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跟忘忧的第一次约会

瑟瑟秋风卷红尘,凛凛凉夜望秋月

雨毕始闻虫鸟声,终话月色漫长夜

近日心绪不住绕,无眠长夜梦三千

起身阳台独漫步,心系佳人不知寒

欲将心事话与她,卿妮可愿与我话

寒风不摧苍松劲,大雪难压寒梅花

你我虽隔几省地,愿骑鸿雁传我情

相思苦,奈何愁,何能忧愁笑忘忧

苦情长,单相思,何解心中独自怅

天阴不见日,云遮月,晚间可有繁星点

九月初九日,望何处,明月可曾照佳人

抬眼望,仰天长啸,柔情凭你解长宵

朝天吼,意气风发,一副肝胆痴情长

遥望远处万重山,飞你处,我意方可消

夕阳西下垂暮色佳人何处

滚浪淘沙始见金佳人在哪

献给忘忧


以下纯属虚构,杜绝雷同


“二零零零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间来得更晚一些”。是的,故事要从2000年说起。

…………

呤……呤……呤……清早八神的(四川方言意为大清早的)又睡不成好觉了。我赶紧把闹钟关了,在床上死赖着不想起来,睡觉是一门艺术嘛!这时脑子里划过一句话,好像挺重要似的。一阵琢磨kao!大呼不好赶紧一个鲤鱼打挺,冲向卫生间洗蔌,形象是很重要的。完毕换上俺新买来的阿迪鞋在镜子里照了好一阵子。今天太重要了。

“铁血水区论坛有限责任公司”,嗯。没错就是这里了。我信步走进去看见一个人好像很焦急的样子 哟!是老朋友江河。外号“聋”江河。别看他外号带了个聋字耳朵可灵了。至于他为什么叫“聋”江河.嘿嘿:这里就不表了。

不等我开口江河先冲我说道:“唉呀宇哥你怎么才来呀,我等的花儿都谢了。你说我收你几个介绍费容易吗我?好了好了,9点半还有10分钟我们快上去吧估计忘忧妹子已经在楼上了”我们边走边谈,江河对我说宇哥这次你可得把握好哇!人家可是科长呢!据说文采与你有一拼,人也温柔善良。我一听心里乐开了花。有文采又温柔还善良这样的妹子现在就是天天打着灯笼找也找不到了哇!连忙说龙哥对小弟真是没得话说,改天我做东。江河一听改天请他立马接到:今天我正好没事呢!嘿嘿,这小子,生怕少吃两碗肉似的。我道这不是今天可能约忘忧妹子吗!这可是老弟一辈子的幸福啊。“对的对的,你看我差点把正事忘了”。江河不甘的说。

我俩上了楼走过一个过道转了个弯(水区真大的说)从一扇窗子里看到一个23,4岁左右的美女在写些什么,她神情极为专注,根本没留意到我在偷偷看她。这时江河说宇哥里面就是忘忧妹子了你自己进去吧我下楼抽只烟,说着转身便走末了给我一脸坏笑示意我加油。

办公室门虚掩着没锁,本想敲下在进去的我又不忍惊扰到忘忧妹子。轻轻地推开门我进去了,她还是那么专注,好像在批阅着什么文件。这时候我才发现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专注于工作的时候,很是能打动人。我轻步走到她身后,才注意到她穿着蔚蓝色的职业装,头发没有系,如垂柳一般,真美。刚才只注意看她的神态了。我一细看,她原来是在批阅员工的工作报告。她手上那份是个叫‘16年老兵’的,报告是说《永远是橄榄绿98年抗洪我在九江》,看来这人不简单,以前肯定是个军官,膜拜,我也喜欢军人的。有几分报告是批过的,最左边那个是‘桐井不知的’《诗人走进这个季节》,这位姐姐好文采呀!旁边那份是一个叫‘你的眼神’写的《龙江河的冲将路》,我心里犯嘀咕还有一个人也叫龙江河么?马甲!呵呵,真是奇了怪了,你的眼神旁边那个人居然叫毁灭妹妹,怎么名字都怎么怪?只见她的报告上写的是《海权》审核结果,看来是个不小的头头。最有趣地要数一个叫蹈海地了,他的报告材料都是打开的,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家伙很懒!这点可以从他的报告里看出来像什么《水区财务公司成立》《招聘啦!招聘啦》什么的,只不过区区数字,真是懒的出奇。这公司指定要完了。

这时可能她看得累了,揉了揉眼睛。真美。我不禁脱口而出。她啊地一声转过头来怔怔地看着我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我连忙解释到刚才不忍打扰所以才没敲门你别生气。她疑惑带着质问的语气问我:“你是谁来我们公司做什么?”。面对她的质问我只好实话实说我叫小宇,是朋友江河介绍来的。“哦”,她轻声说。表情立马放松了,笑着对我说她之前也知道这件事。说完脸不免红了一下。女子家家嘛!

她端起办公桌上的水杯要喝水,才发现没有了,我看着该我表现一下了。“我给你倒吧”。说着主动接过了她手里的杯子,盛完开水我小心地递给她生怕一个不小心洒出来烫着她了那我可是千年罪人。她接过杯子细细抿了一小口,这件小事使场合缓和了不少。“我叫忘忧,没事也喜欢写点东西。听江河哥哥说你也不错嘛!”听她能这么夸我我心里那个激动呀!忙说忘忧过奖了。

正当我们共处一室颇显得尴尬时我问她中午有空吗能一起吃个饭吗?她顿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天呐!当时我简直要跳起来了。这时我注意到桌子上有一只很漂亮地打火机,银色的外壳可爱得紧。她好像也注意到了,拿起那只打火机说这是公司成立10周年的纪念品,接着她问我喜欢吗就送给你吧。我一听忘忧主动送我东西我怎么能不要呢!当时也不推托欣然接受了。心里老甜了。(写这都笑了)其实我是不抽烟的(真事)。我傻笑着对忘忧说我一定天天带着保护好。忘忧笑笑没说话。

这时已经11点多了,忘忧对我说“你在这里坐一下我去红董那里请假就来”。看着她走出办公室我不由得开始想下午该去那里好呢?是公园?还是电影院?这时想起一个叫‘我爱霍去病’的哥们经常对女孩子说“我们去墙角说会话吧”,我真服了他了墙角能说什么?真是的。

不一会忘忧回来了,拿起手提包我们就并排着走下楼。走在路上我们也没有说什么话,就这么一直并排走着。我几次想把手伸上去牵她的手可就下不了那勇气。又走了一会儿我心想男人就要勇敢不怕的,有了这个想法我终于在快到餐厅门口的时候握住了她的手,她没有挣脱,脸上有笑容,低着头,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呵呵!越来越美丽。进餐厅门服务员热情地笑着说“先生您的女朋友真漂亮”。



只要忘忧不反感我就一直写下去,也许会有像文中的那么一天。


以上名称纯属巧合,杜绝雷同





(为响应国家号召,火车票都实名制,所以文中出现的广告请相关责任人交纳广告费给楼主。谢谢)

本文内容于 2011/10/8 3:37:00 被小宇115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