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的,许多的相近的事情往往是相继发生的。比如河北省保定市公路管理局高阳治超站党支部女书记郝丽刚刚因酒后乘车堵塞交通,造成严重影响被免职;安徽桐城县范岗镇纪委书记李成富就在跑到该市人民医院,对医生发飙打人,将医院的急诊科医生杨辉打伤。据说李成富并口出狂言,声称自己是纪委书记,谁也不怕。


在一般逻辑下,一个治超站的支部书记与乡镇上的纪委书记,在中国现行的官位品级中,均不值得一提,比芝麻还小。但这些人如果发起威来,却猛如虎,强如牛,气势磅礴,力大无比,大有整个中国不能装不下他们的能量,至于所谓的党纪国法,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或者干脆没有。


对此,网友“一哥海人”在百度“地震”吧里如是说:“共产党的形象都叫这群败类败坏了,人民赋予他的权利不是为人民莫福利,而是搞特权令人痛心呀,向这些打砸抢具有黑社会性质的领导干部,是我们党的害群之马,不除之不足以解民恨。”网友“梅知识”则言:“这样的败类,连称人类都算高抬你了,像李成富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当干部?然而,网友“后清洋大人情结”则言,“虽然90%的官员都不是好东西,但90%的医生也欠打、该打,都是压在人民头上的‘两座大山’!”


如此看来,正是有了郝丽、李成富等这些官员的戾气与飙言,这才有了“后清洋大人情结”的话。虽说话有些言过其实,但也凸显现代人对于当前中国官文化的一种看法,或者所持有的偏见。前其,石川专门在博客文章,讨论过有关是谁逼民众得了质疑综合症的话题,今天再说这个话题,就有些明显了。由于上述官员的种种行劲,这才导致了民众对公权力时常呈现戾气与霸道的无法忍受,甚至于突发群体事件来进行反抗。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这样的道理,从几千年前就开始讲,回归到新中国的建政之初的立政根本,所有的政府机关门前都挂上了以“人民”开头的牌匾。虽然这样,但是挂有“人民”牌匾的大墙内,却有很多人说人话,吃人饭,就是不干人事,包二奶、养三奶,贪污腐败,更是不在话下。如此以来,不但亵渎了牌匾上的“人民”二字,更亵渎了“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宗旨。


退一步说,醉酒的郝丽仅仅是醉酒也就罢了,造成交通的堵塞,民众也可以理解。但如果此事上升到党纪国法的高度,那就不能像普通民众那样好说话了,首先郝丽是一名支部书记,她代表了谁,谁会被她代表,自然不是一个小问题。如果把她做为一个典型,那么其起到的“模范作用”,此时完全已经负面了。在小范围内,大家关心门来朝天过,搞“大人不记小人过”,但对于社会受众人群来讲,就更不是那么一会事了。或迫于压力,或是为了自保,来挽回一些影响,河北公路管理部门免了她的职。但是她留给社会的负面影响,却是巨大的。


再比如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管党管干部的权威人物——范岗镇纪委书记李成富,那就更搞笑了。殴打医生,还扬言自己是纪委书记,“上面人有人”。闻听此言,石川差点笑喷了。在这样的公众场合,李大书记暴露出的官威,真可谓牛逼到家了。其不知道,他的事情经媒体曝光后,如果真的往深里究,拔棵萝卜带出泥的话,恐怕他上面的人,就不会再拿他当棵葱了。


按理说,李成富做为纪委书记,该是个清官,为民做主、为百姓伸冤、清除腐败分子是他工作中的重点,但恰恰相反,他却把上级机关与民众的信任,当做了自己炫耀的资本。张口称自己上面有人,是纪委书记。此君不知,当他举起拳头,张嘴说出自己是“纪委书记”之时,既是不按中国的官位品级论,他的官职已经一文不值了。对此,网友评价李成富是得了“顺风耳”综合症。在单位听惯了好话,顺话,如果那位医院护士见到李大人笑脸相逢,听其言观其行,热心地服务,大概就不会发生李成富对前来劝架的大夫大打出手的事了。


但是,事情恰恰相反,桐城县人民医院的护士,并不认识李纪委书记。或者认识也不可能卖他的帐,自己是县医院的,你李大书记只不过是一个乡镇的“鸟官”,喉你没商量。抑或如此,此护士才犯了李官人的大忌,杠起了戾气,手起脚落,把医生打了个不吃菜。


在这里,石川不去探讨什么体制的问题,因为说也没用。故而,在这里只说李成富等人“官威”。就是论事,范岗镇纪委书记李成富铜城打人事件,已经引起媒体的关注,石川不管桐城相关部门是头疼治头,蛋疼医蛋也好,李纪委打人,已经让官员形象重新蒙羞,造成恶劣影响,如果当地纪检部门不去严肃党纪,当地公安机关,不对其进行相应的法律处理,恐怕此事件只有进一步加重民众的质疑综合症了。(文/梁石川)




本文内容于 2011/10/7 19:22:27 被新新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