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万邦评论:中国不忍“落井下石”,美帝却要“汇率法案”

万邦评论:中国不忍“落井下石”,美帝却要“汇率法案”

——经济危机愈演愈烈,美帝衰亡厄运难逃;落井下石无须争执,“农夫和蛇”就是教训



今天(10月3日)的《参考消息》,第3版,有三篇文章,都值得看看。

第一篇是《洛杉矶时报》的“油价重挫”,石油寡头要倒霉了。昨天的报纸,说的是美帝大裁军,十年裁掉1万亿,军火寡头要倒霉,美帝银行要收费,金融寡头要倒霉,今天就冒出一篇,石油寡头要倒霉的文章来,真是接二连三,无一幸免啊。其实,这并不意外。因为万事万物,总是有他们的内在关联性的。赤字问题,导致债务问题;债务问题,导致货币问题;货币问题,导致金融问题;金融问题,导致投资问题;投资问题,导致失业问题;失业问题,导致社会问题;社会问题,导致战争问题。这一连串的问题,集中起来,总体爆发,就如同火山爆发,冰山崩塌,谁也没有能力阻挡。

第二篇是《华盛顿邮报》的“个人收入,两年首跌”。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是说,美帝3亿人口,除了百分之十的失业者外,那些百分之九十的正在就业者,收入也在下降,这是一种变相的失业。就是说,你的收入,如果降低了一半,那么,你处于半失业状态;如果你的收入,降到零,那么,你处于全失业状态。弄懂了这个意思,我们就可以来算账了。美帝3亿人口,除了老人儿童,还有2亿劳动力,失业率是百分之十,就有4千万失业,这与排队领面包、领牛奶的人数比较,是基本吻合的。那么,还有百分之九十的就业者,大约是1亿8千万人就业。如果每人的收入,降低百分五十,那么,等于说,1亿8千万就业者,缩水了一半,只有9千万就业者。如果降低了百分之十,那么,等于说,1亿8千万,减去1千8百万,只有1亿6千2百万就业者,而失业者却从4千万,增加了1千8百万,变成5千8百万失业者。即使保守一点,收入下降百分之一,那么,失业者,等于增加了1百8十万。如果再保守一点,收入下降了百分之零点一,那么,失业者也增加了18万。总之一句话,如果就业者的收入,显著下降,那么,就业者就必然要演变成失业者,或者说处于半就业半失业状态。这是社会动乱的根源,这是“华尔街革命”的起因。

第三篇是《泰晤士报》的“大萧条,大停滞”。他的意思是说,从井口,掉到井底,掉的过程是衰退,是萧条,一旦掉到了井底,就不再往下掉了,就摔死在井底了,处于停滞状态了,既不能往上爬了,也不会往下掉了。他是从全球股市,第三季度的悲惨状况,来下这个结论的。但从我们的角度来观察,只有第一世界、第二世界,会摔死在井底;第三世界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总之一句话,不会同归于尽。因为第三世界,全部都是“发展中国家”和“欠发展国家”,路还没有走到头,而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全部都是“发达国家”,他们的路,已经走到头了。


在四年前,2008年美帝次贷危机的时候,并且同时导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据说俄罗斯的普京,就建议中国,大家一起抛售美债,而中国却仁慈得很,不愿意做落井下石的事。普京很生气,自己单独采取了措施,抛弃了美帝的国债。不过,中国没有跟他同时行动,其抛售的影响力,就小得多了,大大地打了折扣,没有能够置美帝于死地。中国在美帝的“两房”债券问题上,可以说是“割肉饲虎”了。然而,中国的肉是有限的,美帝的肚子,是无限的,总有喂不饱的那一天。因此,这四年来,中国汇率,总是提起又放下,放下又提起。现在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了,要通过“法案”了,要投票表决了,要付诸行动了,要制裁中国了。于是,第8版,就有好文章了。


美帝纵火,讨论“惩罚”中国汇率的议案;英国泼水,说这是个坏主意。当然,作为帝国主义来讲,他们的死,是不情愿的,他们就是死,也想拉个垫背的。

但是,我们认为,他们这些人,好象都不是人,是一群驴,因为他们都长了一颗颗驴脑袋。汇率问题,是各国的主权问题和内政问题,你整天讨论这个问题,有什么意思呢?你究竟是想侵犯他国的主权,还是想干涉他国的内政呢?张三愿意那手里的十块钱,还李四手里的五块钱,这是自己自愿的,你管得了吗?如果你强迫人民币升值,等于强迫美元缩水,那么,中国必然要先抛弃手里的美元,抛弃手里的美债,减少对美贸易额,不再赚取美元外汇,然后,再升值人民币,结果倒霉的是谁呢?是美帝自己。中国的十二五规划,特别重视经济转型,以内需为主,以外贸为辅,早就为解决这些问题,作好了积极的准备,还怕你几头美国驴闹事不成?

不过,美帝一而再,再而三地卖给中国台湾岛的武器,中国大陆倒要真的“惩罚”一下美帝,“教训”一下美帝,才合符道理。那就是,四个字:“落井下石”。


2011年10月03日,万邦来朝,北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中国现在用什么手段可以遏制美国强盗?




