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钢铁咆哮 正文 九十八。 胜利大逃亡(下)

闪光的铁锤 收藏 0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size][/URL] 自从朝香宫鸠彦王被炸死之后,派遣军司令就由松井石根代理,一直代理到现在。松井石根最近心情很不好,南京出了个玫瑰师,从草鞋峡救走了五万多战俘,还把句容县给打破了,并将蝗军对方在那里的物资洗劫一空;而北边山东境内又出了个先锋军,守着黄河防线把矶谷廉介师团生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



自从朝香宫鸠彦王被炸死之后,派遣军司令就由松井石根代理,一直代理到现在。松井石根最近心情很不好,南京出了个玫瑰师,从草鞋峡救走了五万多战俘,还把句容县给打破了,并将蝗军对方在那里的物资洗劫一空;而北边山东境内又出了个先锋军,守着黄河防线把矶谷廉介师团生生的给打惨了,好容易突破黄河,又被先锋军在济南城给缠住了,整整费了一个师团;至于支那超级战舰闪光铁锤号,那就更不用说了,不但把濑户内海沿岸闹了个底朝天,就连天皇陛下的卧室都被掀翻了,现在还借住在朝香宫呢!唉,伤脑筋啊!松井石根揉着太阳穴,唉声叹气。

忽然,随着一阵尖锐的啸声,猛烈地爆炸声忽然响起!松井石根就像装了弹簧一样从椅子上弹起,奔向窗口。窗外是远处的火光。

“将军,高射炮真的遭到空袭!”一个副官慌慌张张的破门而入,低着头报告说。

“八嘎!谁让你进来的!”心情烦躁的松井石根抬手抽了副官俩耳刮,“还有什么情况,快说!”副官挨了打哭丧着脸说,“嗨!将军阁下,还有个妖怪降落到汉口路那边了。”松井石根一听更生气了,直接抬手又是两个耳刮,“你滴八格牙路,哪里来的妖怪,肯定是支那人偷袭!马上派人去公共租界支那孤军营!”松井石根虽然搞不清楚那个妖怪是什么东西,但作为高级将领,基本的判断力还是有的,他敏锐的觉察到了那个妖怪很定和孤军营有关,当下也不顾租界条约,调集兵力向汉口路扑去。


此时,空中。

“小鹰一号呼叫母舰,空袭已经开始!孤军营第一架次已经起飞,预计二十分钟后到达!”高空中,高志航观察并报告着地面的情况,其他十架飞机都开始了对敌轰炸,这次行动舰载机四大王牌倾巢出动,就是为了保证撤退行动的绝对安全。同时,孤军营里,米26满载着112名士兵缓缓升空,地面上还剩下一百多名待解救的士兵。


“站住,这里是公共租界,军队不能进去!”组接入口,英国军官纳什中尉拦住了行进的日军大队。

“既然是公共租界,我们也能进去!”领头的梅川信夫大佐一把推开纳什,一挥手,大队蝗军跑步进入租界。高傲矜持的英国人哪里吃过这个气,但看着那么日军齐刷刷的端着雪亮的枪刺,红着眼睛往里冲,也知道自己是拦不住的。

“我抗议,我要去国联控诉你们!我要去找松井将军控告你们!”纳什挥舞着手臂歇斯底里的吼道。

“这就是松井石根将军的命令,去找吧!”梅川信夫牛眼一横,跟着开来的一辆装甲车开了进去,只剩下纳什在那气愤不平的喘着粗气。

“快,去汉口路!”先头部队中队长车田归二坐在摩托车上大声吼道,蝗虫一般的蝗军狼群一般的横行街头,向着目标跑去。

“妈呀,萝卜头进租界了!”看到大队的日军急匆匆的在大街上奔跑,繁华的街上顿时一片混乱,刚才还款款而行的绅士淑女早已没了风度,把手里的累赘一扔撒腿就跑,整条大街一片狼藉。好在此时太平洋战争尚未爆发,英美对日尚未宣战,日军多少顾忌国际影响,并不敢在租界里烧杀抢掠,只是按照命令一路奔向汉口路孤军营。

