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生

Picard 收藏 2 165
导读:读台湾证严法师之《静思语》,感悟颇深。 法师曰:“人心犹如一面镜子,照山是山,照水是水,因尘世懵懂,浮尘所染而面目全非。” “天堂和地狱都是用心和行为造作的,不要怕天堂和地狱,要怕的是心的偏向。” “人心的散乱有两种:一是昏沉,一是浮动。昏沉是糊里糊涂过时日;无所事事,涣散体力、懈怠、懒惰、昏睡,不肯精进……浮动是心念不定,见异思迁,摇摆不止、沉浮、动荡、放逸、无法安静……” 细细思之,法师所言极是。 大凡人之一切情绪境遇,诸如喜怒哀乐,烦恼怨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读台湾证严法师之《静思语》,感悟颇深。



法师曰:“人心犹如一面镜子,照山是山,照水是水,因尘世懵懂,浮尘所染而面目全非。”



“天堂和地狱都是用心和行为造作的,不要怕天堂和地狱,要怕的是心的偏向。”



“人心的散乱有两种:一是昏沉,一是浮动。昏沉是糊里糊涂过时日;无所事事,涣散体力、懈怠、懒惰、昏睡,不肯精进……浮动是心念不定,见异思迁,摇摆不止、沉浮、动荡、放逸、无法安静……”


细细思之,法师所言极是。



大凡人之一切情绪境遇,诸如喜怒哀乐,烦恼怨恨、忧愁郁闷,乃至祸福功业、成败得失、荣辱沉浮、进退升降等等,莫不是由心造作的。心志主宰着人的行为,行为不过是心志的具体化。



心善者,乐善好施;心恶者,为非作歹;心贪者,欲壑难填;心毒者,阴险奸滑,心宽者,开朗豁达;心狭者,百般计较;心静者,意态平和;心躁者,动荡不安;心定者,处变不惊;心浮者,意乱神迷……



心正则诸恶莫入,心邪则万念俱歪。



诚如明代学者吕坤所言:“一念收敛则万善来同,一念放恣则百邪乘衅。”



人们常常慨叹,现代社会,人欲横流,人心浮躁。的确,放眼尘世,多少人终日“熙熙攘攘为名利”、“辛辛苦苦忙算计”;极目所见,污浊不堪、铜臭熏天者比比皆是,竟难有几个清爽之人。



何以今人竟至堕落到如此不堪?究其原因,乃心之使然。



今人大都守不住自己的心。外界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便会惹发起许多人的浮躁情绪,若再来一阵急风暴雨,一个个便都按捺不住,蠢蠢欲动,鲜有不为浮尘所蔽者。



于是乎,贪官污吏明目张胆,盗贼恶棍明火执仗,骗子流氓登堂入室,势利小人冠冕堂皇……



君不见,当今之世,贪婪之辈多如过江之鲫,涉贪之案一宗赛过一宗;大贪小贪,巨贪恶贪,几有扑天盖地之势,举凡国宝城珠,民脂民膏,无不在所贪所刮之列。然贪婪过后,仍填不满欲壑,鲜有收心不贪或勒马回头者,乃贪心无止境也。



君不见,时下见利忘义者多如牛毛,利欲熏心者充斥里巷,蝇营狗苟,唯利是图;不择手段,不计利害。其实,利害利害,有利有害,只是世人多不明此中道理而已。



《佛圣贤愚明心宝文》云,“平心问心,莫要欺心。”



“大劫到来正直心,心好自然见太平。”



该文还将人心归类,首先是“圣心十二条”:即克己心,存仁心,慈悲心,施济心,正直心,无私心,能容心,知足心,本分心,益众心,顺人心,坚固心。



这大抵是圣贤菩萨心,是佛的“不见世间过”的仁德包容之心,是地藏菩萨“地狱不尽,誓不成佛”的慈悲施济心,是观世音菩萨闻声救苦、利乐众生的大悲喜舍心;是儒家提倡的仁爱心,基督倡导的博爱精神。只可叹如今世风浇薄,人心不古,具“圣心”者已是寥寥无几,凤毛麟角也!



