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五章(6)

墨檀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送走于晴,也有些曲终人散的凄凉,欧阳玲竟然觉得鼻子发酸,她使劲晃晃脑袋,对陈风敬礼,她现在是三队的人,这里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队长,我也要回去了。”看来她出来的时候没打招呼。 陈风回礼:“好的,回去他要是敢找事就找我,我收拾他,你们在那过的还习惯吗?”陈风追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送走于晴,也有些曲终人散的凄凉,欧阳玲竟然觉得鼻子发酸,她使劲晃晃脑袋,对陈风敬礼,她现在是三队的人,这里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队长,我也要回去了。”看来她出来的时候没打招呼。

陈风回礼:“好的,回去他要是敢找事就找我,我收拾他,你们在那过的还习惯吗?”陈风追问,徐青林提示性的捅他一下,已经是人家的人了还这么操心。

陈风看他一眼,那里面写着我就是问问。

“挺好的,女队员多了也能闹起来。”欧阳玲说话间就往回走。

“我们也回去吧。”陈风看着欧阳玲跑远。

回到现在队里的欧阳玲有些闷闷不乐,她回来的很及时,高芸芸问她东西送到了没有,她回答这还用问吗,然后赶紧回到活动室。

“欧阳,麻烦你那本书扔给我。”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兵说,欧阳玲指了指架子上的那本杂志,那女兵点点头,欧阳玲一挥手扔了出去,对方正好接住,说了声谢谢。欧阳是她在这里大家叫她的名字,在一分队的时候,大家都像陈风那样叫她“玲玲”,她有些别扭的靠在椅子背上,几个月了,虽然同样一起参加过战斗,但是心中还有那份不愿随意割舍的结,抬头看的时候发现高芸芸正在和一个叫于双双的女兵闹腾,她看一眼继续躺着瞎寻思。


于晴慢慢的开着车,夜晚的漆黑允许她释放些许自己的情绪,她眼角不知觉的流下一滴泪,她赶紧擦干,看到相片上刘坤那张拿着篮球的笑脸,想想刘坤最后笑着离开,她心里发紧,刘坤留给大家的到最后也是微笑,或许现在回忆起来,她想不到刘坤什么时候跟周围的人红过脸,她无可奈何的叹口气,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有些颤抖,她有些呆滞的看向前面,车驶到马路上的时候,于晴打起了精神。

依旧的灯红酒绿,城市的喧嚣掩藏着一切,就连于晴开着这样的迷彩车在路上行驶着也很平常。过了一个红绿灯,旁边一家酒吧的灯闪的于晴平添了烦躁,怪不得人会迷失,在这样的灯光晃着看什么也看不清,她加快一些车速,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后视镜,忽然她瞪大眼珠,她放慢车速,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多看了一会儿之后她确定自己没看错,就是陈露!

后面的宝马车狂摁喇叭提示前面这辆不知犯什么疯的军车赶紧的,里面的司机还嚣张的抻出头骂着:“花面包赶紧的,破车也欠练啊?”坐在旁边的一个打扮的花里胡哨的让颜料桶都退避三分的女的放浪的嘿嘿笑着,她看不起前面的这辆国产车。

于晴白后面的车主一眼,把车靠在路边,那辆车路过的时候旁边的那个女的甚至吹了个响亮的口哨,这要是逮平时于晴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但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她狠狠的瞪了一眼车上面的人。

宝马车主也不至于傻到要跟一个当兵的过不去,他把车内的音乐调到最大声,开着车走了。


于晴把车找了个地方停到一个能看到那个酒吧门口而不被人注意的地方,然后就那么在车里坐着,她要看看陈露究竟现在跟谁在一起,过了不足十分钟,陈露忽然从里面气呼呼的冲出来,她的身后跟着一个男人,陈露看清那个男人就是刘经理,两人的样子看着像在争执,陈露甩开刘经理,然后气呼呼的跳上一辆车,发动汽车就窜出去。他们的争执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几个看样子和刘经理有关的人出来,看见的只有陈露的车尾开出去,刘经理笑着把几个人劝回去。


这样的人永远也不可靠。于晴心想,她对陈露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感情,但是不是恨不是爱,看到陈露刚刚脸上的表情,明显陈露更受伤。于晴轻轻的握住方向盘,发动汽车。