“小鬼子来了,准备!”艾欧里亚的命令通过单兵通讯系统传到了每个士兵的耳朵里,他早就带着一个排的海军陆战队员部署在街道两边,只等那些蝗军的到来。训练有素的狮子座战士奉命纷纷举枪,他们有的蹲在高大建筑的窗户里,有的伏在墙角,有的趴在楼顶,蓄势待发。


“咦?车田君,你的头上怎么有个小红点?”龟田小队长奇怪的望着中队长车田归二说道。

“什么?你头上也有啊!”车田归二也露出了惊异的表情,忽然他想到了什么,据说淞沪会战时,就有被红色光点追踪继而被爆头的士兵,他张开嘴,还没来得及震动声带,三颗连发的7.62的子弹就钻进了他的眉心,巨大的动能将他打得从摩托车斗上直接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脑袋早就被高速旋转的子弹绞得粉碎,消失的无影无踪。

“巴嘎!有埋伏!”龟田刚刚抽出半截军刀,只见三个小红点同时对准了他的胸口。

“砰砰砰!”三个狮子座战士很快锁定了目标,几乎一起扣动了扳机,龟田前胸血箭逆射,他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后退两步倒下了。狮战士的标准装备FN-FAL都已经加装了激光瞄准器,再加上使用者本身的优良素质,几乎弹无虚发。窗户里、楼顶上,墙根下,几乎处处都吐着致命的火舌。

“砰砰!”刘长春瞄着日军头盔上的红膏药,果断击发,又打出一个短点射,一个刚刚架好歪把子的机枪射手猛然向后一仰,翻倒在地。副射手吓了一跳,急忙抓起机枪,还没拉开架势,“噗噗噗噗!”至少三支FN-FAL同时对准他吐出了火舌。

“可恶,抢我的功劳!”刘长春已经瞄准了副射手,还没等开枪,目标就被打成了马蜂窝;这让他有点窝火,但他并不气馁,很快又锁定了一个军曹,果断的扣动了扳机,“哒哒哒!”一个短点射随着欢快跳动着的枪口射出,那个举着军刀张牙舞爪的军曹瞬间脑袋开花,张开双臂一头栽倒在地。

为了保证一击毙敌,海军陆战队员都采用三连发的短点射。连续被三颗子弹击中,目标自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就这样,在交叉火力的打击下,仅仅两分钟,先头的一个中队就被彻底消灭了,他们甚至都没能发出一枪。

“转移!”艾欧里亚果断下令撤退,海军陆战队迅速撤离,退了的预先制定好的第二道防线。根据经验,报复性的掷弹筒和迫击炮很快就会尾随而来,尽管这里是租界,日军不太可能使用重武器。


“大佐!车田中队长阵亡了!”梅川大队副官木下藤吉低着头报告说。

“什么!?这不可能!支那人怎么有那么强的战斗力!?”梅川信夫素知车田中队训练最刻苦,也深知他们的战斗力;但从第一枪响起到最后一声枪响,总共才两分多钟,说是车田中队消灭了敌人那还差不多,可是要说车田中队被消灭了,那是打死他都不信。

“大佐,您忘了,松井将军交代过,这次的对手很可能是三首恶龙的海军陆战队……”木下藤吉提醒道,可是却戳到了梅川信夫的痛处,梅川怒吼一声,抬手给了木下两个耳光,“什么海军陆战队!有什么可怕的!给我把他们杀光!”梅川怒吼道,他的哥哥梅川义夫、表弟松下库代就是在南京被中国军队活捉,还被当作人质,让那个玫瑰师顺利的跑出南京城,为此他饱受讥讽;后来听说,活捉他大哥的就是三首恶龙的海军陆战队,从此以后和海军陆战队结下了梁子。

“装甲车开路,冲过去!”

