要内容,但遭到共和党的非议和反对。共和党人认为美国领取政府救济的人太多了,他们的生活太好了,要削减政府花在社会保障和福利上的费用。所以这次示威抗议运动也是指向共和党的。


奥巴马在竞选中提出了许多新理念、新见解、新举措,但他的主张在当政以后有许多没有得到落实,有人说他“忽悠”。以美国总统之尊,他也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还要受到种种制约,尤其是反对党的制约和国会的制约,在反对党掌控国会或国会一院时尤其如此。


有人高调表示,奥巴马不可能连任。“占领”的组织者和领袖要积极行动起来,采取美国式的游说方式,通过多种管道,向奥巴马传递支持他连任的信息,以强大的说服力促使他增强重塑美国、改变美国、发展美国的信心,按照法律程序支持美国人民“占领华尔街”的正义行动。


(五)用鸡蛋做炮弹。炮弹是重要的,它可以大面积杀伤敌人。战争是必须有炮弹的,“和平革命”不需要炮弹,但是鸡蛋还是需要的。没有饭吃,人就会被饿死,也就无法占领已经被别人抢占的领地了。鸡蛋是个好东西,可以让人保持旺盛的体力和精神,奇妙的是鸡蛋还可以当炮弹使。有人用鸡蛋砸小布什,这个鸡蛋就是一发炮弹。


建议抗议者用鸡蛋砸华尔街,砸金融寡头,砸腐败官员……砸一切该砸的东西。最好将剩余的鸡蛋通通砸向美国,像下冰雹一样。


“占领华尔街”行动所针对的主要对象之一是金融寡头,而他们实际上并不在乎,因为这些抗议者不是华尔街的顾客。必须用鸡蛋砸醒他们,让他们明白:没有广大劳动者的创造力、贡献和消费,就没有华尔街,更不会有“华尔街的顾客”。谁制造了金融泡沫,谁就应该为自己的错误负责,并付出代价。


炮弹与鸡蛋哪个更重要?两个都重要。没有炮弹不行,没有鸡蛋也不行,必要时可以用鸡蛋当炮弹。在给别人送鸡蛋的时候,千万别忘记提醒他:这是可以煮熟吃的炮弹。


你不是要通过示威抗议“显示民众的力量”,迫使华尔街的金融巨头们吐出他们“霸占人民的财产”吗?那你就积极行动起来,用鸡蛋作礼物“贿赂”他们。


美国安全问题专家、纽约大学教授帕特里夏·德根纳罗说:“尽管参与者众多,但游行活动很可能会平稳进行。美国人对于社会的运行规则有着清醒的认识,他们不会轻易破坏这种规则。”不幸的是,这些社会运行规则是由统治者制定的。规则的制定者往往会让规则更多的有利于自己,至少是无害于自己。美国的统治者决不比其他国家的统治者高尚一点。


美国是一个有规则的国家,社会要在法律的框架内运行,公民享有游行示威的权利,但不能超越许可的范围。向“邪恶的资本家”和统治精英砸鸡蛋不受法律限制,不是违法行为,那么你就大胆扔吧!




对这场“占领美国”运动进行准确的定性分析和定量分析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定性不准确,我们就无法提出富有针对性的科学对策;如果定量有偏差,我们就无法对运动的进程作出科学预测,二者都影响我们的态度、立场和观点。科学估量是我们准确判断一切事物发展变化的基础,而定位就是明智的定性和理性的定量。你高呼口号没错,但你发表一些与实际相距万里的观点,虽然调动了自己的满腔热情,激动得热泪盈眶,但会让知情者和专家当笑料看。


美国可能会发生类似于埃及和西班牙的街头骚乱。


这场“占领”的发起者在网站上将他们的抗议活动与“中东北非革命”相提并论,称“跟我们在埃及、希腊、西班牙和冰岛的兄弟姐妹一样,我们计划使用群众占领这一革命战术,恢复美国的民主,我们也鼓励通过非暴力手段实现目标,最大限度保护所有参与者的安全。” 由此看来,这场“占领行动” 既是现代的“美国式革命”,又具有明显的局限性。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陶文钊表示,将这次抗议活动称为一场“运动”更为准确,它与中东、北非多国发生的所谓“革命”在原因和背景等方面都有本质上的不同,更不能将其贴上所谓“革命”的标签。


一位示威组织者在“阿拉伯门”网站上写道,虽然“占领华尔街”活动不能与北非、中东的政治动荡画等号,但它们也有相似之处,都是弱者通过特殊方式向强者发出“怒吼”。


中国现代国关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江涌也表示,此次抗议活动的发展很难预测,不排除演变成类似英国骚乱的可能性。社会形势的发展不同于经济和政治逻辑,某一个细微的因素都可能激化社会矛盾,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也是纽约警察加强戒备、全力以赴应对可能出现的一切情况的原因。


也有分析人士警告,一种骚乱情绪正笼罩美国。《世界网络日报》发表文章称,美国极端分子的愤怒在瞄准这个国家。有迹象表明,“占领华尔街”的示威者在接受煽动暴力、抵制逮捕和扰乱法律体系的训练。如果不是统治精英集团在为镇压造舆论,那就说明“占领”团队并非乌合之众。


美国社会高度分裂。各种左翼组织在抗议活动现场颇为活跃,有工人运动组织成员在争取劳工权利,也有社会主义运动组织呼吁“终结资本主义制度”,很多传单上印着拉美革命领导人切·格瓦拉的头像。美国新兴的政治保守势力“茶党”的势力与日俱增,竟然可以左右国会。共和党和民主党始终尿不在一个壶里。虽然“占领美国”运动是美国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表达自己的意见、进行抗议的一种方式,但实际上标志着美国民众对华尔街的一种普遍厌恶、社会矛盾激化和经济持续萧条。今后,美国社会中各种各样的意见还会更加充分地表现出来。


无论“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结果如何,美国政治分裂、金融腐败、贫富悬殊以及就业机会萎缩等深刻的社会问题已经凸显在世人面前。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不再藏头缩尾,终于露出了吸血鬼的嘴脸。


“占领行动”已经给美国敲响了警钟。你是新生,还是继续腐烂下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