其次是贤心二十四:即忠贤心,廉洁心,仁义心,道德心,羞耻心,公平心,修省心,恐惧心,勤苦心,戒慎心,施惠心,行仁心,利物心,利人心,积福心,为善心,忍辱心,方便心,改过心,谨独心,守正心,闲邪心,安分心,退让心。



这大抵是贤人君子心,是尧舜禅让帝位的恭谦礼让之心,是孔夫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精进之心,是修身省心克己,改过知错明廉耻之心;是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利乐大众之心,是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中所积极倡导的礼、义、廉、耻、信的信义之心。



只可惜尧舜早已成千古,仁人义士难觅踪。贤人躲进书斋里,宵小梁上自骄矜。当今之世,知书不必达理,治世不必修身;为上不利天下,为吏滥权枉法;为官难得清廉,为臣不义不忠;为师不作表率,为商无不奸诈……礼义廉耻是故纸堆中的陈旧说教,慎独守正更是贻笑大方的迂腐行径。人心不正,误将奸佞作栋梁,误将邪道作康庄,误将偏财作正财,误将虚幻认作真。



最末是愚心三十二,即癫忘心,贪嗔心,淫邪心,克顽心,窃盗心,瞒昧心,奸巧心,懒惰心,怨恨心,忘恩心,负义心,刁唆心,盘算心,颠倒心,是非心,诈骗心,作伪心,欺侮心,辜负心,横行心,不忠心,不孝心,不仁心,无礼心,无耻心,积恶心,嫉妒心,诅咒心……



其行径大抵如《太上感应篇》所贬斥:非义而动,背理而行;以恶为能,忍作残害;阴贼良善,虚诬诈伪,狠戾自用;是非不当,向背乖宜;虐下取功,刑及无辜;杀人取财,倾人取位;贬正排贤;凌孤逼寡,弃法受赂;以直为曲,以曲为直;知过不改,知善不为;讪谤圣贤,侵凌道德,掳掠致富,巧诈求迁;赏罚不平,逸乐过节;苛虐其下,恐吓于他;斗合争讼,妄逐朋党;贪冒于财,欺罔其上;造作恶语,谗毁平人;毁人称直,骂神称正;弃顺效逆,背亲向疏;指天地以证鄙怀,引神明而鉴猥事……



此乃不折不扣的盗贼心,小人心,鄙吝心。时值末法,魔当道,鬼逞能,众生心迷意乱,心性痴颠,以黑为白,以误为正,以奸巧取代智慧,将地狱视作天堂,以伪诈欺蒙之态行走于世间,以强取豪夺搜刮不义之财。以愚痴为能事,以卑劣为高尚;张强盗之纲目,行小人之所为,又焉能不使世道衰微,人心暗昧?



许多人把心寄托在魔鬼的躯壳中,一言一行都受制于魔的掌控。以至于不敬神明、不信因果,不遵律令,不拘礼仪,不守孝道,不惜名节,不走正途,不讲修心,一任自己的贪、嗔、痴、慢横行,大有“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张狂。此等人心,若不招地狱之因,真乃天理不容。



君不见,时下,因人心的龌龊而致山河失色,天地不伦,四时无序,灾祸频仍。大丑大恶习以为常,大灾大难司空见惯;泾渭浑浊边际模糊,正邪黑白严重错位……呜乎,哀我华夏,五千年文明道德之脉,或将终止于末法?



佛家认为,众人皆有佛性,只因一念无明,遮盖了自性的光辉。《因果经》序亦云,“观夫此心,浩荡虚玄,不生不灭,非善恶苦乐因缘也,众生昧之,随因堕果,所谓迷流三界,苦乐升沉,随造随受,据你所作因,还你所受果,所谓善恶无言,因果不昧,惟是一心之所造也。”



《太上感应篇》更说得分明:“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可见,任何境界,皆是人自心善恶的变现。故古人讲究修心养性,克己自省。反观今人,则大都不讲究修心,一任私欲横流,恶念膨胀,无时无刻不在种恶因,结恶果。



诚如证严法师所云:“这个世界上哪一件事能让我们随心所欲呢?所爱不得,所求亦难满足。有爱欲有追求,就有痛苦。要无痛苦,得大如意,就要少欲,知足。能少欲随缘,则何处不安心,何处不如意呢?”



“欲深无底,贪无止境。有求的意向,就有必得的心理,有求有得的心理,就会有失的痛苦。”



今天,我们该如何把心安安稳稳地放在清静明朗处,不近邪恶,不沾浮尘,不惹烦恼,不染贪婪,不趋利害,不陷欲壑,不掉泥淖?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今人大都守不住自己的心。外界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便会惹发起许多人的浮躁情绪,若再来一阵急风暴雨,一个个便都按捺不住,蠢蠢欲动,鲜有不为浮尘所蔽者。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