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泡妞手段究竟有多高超

rtyufghxu 收藏 1 15853
导读:西门庆认识李瓶儿的时候,还是夏天,两个多月后的重阳节这一天,西门庆就终于“偷”上了。   偷情比嫖娼刺激多了。嫖很低级,“有钱便流,无钱不流”,没啥技术含量。偷则不同,多少还是要讲些感情基础的。   西门庆偷情成功之后,李瓶儿又送了两根金簪(皇宫御用品,价格不菲),替西门庆带在头上,并交代他说:“千万别让我老公看到了。”   西门庆这回是一分钱没花,既赚了人,又赚了钱。   那么,西门庆这个谦谦君子大色狼,究竟凭什么可以白上人家老婆?他到底有何妙招呢?其实只有一招,既简单、又重要的一招。

西门庆认识李瓶儿的时候,还是夏天,两个多月后的重阳节这一天,西门庆就终于“偷”上了。

偷情比嫖娼刺激多了。嫖很低级,“有钱便流,无钱不流”,没啥技术含量。偷则不同,多少还是要讲些感情基础的。

西门庆偷情成功之后,李瓶儿又送了两根金簪(皇宫御用品,价格不菲),替西门庆带在头上,并交代他说:“千万别让我老公看到了。”

西门庆这回是一分钱没花,既赚了人,又赚了钱。

那么,西门庆这个谦谦君子大色狼,究竟凭什么可以白上人家老婆?他到底有何妙招呢?其实只有一招,既简单、又重要的一招。

前面说过,男追女,成不成的决定权在女方。(反之亦反。)

西门庆从头到尾只做一件事,就是在反复地试探对方、表现自我的过程中,“获得女方的愿意”。只要女方愿意了,那就必成。

她若不愿意,此事便休了,难道我还扯住她不成?

这一招,是花了大几千块钱在王婆子那里学到的。

但最难的是,哪个女性会傻到去对你直截了当地表态呢?基本上是不会发生这种奇迹的。愿不愿意,只在她的心里,你又咋能知道呢?

不过,好在女性虽不会对你直接表态,但却是都极懂得怎样暗示的。

一个暗示也就够了,因为西门庆是一个很善于破译这些“暗示”密码的行家。他在一步步试探的过程中,特别留心对方是否会做出暧昧的暗示。

话说当时西门庆和李瓶儿迎面撞了个满怀,李瓶儿转身入后边去了,说老公马上回来,请稍等。然后说了这样一句话:

“今日他请大官人往那边吃酒去,好歹看奴之面,劝他早些回家。两个小厮又都跟去了,止是这两个丫鬟和奴,家中无人。”

这一番话,看似平淡,一般人可能听不出什么来,但西门庆却嗅出了话中之音:李瓶儿根本没必要对他说出家中的细节,但她却把老公、小厮、丫鬟的行踪都对西门庆说得清清楚楚,最后强调“家中无人”。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说,我家里没人。多么强烈的暗示!

西门庆是什么人。书上说:“这西门庆是头上打一下脚底板响的人,积年风月中走,什么事儿不知道?今日妇人明明开了一条大路,叫他入港,岂不省腔!”

发展的过程就是:李瓶儿又多次对他暗示,反复抱怨老公天天在外面鬼混。再后来就是眉目传情,“两个眼意心期,已在不言之表”。再后来,西门庆去解手时,李瓶儿竟跟来偷看,两人又撞了个满怀。

李瓶儿的暗示在逐步地升级,可西门庆却一直无动于衷了。这是为什么呀?因为现在,已经变成李瓶儿追求西门庆了,成不成在于西门庆愿不愿意,这叫欲擒故纵。

最后,一天晚上,李瓶儿出钱叫她老公到外面妓院去吃酒,她就把西门庆叫过来,两个人躲在她房里吃酒。“两个于是并肩叠股,交杯换盏,饮酒做一处”。

现在明白了,西门庆的绝招其实很简单,就是俘获自愿的女人。读懂她们的暗示,或诱导她们做出暗示。只要人家愿意了,他甚至可以设计让人家自己送货上门。

就这一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在《金瓶梅》中,和西门庆有关系的数十个女子都是自愿的,他从来没强迫过谁。而另有两个被惊为天人的美女,西门庆却始终上不了,到他死也没成过,为什么?因为人家不愿意。不愿意,绝招就失灵了。

