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之王 外传 3 、厮杀

仪云小奎 收藏 0 7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58.html


正紧急转移的李十三突然发现自己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不经意间轻视了对手,他们可是历次新界战争中利坚联盟的支柱,就算自己再厉害也不可能胜过多少,更何况自己野路子出身!

不由的一阵后背一阵发凉,自己之所以没有遇到敌人,不是敌人不知道自己的所在,而是他们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猎物,那他们的战士肯定是合围捕猎,准备一次功成!

“还好醒悟得早,不然得交代在这了!”李十三双眼微闭瞬即睁开,眼中露出一道厉芒,“群狼合围捕猎也是针对比自己弱小的猎物,那有群狼围猎雄狮猛虎的 !今天就让十三爷给你们一个教训!”

李十三更加小心,在往前几步之后,立即向远离战线的方向回转。好在到处都是树,为隐秘提供了更好的条件。在轻声侧向后撤回了数米之后,李十三便如同一只孤狼一般潜伏了下来等待猎物的出现。

果然,不过两分钟,在李十三的右侧6米处大树的阴影处闪过一道人影。

“来了!小利坚的远红外成像真的不错!现在让我来还礼吧!”李十三不由暗赞头戴的JK45S远红外全息成像夜视仪。手上动作却是不慢,只是一个轻伏准星对准了那暗影闪现的大树前面空隙。

“噗嗤!”只是很轻的轻响,正蹑手蹑脚向前潜伏的特战士兵,侧脑被击穿死亡!

“爆头!GOOD!”李十三在给自己一个暗赞的同时,却是毫不迟疑的转移到了死亡士兵来的方向,反其道而行之,还有就是放诱饵钓鱼!

刚隐秘好,附近一个听到声响的特战士兵已经赶到了附近,却并不靠近,一路更加小心谨慎的进行潜伏。

“是个对手!他应该已经感觉到我就在附近!”李十三微眯着眼睛,浑身丝毫不动,极力的控制着任何可能暴露自己的事物,呼吸以及心跳。“近了,近了!我能够感觉到他就在尸体的周围了!”

事实上,能够感觉对方在附近的同样还包括闻声赶来的利坚特战士兵,不过他依然敢肯定对方就在这附近潜伏,但是具体方向同李十三一样不敢肯定。不过他的选择明显比李十三多,有机会击杀就击杀,没有机会击杀的话,只需要将李十三牵制住,周围的战友在发现自己这个方位缺口后肯定会往这边转移,到时候李十三依然难逃被击杀的下场。

“我是从右往侧后再转正后,敌人只可能是从左侧和前方这两个方位过来,丛林中的捕食规则不走自己陌生的地域或者路线,就算要走也要经过探查确定无危险之后才走!我就赌他在这两个方向!”

等了几分钟发现对方依然毫无动静之后,李十三心中急了起来。每多等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而且救治站的战友们还在敌人的威胁之下呢。

轻轻的从将枪背在身上,取下两个手榴弹,李十三开始了不断的变换自己的方位,在确定自己的直线投掷不会被大树影响之后,拿起其中一颗,左手执环,右手执弹,猛的一拉——投掷——左手在拉开手榴弹保险的同时顺势捡起地上的另外一个手榴弹——翻滚到另一个方位——拉开保险投掷,再次翻滚,取枪、隐秘!

“轰隆!”

“轰隆!”

两声爆炸几乎在同一时间爆炸,火光爆闪间,李十三看见了隐藏在距离尸体左第三排第左侧的大树,如果没有手榴弹爆炸,那里正是其中一个绝佳的狙击点。可以说是四目同时对视,更同时向左翻滚,因为第二颗手榴弹正落在利坚联盟战士的右侧不算太远处。

“噗!”

“噗!”

几乎同时开枪,李十三开枪在前,直接命中对方头顶,而且在李十三开枪的瞬间靠着双手肘部关键着地强行加力,使得身体滚动的速度略微加快,正是这一举措救了他的性命,子弹从后脑上擦出一条血痕偏了开去。

“他大爷的,自从开战以来我身上的伤势有越来越多之征兆啊 !这样可不行!如果这次能够逃生,不管谁是我上级必须申请在大本营养伤!”

李十三飞快的从地上爬起迅速的冲向了距离最近的那名士兵,将其腰间的手榴弹全数取下挂在自己腰间,然后再次原路向战线方向迅速潜行而去。

两声手榴弹的强烈爆炸声,向整个救治站战场宣告了战争双方并不是楚河汉界相处两方,而是交叉态势。

……

“FUCK!第七小队怎么搞的?一只老鼠抓这么久都还没有抓到,传令下去,第一小队分退下五名人员去给我干掉那个混蛋!”

