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人物 正文 010 军政训练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




“罗团长,我们终于见面了,这不是你一直盼望的事情吗?”赵永刚笑嘻嘻的问。罗希连一脸灰色,耷拉着脑袋,一副沮丧的样子。“怎么,有点不太高兴?”能高兴起来么,兴冲冲地过来当了俘虏。罗希连要是知道这伙人这么厉害,打死也不会来的。落到这伙人手里,生死难料,可惜家里的美妻娇妾和万贯家财,自己怕是无福消受了。赵永刚冷不丁地问:“想回家吗?罗团长。”听得罗希连一愣,会有这么好的事?费力地抓自己过来,又放自己回去,可能吗?

“不要不信,一切皆有可能。”赵永刚仍旧笑嘻嘻的。此时,罗希连恨不得冲上去对那个笑嘻嘻的脸踩上几脚,以解心头只恨,但又不敢这么做。他现在只是知道,没这么做还有活的可能,要是真的去那么做了,必定会死翘翘,而且还会是很惨的那种。

“当家的,谢谢饶了鄙人的狗命。”罗希连谄媚地笑道。这家伙脸变得还挺快的,有发展潜力,赵永刚立刻打断了他的话:“等等,我并没有说饶你性命。”罗希连顿时面如死灰。屋里一下子静了很多,等了一会儿,赵永刚接着慢条斯理地说:“那就看你怎么做了。”罗希连真有掐死对方的冲动,一再告诫自己千万要冷静,这心脏让这小子整得忽上忽下的,心脏不好的恐怕当场就要玩完。赵永刚看到对方的脸憋得像个紫茄子,心里暗笑。

罗希连稍稍平静了一下,颤声问道:“当家的要多少?”反映还算不慢,知道咱需要什么。还真是财迷,到了这个时候还惦记自己的那点钱。“那就看你罗大团长值多少了?”看着这家伙在咬牙“五万大洋?”看着对方在冷笑,又一咬牙“十万”。抬头看到对方很生气的样子,声音很冷:“打发要饭的呢?”罗希连心里在呐喊:那个要饭的能有十万大洋,给我站出来看看,但是他不敢问。声音在颤抖又继续出买命的钱“二十万”。传来的声音更冷了,“你以为在市场买菜呢,再不老实,来人,拖出去,别再和他废话了,告诉兄弟们手脚麻利些。”

罗希连在也顾不得了,急忙跪在地上“别,别呀。我出五十万。”手臂高高举着,五个手指大大张开。“五十万,再多,你就是现在杀了我也没有了。”真是出乎意料,这小子挺能敛财啊,小小的保安团长就能有五十万,真是不敢想象,原以为能捞出十万八万的就不错了,虽然不太相信这些是这个小子的全部家产,看样子也应该是一大半了,意外惊喜啊。

“好吧,姑且信你这一回。本人要现款不要票。”瞥见这小子一脸的为难之色,又说:“大洋不够可以用黄金抵,每条大黄鱼顶500大洋。这事儿没得商量,要是再不同意,老胡,送他上路。”罗希连急忙摆手,一个劲的说“同意,同意,那能不同意,就按当家的意思的办。”心里在想:虽然肉痛大部分家资没了,好在命是保住了,官也没丢。有官还怕刮不到钱吗?就是在大黄鱼换算上心有不甘,这年头金少银多,一条大黄鱼最少也值600百块大洋,觉得自己就够黑的了,这个当家的比自己还黑。他自己没想到大数已经拿出去了,还在黄金兑换上斤斤计较,还真是财迷。

赵永刚看到已经差不多了叫道“老胡,你把他带下去,好吃好喝的招待着。”罗希连心中一喜,受了这么多的惊吓,破了这么大的财,好好地吃上一顿,也很满足了,不禁对这个当家的印象有些改观,还有点人情味。又听到那人继续说“这段时间的饭钱得另算。”听到这话,他打了个趔趄,心中仅有的一点点好印象荡然无存,悲愤交加,以至于后面那人吩咐老胡“看住了,这家伙值很多大洋”之类的话根本没有听进去,犹如行尸走肉,茫然地走了出去。

最后,罗团长写了一封亲笔信,让一名亲信护兵带回去,告诉家里无论如何要尽快筹到赎金,不然自己性命不保、官位不保。没几天功夫,那个护兵和另外二个人一起过来了,并带来了1000根金条。5000两的黄金哪,即使赵永刚在前世也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黄金,放在桌上,码的整整齐齐的,金光闪闪。

