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俘将军 正文 第十二章 延安丢了

赵肃 收藏 0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size][/URL] 当被俘将军们还在谈论赵锡田被释放的时候,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传到漳河边的这座村庄。1947年3月18日,国民党军队占领了共产党的心脏----延安。 将军们很久没有看到国军胜利的消息了,因为只能看到共产党的报纸,他们坚信是共产党有意掩盖失败的消息,只报道共军的胜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



当被俘将军们还在谈论赵锡田被释放的时候,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传到漳河边的这座村庄。1947年3月18日,国民党军队占领了共产党的心脏----延安。

将军们很久没有看到国军胜利的消息了,因为只能看到共产党的报纸,他们坚信是共产党有意掩盖失败的消息,只报道共军的胜利。在他们看来,国军与胜利久违了。但是这次,黑纸白字清清楚楚,延安丢了。有人激动的看了好几遍报纸,他们太需要这样的消息了。

将军们从管教干部脸上凝重的神色,都能猜到这条消息对共产党人的打击有多大。很多人心中窃喜,他们在想,如果毛泽东、朱德、周恩来这些共产党首脑当了俘虏,国军剿共 大计就成功了一大半。

这天,管教干部讲课的一开始,先说道:“我们的延安被国民党军队占领了,这不能说明敌人的胜利。国民党军队占领了我们许多城市,我们解放军却越来越强大。战争的胜负,不是一城一地的得失,我坚信,这将是敌人失败的开始……”

将军们可不这样看,胜利就是胜利,占领延安是国军剿匪以来取得的最大的胜利。

“蒋委员长早就应该进攻延安,现在才动手,已经很给共产党面子了。”

“擒贼先擒王,打掉共产党的首脑机关,各地的共军必然阵脚大乱。”

也有不同的看法:“共产党一贯的策略是避实就虚,共军不会死打硬拼的,一定又是主动放弃的。”

“如果只是得到一座空城,那就没有意义了。”

持乐观态度的人占大多数:“不管怎么说,占领延安,都是一个大胜利。”

“共军连一座城市都守不住,还谈什么打败国民党。”

“共产党丢了延安,只能向北边的沙漠逃窜了。”


不久,新的战报又引起将军们的争论。

3月25日,陕北战场上,青化砭战役结束,全歼国民党整编第二十七师三十一旅,少将旅长李纪云被俘。

4月14日,还是陕北战场,羊马河战役结束,全歼一三五旅,少将副旅长麦宗禹被俘。

5月04日,依旧是陕北战场,蟠龙战役结束,消灭整编第一师一六七旅大部。端了国军在陕北的补给基地,大量装备和物资被缴获,少将旅长李昆岗被俘。

就在共军丢掉延安后短短一个多月,接连在陕北三战三捷。前不久还喜形于色的将军们,此时却哑口无言了。有对陕北情况熟悉的人说:“这仗打的太蹊跷了,青化砭、羊马河、蟠龙都在延安周围,近的只有几十里,远的也不过百里。说明共军主力就在延安附近。”

也有人说:“国军占领了延安,共军却在延安附近大打出手,这说明什么呢?一是说明共军是主动放弃延安的,本身根本没有损失,胡宗南的延安大捷全是谎言。二是说明共军很自信,敢在国军主力身边发起战役,一口就吃掉一个旅,没有自信和胆量是很难做到的。”

“共军的战法,让人眼花缭乱,不可思议。”

“占领延安有什么用,不是照样被共军一口一口的吃掉。”

就在将军们争论不休的时候,他们又迎来了刚刚在淇县战役中被俘的新同学:国军第二快速纵队少将司令李守正、少将副司令蒋铁雄、参谋长袁峙山等新人。在这次战役中,国军损兵折将上万人,这对刚刚燃起胜利渴望的将军们,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新华社豫北前线二十九日电]在淇县地区放下武器之蒋军四十九旅(第二快速纵队)少将旅长李守正,及副旅长蒋铁雄、袁峙山、代理团长王吉彬等,现已到达人民解放军后方。李守正及蒋铁雄在战斗中均负轻伤,经人民解放军的医务人员细心治疗,不久当可告愈。李守正身着临时掉换极不合体的深蓝色旧棉军服,面色枯黄,状极疲惫。据护送彼等之战士称:在大胡营战斗中,李守正在一座高楼上指挥作战,高楼为我猛烈炮火轰坍,李守正随着倒坍的墙壁一齐落到楼下。幸为解放军战士立即救起,否则将受伤更重。李守正为湖南新宁人,现年四十三岁,黄埔四期学生,历任团长、旅长、师长等职。他和他的副旅长、团长、营长们沿路受到解放军招待安慰,极为感动。李氏一再表示他自己并不愿意打内战,走上内战场,但上级命令逼迫,实在没有办法了,他抱怨王仲廉指挥错误,情报不灵,使他们第二快速纵队很快的就被歼灭了。他说:“我这次来到解放区也好,借此机会学习学习”。

