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守台湾后被美国放弃 蒋介石如何稳定人心

本文摘自《从南京到台北:蒋介石败退台湾真相始末》,主编:张同新 何仲山,出版社:武汉出版社


1949年12月7日,蒋介石颁令,国民党“政府”迁往台北市。从此开始了其孤处一隅的统治时代。


从4月22日南京失守起不足8个月的时间里,国民党政府已四迁其地:由南京而广州,而重庆,而成都,而台北。现在的形势明摆着,倘若台北再一失守,那么堂堂的国民党政府将无处可迁。逃到台湾来的人们,惊魂未定,便开始为将来的命运而忧心忡忡了。


此时的台湾,可谓风雨飘摇,内外交困。


对蒋介石来说,眼下的头等大事自然是站稳脚跟,保住立足之地,否则什么也谈不上。他深知,这个问题的成败,主要取决于中共和美国两方面的动向,所以对于来自北京和华盛顿的任何消息,他都极为关心。


很快,蒋介石迎来了在台湾的第一个新年。元旦的前一天,他携儿子蒋经国悄悄离开台北,来到台中日月潭的涵碧楼小住。此行原为寄情山水,消却愁绪,但蒋经国发现,日月潭的青山碧水丝毫引不起父亲的兴致,老头子整日沉默寡言,头上的银丝一天天地多起来。


就在元旦的晚上,父子俩从收音机中听到了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元旦社论。社论庄严声明:在1950年新中国的四大任务中,首要任务就是“以一切力量完成人民解放战争,肃清中国境内的一切残余敌人,解放台湾、西藏、海南岛,完成统一全中国大业。……绝不能容忍国民党反动派把台湾作为最后挣扎的根据地。”


听罢广播,父子俩相对无言,心事重重。


华盛顿如何对待台湾,也是蒋介石至为关心的。


在中共和国民党两个政权之间,美国也面临着抉择。对此问题,美国政府内部颇有争议。以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上将为首的军方人士,更多地从军事战略角度估计台湾的地位。他们认为,台湾是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屏障,是一艘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如失去台湾,日本、菲律宾将受到威胁,因而主张派遣军事顾问团,协助蒋介石防守台湾。而以国务卿艾奇逊为首的国务院人士,则偏重于从政治角度评价国民党政权,认为蒋介石政府已腐败不堪,无可救药,即使美国介入也无济于事,因而强烈主张抛弃台湾。国务院的一些苏联问题专家则走得更远,他们不仅主张抛弃台湾,而且呼吁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认为再拖延与中国建交,只会有利于苏联,而危害美国的远东利益。


结果是国务院的意见占了上风。1950年1月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在白宫举行记者招待会,明确宣布:“美国目前无意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或特权,或建立军事基地”;“不拟使用武装部队干预其现在的局势”;“不拟遵循任何足以把美国卷入中国内战中的途径”,并强调,“美国政府也不拟对台湾的中国军队供给军事援助或提供意见”。


随后,艾奇逊受命在全国新闻俱乐部发表题为《中国的危机》的著名讲演,正式把台湾划在美国的安全防线之外。这是继白皮书之后,蒋介石遭到来自美国的又一次重击。此后的数月内,美国及联合国在报刊或讲坛上,不断辩论应否承认大陆中共政权问题,重新评估对华政策。与此同时,美国开始酝酿从台湾撤离侨民,留驻台湾的只剩下一位“领事”级代表,最高级的“武官”不过是位中校。看来,杜鲁门是打定主意坐视蒋介石垮台了。宋美龄在美国无事可做,只好于1950年1月10日离开纽约,黯然返台。


美国的态度对其他国家的对台政策也产生重大影响。当时世界一般舆论都认为,蒋介石及其国民党在台苟延残喘的时日已屈指可数。所以,跟随国民党撤退来台的外国使节仅南朝鲜一家。印度、瑞典、丹麦、巴基斯坦等国则相继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国民党断绝关系。


