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连长王直 正文 第十六章

1834779914 收藏 0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size][/URL] 马崇武向山岩上爬去,枪弹在他的头上,身旁,背上横射飞过。几乎像包裹般。 他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并且让自己加速跳动的心,平复。不过他越想这样,就越紧张。又瞥见速射来的枪弹,钻进他胳膊旁的灰土里,溅在他的脸上,就令他不寒而栗。他几乎被困在那里。动弹不得。只有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


马崇武向山岩上爬去,枪弹在他的头上,身旁,背上横射飞过。几乎像包裹般。

他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并且让自己加速跳动的心,平复。不过他越想这样,就越紧张。又瞥见速射来的枪弹,钻进他胳膊旁的灰土里,溅在他的脸上,就令他不寒而栗。他几乎被困在那里。动弹不得。只有稍微一动,立刻中弹。

马崇武十分焦急,他明白,决不能被困在这里。必须设法脱离。否则,无法完成爆破任务。他强制自己冷静。该怎样脱离呢?然后,他停止向前。并抬起头,观察敌人射击的枪弹力度,想在其中寻得机会。

此刻,枪弹朝他飞临而来,又从他的头顶上,穿越暗黑的山坡,到达山坡下正在伏倒的战友身边。死亡离他最近,受伤在缠着他。同样,也在威胁战友的生命。

这个敦厚,平时少言语,勇敢的战士,见一旁没有危险。因为,那是没有子弹光顾的安全平静的角落。他知道,要脱离这里,一定会被枪弹击中。目前来看,想不被打中,是不可能的。他立刻决定,就是受伤也必须离开,总比呆在这里好。一想到自己的战友被敌人的枪弹威胁,他们的生命,几乎就攥在死神的手里。他就觉得非常心疼和难受。

然后,他刚要挪动身子。子弹就贴近他的身子飞过,朝身下黑色的山坡射下去。他突然有了一个主意,装死。目前,他先这样做。从敌人固定不变的射击角度来看,表明自己已经早已被发现。他决定假装中弹而死。骗过敌人,让他们移开射击角度。于是,他在盘算,只有突然装着被打死,才有可能骗过敌人,于是,他利用身子一侧飞速向右侧一边撞去。但是,他还是头,肩膀被子弹擦伤。不过,这样也好,不必装死。他达成了这一行动。

之后,他一想起这事,就非常的心惊肉跳,不寒而栗。死亡在狠狠地缠着他,他不由得惊出汗来,用右手擦了擦脸上的汗。尽管,他受了一点轻伤。

这时,王直连长爬上来了,在暗黑的山坡上,他隐约地看见马崇武,刚躲过射击,非常担心。

与此同时。郑刚班长已经爬近暗堡,从暗堡里的机枪射出的子弹发出的一闪而过的光亮中,能看到郑刚班长伏在暗堡靠右侧的草地里,而且,准备待机而动。已经到王连长身边的老杨,王连长看见了他。觉得是时机,可以掩护郑刚,把敌人吸引到他们这边来。然后,赶紧说:“老杨,对着第一个暗堡,射击”

“是,连长!”老杨那雄浑的背膀,有力地抵着枪柄,一双眼睛闪动着摄人心魄的光芒。仿佛一瞬间,能把恶毒敌人陷进地底深层似的。

于是,子弹直奔暗堡。迅猛而高效。好像敌人慌了。以为志愿军,或者另有图谋。就加大对老杨这一方向的射击力度。

两行枪弹在黑色的山坡上,激烈相交,上下闪着斜斜而长长光点。当敌人的注意力被分散,并短暂疏忽了二班长郑刚时。

此刻,机敏坚韧的郑刚,知道炸掉暗堡的机会:就是现在。他迅速起身,冲向正在发出尖利凶狂的枪声的暗堡。

不料,暗堡里的敌人看见了胳膊里夹着炸药包的郑刚班长,就迅速调转枪口,射击正在冲近的郑刚班长。大量枪弹击中郑刚班长的肚子。他倒在地上,肠子已经流出。尖利般的疼痛让他昏过去。但是,凄厉狂吼的枪声,仍不放过郑刚身下的战友。就像是张着特大的野狼的口,想一口活吞掉自己的战友一样。郑刚班长绝不会容忍敌人的狂毒。他强忍撕裂般的来自肚子里的疼痛,爬起,拉燃炸药包,扑向暗堡,双手用炸药包堵住暗堡,正在射击的机枪。还把自己的胸膛死死地扑抵在暗堡孔上,......

仅仅就是这不到二十多分钟的时间,郑刚班长炸掉敌人的第一个暗堡。而他,却永远无法见到了。在朝鲜的战场......