等到利坚联盟本次袭击站的首领看到死在李十三手中的伤亡数达到了10多名之后,不由勃然大怒道。

要知道这次暗袭战是为了向华夏联盟最高指挥官彭正奇袭小岛国三十三号高地进行报复,袭击这个临时救治站仅仅只是报复行动的总开端而已,而为了保证第一次袭击干净利落,联盟甚至不惜牺牲华夏联盟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内线,并集中了十支特战队共一百三十人参与袭击。

“同时,我命令:各个特战队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撕裂敌人现在的阵线,摧毁这个临时救治站,第一首要目标为活捉因为考察而延误了离开新界的华夏生物医学博士黄嘉欣,如果不能活捉就杀掉!记住我们还有二十分钟时间进行战斗!”

……

外围连续的枪声与爆炸声,极大的鼓舞了正在以普通战士的战力与特种精英对抗的华夏战士们。

“兄弟们,加把劲,早点构筑好工事,外面的兄弟就可以早一点安全!”

……

“张三么,你娃娃顶得住不?随时做好反击的准备,我们不能让在外面孤身奋战的战友孤身作战!我们要用行动告诉他——他并不孤单!”

“杨老二,你都顶得住,你大爷我也顶得住!怎么说我也是一杆钢枪两个铁蛋铁铮铮的汉子,谁比谁少一个啊 !!”

……

随着命令的下达,利坚联盟特战队的攻击火力猛加了不少,让第四阵地差点失守,在华夏战士们的舍命堵截之下才勉强保住,就这一波攻击,原本不多的战士又倒下了数位。

在见到守卫第四阵线的人手已然不足的情况下,在顶住了在一波的攻击之后,华夏战士们退到草草构筑的第五阵地进行防守。

好在第五阵线因为豁口小,并且因为防守人员多,一时间与利坚联盟的特战队的战斗竟然陷入了胶着状态。

“还不错,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构筑出了连长平常所说的连环防雷阵!看来里面能人不少!”在与敌人兜了一圈后,李十三再次潜伏到最初战斗点附近的一颗大树上。看着陷入胶着的战斗,半覆盖地堡式突击点,有力的减弱了敌人手榴弹这样的武器杀伤力,而前后错开的射击点则可以相互交叉掩护。

“嗯!敌人的狙击手竟然夹杂在攻击线的最前端?!难怪我说利坚的特战队配置有点不对劲!”在看到每当救治站里某个火力点凶猛起来的时候,总会莫名的停止。李十三终于留意到了敌人的狡猾之处——将狙击手用于正面突击时敌人的凶猛火力拔除手!

“啪!”只是一声很是轻微的枯枝断裂声,李十三内心一惊,“这里竟然还有敌人过来搜查?!”

一边极度小心的矫正着自己的姿势,一边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动静!来人在警戒了一阵之后,发现没有异常,便再度向前潜进,“嗯?不止一人?1、2、3…… 8?!华夏军用夜行衣!我华夏的最精锐特战战士!”

此时距离交战差不多有二十分钟,却距离利坚联盟指挥官说的二十分钟交战时间早了足足八分钟,没有想到援军来得如此早的李十三不由一阵惊喜,自己的伤躯总算可以休整了。

悄悄的溜下树,在华夏特战战士的潜伏处边的空地射了一枪后,李十三迅速躲了起来,果然随即就是“噗嗤噗噗!四声连响,这是华夏战士的犀利反击。

在这样的夜战场合下如何相认却成了李十三的头疼事,要知道每耽搁一分钟都会让救治站的守护士兵多付出几条生命,而他们就在前不久救过了自己的性命。但是他又不能冒然喊话也不能跳出藏身处,喊话将会暴露所有人,冒然跳出在这样的情况下只会成为神枪手的枪下冤魂。

“他大爷的,没有想到以这种姿势竟然要向自己的战友投降!”李十三一个鬼点子冒出,扯下身上唯一一块浸满血迹的白布——为隐秘而用军刺割制出的四角短裤,扎在了枪尖伸出藏身处左右摇动。

不断十秒种,李十三便感觉到身后有一个人潜伏过来。但是全在靠近到一定距离后便不再靠近,显然是在确定这是否是一个陷阱。要知道新界战场从没有一个战士选择投降,因为投降的最终结果也是死亡。

