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二卷 第十三章(2)

辛十三郎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仪我诚也哈哈一笑:“大师言重了,这种事情不会发生!我虽然不是佛门中人,今日倒是为中日亲善、发扬光大我佛而来!”

慈青反感地注视着仪我诚也:“我佛不是你佛,你佛不是我佛!虽然我佛中有你佛,毕竟不同于一佛,何来发扬光大?”

仪我诚也:“大师此言不妥,中日两国隔海相望,一水相依,供奉的是同一个佛主——释加牟尼。从唐以来就有高僧东渡扶桑传经,宋、元、明清也从未断过;为了加深两国之间的理解、交流,也是礼尚往来,大日本帝国已在东北、北平、蒙古派遣了本土佛门子弟前往讲法,与当地的民众融为一体,共享盛世太平。今日我前来告诉大师,渔阳古城和华严寺,也将派遣日本佛门弟子长驻,宏扬大法。大师在中原是一言九鼎之人,还望大师鼎力相助。”

慈青眼里露出惊讶之情:“如果是正常交往,贫僧无话可说;倘若强行派遣,断然不可!”

仪我诚也平静地说:“我亲临贵寺,是前来通知大师,不是来与大师商量!”

慈青忿然说道:“倘若贫僧不从?”

仪我诚也眼露凶光:“那就将你这只欲挡路的鼎搬开,取而代之……”他随即缓和地说:“不过,我希望这种不愉快地事情不会发生!”

慈青两眼闪出坚定的神色:“愉快也好,不愉快也罢,贫僧决不从命!”

“话,不要说得过早,更不要因一时冲动,断了后路……”仪我诚也见慈青鄙夷地看着自己,索性想刺探一下慈青,有意激怒大师:“大师已是修成正果之人,早已将世事视为过眼云烟,为何还要意气用事!还有一事我要告诉大师,华严寺所藏贝叶经书,非你所有……”

慈青听到此,惊愕地看着仪我诚也。

萧寒听到仪我诚也说出的话,才明白这个特务头子来华严寺的真正意图,不由紧盯着仪我诚也。

仪我诚也从慈青脸上的神色,断定贝叶真经就藏在寺里,他狠狠盯着慈青,冷冷说道:“望大师妥善保管,切勿自作聪明!我的意思,大师肯定懂得!”

慈青闻言一惊,脸色骤变:“你!”

仪我诚也:“大师不必动怒,华严寺的由来,与寺中所收藏的经书有关,大师,经书的名称,我不用再讲了吧!”

“是可忍,孰不可忍!”慈青倏地血往心上涌,气向胆边生,他愤然地看着仪我诚也,随即他左手一挽,将手上的佛珠套在手上,右手快速伸进袖子里。宽大的袖子里,顿时隐隐闪出一道寒光……

河口见状,迅速用身体护住仪我诚也,拔出手枪对着慈青。

围成半圆的七个保镖,拔出刀虎视眈眈向着慈青。

慈青身后的小和尚清欲,两眼圆睁,惊愕地盯着河口。

萧寒手伸进西服,握住了藏在腰里的枪,只要河口一有动作,他随时可以扣动扳机。

小李飞刀手一抖,袖子里的几把刀滑落在手,他紧盯着仪我诚也的保镖。

余彪从蒲团上站起身,两支枪已然提在藏在风衣的手中,两眼直盯着仪我诚也。

便衣特务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殿里的情况。

大殿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情急之中,慈青贸然看到河口身后的萧寒,感觉此人面善,眼中流露出为他担忧之情,他不由一楞,再看看四周对他虎视眈眈的日本人,方省此时不是鱼死网破之时,便缓缓从袖子里抽出一条手绢,轻轻在空中一抖,然后拭着额头。

用枪与刀对着慈青的日本人,看到慈青从袖子里取出的是手绢,感觉虚惊一场。

萧寒暗暗收起手枪。

小李飞刀将已经滑落在手里的短刀,悄悄送回装刀的暗袋。


慈青拭去额头上的虚汗,收起手绢,向着仪我诚也冷笑一声:“何必如此紧张!”

仪我诚也淡淡一笑:“大师是德高望重之人,不会做鸡鸣狗盗之事!”他命令河口:“收起枪来,这儿是佛主的殿堂,不要亵渎了神灵!”

慈青拾起木槌,敲响供桌上的钟。

钟声震动着大殿。

仪我诚也听见钟响,知道慈青下了逐客令,他不在意地从蒲团上起身,贸然发现慈青身后站立着一个小和尚:“请问小师傅法号?”

小和尚无畏地迎着仪我诚也的目光:“清欲。”

仪我诚也仔细地观察着小和尚的容貌,小和尚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脸上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灵性:“清欲?好!清心寡欲……”仪我诚也眼里流露了出复杂的神情,他把目光从小和尚身上移开,对慈青说:“大师,请谨记我的忠告。告辞了!”

慈青哼了一声:“不送!”随即双目微闭,左手举在胸前,右手捻着佛珠。


仪我诚也在保镖的护卫下,快速向殿外走去。

萧寒向小李飞刀做了个眼色,小李飞刀立即尾随而去。

站在大殿门边的余彪,示意手下离去。

萧寒望着在逆光中快速离去的余彪,感觉非常像他熟悉的一个人——黄埔军校时期的同班同学余彪。他正想追上去看个究竟,慈青开口了:“这位施主,请留步!”

萧寒停了下来:“大师,您在叫我?”

慈青默默点头,待仪我诚也一行人走出大殿,才对萧寒说:“你我萍水相逢,为何欲出手相援?”

萧寒:“凡身有热血之人,容不得豺狼当道!”

慈青微微点头:“贫僧见你面善,是除暴安良之人……刚才那日本浪人不是等闲之辈,来时已经在寺外的黑松林里埋伏了一队骑兵,贫僧劝你不要以卵击石!”

萧寒惊愕不已:“大师能未卜先知?”

慈青淡淡一笑:“魑魅魍魉,躲不过我的眼睛!”

小李飞刀已经出了寺庙,萧寒怕他有闪失,便对慈青说:“谢过大师,后会有期!”他向慈青施了一礼,急忙出了大殿。

仪我诚也在河口的护卫下出了山门,上了轿车,鬼子出发了。

特务骑上摩托车,跟在车队后面。

躲藏在照壁下的余彪,掏出枪瞄准轿车的轮子正要开枪,只听一声哨响,在树上观察的手下从树上滑下来,向他发出停止的手势。此人跑近余彪,向他耳边说了什么,余彪下令撤退。


萧寒赶出山门,寺外没有小李飞刀的身影。

一男一女两个卖艺人出了庙门,望着鬼子离去的车队,解下拴在系马石上的两匹马,离开了。

萧寒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不知他们为何也出现在华严寺。他料定小李飞刀隐藏在路边的玉米林里,立即从树上解下两匹马的缰绳,钻进秋收后还未砍断枝干的玉米林,准备接应小李飞刀。

萧寒打马跑出玉米地,登上一个土坡,用望远镜搜索。他从望远镜中看到了小李飞刀,也看到了从黑松林里出来的鬼子骑兵,黑压压的一片,足足有一个小队。他不由惊出一身冷汗,若非慈青大师提醒,后果不堪设想。

鬼子的车队靠近小李飞刀隐藏的地方时,只见小李飞刀飞身跃起,手一扬,一股寒光从他手里闪出,直飞仪我诚也乘坐的轿车。

轿车后座车门上的玻璃碎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