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五章(五)

墨檀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陈风看了她许久,门外的脚步声提示他现在不是个抒发感情的场所,他想起来还有更重要的事:“你之前参加过卧底任务的那个张总,知道他平时都和谁联系?” 这是一个缓战的信号,也是给彼此一个台阶下的启示,于晴马上从思绪中回来,说:“联系最频繁的就是刘经理,还有个外国人,就是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陈风看了她许久,门外的脚步声提示他现在不是个抒发感情的场所,他想起来还有更重要的事:“你之前参加过卧底任务的那个张总,知道他平时都和谁联系?”

这是一个缓战的信号,也是给彼此一个台阶下的启示,于晴马上从思绪中回来,说:“联系最频繁的就是刘经理,还有个外国人,就是最后交接任务的那个老外,我听他说过叫什么‘皮特’,那个外国人不是被抓住了吗?”于晴奇怪的说。

“看来他真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现在叫他皮特,原来叫考恩·汤姆,他跑了。”陈风平淡的说。

这回轮到于晴跳起来了:“明明被抓了怎么能让他跑了!”

“这件事上面藏得很严实,本来已经押解上车了,在半路上的时候押送车被一辆小轿车挡住路,这辆车后来才知道是事先安排好的,上面的人开门下车的时候被击中,谁也没想到那些人好像事先知道车子会经过那里一样,他们的手法不比我们差,先打司机,然后是副驾驶,下车阻击的,他们的人要比这辆车上的人多出两倍以上。”

“我不是迷信中国的军队,但是当时后面的车上的人没有反应吗?”于晴不可思议的说。

陈风点点头:“这就是奇怪的地方,车队行进的时候忽然一队殡葬车路过,把前面的这辆车切了出去,也就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两倍以上的人的原因。”

“其他人没有抵抗?”

“后面的车感到不对的时候,几十个手雷混着烟雾弹一起冲了过来,这本来就已经够要命,再加上我们执行完任务就归队,完全没料到后面会发生这么一出。不仅前面押运车上的人全部牺牲,后面的车也牺牲了几个。”陈风遗憾的说。


“他们宁愿救不出人,也要证据跟他一起消失。”于晴皱紧眉头,不仅仅是因为惊愕,更多的是深恶痛绝。

陈风叹口气,说:“这还不止,他们走的时候又扔了几个手雷,在现场的警察说,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受伤的战友在爆炸中牺牲。更无法想象的是那些烈士的遗体混在一起,怎么也拼凑不出几具完整的。”

于晴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悲痛,也许觉得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再悲痛也不过如此,也许心中已经麻木,就像血慢慢流干的人一样,最后因为器官的衰竭而感觉不到疼痛。

“瞒的挺好啊——”于晴意味深长的拖着长腔说。

陈风不说话,于晴的变化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想帮她,但是他知道于晴不会接受他的帮助,反而还会对他敬而远之,那样,真的连喜欢彼此的权利都没有了。


“你恨这一切吗?”许久之后陈风试探性的问一句。

恨,日日夜夜,有的时候会因为恨而让自己变得冷漠无情,有的时候会因为逃避恨让自己孤独,现在这个问题摆在自己眼前了,于晴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恨来自爱,来自对周围的亲情和热爱,来自自己最珍惜的东西被生生夺走的无奈,究竟是像陈露那样的愤恨还是无奈的一声叹息,在这上面于晴没有很好的分析自己。


“不,我只是想让我的悲剧在其他人身上发生的少一些。”于晴说的大义凌然。

陈风忽然间觉得有些颓废:“你觉得自己是个悲剧?”

“不,我指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于晴反驳道。

“那不是借口,于晴,”陈风摇摇头,“你还记得我以前告诉过你不要因为责任迷失自己吗?”

于晴点头,那是于晴至今为止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这句话后面还有,如果你们发现你们心底追求的不是这里的这些,请选择离开或者改变。他们没有离开,他们或许有过动摇,但最后都以不同的方式说服自己——这就是责任。

“我不会忘了你叮嘱过的。”于晴高傲的说。


已经到了训练时间,这个时间也正是下午陈风他们对抗练习的时间,陈风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赏光一起看看老战友的训练?”

