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制造“三肇惨案”:吃活人心

rtyufghxu 收藏 10 11371
导读:“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为镇压人民的反抗,日伪军、警、特工人员大肆搜捕共产党员和抗日志士,昼夜盘查“三肇”城内旅店、大车店和过往行人,活动于各公共场所。在乡村,由伪警察巡回侦察,发现可疑就地处治。他们还通令各村地头50米内不准种高棵庄稼,以防抗联藏身。伪满洲国成立后,先后在“三肇”地区制造了三起震惊内外的杀害抗联战士和抗日志士仁人事件,还对“三肇”地区的广大无辜群众进行血腥杀害。   ■32位志士惨遭杀害   1940年9月,由于我东北抗联第12支队对日本侵略者的频繁袭击,地下党组织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为镇压人民的反抗,日伪军、警、特工人员大肆搜捕共产党员和抗日志士,昼夜盘查“三肇”城内旅店、大车店和过往行人,活动于各公共场所。在乡村,由伪警察巡回侦察,发现可疑就地处治。他们还通令各村地头50米内不准种高棵庄稼,以防抗联藏身。伪满洲国成立后,先后在“三肇”地区制造了三起震惊内外的杀害抗联战士和抗日志士仁人事件,还对“三肇”地区的广大无辜群众进行血腥杀害。

■32位志士惨遭杀害

1940年9月,由于我东北抗联第12支队对日本侵略者的频繁袭击,地下党组织和抗日救国会广泛深入的抗日活动,广大爱国群众的斗争热情越来越高涨,使日本侵略者感到自己的统治摇摇欲坠。他们企图把“三肇”地区的党组织和抗日力量消灭掉,便采取了十分野蛮的手段,对抗联战士和志士仁人进行了残酷的大逮捕,大屠杀。

由于叛徒出卖,1941年2月3日,中共龙江工作委员会地下室受到破坏,组织人员名单落到敌人手里。从此,地下党员、抗日救国会、抗联支队战士和抗日群众大批遭到逮捕。仅三个月时间,在“三肇”等地就先后逮捕了抗联支队第12支队长徐泽民、参谋长李忠孝(后叛变)、第34大队第一中队长艾青山,“三肇”地区工作委员会工作员杨洪杰、李明树等6名分会长及抗日群众292人。 其中,重案犯32人。敌人对他们进行了严刑拷打,刑讯逼供,始终一无所得,便在1941年1月24日,将他们押上刑车,开赴刑场。在“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声中,32名烈士全部被敌人枪杀。

灭绝人性的日本侵略者把艾青山、张德、赵祥等同志的头割下来,装进木笼,放在十字街中央炮台前边的桌子上。同时又把烈士的尸体堆放在提前挖好的一个大坑里,倒上煤油一起焚烧。又在肇州南门贴上布告:如果有收尸者,与死者同罪。3天后,敌人把赵祥的头又拿到青冈县悬挂在南城门上,把艾青山的头拿到肇源县悬挂在东城门上,敌人想以此来镇压人民的反满抗日斗争。

■“三肇惨案”

1940年,我抗日武装在广大人民的支持下,不断给敌人以重创。伪滨江省警察厅派三班特务,到肇源进行特务活动。仅一个月就抓捕抗日救国会员、爱国士绅和无辜百姓一百多人。经过严刑酷审之后,于1941年1月9日,将王化清等19名重要人物用铁丝捆绑,三五个人为一串,用两辆汽车运往肇源三站方向。由于被押送的人毫不畏惧,王化清破口大骂,张友德用日语大骂日本鬼子狼心狗肺欺压老百姓,满口牙齿皆被鬼子踢掉。当晚十点多钟,车开到李家围子南面的江面上后,几名日军到江上查看一番, 便命人将吃水用的冰眼凿大,凿后先将王、张两人推入冰窟窿中,接着又用刺刀把其余17人全部推进冰窟窿。第二天,有人到江边来看,血迹染红了冰窟窿周围,刺刀挑下来的棉花和几只破鞋冻在血泊中。