她追着陈露的车来到另一家酒馆,于晴这次把车停在了一个较远的地方,她自己则步行来到那个酒馆外面的一家餐馆里。

“要点什么?”老板娘热情的递上一个菜单。

“一碗面条,一个小凉菜。”于晴应付了一句,她并不饿。

老板娘到后厨准备了,不一会儿就端着东西出来,于晴谢过她。

这个地方正好可以看见酒馆进出的人,于晴慢慢的吃了几口面条,老板娘的手艺不错,不过自己刚吃过饭不久,要不然这些都能吃了。她看着那个酒吧门口,心思并不在吃面上。她看着那个门口,这家酒馆看样子不是那么正规,过了能有十五分钟,那个身影走出门口的时候摇摇晃晃,于晴的心揪起来,然后后面上来两三个一看面相就知道不是正八经的男人把她哄回去,于晴站起来,掏出钱放在桌子上就出去,她快步走到酒吧的门口。


门侍看着于晴的一身军装提高警惕,一个服务员干脆停住看着她。于晴也感觉出不对劲,毕竟穿着一身军装独自出现在正在营业的娱乐场所不是件正常事,于晴看着酒吧上的霓虹灯,有些想全身而退,她站了能有几秒钟,但当陈露刚刚的影子涌上她脑子的时候她顾不得那么多,她果断的迈开脚,稳下心走进去。

进去之后她才知道刚刚的行为有多么冲动鲁莽,这里真不是她呆的地方,于晴甚至感觉脚步发飘,这里面的灯光昏暗而且五颜六色的灯晃得人的头脑都像这里的灯光一样混乱,她沉住心,往里面走去。

几个走廊上的房间传出女人妩媚的声音和唱歌声,走廊周围是衣着暴露的女人和一些同样猥琐的男人,他们做着各种出格的动作,间或着夹杂着男人们的污言秽语,她捏紧了拳头,这是本能,周围的人看见她之后都忘了手上的动作,惊讶的看着这种场合怎么会出现一个女兵。


“小姐,部队太寂寞了是不是,过来找哥哥们玩玩啊。”一个不知死活的男人带着满身酒气上来,他的胳膊下面还搂着一个脸,描的看不清五官的小姐,小姐看见于晴之后明显是忘了讨好身边的男人,只眼睁睁的看着于晴。


“一边去。”于晴狠狠的说,瞪了那男人一眼,她有种想一拳打出去的冲动。

男人显然不以为然,他觉得于晴就算穿了一身军装但也还是一个女人,他放开身边的小姐,色胆包天的凑上去:“陪哥们玩玩怎么了,扒了这身军皮还不是一样——”他甚至抬起手想蹭于晴的脸,但是手离于晴的脸还有五公分的时候他的脸就变了形,话没说完就吃痛的叫起来。

于晴狠狠的捏住那人的手腕,眼中的火像是能把这间房子烧烂,男人气的上去要踢于晴,于晴一抬腿就挡下了,她把男人甩到一边:“揍你怕脏了我的衣服!”男人在于晴凌厉的眼神下骂骂咧咧的走开,刚刚的那个小姐也跟着离开。

于晴没有管他,现在不是教训流氓的时候,她走到舞池附近的酒吧台找陈露的身影,这里面很凌乱,从舞池里的跳舞人的样子来看肯定有人服用了摇头丸之类的精神毒品,一番寻找之后,于晴路过的地方都是众目睽睽,终于在一个角落的地方看见几个人围着陈露,不断的给她灌酒。

陈露看样子已经承受不住了,她甚至丧失了自己的反抗能力,只能任凭酒顺着嘴角洒落在衣服上,一个人色迷迷的看着陈露,手已经在陈露身上乱摸。

于晴怒从中来,她一手打翻了一只装满酒就要到陈露嘴边的杯子,然后一把把那个色狼推开。


几个人怎么也不会想今天会有这么个煞风景的过来,他们站起来,任凭陈露躺倒在小沙发里。一个人看清了于晴的军装,莫名其妙的说:“当兵的不在院子里呆着来这儿管什么闲事。”

“你们在干什么!”于晴毫不客气的呵斥回去。

“你管老子干什么!”一个人拿起桌子上的一只空酒瓶子对着于晴。

于晴不为所动,她觉得今天私自闯进来是大错特错了,她应该先报警或者叫人,面前的这几个人不是她的对手,但是万一更多的人上来她就不敢保证能全身而退了,毕竟好汉架不住一群狼。


她算计着:“我要带她走,请你们让开。”于晴指着沙发上已经不省人事的陈露。


几个人也看出了于晴的孤立无援,他们哪肯就此罢休,一个老鼠眼的家伙看着于晴说:“带她走可以啊,喝成这样老子还不愿意玩呢,我看你也不错啊,要不陪老子们喝几杯?”他轻佻的看着于晴。

于晴脸色铁青,手上的骨头已经捏的嘎嘣响了,她真想一拳让面前的这人脑袋当场开花,她稳住自己,因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声音甚至有些颤音:“痴心妄想,对不起,她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她就是今天心情不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