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吹响军事干预叙利亚集结号

叙利亚将很快成为英美军事干预的羔羊

英美吹响军事干预叙利亚集结号

——中俄能否阻止英美对叙利亚的军事干预

早在一个月前的利比亚战事进入抓捕卡扎菲之时,笔者就前瞻到英美的中东战刀已把自己的下一个目标锁定到叙利亚的阿萨德头上,也就是说阿萨德将成为下一个卡扎菲。如今,这种关于中东变局走势的估计已快要应验了。

今天新华网的头条以“中俄为何对涉叙问题说‘不’”为题,很突出地报道了这一联合国安理会在是否制裁叙利亚问题上的最新进展情况。这一新华头条的发布,证实了英美已决定把自己的战刀很快砍向阿萨德这个中东政治强人头上。中俄的联手否决只能象征性地阻挡一下这种军事干预的进程而已。

请看今天新华网的头条报道吧。

“新华网联合国10月4日电(记者顾震球、白洁),中国和俄罗斯4日在联合国安理会否决了法、日、英、葡等国提交的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中俄此举旨在捍卫《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以维护叙利亚和整个中东地区的和平与安全。”

在论及中俄否决涉叙问题决议草案的考量时,这则新华社的电文称:“首先,面对当前西亚北非的复杂局势中俄与少数西方国家的政治思维方式存在明显差别;其次,这被否决的决议草案只是片面地向叙利亚政府施压,而没有鼓励叙利亚有关各方通过政治对话妥善解决分歧;第三是对叙利亚的粗暴干涉将导致该国陷入内战,进而影响整个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在否决后的解释性发言中,俄罗斯的代表丘尔金说:“此份决议草案是根据对抗的思维方式起草的,这种方式背离了在叙利亚全国对话的基础上和平解决危机的原则。最终的决议草案也没有加入俄罗斯提议的阻止外部势力插手叙利亚内部事务的字眼。”中国的代表李保东则认为:“制裁和威胁使用制裁无助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反而可能导致局势的进一步复杂化。”

捍卫《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这只是一种外交上的辞令而已,而且这一国际生活中的至上准则,在国家主权与民众人权的易位争论中,也正在受到更多人的质疑和批评。因而,这些宗旨、原则的约束力也是很脆弱的,很难指靠得上。

捍卫《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这对于昔日的霸主北极熊而言,肯定不是它的主要考量,通过这次决议草案的否决,它要的是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世界对其大国地位及其声音的一种尊重。这种起着支配性作用的考量是通过丘尔金的解释性发言传达出来的。也即俄罗斯的草案修改动议——“遵守在叙利亚全国对话基础上和平解决危机的原则,以及防止外部势力插手叙利亚内部事务的词句”,没能被英法主导起草的决议草案吸收进它的文本中。动议的被拒,这是对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及其国际尊严的极不尊重。俄罗斯因恼怒而否决它们的决议草案,其根子就在于此。如果英法的决议草案能够经过这种战略上的试探和摸底后而把俄罗斯的这些草案修改动议吸收进去,它的华丽转身乃至一夜变脸都是极可能发生的。在国际事务的中俄战略协作中,俄罗斯干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二次了。因此,对中俄联手阻止住英美军事干预叙利亚的行动,也不能抱有太大的指望。否决权的阻止只是象征性的,接下来的博弈很快就是弃权通过,就像通过制裁利比亚的决议草案所经历过的那样。

从历史上看,即使是民主的变革,也往往是要流血的。因而,仅仅发出这种对叙利亚内政的粗暴干涉将导致该国陷入内战之类的善意忠告,是很难阻止这种涉叙决议草案通过的。

从这次涉叙问题的表决票数上看,中俄的阻止又再一次地沦为了一种可怜的少数派。在国际舞台上只讲利益、不顾道义的日子也是不好过的。

在这种民众觉醒后的民主变局中,中俄的处境一直都很尴尬。如果跟着英美的决议草案后面跑,就过不了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一关口;如果老是以不干涉别国内政为由,而听任那些独裁政权血腥压制其觉醒民众的民主变革,就会背离国际社会的道义和它们很正当的民主诉求。在中东国家的民主变革中,中俄老是指望那些嗜血如命的独裁者能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与其诉求人权和民主的民众对话协商和平大计,这靠谱吗?历史上又有几个独裁政权不是被流血的革命赶下台的?独裁与民主,势若水火。它们之间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独裁者依靠强权腐败欺民,觉醒的民众要求变革这种不尊重其人权的体制,有错吗?没有。这样的变革正义吗?正义。一些人总以避免内战、维稳社会为由,阻止民众的街头抗议,岂不知大乱与大治、内战与革命往往都是相伴相生的。觉醒的民众诉求自己的人权和民主,为何总是以不干涉别国内政为由,而听任那些骑在人民头上拉屎拉尿的独裁者自我裁决呢?难道人民的主权不高于那些独裁者所把持国家的主权吗?

在独裁政权以血腥的暴力镇压其觉醒民众的街头和平抗议时,难道我们就只是站在外面眼睁睁地看着它们遭受屠戮,而不施以援手吗?这种坐看别国人民遭受血腥屠戮的行为,在遵守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的同时,难道就高尚而合乎普遍的人道吗?在丈夫的家庭暴力快要把他的妻子蹂躏致死的时候,面对这个妻子的哀求与救命的呼救时,难道我们在外面还能以不干涉别人家庭内部事务为由而无动于衷吗?这种见死不救的行为难道就合乎人道吗?

民众的人权为什么不能高于国家的主权?当一个独裁者肆意践踏民众的人权时,别的国家为什么就不能干涉它们的内部事务而施以人道上的国际救援呢?不干涉别国内部事务的原则不能成为这些独裁政权血腥残害民众生命和人权的护身符。国家主权的不可侵犯性与其内部事务的不干涉原则也必须从人道主义的国际救援层面上加以限制,而不能让那些滥用强权和暴力的独裁政权自行其是、为所欲为。

在民众的革命与独裁者的保守上,就是不从外部插手它们的内部事务,就一定能避免掉那里流血的内战吗?就一定能保持住那里的和平与稳定吗?人民要革命,民众求民主,这种合乎正义的要求是谁也阻挡不了的。

从全人类解放的层面上看,民主是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都必须经历的一个历史阶段,也就是说无论道路多么曲折,最终都还是要交汇到这种民主的潮流之中的。

从这个意义上看,通过利比亚的军事干预模式打掉阿萨德的独裁政权,这也是一种合乎潮流的东西。军事干预叙利亚的行动在俄罗斯随后的妥协中很快就会被开通起来。事变的进程会不会是这样,过不了多少天就会见分晓了。

2011年10月6日初稿于论道书斋 胡显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