[新华社东北二十九日电]柳南战役放下武器之蒋军八十九师副师长张学堂少将,近在辽东某地过着愉快的学习生活。当他闻悉其原部第二快速纵队(即四十九旅)在豫北战役中五千官兵获得解放之消息,甚感快慰。顷托本社致电晋冀鲁豫军区转被解放之第二快速纵队纵队长李守正等,原电如下:刘伯承将军请转李旅长守正兄:近闻贵旅已被解放,此实为吾长久共患难之官兵无上幸运!弟随八十九师亦于月初得蒙解放,今后惟有认清革命正道,誓不再作蒋介石个人之牺牲品,此实自勉而与贵旅官兵共勉者也。弟张学堂印,四月二十一日。 张副师长并请刘伯承将军代为查寻其原四十九师老部下一二六团团长王志英是否亦于此次战役同被解放。按:张学堂少将原为四十九师副师长,该师整编为四十九旅后,张副师长被调任现职。

有人拿着报纸质问李守正和蒋铁雄:“你们向共产党服软了?真没骨气。”

蒋铁雄毫不客气的回道:“你有骨气,怎么不为蒋委员长杀身成仁呢?”

“你们?”

“我们什么,我就是不愿意再打内战,走到哪里我都这样说。诸位去看看老百姓的生活,看看残破的国家吧。老百姓需要和平,我们却要剿什么匪。”

“你这是共产党的言论,别忘了,我们都是党国的军人。剿灭共匪,统一国家是我等神圣的使命。老百姓的事,关我们屁事,打仗是军人的职责。”

“你有种,都当了俘虏,还说什么职责。”

“你?”

几位将军就要动手打架了,众人纷纷上前劝解。蒋铁雄还是不算完:“当了俘虏,还这么嚣张,该好好反省,为什么战败,好好想想吧。”这样的争吵,在训练班里经常发生,大家见怪不怪了。吵不过而拳头相向的事,也发生过。最后的结局,都是关禁闭的惩罚。


这天,晋冀鲁豫军区副政委薄一波来到训练班,他一是代表军区表示对俘虏的关心,二是给被俘将军们介绍当前的形势。将军们已经习惯共产党的这种做法,他们很愿意从共产党大人物嘴里听到最新的消息,有时还能听到一些报纸上没有的内容。

薄一波讲的主要内容,是延安失守后的全国形势。他说:“诸位将军,大家都是有身份的军人,我听说在训练班里有打架骂人的现象,这是不允许的。我们解放军的纪律是不打人骂人,我们的每一个战士都能够做到。骂国民党,骂共产党,那是每个人表达观点的权利。我们共产党人要民主,当然欢迎各种不同的意见。共产党人更不怕骂,蒋介石骂我们是匪,已经骂了二十年了。我们就是在蒋介石的骂声中成长壮大的。你们有些人对共产党不满不服,要骂大街,我看可以嘛。发发牢骚可以理解嘛。”

他接着说:“延安被国民党占领,说明一个事实,就是国民党的军事力量占有绝对的优势。我们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承认我们处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众所周知,内战爆发前,我们的部队只有120万,国民党的军队有430万。装备上的巨大差距就不用说了。经过将近一年的较量,我们的部队发展到将近200万,国民党军队已经不足400万。但是,我们仍然处于弱势。我需要说明的是,敌强我弱是事实,我们越打越强,敌人越打越少也是事实。在这种形势下,我们被迫放弃一些地方,并不说明我们打了败仗,更不能动摇我们胜利的信心。”

薄一波看着台下的将军们,说:“黄正诚旅长在吗?”

“在!”黄正诚站了起来。

薄一波说:“你知道攻占延安的是哪支部队吗?”

“不知道。”

“就是你的天下第一旅啊。只可惜,今日之天下第一旅已非昔日之天下第一旅了。你知道吗,在你的第一旅全军覆没后,胡宗南又重新补充了一个新的第一旅。不过,我很担心,这个新的第一旅,能与你的第一旅相比吗?”

“回首长的话,一帮新兵拼凑的第一旅,根本不可相提并论。这是对第一旅的侮辱。”

薄一波笑了笑:“黄旅长,第一旅可是攻占延安的主攻部队,第一个攻进了延安。占领延安的第二天,《中央日报》头版头条就发表了文章,题目是《国军收复延安,生俘共军一万余人》,据说胡宗南上报蒋介石,消灭解放军5万余人,缴获大量武器装备。你怎么看呢?”

“这……”

“说吧,这里不会有蒋介石的军统特务。”

“弥天大谎,我不相信一群乌合之众拼凑的第一旅,能有什么战斗力。”

将军们开始骚动,议论纷纷。

薄一波说:“请诸位安静,诸位都是带兵的将军,对于战局都有起码的判断。国军占领延安的事实,我想黄旅长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样一支没有战斗力的部队,居然能攻下延安,说明那里发生了什么呢?蒋介石、胡宗南的延安大捷,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罢了。有人说,打掉共产党的首脑,全国的解放军就会群龙无首,而陷入混乱。我可以告诉诸位,我们的毛主席和党中央,仍然在陕北指挥全国的解放军。各个战场上的解放军部队,在继续打击敌人,而且取得了一个接一个的胜利。蒋介石妄想占领延安就能捞到什么便宜,那他是打错了算盘。我们的毛泽东主席讲过,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国民党看起来貌似强大,其实是很虚弱的。随着战争的发展,解放军会越来越强大,延安迟早会收复的。”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