“嗨!”木下藤吉揉了揉被搧得肿了起来的脸,低头答道。于是,日军的装甲车开到了最前列,沿着大街向汉口路推进。海军陆战队一连且战且退,专门用精确打击射杀装甲车掩护不到的日军,这样,日军在陆续扔下七八十具蝗军的尸体后,慢慢的推到了孤军营外围。

“营长,小鬼子乌龟壳!”唐金龙喊道,他趴在房顶上,驾着勃朗宁步枪;旁边是端着汤姆逊的潘火狮,原先用来围困孤军的高墙铁丝网反而成了绝佳的工事。他们是随着吴求剑一起到的,考虑到孤军营情况比较复杂,因此没有使用生化战士。

“呼叫母舰,日军使用了装甲车,请求火力支援。”艾欧里亚对着耳麦喊道。

“狙击手已经登机,马上就到!”耳机里沙加回答道,在租界内我们也不敢使用重武器。

“狙击手?那玩意能对付坦克?”唐金龙瞪大眼睛问道。在舰上集训这几天,他是见过狙击手的威力的,但要说狙击手能打装甲车,那他可实在不相信。“就地警戒!”艾欧里亚对下一句话,从屋顶上退了下来,端着M-134移动到正门去了。

这时,米26又一次返回了孤军营,机身两侧四挺M-134不断地吐着火舌,压制着企图冲上来的日军;但随着它的降落,M-134的视野被周围建筑物遮挡,也就是去了作用。

“兔子给给!”梅川信夫一挥指挥刀,日军在装甲车的掩护之下扑了过来!

“啊!”艾欧里亚大吼着猛然闪出,端起M-134对准一辆装甲车狂射,子弹打在挡板上叮当作响冒着火星,黑夜中,冒出的火星更加显眼。随着火星的数量剧增,只听一声巨响,装甲车前装甲被密集的子弹穿透,原地炸开,变成了燃烧的火球。但其他装甲车纷纷向艾欧里亚射击,在损失了两块防弹陶瓷片之后,艾欧里亚的一条单链终于打完了。

“支那怪机枪停了,突击!”日军怪吼着又冲了上来,装甲车也开足了马力,似乎要一雪前耻:身为装甲部队,居然被机枪打爆了,简直是耻辱!

“可恶,小鬼子乌龟壳上来了!”唐金龙疯狂的倾泻着子弹,日军装甲车虽然皮薄,可还不至于怕了勃朗宁步枪,依旧继续逼近。这时,一个身穿海军陆战一连军服的陆战队员爬上了屋顶,架起了一支小炮似的大枪,枪口随着装甲车行进的轨迹缓缓移动,“砰!”一声独特的枪响,火舌从枪口窜出。

“轰通!”那辆被瞄准的装甲车火光翻滚,直接趴了窝。

“轰通!”又是一声巨响,又一辆装甲车被大火吞噬,车里的鬼子嚎叫着钻了出来,“砰!”又是那种独特的枪响,刚才还在嚎叫的鬼子直接变成了一个火人,瞬间烧成了黑炭。

“换弹,掩护。”刚才开枪的天蝎三五退掉弹夹,将另一个尺寸惊人的巨大弹夹装上,“砰!轰通!”又一辆装甲车被击中,燃起了大火。

“乖乖,好厉害!”旁边的唐金龙潘火狮看到目瞪口呆,这种枪他们是知道的,那是一连才有的M82巴雷特,而这种子弹他们确实第一次见,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穿甲燃烧弹。

“谢团长,你们先走,我们随后就来。”吴求剑把谢晋元拖上了飞机。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们先跑!”谢晋元坚持要下飞机。

“别耽搁了,再飞一次就是!”吴求剑一把关上了机舱,对着驾驶舱大吼道,“起飞!”


“大佐,支那人使用了一种未知武器,装甲车全部损毁!”木下藤吉低着头,沉痛的报告说。

“八格牙路,我不管他什么租界不租界!给我架炮轰!”梅川信夫几乎要跳脚了,几轮冲锋死伤惨重,还把装甲车都损失了,怎能不怒?

“嗨!”木下藤吉没敢讨价还价,怕挨耳光。

“开炮!”

“轰通!轰通!”日军步兵炮吐出了火舌,将炮弹向孤军营砸去。可是第二轮炮弹还未发出,密集的子弹就从天而降,正在装弹的跑步猝不及防,手舞足蹈的栽倒在地。

“支那人空袭!”日军炮兵惊恐万状。原来,高志航他们敲掉了所有的高炮,看到地面上日军使用了火炮,就俯冲下来增援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