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探照灯部队参加无线电机务集训——我的部队集训生涯之二

69年夏天的那次报务集训中途终止后,我一直等待我们灯二团会把我们这批学员重新集中起来,继续完成炮八师报训队最后阶段的训练任务。可是回连队后,报务集训杳无音信,慢慢地自己就放弃了再次参训的念头。没有想到,69年初夏我又接到连队首长的通知,让我代表我们八连去团部参加无线电机务集训。

在部队,无线电有报务、话务和机务之分:报务就是收、发电报,上一篇回忆说过,因为收、发报是一门专门的技术,报务员一般需要参加半年时间的专门培训;话务就是用语言传达作战信息,相对比较简单,所以话务员不用长时间专门的培训,只要口齿清晰,熟记密语就能上机;机务则是无线电设备的技术和维修,需要电工学、无线电知识基础,一般情况下连队的无线电设备发生故障都由营部的专门技工来解决,所以平时部队很少举办这样的培训。能有机会参加无线电机务培训,我当然非常开心。

当时我们灯二团的团部驻扎在北京市朝阳区一个叫煤炭干校的地方,由于时间久远,我已经不知道这个干校的门牌号码,但清楚地记得它位于朝阳区呼家楼附近,边上有个大学——北京第二外语学院。

煤炭干校很大,有一栋很漂亮的大楼,大楼的边上是个面积不小的操场。我们探照灯兵二团因为一直在担负战备任务,走南闯北,始终没有自己的营房。我当兵的时候,团部驻扎在天津水上公园附近的一个单位里(已经记不起具体的名称),68年底我们换防到北京后,团部就驻扎在这个干校。直到1969年底所谓的“林副主席第一号令”后,团部才在河北的香河县安家,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营房。可想而知,连团部都没有营房,我们营以下的单位更不用说了,那个年代,我们探照灯部队不管在何地执行战备任务,我们营以下的基层单位不是借用地方的学校或机关,就是借用老百姓的住房作为我们的营房。

到了团部,第一次住进了北京的机关大楼,我反而有些觉得不习惯。我们住在楼上,出早操、吃饭、上课,睡觉都要上楼、下楼,还真不如住老百姓家里方便!但是来到熟悉的城市环境,干净的大楼内外,少了尘土和泥沙,少了鸡鸣狗叫,还是觉得有点兴奋。

这次的机务集训时间不长,一共才20来天,学习的内容也比较简单,没有组织我们系统地学习电工学和无线电原理,只是大概地讲了电阻、电容、电子管放大器、半导体以及石英晶体等一些主要元器件的作用和原理,然后是学习无线电台的方块图,通过方块图让我们掌握电台各个部件的作用及其原理,最后是学习A211B超短波电台的作战性能以及它的简单故障判断和排除。最后的内容是这次集训的重点,也是培训的目的所在。

集训期间,我学习非常认真,这些知识虽然是初步的,但对我来说都是全新的。记得在上海读书时,曾非常的羡慕过高年级同学自己组装矿石收音机。如今我当了兵,成为一名无线电员,不但使用着真正的无线电台,还学到这么多的无线电技术,内心十分的自豪。也就是这次集训的缘故,激发了自己后来自学无线电的兴趣和念头,也为自己后来改行到雷达探照灯站打下了一个很好的技术基础。

这次集训期间还一件事情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有一天下午(刚才从网上查到资料,那一天应该是1969年7月18日,具体时间是13时24分49秒)我正在午睡,不知为何原因,那天我没有在自己的宿舍午休,而是在通信股一个参谋的宿舍午睡。就在我们睡得真香时,忽然间床抖动起来,我还不知是何缘故,对面床上的通信参谋对着我大喊:“地震啦,快跑!”,他迅速起床,拉着我的手就往楼下操场跑。楼里的其他干部战士也纷纷跑下楼,大家聚集在操场上,抬起头眼瞪瞪地看着煤炭干校的大楼,过了一会,因为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大家又回到楼里继续午睡。后来才从广播中得知,原来是渤海地震,影响到了北京。

因为有了这次地震的经验,1976年7月28日清晨唐山大地震发生时,我全连第一个从地震中惊醒、并把战士们从营房中叫了出来。以后我将另写一段专门的回忆,记述我在部队经历的唐山大地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