■42名无辜百姓被杀害

伪滨江省警察厅警务科长山崎,来肇源后亲自指挥县内警特搜捕与抗联有牵连的居民。有的搜出领到救济粮的和领救济粮时烧毁粮证的,有的在战乱中拾到一件衣物、一双鞋的,被搜出后,一律被视为“通匪”被抓进监狱进行严刑逼供,若不承认就灌凉水、辣椒水、煤油、压杠子、剥肋骨、上电刑等屈打成招。1941年农历3月24日,把抓去的42名无辜百姓先后分两批押往西门外的大坑内,集体枪杀后,又往身上倒汽油进行焚烧,其中一人未死,跳出逃跑,被开枪打死后拖回坑内。遇害者不许家属收殓,附近的狗争食红了眼,见活人也往上扑,半年多无人敢靠近。

■大批劳工被迫害致死

1942年2月9日伪满政府公布了《劳动者紧急就劳规则》后,警察、汉奸闯入民宅,拦路堵截或假以罪名,强抓硬逼,凑齐人数,“抓劳工”一词由此而得。这些人被分批组织到一起以县为单位统一编队,有劳工股指派大、中、小队长负责带工送往各地。解送劳工如同罪犯,枪押车囚, 打骂兼施,脱逃者就地枪毙。劳工们主要是为日本侵略者筑路、采煤、开山、运物资、修建军事工程等。到达工地后,住漏雨工棚,睡凉地,蚊蠓、跳蚤、臭虫成灾,一日三餐喝上稀粥为福,多是发霉的高粱米、黑豆面、苞米粕子或橡子面。虽在病中也要坚持每日10至14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对重病或遭伤致残者则以死亡论处,喂狼狗或砍杀焚烧,惨绝人寰。忍饥挨饿从事的繁重劳动,使成千上万人被夺去了生命。因被抓劳工而造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者不可胜数。劳工们没有说话自由,谁要是三五个人在一起,就会被以反满抗日的罪名关闭或处死。稍有怠慢就要遭到日本人、汉奸的毒打。据不完全统计,1941~1945年的5年间,肇东县被抓去当劳工的有800多人,幸存者仅有120人。伪满康德十年(1943年),肇州县去东宁县大肚川的200多名劳工,一天一宿就死80多人。伪满康德十一年(1944年),去代岭北石人沟的130多名劳工,由于饥饿折磨,不到两个月就死40多人。当时劳工中流传着这样的谚语“吃的橡面窝窝头,腰扎一根麻绳头,脚穿一双破鞋头,整天身背大石头,动不动就挨鞭头,带病扔进坑里头,劳工啥时见日头。”肇州五区(现大同区大同镇)的刘德昌当劳工,在赤峰修铁路, 得重病处于昏迷状态,被日本人扔进山沟里,幸好被路人发现才免于一死。大庆市大同区祝三乡奋斗村的王升,在虎林县被抓劳工坐在闷罐车里冻掉了双脚,后爬着过完了后半生。肇州西万宝山的劳工范继仁因病饿交加,浑身无力,把轱辘马子推掉了轨,被代工的用镐把活活打死。伪满康德十二年(1945年),日本侵略者撤退前,在虎林的一个工地用机枪杀害了“三肇”地区500多名劳工和村民,鲜血流淌,尸骨遍地,惨不忍睹。由于劳工死亡率极高,有的村屯甚至变成为“女儿国”和“寡妇村”。

■惨无人道吃活人心

日本侵略者不仅惨无人道地拿中国人做活体解剖试验,而且还吃活人心。1938年2月,由奉天来肇源县一名自称“千叶医学博士”的日本人山田立木,将捕去的11名无辜百姓绑到西门外,剖心后将人心放在旗公署院里。次日参事官林田数马乘汽车从二站回来,路经东门外,见一老太太犯精神病,林田假做慈悲,要老太太上车送往旗立医院治病,儿子感激万分,不料其母竟被挖心配药用了。同年,警务科日本人佐藤老婆患病,从哈尔滨请来一名日本医生,诊断后要三颗活人心配药。佐藤便向司法股长要了三名在押的中国人由警务科的吉野,哈市日本医院及旗立病院日本大夫将这三名因割马尾、小偷小摸的犯人剖心送与佐藤老婆配药治病,尸体抛入江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楼gdzhdz

这类日本畜生侵害战争的对中国人犯下的历史事实,政府有责任有义务编入教科书,世世代代教育中国的下一代,这类日本畜生侵害战争的对中国人犯下的历史事实,政府有责任有义务建立官方网站昭示世界人民,中国政府有责任有义务,联合亚洲范围内当然遭受日本畜生侵略屠杀的亚洲各国警惕日本畜生的军国主义的复辟!!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