可见,也并不是西门庆真的有多么厉害,一个巴掌也拍不响啊。

从这之后,只要李瓶儿的老公不在家,她就叫丫鬟拿梯子爬上墙头,或学猫叫,或以咳嗽为号,或是扔一块瓦片。

这边,西门庆就掇过一张桌凳来踏着,暗暗翻过墙去厮会。第二天早上,再照前越墙而过,回到家中。

两个约定暗号,隔墙酬和,窃玉偷香,根本不从大门里行走,神不知,鬼不觉的,街房邻舍又怎的会晓得?!

却说有一天早上,西门庆扒墙回来,走到潘金莲房里。金莲还未起床:“你昨日也不知又往哪里去了一夜?也不对奴说一声儿。”西门庆就顺口撒了个谎,金莲虽然信了,却有几分疑影在心。

又一日晚上,西门庆回来后,饭也不吃,茶也不吃,只往前边花园里走。这潘金莲贼留心,暗暗跟着他看。天哪!只见隔壁的那个丫头,在墙头上只打了个照面,转眼间,这西门庆就踏着梯凳爬过墙去了。

这潘金莲归到房中,翻来复去,通一夜不曾睡着。

天还没亮,西门庆就回来了,潘金莲睡在床上不理他。

那西门庆先带几分愧色,挨近她坐下。

金莲跳起来坐着,一手揪住他耳朵,骂道:“好负心的贼!你昨天哪里去了?把老娘气了一夜!我已是晓得不耐烦了!趁早实说,与隔壁花家那淫妇偷了几次?你信不信,我吆喝起来,教你死无葬身之地!你安下人标住他男人,却这里偷他老婆。我教你吃不了包着走!”

西门庆听了,慌的装矮子,跪在地下,笑嘻嘻央及说道:“小声些!实不瞒你说,就只偷了昨天这一次。”

金莲哪里肯信。西门庆只好把李瓶儿送的两根寿字金簪儿拔下来,送给了潘金莲做封口费。

潘金莲接了观看,却是两根番石青填地、金玲珑寿字簪儿,乃御前所制,宫里出来的,甚是奇巧。

金莲见了这对金簪儿,满心欢喜,收下后说道:“既是如此,我就不说你了。你再到那边去,我这里就与你两个望风,教你两个自在。你心下如何?”

那西门庆欢喜的双手搂抱着说道:“我的乖乖的儿,正是如此。我明天买一套妆花衣服谢你。”

■为何连娶三个丑女

西门庆给一般人留下的印象就是:沾花惹草,风流好色。见谁漂亮他就喜欢谁。身边个个都是美女。真是这样吗?

《金瓶梅》第一回说西门庆:“自父母亡后,专一在外眠花宿柳,惹草招风。”

也就是说,西门庆以前是不嫖娼的。另外,他的原配老婆和他生活了十几年,他也没娶过小老婆。是在西门庆的爹、妈、老婆都死光了之后,他才一连又娶了3个太太,其中有2个还是妓女。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西门庆新娶的这3个老婆:

1. 大老婆(妻):吴月娘

首先,他“娶了本县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填房”。这个女人,吴月娘,只小西门庆两岁,嫁给西门庆时,竟然还是个黄花闺女。而西门庆的女儿都十几岁了,快要结婚了。

可见吴月娘长相不咋的。按书上的描述,她长着一张圆嘟嘟的大脸巴子,像个盆子。又大又白净,所以是“面如银盆”。眼睛呢?书上说“眼如杏子”。这……好看吧?

因为她是大户人家的女儿,估计也不至于太差,毕竟气质在那儿,再者性格又好。只是不能算作美女,长相一般吧。反正别的美女见到她的容貌后,没有醋意妒忌的。

娶吴局长的姑娘当老婆,高攀了,这个好理解。可他怎么又娶了李娇儿、卓丢儿这2个卑贱的妓女呢?

