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律师办案札记 正文 第七节

5956825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size][/URL] 第郝铭遥回到律师事务所,将梁晓燕生还的消息告诉了大家。小朱感慨的说:“可真够悬的,梁晓燕要是再不回来,惠涛的脑袋没准儿就真搬家了。” 小苟表示同意:“还真是的。郝老师已经讲的清清楚楚,说惠涛在案发时正在医院,公诉人非说惠涛是偷偷地溜出来的;啊,还有,郝老师已经告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第郝铭遥回到律师事务所,将梁晓燕生还的消息告诉了大家。小朱感慨的说:“可真够悬的,梁晓燕要是再不回来,惠涛的脑袋没准儿就真搬家了。”

小苟表示同意:“还真是的。郝老师已经讲的清清楚楚,说惠涛在案发时正在医院,公诉人非说惠涛是偷偷地溜出来的;啊,还有,郝老师已经告诉他们说梁晓燕身上没打过钢钉,死者另有其人。将的那么清楚,周庆安仍然说可能是火丧场装错骨灰了。一直到梁晓燕活着出庭现身说法,他才不吭气了。我就没见过这样不尊重事实的人!”

停了一会儿,小苟又问道:“不过我倒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间疯了、又突然间好了。”

郝铭遥回答道;“这倒没什么奇怪的。神经系统有毛病的人,平时控制能力就差,遇到刺激就可能发做起来。如果病的不那么严重,遇到强刺激也可能就会恢复正常。从梁晓燕婚礼上点钱闹事来看,她平时控制能力肯定很差。婚后再经常为钱的事争吵,发病也很正常。她结婚肯定处于不正常状态,不然不会让皮得贵占便宜。生孩子对女人来讲是一道生死关,对她肯定又是强刺激,因祸得福,她也就好了呗。”

小朱有点不平:“这个皮得贵真不是东西,他岂只是占便宜而已,和精神病人发生性关系,不就是强奸吗?”

小苟表示反对;“违背女方意志,强迫女方发生性关系才叫强奸。所以这种案子必须由女方先控告,然后公检法查实,才能定案。就算当时皮得贵是强奸,可现在梁晓燕本人神志已经清醒、她本人对皮得贵既往不咎,同意和他过日子,你让别人怎么管?”

小朱还是愤愤不平:“真便宜这家伙了!”

小苟说道:“得啦!人家自己愿意,你就别冒充侠客啦!要是真想管闲事,到应该让梁晓燕赶紧和惠涛办离婚手续,别再闹出个重婚罪来!”

惠涛无罪释放后的第四天就高高兴兴的赶到公司上班。可是在大楼里见到的公司职员很多都是生面孔,好容易见到一个叫大刘的熟人,说的话还让惠涛大吃一惊:“哎呦,你你没有被枪毙?”

惠涛有点不高兴:“是,本来已经去阎王殿报到了,但阎王爷查了查,说我还有几十年阳寿,没收我,又把我轰回来了。”

大刘说道:“阎王爷不收你,你就回来吧。不过这儿早没你的地方了。”

惠涛急忙问道:“为什么?”

大刘回答道:“那次你被游街后,公司就把你开除了。后来公司被一家外企收购,只留下几个人。没留下的,全让买断工龄回家了。现在这儿是老外当家,哪儿还有你的位子?”

惠涛傻眼了。随着工作的丢失,惠涛的劳动保险、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都因为两年停交保险费而终止了。惠涛想了好长时间也不知怎么办。孙春丽给他出主意说:“我还是陪你去找找郝铭遥律师去吧,他也许有办法。”

来到省城、见到郝铭遥之后,惠涛把自己的苦水全倒给了他,然后问道:“郝律师,您看我该怎么办?”

郝铭遥回答道:“你的冤案是平州市的公检法造成的,这些问题当然还应有他们解决。这麽办吧,你先到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国家赔偿,然后再让他们出面给你解决问题。”

惠涛道:“我也问过法院。他们说关我几天,就赔几天钱。赔钱数字按平州市上年度职工每天平均工资确定。”

小朱说道:“不对。赔钱数字不应按平州市的标准,而应当按国家上年度职工每天平均工资确定。”

惠涛发愁道:“赔多少钱是小事,饭碗砸了才是大问题。可现在怎么办呢?”

郝铭遥说道:“看来惠涛被错捕错判受到的影响挺大、后果也挺严重的,按照法律规定,国家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惠涛有些不耐烦:“说了半天,我该找谁呀?总不能上北京找国务院吧?”

郝铭遥抱歉的说:“原公司要是不在了,你可以找撤销公司的上级机关反映。”

到市政府、和中级法院转了一圈,最后总算按买断工龄处理,工作呢,是彻底没戏了。孙春丽劝惠涛说:“我看也别再找了,你就是不被抓进去,恐怕也得买断工龄。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工作的事,咱们再想其他辄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