赵永刚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淡淡地叫道“老胡,找人验一下,发现一根假的,砍一只手,二根假的,砍一条腿,三根假的,把脑袋给我剁下来,喂狗。”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何鉴别真假,这么说就是为了防一手。哪知那三个人听到这话齐齐的跪了下来,“大爷啊,饶命啊。”嗯,真有假的?赵永刚不禁大怒:“想骗老子?拖下去。”“大爷,饶命啊,我们说实话,饶命啊!”他也想听听怎么回事。冷冷地道“说。去把罗希连也叫来。”这三个人顿时面如土色。片刻,罗希连就到了。赵永刚看着他阴阴一笑,看得他身上一哆嗦,感觉不会是什么好事,果然听到对方悠悠地说:“老罗,是不是不想回家,要留下来啊?”此刻罗希连已经断定,肯定是赎金出了岔子。“哪能呢,当家的,虽然咱们交浅言深,但我还是想回天镇。”赵永刚怒道“那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赎金的金条有假的,是不是想玩我?嗯?真想试试某人的刀快否?”罗希连大惊失色,颤着问:“怎么会这样?不会这样的。谭五,怎么回事?”那个叫谭五的护卫膝行一步哭着说:“对不起啊,团长,我们几个是猪油蒙了心,买了三十根假的混在里边,想他们都是不懂的……”他们边说着边各自掏出了十根金条放在地上。罗希连飞起一脚把那个谭五踹出老远,还说:“你这个白眼狼,亏我对你这么信任。”赵永刚见此便道:“老胡,给罗团长一把枪,三粒子弹,再带几个弟兄帮帮他。”罗团长冲他一拱手没有言语,提着枪跟了出去。一会儿就传来三声枪响。赵永刚在那里自言自语“我最痛恨的就是那些吃里扒外的家伙。”说完对着众人环视了一圈,警告的意味非常明显。

罗希连回来后又是一拱手“谢了,当家的。”说完双手捧枪奉上。赵永刚摆了摆手,“不必了,罗团长,在这儿住了这么多日子,就当纪念,留着路上防身吧。”“谢了。我那些兄弟……”赵永刚又是一笑:“佩服,罗团长这个时候还惦记着兄弟,这事嘛以后咱们可以商量着办。”说完又是阴阴一笑,罗希连身体不由一颤,急急道“当家的,我可以走了吗?”“完全可以,纠正一下,我是察西抗日游击纵队的司令,我叫赵永刚,见谅。”“记住了,赵司令。”“罗团长,一路走好,后会有期。”哼,还有期?后会无期吧,罗希连心中在想,以后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家伙。可谁知命不可测,以后和这个家伙真是没少打交道,不过那是后话了。


老王又过来了,这几天忙着打仗,也没顾得上和他聊聊。一进门,老王笑着说:“恭喜啊,司令,消灭了一千多敌人,自己仅有十数人的伤亡,部队的战斗力强悍哪。”赵永刚不得不谦虚一下,但脸上还是得意:“那里,都是将士们用命而已。”“别谦虚了,我可听说连阻击分队都消灭了一百多保安队,缴获了不少,尚义带队的保安大队长都搭进去了,你们自身无一伤亡,厉害。”赵永刚很得意地笑着说:“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带的兵。”“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说完都哈哈大笑起来。

“司令,说点正事,我想加入你们,你看怎样?”赵永刚反问“为什么会这么想?”“我观察过了,你们的人数虽然少,但单兵作战能力强,火力配备合理、战术动作规范、部队之间配合默契,我估计和中央军的一个团对抗都不会落下风。”笑话,一个团,一个师还差不多。自己大部分都是按照特种兵的要求训练士兵的,这些种子以后个个都是军士,部队训练的方式方法、强度、深度和广度在此时应该是任何一支部队无法比拟的。

赵永刚很严肃地说“老王,你加入,我欢迎。但是有个条件。”“不能在我部发展党员。”老王很是吃惊“为什么?”赵永刚此刻也在想,自己加入本身最大的疑点就是身份不清,当时核实身份的人是很厉害的,要是稍稍露出一点破绽,那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再说自己的这伙子人,不是土匪、大盗就是旧军官、保安队,那个不是日后审查的对象,还是再等等吧,保持一下相对的独立性,也不至于被政府盯上,自己在中央政府眼中顶多算一个地方小蚂蚱,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有利于今后的抗战。和党可以进行合作,但不是加入,等抗战胜利后再说吧。

“就是想保持我部武装的独立性,我回国抗日就是为了打鬼子,为了这个民族和国家不再受人欺凌,抗战胜利后我会解甲归田,不想介入党派之争。”老王刚想说什么,赵永刚又摆了摆手,“我知道你们党目前还比较弱小,军事实力不强,但我知道你们都是一群清正廉明、为劳苦大众得解放而奋斗,有着崇高理想并勇于献身的人,最终的胜利一定会是你们,我坚信这一点。”老王又是一愣。

