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败露(三)

寒石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URL] 黎明之前的夜色最为黑暗,派出所值班室的灯光更映称出这种可怕的寂静。马贵甚至感觉那些在背后盯着他的眼睛如同一把把刀锋似地犀利,这让他很不舒服。就在他快速走过值班台,向院子里走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让马贵不由得一哆嗦,他站住了身体,慢慢的回过了头去。 “您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黎明之前的夜色最为黑暗,派出所值班室的灯光更映称出这种可怕的寂静。马贵甚至感觉那些在背后盯着他的眼睛如同一把把刀锋似地犀利,这让他很不舒服。就在他快速走过值班台,向院子里走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让马贵不由得一哆嗦,他站住了身体,慢慢的回过了头去。

“您去哪儿?副所。”发问的正是和他一起去市局汇报的下属小张。

马贵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像往常一般轻松,脸上还带着一种无奈的笑意:“哦,刚才来了个电话。有个小区可能有偷盗电缆的现象,我过去看一下。”他那个大声的电话,正是为防备有人提问,而提前做好的铺垫。

马贵的回答让小张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好,当着他的面打电话核实,不禁有些唐突。就在他思考的过程中,马贵已经走出了值班室的大门,情急之下,他喊了出来:“福所,我跟你一起去吧。人手多点,好办事儿。”这也是一个不错的理由。

马贵笑着摆了摆手,头也不回,脚步未停的回答道:“不用了,那里有协警,够用了。你们在家好好看着,需要的话,赶来增援。”话说完,已经走到了警车旁。

小张眼睁睁的看着马贵发动了警车,一个转弯直接开出了派出所的院子。他走回值班台,开始犹豫要不要立刻报告给那位倪组长。可是,万一这真的是去工作呢?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先核实那个小区里报的警再说。他要通了辖区里所有巡警的电台,要求他们报告有无异常,特别是在居民社区执勤的伙计。结果,他真的吃惊了。连忙呼叫起马贵的车载电台,两分钟里,出了电流的滋啦声,没有任何回应。这时,他连忙从口袋里翻出倪晓燕留给他的电话号码,拿起电话,赶紧拨了起来。

马贵开着警车,原本的想法是直接驾驶着它开出这个城市。但很快,这个计划就被自己否决了。如果上面在半小时里得知自己的失踪,马上就会设卡。而出这个城市,处了高速外,虽然有国道和省道数条,但这辆车那时候就分外显眼,而他,并没有十分的把握在最快的时间内,从郊区搞到一辆不暴露他身份的交通工具。

事实上,他的预测很快就应验了。车载电台里,突然响起了对他的呼叫。距他离开派出所不过十分钟的时间,那个声音正是一直忽明忽暗缠住他的小张。最后的侥幸击破了,马贵心中刹时怒火与失落同时纠结了起来,让他几乎有些喘不上气来。

“混蛋!王八蛋!”在车里,他的骂声如同一头野狼的哀嚎,凄厉中带着满腔怒怨。所有的人都在和他作对,市局的那个小娘们,一定是她,看出了什么!黄宏建,这个混混!小张,我平时对他不薄!一个个人影在他面前出现,旋即又漂浮开来。

突然,一辆商务车迎面向他开来,大光灯明晃晃的照在他的脸上。喇叭声急鸣一片。马贵急忙转着方向盘,点着刹车。只听见一声凄厉的车胎与地面急速摩擦的滑音声,两车堪堪交叉而过。

马贵一下惊醒了过来,刚才思想的游离,居然让他开上了逆行车道而不自知。幸好凌晨没有什么车流量,否则的话,也许他已经不需要逃跑,直接去见阎王了。习惯性踩下了刹车,正想如同以往那般,依仗着自己的身份,出去怒骂一番。甚至可以利用自己的职权,无理的去处罚那位竟然差点让他出事故的驾驶者。就在他一斜身,准备开门的时候。他的意识彻底恢复了,他现在在干什么,他是在跑路。职业给他带来的霸道和好处,已经成为了他思想行为的一部分,总是那么不自觉的显露出来。马贵自嘲的苦笑了一下,连忙坐回位置,放下手刹的同时,踩着离合器和油门,警车立刻吐出了气雾,绝尘而去。只剩下,在反光镜中,越来越小的对方司机,手舞足蹈的大声嚷嚷着。他一定很爽,应该是难得能如此痛骂一个警察而不必担心被处罚,马贵这样想着。

