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二卷 第十三章(3)

辛十三郎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鬼子的车队停下来了,河口一郎抽出指挥刀叫着。几名保镖跳下车朝着玉米地开枪。枪声惊动了黑松林里的鬼子骑兵,骑兵们挥着刀快速向仪我诚也的车队奔来,在河口的指挥下成扇形冲进玉米地。 小李飞刀在玉米林里快速地奔跑。 萧寒看到几个鬼子骑兵快要追上小李飞刀,几把刀在他身后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鬼子的车队停下来了,河口一郎抽出指挥刀叫着。几名保镖跳下车朝着玉米地开枪。枪声惊动了黑松林里的鬼子骑兵,骑兵们挥着刀快速向仪我诚也的车队奔来,在河口的指挥下成扇形冲进玉米地。

小李飞刀在玉米林里快速地奔跑。

萧寒看到几个鬼子骑兵快要追上小李飞刀,几把刀在他身后高高举起,闪出耀眼的寒光。他瞄准鬼子,一枪打掉鬼子手里的刀,再打出几个点射和一个连发。

几个鬼子纷纷落下马来,其余的鬼子惊慌中勒马不前。

小李飞刀趁此狂奔到与萧寒约定的会面之处。

萧寒吼了一声:“快,上马!”

小李飞刀跃上马背,喘着气说:“看不出你是神枪手,枪枪弹无虚发!要不是你拔枪相助,我差点儿成刀下鬼了!”

萧寒:“什么拔枪相助?你把我说成是绿林好汉了!我看见你飞了仪我诚也一刀,好刀法!”

小李飞刀:“车窗玻璃倒是碎了,不知伤到他没有……”

玉米地里响起鬼子急促的马蹄声。

萧寒说:“只要没伤到你就好,撤!”

两人拍马隐入树林中。


鬼子骑兵追出玉米地,茫然四顾,不见人的踪影。


旷野里,萧寒与小李飞刀打马一阵狂奔。

小李飞刀喊着:“萧参谋,仪我诚也这条老狗狡猾得很,他事前要是没有在树林里隐藏一队骑兵,我肯定要了他的狗命……我终于明白你和陈志,为何在天津失手!”

萧寒:“也许,他现在命不该绝。我看你那一刀,他不死也伤!”

小李飞刀:“近在咫尺,我是功亏一、一……”

萧寒忍不住纠正他:“近在咫尺,功亏一篑!”

小李飞刀不好意思地笑笑:“对,近在咫尺,功亏一篑……萧参谋,那老鬼子说什么本土僧侣、经书什么的,我不太懂!”

萧寒:“这事儿非同小可!我有预感,仪我诚也为华严寺收藏的经书而来,咱们立即回旅部报告!”

小李飞刀:“萧参谋,你注意到没有?”

萧寒:“你发现什么?”

小李飞刀:“华严寺里危机四伏、险象环生,连我们,一共有三拨人想杀仪我诚也!”

萧寒:“说说看。”

小李飞刀:“首先是方丈慈青,他袖里藏刀!”

“呵?……”萧寒甚为吃惊,他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

小李飞刀:“老方丈被鬼子激怒了,想抽刀杀了鬼子,来个鱼死网破!宪兵队长是个老狐狸,他察觉了,老方丈才没有出手。要不然,仪我诚也活不到现在……还有就是军统,来了好几个人,我在渔阳城里见过他们!尤其是为首那个人,好几次都要动手!”他由衷地赞道:“此人不简单,是人中豪杰!”

萧寒想起在大殿里见过的那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他在心里问道:“余彪,会不会是你?”


古刹华严寺,笼罩在夜色之中。

天上下起了雨,雨打树叶发出沙沙声。

黑暗中出现一人,来到山门前,叩响了大门上的铜环。

听得门上铜环在响,小沙弥走出僧堂,他打开大门,见一高大的人站在门外,雨水顺着他头上的斗笠往下滴。由于天黑,看不清来人的容貌。

小沙弥:“请问……”

来人正是在渔樵斋出现过的头陀,他抱住锡杖,双手合十:“我来自开封府,请告之知客师,洒家前来寺中挂单。”

小沙弥一见是来借宿的游方和尚,便请他进来:“外面雨大,先进来吧!”

头陀进入寺门,小沙弥要他站在那儿等着。

小沙弥对头陀说:“你稍等片刻,我去通报。”

头陀点头允诺,静静地立在一旁。


方丈室里,方丈慈青打坐在木榻上,菩萨的供台及木榻周围,点着十几盏长明灯。慈青敲着木鱼闭目诵经,身旁的蒲团上,跪坐着他的贴身徒儿清欲。

清欲双手合什,微闭两眼,聆听着师傅朗朗颂经之声。

慈青诵罢经,看着清欲:“清欲,你说,那日本人意在何为?”

清欲想了想:“听他的口气,是为寺里所藏经书而来……师傅,寺里真的藏有经书?”

慈青不置可否。

清欲再问:“寺里藏经之事,为何日本人会知道?”

慈青:“也许是天意,华严寺难躲这一劫难!”

清欲默默听着,默默想着,没有说话。

小沙弥走进方丈室。

慈青住了口,望着小沙弥:“何事?”

小沙弥:“师傅,有一从开封来的游方僧人,前来借宿。”

慈青:“清欲,你是知客师,前去看看。”

清欲:“是。”

清欲起身离开蒲团。

慈青:“慢!这秋冬交替之际,不是行脚僧人游方挂单之时,何来借宿之说?”

清欲:“师傅,那、你看?”

慈青:“在这非常时期,本寺已然不得安宁……然,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同是出家之人,就破一次例吧。你去问明情况,再留他住下。”

清欲点头称是。

慈青对小沙弥说:“外面雨大,你先将来人接到僧堂再说。”

小沙弥应了一声,走出方丈室。


小沙弥来到寺门,领着头陀来到僧堂。

凡来寺庙挂单的游方和尚,都要先行前往僧堂,在僧堂东面墙壁上的木牌,挂上自己的衣钵、锡杖。

头陀来到东面壁下,在标有众多和尚名牌后面找了个空位,挂上自己的锡杖、衣钵,然后肃立在一边,等待知客师的到来。

几个在僧堂里面壁、打坐的和尚,好奇地看着这个高大、黝黑的和尚。

头陀视而不见,两眼一直望着门外。

须臾之间,和尚们闻到头陀身上散发出的酒肉之气,纷纷掩着口鼻,离开了僧堂。


清欲换上知客师长袍,在一名僧人的陪同下来到僧堂。他看见东边墙上挂着新来和尚的锡杖、衣钵,人也按规矩立在东边,便向着头陀走去。

小沙弥向头陀介绍:“这是本寺的知客师,清欲。”

头陀看见知客师是个年轻的小和尚,不禁有些意外,不由多看了清欲几眼。

清欲从头陀的眼里看出他对自己有几分轻视之意,便有意地咳了一声,厉声问小沙弥:“你说来挂单的和尚,可是此人?”

小沙弥:“回知客师,正是他。”

清欲把目光转向头陀。

头陀从清欲一双清秀的眼里,看到了威严的光,便向着清欲一拜:“顶礼知客师傅!”

清欲没有理头陀,在宽大的禅椅上坐下,隔了一会儿,才对头陀说:“坐!”

头陀双手合十:“谢过知客师!”说罢在清欲对面坐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