魏青说,“现实(应该是现在)很多人希望抛售美国国债来打垮美元,这个动作损失的(是)对现有外部市场的保持能力,那么在未来人民币的扩张就等于要从零开始,这个损失就太大了。”

鄙人不知道“魏青”是何许人,可是其感夸夸其谈“中美贸易的汇率”,相信必定是深谙外贸之道,通晓金融奥妙的精英。但是从其谈论“抛售美国国债”的损失来看,其已经混淆了美元与美债的概念,因此便得出了“抛售美债”中国受损的结论了。如果“魏青”也像鄙人一样是个平头百姓,一介金融门外汉的话,那么这种信口开河的胡诌还是不应该遭到抨击,可是从其在“铁血论坛”中现身的频率来看,其并非像一般的混混,而是屡经沙场的老将。诚然,一位金融饱学之士如何会说出如此黑白不分的混账话?

美元与美国国债虽然同是美国发行,不同的是美元是世界公认的流通货币,美国国债并非世界公认的货币,而是一堆债券,也就是一堆数字,并没有流通的价值,更没有成为世界公认的流通货币。正因为其没有世界公认的价值,缺乏公认的流通性,因此它便不等于美元,也因为其并非等同于美元,美国政府才需要到处当孙子,哀求别人用真金白银的美元来购买他没有流通价值的国债债券。“魏青”大师的错误便在于此。他将美国政府滥发的国债当成了美联储发行的美元,将“抛售美债”兑换回来的美元当成了本国的人民币,因此便对今后中华货币走出国门所需的外汇储备的缺失甚感忧虑。如此混乱的外贸思维,难怪极力反对“抛售美债”。美元当下仍然是世界公认的流通货币,就算中国“抛售美债”,兑换回来的也并非人民币,更非黄金,因为美国政府没有这么多的人民币储备,也不会愿意将其黄橙橙的黄金去换回“中国抛售的美国债债券”,只能用世界公认的流通货币――美元来兑换。然而,美国政府为什么要发行国债?因为其手头上缺少了可用的美元(货真价实的美元,并非是涂上颜色的纸张),需要别人用手头上真金白银的美元(别国的外汇)来弥补其手头上的空虚。如果别人“抛售美债”,美国政府就必须用真金白银的美元来买进“别人抛售的美债”,如若不然,美国金融市场必然如决堤之水,一泻千里,届时,美元的贬值便是美国步入不复之地。可是用美国政府手头上可用的活动资金去买进这些“废纸”,又会使得美国金融市场缺乏必要的流动资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资金链断裂”,如此同样给美国带来不可挽救的金融危机。美国政府的精英们不可能没有明白这么浅显的经济理论,因此,中国政府是否会“抛售美债”便成了美国政府的心病,也正因此,美国政府才急于到中国来扮孙子。

作为一个经济学家的“魏青”,竟然说人民币的升值(美元的贬值)在外汇兑换中打个平手。如果真的如此,那么“魏青”根本就没办法理解美国政府为什么要逼迫人民币升值,难道美国政府的经济顾问真的如此混账?相信混账的并非美国的经济顾问,而是我们的经济大师“魏青”先生了。世界上有谁不知道这是美国强盗的强抢豪夺?有谁不知道人民币在中美贸易中的升值就意味着中华外汇储备的损失?而唯有我们的经济学家“魏青”先生说“仅仅打个平手”。如果“魏青”的屁股不是坐到了白宫的板凳上了的话,那么其认知水平的确不应该算作经济学家应有的素质。

“魏青”还担心,万一美元贬值了,世界其他国家的货币也会随之贬值,那么中国就失去了外部的贸易环境。可是“魏青”还说,中美汇率中的升与降,仅仅局限在中美两个国家,并没有影响世界其他国家,中国货币的升值可以在与世界其他国家的汇率中赢回,这就是“魏青”所谓的“打个平手”的迂回学说。“魏青”先生的思维可以说是相互矛盾的理论结晶。如果中美汇率的兑换影响仅仅局限于中美两个国家,中国“抛售美债”怎么会造成世界其他国家货币的贬值?一个国家货币的贬值与否难道依赖于美元的价值?如果这种理论成立了的话,那么美元贬值了,人民币怎么不贬值?如果人民币贬值了,那么中美汇率的变化还存在实质性的意义么?可见“魏青”这种说辞就是一种自相矛盾的理论,在现实的贸易中没有一点逻辑的依据。一个国家货币的贬值与否,并非取决于美元的价值多少,而是取决于这个国家货币供应量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因此中国“抛售美债”所造成的美元贬值不仅不会造成外部贸易环境的恶化,还会给世界其他国家的货币带来升值的机会。如果这种态势形成了的话,那就是美元彻底崩溃,美国世界霸主彻底垮台,美元作为世界公认的流通货币的末日。


本文内容于 2011/10/10 15:52:48 被玄海拾贝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