“我说战友,你快点过来啊,我为了避免误会光着腚容易吗?!!”李十三感觉光着腚被一男的观察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丢下枪,不由压低声音抱怨道。

标准的华夏湘话,听得特战战士一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肯定是一个华夏士兵,再加上李十三主动丢掉枪,便也信了八分。在依然小心谨慎下,特战战士确定了李十三的身份。

华夏特战战士其余几个人在外围保持警戒。作为最清楚情况的李十三则和小队队长华军雄在一棵树顶迅速的讲解起目前的情况。

“华队长,据我观察,敌人数量在130人左右,全是利坚联盟的特战战士,他们一开始的战术是暗袭,在不小心被我撞破之后,便从暗袭直接转换成了明攻。目前敌人损失了大约30人,其余的大约有20多人正在密林围捕我,其余的都分布在救治站周围进行强攻。

因为救治站只有这一个大门和一个小后门,其余的都是高而小的气窗,所以攻击力量主要集中在了这两个地方,其余的都是为了防备我方人员撤退而布置了警戒线,估计是狙击手居多,因此我不敢过于靠拢。”

说着李十三手指向战场轻点,“在大门主攻点里,左八位、右三位、右后第四位都是狙击手,目前我们的防守火力点只要一发威基本都被他们三个给狙击掉了!其中在这个方向大约有30多名利坚的特战战士。”

“三名狙击手?!这有点难办啊,我们只有一名狙击手,没有想到利坚联盟竟然肯为黄博士下这么大的代价!”华军雄不由皱眉,心里却在琢磨到底该如何解决这个危机。

“华队长,请给那位狙击手兄弟优先狙击左八位,其余两位我来解决吧!当然请给我两颗手榴弹!”李十三见到华军雄迟迟不语,便开口道。

“李兄弟,你能解决两位狙击手?”

“嗯!我保证万无一失!在我投掷后必将暴露方位,敌人肯定会分人前来围剿,这是一个有效杀伤敌人的好机会!不过接下来就会很艰难了!”

“好!”虽然不知道李十三会有什么手段保证,不过就在谈话这短短的时间内,华军雄便已经看到敌人的狙击手接连两次打掉了救治站士兵的火力点。显然以这样的速度下去情势十分危机,能不能坚持到大部队到来都是一个问题。

短暂的商议之后,李十三迅速潜伏到距离敌人身后十二米左右的那棵大树后面,轻轻的将两颗手榴弹并排放在地上,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并轻微的活动着浑身是伤的身体,再连续的深呼吸了几口气,他知道这是身体快到极限了。

只是战争就是战争,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残酷游戏里,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要想活命只有拼死战斗,杀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

“我已经赚了二十多个了,如同连长平常说的够本了!就是不知道参加了两次新界战争的连长比大爷多赚了多少!”李十三心里突然想了这么一个问题,“可惜,这会不能到冥界去问问连长!”

右手执弹,左手在向后比试了一个开始的手势之后,便迅速的拉开保险向前投去,而在左手拉下的过程中抓起了地上摆好的手榴弹,右手则是迅速诡异而准确的扣住拉环,左手准确的投出。

“咔!”的一声轻响。“嗯!”极度的动作显然让李十三的内伤再次裂开,嘴角再次流出丝丝的鲜血。

“轰隆!”

“轰隆!”

在两声轰鸣中,左八位的利坚狙击手后脑炸开倒地而亡,而另外两位却被李十三异常精准的神投炸得支离破碎。

“高爆弹啊真是好东西!”李十三一个翻滚藏在了一颗大树之后,任由嘴角流血,大口喘息着。果然攻击线的几位利坚特战战士向他藏身的地方潜行而来。

“噗噗!噗噗!……”只是这次潜行的利坚特战战士还未靠近就被早就埋伏好的华夏特战战士击杀。

“小心!敌人的援军到了!”正面攻击线的指挥立即意识到这个问题,在警告麾下的同时向整个战争的指挥官报告了这个问题。

“FUCK!撤退!立即掩护撤退!”既然华夏第一批援兵正式到来,在华夏的地盘上,那也意味着援军大部队随时都有可能到达。既然是不可为,便只有明智撤退!不然都有可能被包饺子全员覆灭的危险。

命令传达之后,利坚攻击线的特战战士们,立即变化了阵型,在交叉火力掩护之下迅速撤离。而鉴于人员少,且怕敌人做陷阱杀个回马枪的华夏特战战士停止了追击。

而李十三则是在精神松懈之后,被体内沉重的伤势一波击倒,于是昏迷的李十三又被光荣的抬着走进了弹坑密布的救治站。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