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高姿态(四)

lsjtz 收藏 6 171
导读: 通红的钢水随着导流槽流向早就排列成行的模具,在那里随着慢慢的冷却它们就变成一个个巨大的钢锭,然后再装车运往冷轧或者热轧成各种各式的钢材以供社会主义建设需要。 安祝和站在操作台前注视着通红钢水不断的流动。作为一个现代化大型钢厂的负责人,如今他所面临的困难不是如何组织工人们多炼钢炼好钢,而是怎样确保工人们既要搞好工作又要填饱肚子!此时正值三年历史上有名的“三年自然灾害”初期。本来这天府之国是鱼米之乡风调雨顺不愁没有粮食吃的。只因那位高官要突出政绩(看来这突出政绩也不是现在领导的发明),向高


通红的钢水随着导流槽流向早就排列成行的模具,在那里随着慢慢的冷却它们就变成一个个巨大的钢锭,然后再装车运往冷轧或者热轧成各种各式的钢材以供社会主义建设需要。

安祝和站在操作台前注视着通红钢水不断的流动。作为一个现代化大型钢厂的负责人,如今他所面临的困难不是如何组织工人们多炼钢炼好钢,而是怎样确保工人们既要搞好工作又要填饱肚子!此时正值三年历史上有名的“三年自然灾害”初期。本来这天府之国是鱼米之乡风调雨顺不愁没有粮食吃的。只因那位高官要突出政绩(看来这突出政绩也不是现在领导的发明),向高层汇报这里的粮食都吃不完故被征得过了头,不要说城市职工了就是生产粮食的农民都被征粮征的无法“吃个饱饭”了。于是粮荒引发诸多问题,这不,安祝和所在的钢厂,时常发生正在上班的工人们饿的晕倒在岗位上的事。你想想那刚出炉的钢水温度上千度,那贱出的钢渣如果溅到人们的衣服上一下子就是一个洞洞。钢厂工人的劳动布工衣常常是窟窿遍布就是钢渣给烫的。所以钢厂出钢水时是整个炼钢工序最紧张最关键也是最要命的,平时在这个关头都有中层领导在现场紧紧盯着呢,随时处置事故苗子。像安祝和厂级领导不用每次都来现场。但自发生粮荒以后安祝和得到有人在岗位上晕倒的报告后,凡是出钢水他每次都到现场。安祝和还兼职地委常委、副专员,每逢这个时候有个会呀、活动呀的他都请假不参加,实在无法推脱的也等钢水出完后再去。为什么,就是防止发生有人晕倒万一跌入流动的钢水那就可是人寰惨绝的大事故!

安祝和知道,如果不确保工人们尤其是一线工人的粮食供应问题即要工人们吃饱,他们几个厂领导再现场死看死守也难以避免发生问题的。“不行,一定要下决心解决这个问题。”安祝和等钢水出炉结束后,告诉随他在现场的厂办主任立即停止所有厂党委成员到会议室开会。“议题呢?”办公室主任问了一句。“到会上我会给大伙说的。”安祝和回了一句。厂办主任摇了摇头,这不像安祝和平常的做法呀,平常无论是大会小会,例会还是紧急会,他都交待议题。用安祝和的话来说提前告诉大家好有个准备,省得在会上说什么没有认真思考浪费时间不说还不能做出充分研究后集中大伙智慧的好决策。

等成员们到齐后,安祝和开门见山端出了会议的主题。这是黄土高原那千万年风沙中养育出来的党项人的性格,直来直去没有掖着藏着的。他说“大伙也知道当前粮食供应不足已经引起生产一线的许多问题,特别是炼钢车间安全隐患问题更大。最近一段时间来连续发生工人因吃不饱饭而在岗位上饿晕的问题。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就是给工人们减了定量以后导致工人们吃不饱但工作量没有减劳动强度也不能降低。我接报告后当即给地委宁书记作了汇报。由于粮食定量涉及到政策问题宁书记也无法改变。那么该怎么办?今天我召集大伙就专门研究这个问题,而且要定出解决的办法。”安祝和说完后会场上顿时议论纷纷,大伙一致认为安祝和说的一点错都没有但是怎么解决?各人的意见就非常不一致。安祝和从大伙的发言中可以听出,那就是要继续找地委领导给一线个人增加粮食定量否则没有办法。

“总不能去偷去抢去农民家中去刮吧?”张副厂长愤愤地话了。他还说现在不光是工人们吃不饱,家属们也吃不饱呀,有的工人本来自己就吃不饱但看见孩子们吃不饱宁肯自己挨饿省下粮食给孩子们吃呢。

大伙说了一气,有的说是否把一线上班的供应饭增加一顿给当班的工人补充一些热量。有的说是否给一线工间餐增加几个蔬菜权当充饥。“好,好,好,你说的这个办法好。”安祝和听见这个建议连说几个好。他想起了远在黄土高原的老家,当地的百姓们遇到饥荒年就是多种菜多腌菜俗话说“一缸小米一缸咸菜一个人就熬过一年了。”