有的朋友要说了,这你就不懂了,古人娶妻看“德”,纳妾看“貌”,娶漂亮妓女为妾,很多啊,很正常啊。

但是,我要告诉你,就算以“貌”来论的话,他这两个妾的姿色,还未必比得过他的妻!你看--

2. 二老婆(妾):李娇儿

李娇儿这个妓女,她是个肥肥,矮墩墩的,身子很重,又能漂亮到哪呢?别人在荡秋千时,她就只能站一边看,根本不敢上,生怕压断了。又矮又肥两三百斤重的“美女”,总不至于貌若天仙吧。

那么,究竟为什么要娶她?这可是要“成本”的。

按支出的成本算:娶不如包,包不如偷,偷不如嫖。嫖,是最便宜的。

像李娇儿这样的,最多嫖个几次也就够了。用不着包,更用不着娶。娶一个女人放家里当老婆,那可是一个“长期成本”,意味着家里又添了一张嘴。一日三餐,你总不能让她饿着吧。

一没有感情、二没有姿色、三没有身份,那西门庆究竟为什么要娶她呢?我们顺着原文往下看,哦,原来是因为她的姐姐!

李娇儿的姐姐,亲姐姐,是本县无人不知的一位妈咪,她开的是本县最大的一家休闲娱乐城。唱的、洗的、吃的、喝的、玩的,服务一条龙,应有尽有,天天生意都是满的。

比起西门庆的药房来,那可强多了。西门庆娶个李娇儿,划算吧,尽管她胖得没个人型。

西门庆还在外面做兼职,放官吏债,暴利啊,这位有钱的姨姐子会不投资?

3. 三老婆(妾):卓丢儿

卓丢儿这个妓女,估计要比李娇儿长得好看点,但瘦得要死。西门庆先“包了些时”,又“娶来家做了第三房”。这就是花了些本钱的。

卓丢儿是个“名妓”,名妓的收入肯定要比普通妓女高得多,而清白良民人家的黄花闺女是不挣钱的,没收入。卓丢儿自己手上就有一笔钱!西门庆娶她,赚了。

那么,西门庆喜不喜欢她呢?卓丢儿病秧秧的,“身子瘦怯,时常三病四痛”。病得要死了,西门庆也把她娶在家里。他自己该出去喝酒的,还是要出去喝酒。

他的大老婆吴月娘说:“你屋里有个病人,你不知道啊,你搭了这起人又缠到哪里去了?好歹你也要看看她吧。”

没过多久,卓丢儿就死了。西门庆后来基本上再也不提她,就当没这个人似的。

在一般人的想象中,西门庆是个好色之徒,哪有漂亮女子就往哪去,果真如此?你看看他这三房太太就知道了。

以西门庆的人才,要找个美女,绝对不难。但他却连娶了三个不中意的太太。可见,在西门庆的眼中,“色”排不上什么位置,他更看重的是“利”。 钱,永远大于貌。

你若不信,我们再来看看西门庆对两个真正的美女是何态度:

1. 潘金莲

西门庆偶遇潘金莲。这个女人是《金瓶梅》中最美的一个。西门庆当时已经看呆了,但是,他没有娶她的意思。

西门庆和王婆子商量了那么久,商量的是什么计?“挨光计”。所谓挨光,就是偷情(晴)的意思。定位只是在“偷”上。

如果没被武大郎发现,就继续偷。西门庆只是想和潘金莲保持情人关系,天天搞婚外恋不是很好吗?没有“娶”的必要。

后来把武大郎害死了,潘金莲就天天盼着西门庆来娶她。西门庆呢?屁股一拍,玩失踪,再也不来了。为什么?因为西门庆仔细算了收益与支出后,没赚头呀!所以就没有娶潘金莲的这种预算。