驾驶着汽车,马贵在寻找着合适的停靠点。向左,向右,又向左,他不停的变换着自己的方向。车载电台里,没有任何声响。他知道这不是件好事,一个警员如果被调度中心呼叫不出的话,很快便会有上级指挥中心进行不间断的呼叫。而且,他的车辆载有警用GPS,可以对他进行了车辆定位。他得尽快摆脱这辆交通工具。

那些商业街、银行、办公大楼和居民住宅区纷纷在他眼边过来又离去。如同白天这个城市的热闹,深夜又陷入寂静一般。人们总是来来往往,城市承载着人类的苦泣欢悲。马贵突然觉得,这个自己生活了小半辈子,熟悉得再不能熟悉的地方,已经变得如此陌生。而自己,就像一个被抛弃的流浪者。这个想法,让他开始悲痛起来。很多年了,他从未思考过这个,也根本不会去想到这个结果。但现在,却恰恰发生在他的身上。也许这不是一个来往或者生死的问题。而是时间的问题。

一滴灼热的液体从他的眼角处,偷偷的渗了出来。马贵没有去擦拭,让它顺着自己颧骨、脸颊向下滑落着。原来一个人的悲伤可以这样疼痛,马贵第一次感到了什么叫痛彻心扉。他有些后悔,不应该背叛自己年轻时的理想。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可又有什么用了,一切都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着。

完全是潜意识在起作用,他将车向着西行。在距离一个住宅小区茶两个街口,却能清晰的看到路口那栋居民大楼的花坛阴暗处,他悄悄的熄了火,朝着那栋楼的某楼层望去。

那是他的家。妻子、孩子都曾经以他为傲。也许他的收入并不买得起这样的商品房,但是他却买了,给了家人一个称心的私密空间。当然,他并不傻,借钱、用妻子亲戚的名字登记等一系列的障眼法让他在以前即使有所非议,也对他无可奈何。而现在,他不知道,这一切还能保留吗?他还能再见他们吗?他们以后的日子还会好吗?

家中的窗户是黑的,只有盥洗室的黄灯晕晕的亮着。这是一种习惯,多少年了,从来如此,不管他们搬了几次家,总有一盏灯亮着等他回家。但从今天开始,他却再也回不了家了。刚才只是点滴的泪水,此刻,却如潮水一般,洗刷着马贵的脸庞。马贵用手撸了一下,眼睛还在痴痴的看着那个方向。也许他们还在安睡。局里的人还没有惊动他们,这也许是最后的宽慰了。

路上很安静,对于这个似乎已经改变了摸样的环境,马贵同样紧张的观察着。街道马路显得如此空旷,他的目光中扫视着一切目力可及的角落。尤其是那些行人和车辆,职业反应给了他辨别危险的能力。这个时候,除了上早班或者加班刚回家的人们,是不会有人有闲心出来闲逛的。那些行人如同往常一般,神色匆匆,这并不没有异象。环顾左右,马贵也发现,其他开车的人都专注的看着前方的路,对周围事物漠不关心,只有碰上红灯才将车停下来,显出不耐烦的样子。而当交通灯还在变化,并未跳出绿灯的时候,那些车辆已经发动,朝着前方快速驶去。就像生活一样,过去了的东西永远只能停留在身后,而前方才是要抵达的目的地。马贵突然发现,自己现在的感悟怎么如此富有哲理,早怎么没有发现。如果从来都有这样的内心,他还会不会是一名渎职犯罪的警察。也许会使光环下的思想家?七纷八绕的想法在他的脑中冲突着,很快,他又悲伤了。这些想法最后告诉他的答案,他的生活从此开始割裂,他再去回不去从前了。

那盏幽幽的黄灯是如此吸引着马贵,他已经开始犹豫要不要冒着危险,冲回家去。做个最后的告别,或者说,接着他们一起离开。他的手摸着手枪,手心里分明都是汗水,有些发粘。就在这个彷徨不定,理智与情感剧烈交锋的时候,事实却给了他最后的选择。家里的大灯突然在大窗户里亮了起来。马贵吃惊了,这说明什么?他自信自己的观察中,并没有发现有警方人员出没。看来,是电话,对,是问询他在何方的电话。马贵又一次惊恐起来,刚才的情绪刹那间被抛在了脑后。自身的安危马上占据了上风。他已经在这个地方浪费了太多的时间,该是走的时候了。像所有人一样,马贵在既感到内疚,又咒骂着自己愚蠢中,发动了汽车。

又一次改变了方向,他摸了摸身上的钱和护照,以及开车时,放在一边的手枪。马贵决定忘了这一切,只要他安全的离开这里,这些年的积攒不会让他潦倒。甚至可以在一个新的地方,新的国度过上不再忧虑的富足生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