安祝和见大家说的差不多了,他举了举手,喧闹的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这倒不是安祝和的工作作风霸道,而是绝大多数厂领导是像安祝和一样刚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有的就是安祝和在部队的部下,他们还保持着人民军队纪律严明步调一致的作风,所以当安祝和举手示意大伙就知道安祝和要总结了。他们也知道安祝和从不开长谈会、废话会用安祝和的话就是“长篇阔论的是人家理论家的事,咱们干具体工作的就是一个字‘快’。”当然安祝和他们这种部队雷厉风行的作风个别地方干部是不习惯也难以适应的所以也是有矛盾以致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那是自然的。

安祝和首先通报了他向地委宁书记汇报的情况,他已经明确告诉地委,不仅厂里数万工人缺粮,而且工人们在附近的家属们为了躲避粮荒也纷纷携家带口的涌入工厂来,就是求得工人的那点供应粮共度难关。“而且附近农村的农民也常常到工厂来乞讨。这一来厂里一下子就增加了几十万张嘴。困难可想而知。当我们看着那些孩子们饿得紧盯着工人们碗里的那点饭的那眼神,我又想起了当年我们出外乞讨时看着大户人家吃肉喝酒的情景,心里非常难过呀!作为党的干部和工人老大哥,我们当然对实在困难得农民兄弟业的帮助呀。但工厂无法生产粮食,所以……。这几十万人的吃饭问题已经是厂里目前最大的工作中心了。”

安祝和传达了宁书记的指示,那就是“未经省委某书记批准,粮食定量是无法变动的但你们厂里可以设法调剂一下。品种余缺也可以调剂嘛。不管怎么说,老安。”宁书记语气加重了说“我现在告诉你,咱省一些地方已经饿死人了。这个问题严重的很。但上面……,唉,就不说了。我要告诉你的是,咱们都是南下队伍转业到地方的干部,这种事咱们可干不出来!咱们当年当红军加入共产党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人民群众过个好光景嘛。如今……,唉,不说了!”宁书记指了指上方。

安祝和听完后告诉宁书记请放心我们一定设法渡过这道难关。“绝对不能饿死人!”

“对!对!对!”宁书记连说了三个对。他告诉安祝和“把军工产品的生产抓紧可不能放松。那个任务出了差错是要杀头的!据说元帅和省委书记要来你们厂利视察,你心里先有个准备但不要传达。如果省委书记来了我设法请示一下看是不是那个给你们厂里增加点供应指标。不过不要抱太大希望。”宁书记在安祝和告辞时,再三强调必须抓住军工产品和几十万工人和家属甚至附近农民的吃饭两个问题。“地委对你们的最低要求是绝对不能在你们厂里饿死人!”

传达了上级的指示后。安祝和给大伙说了他的想法:“同志们,我们厂承担的军工产品生产已经进入决战阶段。重大意义我们都是军人出身不要说大家都知道,这点谁也不会含糊。但厂里目前所面临的缺粮问题已经严重影响了包括军工产品在内的正常生产。而现在各界都喊缺粮,一些地方已经发生饿死人的大问题了。请求上级解决上级也很困难,粮食的政策性非常强,宁书记也说了,粮食供应标准和增加供应量,除了省委某书记外谁也无权变动。但咱们可以想些法子,内部调剂调剂嘛。这样,我看咱们采取以下两个个方法大伙看怎么样?一是给一线岗位增加一顿工间餐。数量不多但让工人们工作期间吃点热呼的饭菜增加点精神也是好的嘛。粮食从哪来?我建议咱们厂中层以上的干部每月从自己的定量中减3斤专门给一线解决工间餐。二是由厂工会统一组织家属们利用厂边的空闲地开荒种菜,咱们来个粮食不够瓜菜代。这样呢还可解决家属们粮食不足的问题。大伙看怎么样。”

“没问题没问题。”“我看行我看行。”大多数厂领导赞成安祝和的意见。“王厂长,你的意见呢?”安祝和见王副厂长没有表态,他知道王副厂长一直是地方干部,刚为了加强工厂与附近地方的关系而被地委调来的。因为长时间在地方工作,所以其工作的作风,做事的做派与他们这些转业干部大不一样。从县里来厂子时间虽然不长但与好几个厂领导成员经常发生些小摩擦。正因为如此,安祝和非常重视王副厂长的意见,每次会议别人他问不问都不在意,但对王副厂长,安祝和肯定要征求一下意见。

王副厂长见安祝和点名要他说说意见,于是清了清嗓子也就开口了“同志们呀,我觉得安厂长的意见值得大家认真研究。为什么?第一条减干部定量粮。既然安厂长也说明白了粮食定量是政策除非省委书记变动,咱们这个级别的就敢变动?再说了,减少干部的3斤粮补贴工人,那干部本身也吃不饱,减了更吃不饱了,而且干部还有家属呢,不也一样要出问题嘛。第二条意见呢,安厂长说的对,咱们厂子周围空闲地多的是。如果开出来种点菜什么的是不错。但是这开荒种菜哪是咱们工厂干的活呢?再说了这开荒也是违反省委某书记的指示啦,说明白了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呀。老安,你这主意一出不要紧,搞不好把大伙都给害了呀。我看不妥我看不妥。啊,当然了老安您是书记兼厂长,一把手嘛,我们都听您的。您如果决定了我们照办我们照办。啊。”