“特战大队的训练,荣幸之至。”于晴微笑着说,和陈风在一起,她感到十分轻松。

时间是流水,能带走记忆,也能带走人。

看着队友们热火朝天的在台下准备,台上的队友聚精会神的比拼着,离开的人和留下的人会有不同的慨叹,于晴觉得自己变了,或者说她一直在变。


他们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及刘坤,这是陈风通过徐青林在私下交代好的,于晴来了关于刘坤的一个字也不能提及,刚刚来的时候欧阳玲那个没大脑的差点说漏嘴,最后是高芸芸使劲踢了她一脚才及时收嘴。事还在,人已非,特战大队没有改变,甚至是领导班子也没一点变动,变的是人。

一队兵出现突然出现在训练馆,于晴看出这是中午路过的那队新兵,他们的到来显然是不请自来,因为馆里在准备的队员都因为这个停下来,而在台上的比拼的两人并没有分神,那是王辉和陈建。

陈风不明白的站起来,周凯旋正陪着笑脸走上来,敬礼:“陈队长,今儿个不请自来不好意思了。”

“你不会是来挑战的吧?”陈风看着后面的那一群已经立正的队员,脸上没有一丝顾虑之忧。

周凯旋斜着眼看看后面,说:“臭小子们训练没精神了,过来练练。”

后面的队员马上一脸的苦色。

陈风真有上去给他一巴掌的冲动,合着你在训练我这是在过家家啊,但是阴天之后的陈风马上转晴,他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弄不了了吧?现在当兵的你以为还是以前啊。”

周凯旋脸上的苦笑一半同意一半反对,陈风看这样子也明白了一些,吹响了手中的哨子,这时台上的动作也停了。

徐青林集合队员,陈风说:“下午的训练咱们改改,总跟着自己家的兄弟比是不是有些腻味了啊?出的套路估计大家也都滚瓜烂熟了,今天咱们换换。承蒙周队长看得起,咱们跟兄弟分队练练。”

周凯旋脸上好像挂了十斤苦瓜,队员们有一半人揶揄的看着队长,这家伙真是脸皮厚的堪称旷古绝今,心里面抱怨归抱怨,骂也骂了,命令还是老话——必须遵守,队员们看着那些新来的受训队员,说是新队员,但是能被选进这里的队员都是军中的尖子骄子。


周凯旋示意副队长带人过来,双方在各自队长的命令下来到自己的休息区,这没有了刚刚的那种自顾自的准备,更多了眼神在对方身上的算计和小声的私语,当然这只是来自陈风这个分队的,而周凯旋那里,两个队长不允许他们说一句话,那里只有那种像极了于晴刚来时候的那种沉闷和压抑。

“这是搞什么?”准备的空隙,徐青林抽空问陈风。

陈风已经坐回原处:“吃瘪了呗。你看着上。”

这意思是自由分配,双方队员已经整装待毕,二副队长让一个浑身精武神气的人上去,陈风这边只是顺手指了一个,被指中的是王辉,他刚刚打完一场,脸上的汗还没消尽。于晴没想到来了还有这么一出好戏,兴致勃勃的看下去。

一分队的队员对于今天这场突来的比试的原因心照不宣,陈风已经够严格够苛刻了,周凯旋与他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俩人幸亏没天天碰在一起商量训练,要不然的话整个特战大队上到雷震霆下到勤杂兵都得跟着这俩人折腾。


晚上,于晴本来要在他们晚饭之前离开的,但是架不住欧阳玲下操就堵着自己还有队友们的强烈要求,于晴在这里吃了晚饭,其实真正的原因她自己知道,队友之间谈了很多很多。

时间已经很晚了,于晴这才想起再不回去明天又要去“交代”了,她和陈风徐青林告别,最后的一个钟头他们坐在一起讨论有关下一步的计划和目的,于晴这次是专门来做这个的。

“以后常来。”陈风和徐青林在于晴停车的地方把于晴送上车,就在上车的时候,于晴从后视镜看见有一个人影冲这里跑过来。

是欧阳玲,她专门过来和于晴告别,虽然之前已经道完别,但是欧阳玲对于晴有种割舍不了的感情,在和于晴的一起生活训练的日子里,她改变了许多。

“于晴,我刚想起来,”欧阳玲喘着气,庆幸自己没有来晚,“这个给你。”她把一个相册塞给于晴。

于晴接过一看,不免的鼻子有些发酸,这是于晴来这训练的生活点滴,除了陈露,队友们都在这里面,他们的那些瞬间都被固定在这上面,有的是在烈日下训练,有的是互相间的闹腾,还有开会时一脸庄重的表情,更有出行前的豪迈洒脱,翻到第一张有刘坤的身影的照片的时候,于晴眼神一黯淡,陈风发现了什么,有些责备的看一眼欧阳玲,欧阳玲也恍然大悟,那样子真想把自己从这摔出去。

“那个,有几张不好我挑出来,讹政委的,没来得及整理。”欧阳玲说话间就要伸手拿。

于晴的速度更快一些,她的手在欧阳玲的手伸过来的时候收回,她脸上换回了那种开朗:“没事,太好了,这是我至今为止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陈风拍拍于晴的肩膀,说:“那就好,玲玲为这可没少折腾政委。”

“谢谢你们。”于晴敬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