尽管炸掉一个暗堡,但是还有两个。尽管十分悲恸,愤怒。王连长擦了一下眼泪。他决定自己上。然后,他转回头,说道:“老杨,你掩护我!我去炸掉敌人的暗堡!”

老杨一把拉住自己的连长:“连长,就是我们死,你也不能死。我去!”

马崇武注意到了郑刚班长炸掉敌人第一个暗堡。

现在,除了正在射击的两个暗堡外,就是黑糊糊的充满沉闷的山壁。神秘恐怖。仿佛只要一接近它,就会人死而亡似的。

马崇武突然趴下,因为,他必须利用黑夜,到达暗堡。再根据当时的情况,实施爆破。他既想达成这事,又能完成任务。消灭敌人。但敌人非常狡猾。不付出代价,要解决凶横的美军。又是十分困难的。

马崇武尽量使自己冷静,按捺住烦躁的情绪。他意识到,必须尽量解决掉这两个暗堡,否则,时间越长,自己的战友就死得越多。那么,该怎样做好这件事呢?马崇武在紧急思索。他忽然注意到:两个暗堡中间相隔一段距离。他觉得最好从旁边,绕过一个暗堡,到达它们的中间地带。再说。

于是,马崇武经过一番努力,到达两个暗堡中间。。

激烈刺耳的枪声在他身旁不停响起,仿佛一停,敌人就会觉得死期来临似的。

在两个暗堡中间,马崇武停下,现在的问题是:两个暗堡先炸哪一个呢?马崇武决定先炸右侧暗堡。

于是,跑到右则暗堡旁,从腰间皮带下的弹袋里拿出两颗手榴弹,拉燃,迅速塞进喷发出火花的暗堡。然后,马崇武,一扑,滚向中间地带,站起。朝左则暗堡迅速跑近。他意识到:当敌人看到自己的暗堡被志愿军炸掉。一定会更疯狂地对付志愿军。所以,必须抢先打掉敌人。于是,他的行动跟快,马崇武又炸掉左侧这个暗堡。

王连长和老杨十分欣喜如狂。

王连长正要命令战士们进攻,突然,高悬在山岩上的一个暗堡似乎等不得了。机枪射出的子弹直立般扑向正在焦急,等候马崇武解决掉暗堡危险的战士。

王连长一看,马崇武回到他的身边。看到已经非常疲惫,脸上渗出汗的马崇武。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本想让他再去。他已经话到嘴边了,就狠狠地咽回肚子里。厚道,亲切的王连长凝视着机智的马崇武。他垂下了眼帘,是啊,他怎么再让马崇武去呢?他怎么忍心看见自己的战士扑进敌人喷火的机枪呢?。心地仁厚的王连长沉默了。是啊!,战士也是人。“马崇武,你下去歇一下。”王连长说。心疼般爱惜地看着马崇武。但马崇武坚决要炸掉暗堡。

“连长,在危险,我都要去。”

“可是,你太累了。”

马崇武转身就奔向头顶上高高岩石中的暗堡。

他缓缓地往上爬动,机枪的射击声越来越近,枪口迸发出耀眼的激烈闪动的火光。从他的头顶,掠过。几乎是直射般到达岩石下伏在山坡上的战士。


同时,马崇武还感觉到身下的地,在微微抖动。黑暗的山岩似乎在摇晃。机枪似乎叫得来,像野狼般的撕吼。马崇武,坚韧地往岩石上爬,尽管非常的陡。突然,他滚落下去,但是,机智的他立刻抓住身旁的一块岩石,此刻,他认为自己会摔下山岩,他就无法达成爆破任务。于是,他竭力把自己加速跳动的心控制下来,他停了下。又看了上面。喘了几口气。然后坚决爬上山岩。他就要到达暗堡口。这时,他往下一看,自己的连长和战友们正在受到敌人强大火力的威胁,在这样下去,又有很多战友牺牲。盯着正在射击的机枪,他充满血性的脸上,紧紧地抿着嘴,咬着牙,这时,他才意识到没有炸药包等。他全然不顾,两眼闪着无畏的光芒。猛力扑向敌人的暗堡。任拼命迸发的子弹剧烈射穿他的腹部,激越闪动的火光,他在的肚子下黯然失色。尖利高亢的枪声在他的肚子下,变成闷声......

战友们冲上了山顶,他们欢呼着,兴奋着,欢腾着。


王直连长十分悲恸地走向马崇武。他没有一丝的振奋,更不会欢呼。他几乎木然地,走近马崇武。任巨大的悲痛,像汹涌湍急的河流,淹没他。


已经被两个战士背下来,放在拂着凉爽夜风的斜斜的山坡上。马崇武的肚子都是密集带血的弹孔,直穿他的背部。并且,血和土混杂,粘附在马崇武的全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