那段时间,潘金莲几乎要疯了。

2. 李桂卿

西门庆的结拜兄弟,应老二等人,反复向他推荐最新发现的小美女李桂卿,一个刚出道的小妓女,和西门庆的姑娘差不多大,快要成人了,“出落的好不标致”、“生得十分颜色”。都劝西门庆快去包她。

西门庆是不是一听说有美色就动心了呢?根本就没有!这是先一年十月说的,可直到第二年的六月他才和这位小美女偶遇。在长达8个多月的时间里,西门庆没有丝毫兴趣,提都不提,早就忘记了。

为什么?刚出道的小丫头又有什么钱!这明摆着是件纯消费的事,浪费啊。

西门庆是个商人,钱要投向最赚钱的地方。你以为他真的好色如命?

■揭秘:西门庆控制女人的手段

《金瓶梅》第一回说西门庆“学得些好拳棒”,但看完之后也没发现他打过几个人。这一点和《水浒传》不同,水浒里的人物,基本上多是一言不合即拳脚相向,动不动就打出了人命。

西门庆根本不是这种人。

他不打架。他在外面混,总是一团和气的面容,很少与人动手。他是不会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恶人的。

西门庆曾经打过一次架,就是打武大郎那回,只踢了他一脚,转身就飞跑。

当时,武大郎来捉奸,西门庆已经被吓傻了。他的第一反应是钻到床底下躲起来,吓得气都不敢出。在潘金莲的挑唆下,他才飞起一脚,踢翻了武大,夺路而走。

是因为非常关键的一个时刻,马上就要被捉奸在床了,所以才和人打了一架。

我们再来看那个企图勒索钱财坏了好事的郓哥。水果贩子郓哥,他既帮武大去捉奸,又帮武松去告状,处处都与西门庆作对,应该算是结了仇吧。

但是,在《金瓶梅》中,西门庆根本就没有打他。打他有什么意思。

西门庆好像只打过这一次架,就武大郎这一回。一般不打架,这是对待外人。

但是,有一回,在很短的时间内,西门庆却把自己家里的人连续打了三个!

第一个,打的是四老婆:孙雪娥。

第二个,打的是贴心秘书,天天跟班跑腿的小厮:玳安。

第三个,打的是刚娶进门不久的五老婆:潘金莲。

这三个人究竟为什么会挨打呢?我们不妨试分析之:

(一) 孙雪娥

四太太孙雪娥是管食堂的。一天,早饭弄迟了,丫头春梅去催,两人发生了口角。

西门庆走到后边厨房,不由分说,上去就是几脚,踢得孙雪娥不敢吱声。西门庆骂道:“你怎么要骂她?你骂她是奴才,你怎么不溺泡尿把你自己照照!”

踢完后,西门庆转身走了。

孙雪娥对旁人说:“你看,我今天晦气!我又没说什么……”咕叨了几句。

不料,西门庆没走,转身回来,上去又是几拳,骂道:“贼奴才淫妇!你还说不欺负她,亲耳朵听见你还骂她!”

打得孙雪娥疼痛难忍,气得在厨房里两泪悲流,放声大哭。

这是早上的事。下午西门庆回来,潘金莲在房里哭,原因是和孙雪娥吵了一架。

这西门庆不听便罢,听了时,三尸神暴跳,五脏气冲天。一阵风走到后边,揪住孙雪娥的头发来,尽力拿短棍打了几下。骂道:“好贼歪剌骨,我亲自听见你在厨房里骂,你还搅缠别人。我不把你下截打下来也不算。”

为什么西门庆要凶巴巴地打孙雪娥?用意究竟何在呢?果真只是为了一顿早餐?

细细寻找原因,西门庆在发怒之前,潘金莲和春梅两个是这样对他挑拨的:“我说别要使他去,人自恁和他合气。说俺娘儿两个霸拦你在这屋里,只当吃人骂将来。”

孙雪娥说,潘金莲、春梅这两个家伙天天把西门庆霸拦在屋里。

这才是根本原因。

我天天在哪儿,你不要不服气。所以打孙雪娥,同时也是杀鸡骇猴,警告所有的人:

不要干涉我的私生活!谁干涉,就打谁!