“如果答应我的条件你随时可以加入。”老王想了想,要是请示上级,会让他多想,自己来这里就是为了发展组织,会留下不好的印象,答应下来以后再说。“好吧,我答应你。”“欢迎你的加入,王正鹄同志。”这个称呼又把老王弄得哭笑不得。“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司令部的政训参谋,主要负责战士们的思想工作,宣传抗日救国,增强抗战必胜的信心,同时要提高战士们的文化水平。”“是,司令,保证完成任务。”

看见了文参谋长走进来,赵永刚便道:“老文,你来得正好,我刚任命王正鹄老师为政训参谋,负责做战士们的识字工作。”文家昌稍一疑虑,马上换上笑脸:“欢迎啊,王参谋,司令又添大将,可喜可贺。”老王一副谦虚的样子“不敢有负司令所托。参谋长你们忙,告辞。”敬了一个礼忙转身走出,还要想想以后怎么办。

“司令这是……”文参谋长迟疑地问道,因为他拿不准赵永刚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也大致分析出王正鹄的真实身份。

“老文,我也不瞒你,老王是一个党员,我用他的目的就是很看好他们的组织性和纪律性,可以快速提高战士们的思想觉悟,增强打鬼子的信心和决心,至于会不会加入暂时我不会考虑,我要保持部队相对的独立性,不想受任何一方制约,不想介入党派之争,这会影响我们打鬼子的。但从内心我很佩服他们,支持和认同他们的一些主张,对政府我很失望。”

“明白了,司令,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文参谋长放下心来。“老文,你来又什么事?”“哦,司令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是这么回事。”老文开始讲了起来。原来自从上次簸箕洼战斗后,战士还好,有些干部在指挥调度上力不从心,急切地想学学东西,这段时间已经提出好几次了。赵永刚明白了,自己开始注重的是士兵个人技能训练和小部队对抗训练,没有在乎指挥员个人的素质。想到这里便说:“老文,我有一个想法,办一个短期军事训练班,主要是让分队长以上的人员参加,你看怎么样?”“好啊,弟兄们早就等着这一天了。”“那就这样,你去通知,我安排教员和课程。”老文兴冲冲地出去了。

经过几天的筹备,察西抗日游击纵队第一届军政训练班开业了。班主任兼军事教官赵永刚,政治教官王正鹄,学员扩大到部队班长以上干部,计有89人,由于学习的位置在葫芦谷的一道横岭上,学员们都戏称“横岭一期”。谁知以后这批“横岭一期”的学员都成了团以上高级干部,成为这支部队的骨干和中坚力量。

开学的第一天,作为班主任的赵永刚在自制的黑板上写下了几个大字“荣誉、忠诚、使命。”他指着这几个字对着学员大声说:“这就是我们这支部队的灵魂。荣誉、忠诚、使命。具体地说就是军人的荣誉、人民的忠诚、历史的使命。部队的集体荣誉和干部战士的荣誉,需要我们以生命捍卫,‘仁则荣,不仁则辱’,这是我们军人最基本的职业道德,珍惜荣誉,视荣誉为生命。军人的荣誉要体现在战场上,英勇杀敌,无所畏惧,对待战友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冬天般冷酷无情;忠诚代表着忠心、诚信和服从。‘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这是先人教育我们做人的本分,我们要忠于这个民族,这个国家,这支军队,忠于我们伟大的劳动人民,有老百姓的支持和拥护,才有我们部队的发展和生存空间,才能使我们更加地强大。哪个朝代抛弃了老百姓,注定会被历史的洪流所淹没、摧毁。‘水可载舟也亦可覆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就提醒我们广大的干部战士,一切为了老百姓,那个要是祸害老百姓侵害百姓的利益,军纪不饶;现阶段我们的使命就是打败日本鬼子,把鬼子从中国赶出去,使千百万劳苦大众过上安宁幸福的生活,将来能够建设一个人人平等、共同富裕,民主、昌盛、强大的新中国。”一席话说的这些人热血沸腾,掌声雷动。“接下来我们一起学唱一首抗日的军歌……”把解放军军歌稍改了一下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我们是工农的子弟,我们是人民的武装……直到把反动派消灭干净……”经此,赵永刚在这支部队的威望已无人可以替代,横沟讲话奠定了他对这支部队的绝对领导权。

开班的第一天,就在歌声里度过,学员们非常激动和兴奋,如痴如醉。晚上还在继续讨论司令在开班式上的讲话,对军人的荣誉、人民的忠诚、历史的使命,进行深入探讨,结论是各个深感责任重大,集体荣誉、民族自豪感和责任心空前强大。偶尔半夜还会飘来一句歌声“……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