外部形势如此,台湾内部的状况也让蒋介石忧心如焚。


尽管国民党当局严令封锁杜鲁门的声明,但到头来,这个不幸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迅速传遍了原本就不大的台湾岛。这样一来,台岛上下人心更为不稳,一派失败气氛。许多富贾显贵和党国要人,纷纷收拾细软,自我放逐。过去对蒋介石言听计从、俯首帖耳的“学生”、“同志”,死的死,降的降,剩下的不是溜之大吉,就是让他感到靠不住。真正与蒋某人同甘苦共患难的人,少得可怜。就连在大陆盛级一时、炙手可热的四大家族,如今也落得分崩离析,各奔一方。宋子文早在1949年1月便辞去广东省长职,与妹妹宋美龄、妹夫蒋介石分手,带着妻子张乐怡,经香港转赴巴黎“治病”去了;不久又去了美国,从此一去不返。


蒋介石的连襟,曾一身兼任行政院长、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总裁之要职的孔祥熙,离蒋而去的时间更早一些。抗战后期,他因贪污美援、聚敛无度被宋子文、政学系、CC系挤下了台,从此结束了官僚生涯。1947年离华赴美,住在里弗达尔的自家别墅里,经营他的银行业去了。


至于陈果夫、陈立夫兄弟,虽留在台湾,但因弄权自重、拉帮结派,已为蒋介石所厌恶;再者,蒋介石从自己人生的大起大落中,看透了人情冷暖与世态炎凉,内心早已准备由自己的亲骨肉蒋经国继承大位,卧榻之侧,自容不得二陈鼾睡。1951年8日,陈果夫病故,其弟陈立夫很快被蒋介石夺去权柄,被迫出走美国,以养鸡消遣度日。这是后话。


从当时的民意来看,台湾人民对蒋介石的光临并不欢迎。因为,“二二八事件”的惨痛记忆仍留在他们心中。数万人被杀害,在台湾人民与国民党当局之间长久地留下了敌视与猜忌的历史阴影。国民党政府在大陆的溃败,国民党政客、官员大量涌台,并垄断军政高级职务,给国民党与台湾人民之间的关系又增加了一层新的矛盾。


此时,台湾的经济状况已濒临崩溃的边缘。台湾本一弹丸之地,面积仅36万平方公里,山脉占去2/3。原有的600万人口,依靠日本人统治期间打下的一点经济基础,生活尚可温饱。现在蒋介石一下子从大陆带来200多万军民,人口压力骤增,以致出现生产萎缩、物价飞涨、物资奇缺的局面,人民生活困苦不堪。正如一本书中描绘的,“大部分人民已到了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程度,可以说是民穷财尽了”王作荣:《我们如何创造了经济奇迹》,台湾时报出版公司1984年7月版,第8页。好在国民党败退台湾时,从大陆劫掠了大批黄金、白银和美钞,约计5亿美元,稍可应付急用。但经济若无根本解决办法,早晚要坐吃山空。


台湾的军事力量也弱不可恃。陆续由大陆败退至台、澎、金、马及外缘诸岛的国民党陆军,号称60万之众,其实当中仅有30万人有过作战经历,其余的30万人中,混杂着大量被裹胁来的农民、渔民、学生和地方保安团。许多部队官多于兵,甚至有官无兵,空留番号,且严重缺乏弹药、粮食和衣物,军营中充满悲观失败情绪。对此,陈诚曾说:“由大陆来台的若干部队,战意消沉,纪律败坏,不仅不能增强台湾的防御能力,甚至反足以加深内部的危机。”


以桂永清为司令的国民党海军只有3.5万人,舰艇约50艘,其中有攻击能力的战舰仅半数而已,且炮弹缺乏,维修不济,难以掌握台湾海峡的制海权。周至柔指挥的国民党空军,状况稍好一些,官兵共有8.5万人,拥有各型飞机400架,不过能用于作战的也只有半数,油料储存仅够两个月之用。


靠着这些残兵败将,蒋介石虽一再对外鼓噪建立了“海上长城”,其实他内心最清楚,这不过是虚张声势,自壮胆量而已。


总之,国民党退台之初所面临的就是这样一种危机四伏、内外交困的黯淡境地。后来,江南在《蒋经国传》一书中对此曾有过一番描述:


用“山雨欲来风满楼”来形容1950年的台湾6月,其真实性无可非议。很多过来人,甚至30年后,回首前尘,生不寒而栗的感觉。台湾前途,一片漆黑,除了向神祈祷,或许会出现扭转命运的奇迹。……


几乎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蒋介石将如何收拾残局,度过危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