这时张副厂长说了“我看安厂长的意见能够行得通,这也是解决咱们厂子当前困难的唯一出路。不过呀老安,王副厂长说的减少干部口粮问题倒是值得认真研究,是不是改为自愿减少怎么样?”张副厂长说完后王副厂长仍然反对并吞吞吐吐说了句“如果非要这么办,那我不参加这些工作。”

“你为什么不参加?你以为这是你家呀由你想怎么着就这么着!任何党员都必须服从组织决定。这是原则。我认为,在当前形势下,老安提出的意见是能够行得通的,也不违背上级党委的基本精神。我赞同并建议通过实施。”刘副书记听完了王副厂长的话后有点按奈不住,语气中夹带点硬气。王副厂长顿时脸红了,嘴也嘟了起来。他的脸往下一放,拿起本杂志看了起来。

安祝和为了防止王副厂长下不来台忙说了句“同志们还是充分思考说说自己的想法,有什么更好的意见提出来大家一起研究。总之我们这一班人受党组织的派遣走到一起来就是为了把厂里的所有工作做好。所以请大家畅所欲言。”说实在话,当年的领导班子,民主风气还是非常浓的,成员之间无话不谈,绝对不像以后的一些班子装聋作哑表面一团和气实质勾心斗脚,甚至出现“谁会为了你得罪某某某呀”的放弃党的基本原则的不良现象。

会议经过认真讨论,通过了安祝和提出的意见,不过对领导干部的口粮调剂改为了自愿。安祝和接着安排了厂领导谁具体负责那块工作就宣布散会。散会时安祝和特别指了指正在记录的厂办公室主任继续说“领导干部中,凡是技术人员不许减少。而且在一线技术人员如同当班工人一样享受加餐。”

当王副厂长迈步要走时,安祝和叫住了他。“老王,老王你留一留,我跟你谈谈开荒的事。”刚才厂领导成员会议决定由地方来的王副厂长具体负责组织家属们开荒种菜的事,因为他是从地方来的,对周边环境熟悉,厂领导分工他又是主管厂后勤和工会工作的,由他负责应当是适合的。

安祝和挠了挠已经十多天没有洗的头皮。整天在炼钢车间、矿石选料场出出入入的,安祝和身上的土尘一点也不比工人们的少。工人下班后还能够洗个澡,而安祝和呢还得过问厂里的其他事呢。比如这几万人吃不饱的问题,就是摆在当前领导干部面前的重大事宜呀。特别是因战备需要厂里正在熔炼某军工产品,任务紧急不说而且技术要求特别强。

安祝和望着浑身上下穿的整整洁洁头发一丝不乱的王副厂长,说“老王呀,你刚才你说的话是有些道理。我也知道你是为了厂领导班子好。刚才我也注意到了,在表决时你也是赞同的,说明咱们这个班子对问题的认识基本还是一致的。这样吧,你呢,就再辛苦辛苦,按照决议要求把后勤生产组织好。至于你说的开荒有些问题,你不要担心。我会及时向上级汇报的。再说咱们共产党人就是从农村走出来的,看见土地就有一股亲切感,就想让它发挥作用。土地荒废在那任其不管也是浪费的一种表现。而看着人民群众饿肚子还组织大家生产解决问题那更不是为人民服务。你说呢。”

王副厂长勉强点了点头,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满意。他想当初来厂里是抱着这个几万人大厂的党委书记而来的。不料地委组织部宣布任命时他只是个副厂长还排在张副厂长之后,对此王副厂长是有情绪的。但官场的作风使他表面上对安祝和的话频频点头赞许,而且表态请组织放心肯定做好工作。

通过安祝和他们一班人和全厂上下下的努力,眼下的难关总算缓解了缓解,军工产品的生产日以夜继地进行着。由于增加了粮食供应数量和工间餐,全厂机关24小时运转再没有发生工人们在岗位上饿晕的事故。而且组织家属们开荒生产的蔬菜,不仅弥补了粮食的缺口还使得食堂的饭菜质量提高不说价格也下来了。同时家属们也从中解决了一些粮食少的问题。地委宁书记和专署马专员来了好几次,还开了现场会,号召其他厂矿党委向钢铁厂学习,发挥共产党员主动精神从实际出发解决当前的粮食困难。现场会上厂里领导发言介绍经验,安祝和自己从来回避,都是请其他厂领导上台介绍。特别是王副厂长,几次会议下来好像换了个人,风光得很,过去的那些牢骚话绝对没有了,逢人便说厂领导班子决策正确,不过他绝对不说他曾经反对过这些做法。而有人说起开荒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他还怒斥。“纯属一派胡言。空闲着土地让工人们挨饿?这不是共产党!”


(声明:本博文在其他网站楼主的博客中也有刊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