潘金莲非常高兴,以为是在替她出气。殊不知,西门庆转身就到外面包情人(李桂姐)去了,他可以在外面玩半个月不回来。结果就是,大家谁都不敢出声。

(二) 玳 安

到了七月,西门庆快要过生日了,还不回去。他花了几万啊,不舍得走啊!大太太吴月娘叫玳安牵马去接他回来,潘金莲就暗暗写了封情书叫玳安转交,劝他早些回家。

玳安此时的身份,就代表着吴月娘(另加潘金莲),到李家妓院来接西门庆。

西门庆当众把玳安踢了两脚。说道:“吩咐带马回去,家中哪个淫妇使你来的?我这一到家,都打个臭死!”玳安只得含泪回家。

打玳安,就相当于打吴月娘。“家中哪个淫妇使你来的?”既指潘金莲,也骂吴月娘,哪个都不许管我的。从此,再没人敢出头了。

书上写三太太孟玉楼曾经问过这样一句话:“你踢将小厮便罢了,如何连俺们都骂将来?”

她不知道,西门庆打小厮是假,威吓这些娘们才是真。

(三) 潘金莲

西门庆是七月二十八过生,他一直玩到七月二十七的晚上才回去(在妓院前后住了近两个月)。你看他会玩吧。

一到家,二太太、四太太就向他告状:“你不在的时候呀,潘金莲就和家里的一个小厮通奸。”

西门庆一听大怒,叫潘金莲把衣服脱光了跪在那里,拿起鞭子就抽。

被打的这三个人,分别是在西门庆包情人前、包情人中、包情人后。这样一看,用意就很清楚了:一不许干涉我的私生活,二不许你们越轨。

要是从来不敢打老婆,可以肯定地说,你管不了她的。

西门庆就会打,又疼又打。在一般情况下,他从不打老婆,并且还对她们一贯性的很温柔。但只要抓住了机会,有理由打的时候,就狠打,边打边骂,大嚷大叫,故意弥漫恐怖气氛。

把老婆都治得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

从《金 瓶 梅》看西门庆欺骗女性的伎俩

古人云: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

西门庆有妻,有妾,又包了个妓。但是,说实话,花钱买春包个妓,根本就没啥技术含量。若有本事吃白食,不花钱又上良家妇女,那才是高手。

西门庆想到了李瓶儿。

李瓶儿是西门庆结拜兄弟花子虚的老婆,就住在自家隔壁。她一向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时就是看到一眼也难,从来没和她说过一句话。和她之间,究竟有戏没戏呢……

再说,那可是兄弟的老婆呀!

呀!西门庆也顾不得许多了。

首先得“巧遇”。 巧遇,是N种方法中最好的、最自然的相识方式了。

可是,没有机会巧遇怎么办?那也好办,就制造机会巧遇呗。

话说有一天,花子虚下帖子请西门庆到外面去吃酒。花子虚包的一个妓女(吴银儿)过生日,所以他就叫西门庆来喊他一起出去。

西门庆就打选衣帽,穿戴整齐,叫了两个跟随,骑一匹骏马,先迳到花家来了。

恰巧,花子虚此时不在家,他的老婆李瓶儿,就站在二门里台基上。台基,就是高出地面的建筑物底座。

当时是夏月天气,有些炎热,李瓶儿穿着一件薄薄的“藕丝对衿衫”,下面是“白纱挑线镶边裙”。

“衫”,古代指无袖头的开衩上衣。(比如汗衫、衬衫,都是无袖或短袖的。)李瓶儿的穿着,一贯都是非常讲究、非常时髦、非常高档的。换成现在的标准来看,应该相当于是吊带。

女人混得好,身上就穿得少嘛。

西门庆看见只当没看见,径直大步走了过去。书上写道“那西门庆三不知走进门,两下撞了个满怀。”你看,巧不巧?

