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163章 骆飞终于出现

sjhexcrvug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这时郑万江的手机响了,郑万江一看是云彩打来的,他想到已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回家,家里的情况不知怎么样,自从妈妈去世以后,爸爸全靠云彩和姑妈照顾,爸爸的身体又不好,这几天他又没有时间回去,这都是他的过错,谁的心也不是铁打的,何况又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可目前的案情根本使他无法分心,几乎把他搞得连饭都顾不上吃,他的心急促的跳动起来,生怕家里有任何事情,那怕是有一点点。想到这里,郑万江内心感到十分内疚,他急忙接通了电话,云彩告诉他,爸爸的心脏病犯了,这回病的特别严重,现在正在县医院抢救,让他抓时间来看看。

“大爷病了,你必须马上去看看,一些事交给我去办,你放心好了,一切事情有我和耀章办理,这些日子也太为难云彩姐了,她一个人真不容易,家里家外够可她忙乎的,一般人都会受不了,也不能因此耽误她的工作。”黄丽梅说。

郑万江点点头,十分理解她的心情,这些天来自己的打击太大了,自己也一度陷入迷惘,几乎丧失了对案件的侦查,对自己也失去了信心,他的内心几乎要崩溃了,但一想到到自己的职责,妈妈的惨死,爸爸的嘱托,心中极为的愤慨,他是一个人民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自己的那颗心又激烈的跳动起来。

决不能让罪犯逃脱法网,否则那是他一生中的不安,那将有愧广大民众,愧对于肩上的金色盾牌,头顶上的国徽,是对公安和法律的亵渎,人民是不会饶恕他的,他静下心来,暗暗告诫自己,决不能让犯罪分子击倒,他毕竟是一个人民警察,是一个刑警队长。把罪犯绳之以法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放过一个罪犯是他的失职,这是在犯罪。

郑万江仔细地分析了案情,让黄丽梅去车站、机票代办处查找骆飞的下落,有情况马上通知他,骆飞现在是个关键人物,极有可能是杀害丁德顺的凶手,他估计骆飞已逃往外地,尤其是云南方面,因为他曾在那里服过役,地理环境比较熟悉,案发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年了,警方对云南方面已经放松了警惕,骆飞深知警方的活动规律及特点,利用警方的松懈心理,杀个回马枪到云南躲避。

骆飞认为那里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而且他染上了毒瘾,云南是毒犯活动最猖獗的地方,骆飞很容易搞到毒品,黄丽梅听了点点头。郑万江又向队里交代了一些其他工作,自己驱车直奔县医院。

到了县医院,郑万江急步来到急诊室,发现爸爸躺在病床上,正在输液、吸着氧气,双眼紧闭。郑万江心里不由一动,看来爸爸这次病的特别严重。云彩和姑妈正坐在床前小声地说着什么,见到郑万江,云彩告诉他,爸爸正处在昏迷状态,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

这时医生过来告诉郑万江,老人的心脏病很严重,病情极不稳定。他们目前正在想办法抢救,即使没有什么危险,也需住院治疗一段时间才能恢复。郑万江看着云彩和姑妈的眼都熬红了,自己因为案子而无法照顾,心里很是难过,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云彩告诉他,有时间来看看老人就行了,她怕老人伤心,人一上了年纪,都会有一些儿女思情,这是人之常情,特别是在老人最伤心的时候,告诉他,她会照顾老人的,不要过分的担心,更不要因此而耽误了破案工作。

郑万江听了心里十分激动,他真想拥抱一下理解他的云彩,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云彩对他的付出太大了,根本没有向人们想象的那样花全月下,和她漫步于林荫小路,情意浓浓地窃窃私语,象正常人一样谈情说爱,享受恋爱时的甜蜜,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显得那么遥远,他们只有相互的理解,只有默默无言地奉献。这对一名刑警来说是极大的安慰,郑万江感到找到这样一个伴侣是一生的骄傲和自豪。

这时郑万江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黄丽梅打来的,询问了老人的病情后,告诉他马局长让他马上回来有重要事情,同时告诉他局里已派人去医院照顾老人,让他放心,郑万江深感马勇生想得周到,他看了云彩和姑妈一眼,姑妈告诉郑万江,不要耽误了工作,有她一个人照顾就行了,云彩也说她会和姑妈轮流照顾的,让他安心去工作。

郑万江向她交代一番,想到局里也会派人照顾,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深情地看了爸爸一眼,眼里噙满了泪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病房。可侦破工作一刻不能耽误,罪犯是不会心慈手软,他们是十分的凶残无比,不允许他儿女情长,过多地考虑自己的问题。

郑万江来到马勇生的办公室,见黄丽梅、马彪、孙耀章都在,马勇生告诉他,通过机票代理处的调查,骆飞已于案发的当天晚上乘飞机去了云南昆明,用的是化名徐望的身份证,这是一张假身份证,并把身份证复印件地给了郑万江,这是在预定机票时留下的。

看来,预谋杀害丁德顺不是一两天的时间,是从他调离治安科就开始实施了罪恶目的,万一他是事情败露,只有杀人灭口,这样才能保住自己,可真是用心良苦,郑万江心里想道。

“我的意见,是让马彪去云南昆明协助当地警方抓捕骆飞,山西焦县公安局决定派刑警队长沈超然奔赴云南追捕,他们对骆飞的情况比较熟悉,有利于这次抓捕工作,这次可是我们警方跨省市联合办案,一定不要让骆飞再次逃脱法网。”马勇生说。

“我看还是让我去吧,他还年纪还小,抓捕经验少,这次抓捕工作十分危险。”郑万江说。

“郑队长,你放心,我会没有事的,我是个当兵的出身,有着一定的基础,这也是我锻炼学习的机会。”马彪说。

郑万江还是坚持自己去,因为他知道,骆飞在武警部队服过役,精通擒拿格斗,熟悉各种枪械,是个很难对付的角色,再有就是他有人命案,心狠手辣,肯定顽抗到底,其危险性可想而知。

“万江,你不要争了,家里好多事情离不开你,一切还须你去安排。耀章那边工作刚有一些头绪,也离不开,马彪虽然年纪小,但跟了我多年,对他我是了解的,还是十分有信心。完全能够完成这次抓捕任务。”马勇生说。

“马彪,你可要多加小心,要多动脑子见机行事,不要鲁莽行事,与当地警方紧密配合,他可是个不好对付的脚色,可以说是个亡命之徒,不会轻易束手就擒,需费一番周折。”郑万江叮嘱地说。

“我会的,郑队,你放心,我一定会把骆飞活着抓回来,让那帮家伙彻底伏法,不把他抓捕归案决不回来。”马彪信心十足地说。

“到了昆明,一定要相互配合,多听取他们的意见,注意安全,力争活捉骆飞,沈队长已经启程,你们在云南会合,事不迟疑马上出发,路上注意安全。”马勇生也叮嘱说。

“明白,我会保护好自己,安全的把骆飞带回来。” 马彪说。

骆飞终于出现在公安局的视线之内,这使郑万江他们极为兴奋,只要他在云南就好办,抓住他只是个时间问题,他和吴海涛关系密切,会知道一些内幕,一些问题即可迎刃而解,谜团也即可揭开,也可以了解到吴海涛的真实意图,目前他的一些做法一时让人他们难以理解,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目的,如果说是为了钱财,这有些说不过去,他的资产数亿,在全县可以说是无人能比,经济实力是个数一数二的人物,并且是个知名企业家,有着一定的名望和地位,无论从哪方面讲这都是不可能的事,真是让人难以琢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