人家那么大个人,又站在最明显的空间处,他就这样面对面往人家身上一撞,撞个满怀。你说他是有意的呢,还是无意的呢?你不知道,反正他没看见嘛,很正常啊。

这一撞,准撞出故事来。

紧接着,西门庆就很自然的、很有涵养的“忙向前深深作揖”。

“深深作揖”,这是西门庆习惯性的招牌动作。

怎么叫作揖呢?“古所谓揖,但举手而已”。 也就是说,只举手,不鞠躬。但是,西门庆在遇到女性时,都是“深深作揖”,又举手,又鞠躬。

我们再来看第二回,西门庆初遇潘金莲时,被竿子打了头,西门庆不仅没发怒,反而还行了个大礼: “那人(西门庆)一面把手整头巾,一面把腰曲着地还喏道:"不妨,娘子请方便。"”

“把腰曲着地”,这一揖够深的。可见,“深深作揖”是西门庆早已养成了的良好习惯,总是能给对方留下良好的印象。这在男尊女卑的时代,可并不多见咧。

现在,西门庆和李瓶儿先撞了个满怀,再深深作揖。那么,李瓶儿呢?没招,她也只好回礼,“还了万福,转身入后边去了”。使出一个丫鬟来,叫给西老板上茶。

撞个满怀,只一瞬间的事。但书上把西门庆的感受描写得很清楚:

“这西门庆留心已久,虽故庄上见了一面,不曾细玩。今日对面见了,见她生的甚是白净,五短身才,瓜子面儿,细湾湾两道眉儿,不觉魂飞天外。”

正在幻想间,花子虚回来了,和西门庆一同出去吃酒,直吃到天黑。这西门庆留心,故意把花子虚灌得酩酊大醉。

然后,西门庆就把花子虚搀扶着送他回家。这样,就又制造出了一个和李瓶儿近距离接触的正当理由。

李瓶儿出来拜谢西门庆,说道:“拙夫不才贪酒,多累看奴薄面,姑待来家,官人休要笑话。”

那西门庆忙屈身还喏(依然很有礼貌),说道:“不敢。嫂子这里吩咐,在下敢不铭心刻骨!若让嫂子担心,显的在下干事不力了。方才被那些人缠住,是我强着催哥起身。走到乐星堂门口郑爱香(名妓,小名叫做郑观音)家,哥就要往她家去,被我再三拦住,劝他说道:"恐怕家中嫂子放心不下。"方才来家。若到郑家,便是一夜不归了。嫂子在上,不该我说,哥也糊涂,嫂子又青年,偌大家室,如何就丢了,成夜不在家?是何道理!”

这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正气凛然。

装正经,很好很强大。名声再差也要装正经,总不能一见面就像个色狼似的,那还混个屁呀。

事实上,西门庆在和女性交往中,一直都是“谦谦君子”的形象。

再后面几天,西门庆叫结拜兄弟应老二、谢老三等一伙人,天天把花子虚缠在妓院里喝酒,不放他回来。这样,机会就更多了。

李瓶儿一着急,就老是会叫丫鬟过来请西门庆问讯。

西门庆就会很正派地说,我,其实很少去那种地方,若是我在那里,有个不催促哥早早回家的?相交朋友做甚么?哥什么都好,就是这一件事不好。

李瓶儿真的要感慨啊,怎么人家的老公就那么好呢?自己的老公咋就不知道珍惜呢?有人家西门庆一半好就不错了。

一日,李瓶儿对花子虚说:“你在外边贪酒恋色,多亏了隔壁的西大哥,你买分礼儿谢谢他,方不失了人情。”

花子虚就连忙买了四盒礼物,一坛酒,叫小厮送过去。

这些礼物,西门庆都收下了。他大老婆吴月娘就问他说:“花家怎么无缘无故地送礼过来?”

西门庆解释道:“花二哥前几天在妓院里喝醉了,是我搀扶着他回的家。他天天在妓院里鬼混,我劝他休过夜,早早回家。他老婆因此感谢我,故买了这些礼物来谢我。”

吴月娘听了,眼睛瞪得大大的:“我的哥哥,你还是先把你自己管好罢,你还泥佛劝土佛!在外面养女调妇,成天不落屋,还反劝人家汉子!”




4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