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旅生活之--开心笑话篇

煤指远大 收藏 1 637
导读:由于当地的老百姓常年生活在深山老林里,没有公路,交通闭塞。而且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大山家门半步所以他们看什么都觉得新鲜,好奇。别光说人家,就是自己也是由于无知而闹出不少笑话,下面就讲几个记忆比较深的,可笑、可叹、有趣的的,就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的故事吧… 开  心  笑  话  篇 一、不用灯油点的灯: 二、不吃草的铁马: 三、种虾皮: 四、只会唱歌的电视: 五、吃老鼠: 六、“文革”的愚忠: 一、不用灯油点的灯: 1966年当时高压线路还没有接过来,所以没有电。部队施

由于当地的老百姓常年生活在深山老林里,没有公路,交通闭塞。而且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大山家门半步所以他们看什么都觉得新鲜,好奇。别光说人家,就是自己也是由于无知而闹出不少笑话,下面就讲几个记忆比较深的,可笑、可叹、有趣的的,就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的故事吧…

开 心 笑 话 篇

一、不用灯油点的灯:

二、不吃草的铁马:

三、种虾皮:

四、只会唱歌的电视:

五、吃老鼠:

六、“文革”的愚忠:


一、不用灯油点的灯:

1966年当时高压线路还没有接过来,所以没有电。部队施工和生活用电,就暂时用柴油发电机发电。我当时在四十一支队后勤部任军需科助理员,机关由于不施工,只是晚上照明,所以只是晚上发电白天不发电。

每当夜幕降临,电灯亮起的时候,当地的老百姓都成群结队的来看电灯。常年生活在大山里的人们他们那里见过这么亮的灯啊,不用煤油、不用火柴点、还不冒烟、还这么亮。所以他们不仅成群结队的来看新鲜,更有胆大的,他们趁着白天没人看见就用镰刀连电线带灯头、灯泡,一起割回了家,挂他们家去了。当地的老百姓倒是非常诚实,灯挂他们家不亮第二天就又送回来了。还说;你们这个灯认生,在你们这挂着亮,在我们家里挂着不亮,不好,不要了,还给你们吧…

二、不吃草的铁马:

为了施工,部队装备了不少的机械、车辆。大山里的老百姓那看过这些东西呀?由其是看见自卸翻斗车更是感到惊奇和不可思议。都琢磨这是什么东西呀?瞪着两个大眼睛,不吃草也不喝水,不但能拉那么多东西,而且还跑的那么快。由其是上边驮着的那个大方斗子,装那么多沙子、石头,也用不着人上去卸,卸车时屁股下边伸出根棍棍,只一顶,满满一斗子的东西一下子全卸下去了,简直是太神了。…

三、种虾皮:

要想知道怎么种虾皮,首先我得先介绍一下搞“四清”的事。1966年3月我奉命参加当地农村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简称“四清”,历时8个月。到农村去,与当地山寨的农民吃住在一起,坚持四同(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我去的地方是洒基大队。

那里山多地少、一个生产队,百十户人家,分布在一个大山上。山底下是一队,半山腰是二队,山顶是三队。从一队到三队爬山就得爬一个多小时。那时基本上是天天开会,小到以组为单位,以生产队为单位,大到以生产大队、公社为单位。为了不影响农民白天下地劳动,生产,除召开大型会议外,小会基本上都是在晚上开,每天晚上开完会深更半夜我们还要模黑爬山回到寄宿的老乡家。

贵州山区的农民生活极其艰苦,加上1965年的天灾,当地老百姓不仅吃不饱而且有的家庭五、六口人晚上睡觉连一床棉被都没有。四、五岁的孩子,个别的十来岁的孩子连衣服都没的穿,就光着身子到处跑。

大多数人不管大人、男女穿的也都是破破烂烂,而且基本上都没有鞋穿,更不用说穿什么袜子了。就光着脚丫爬大山,说玄乎点他们那脚,常年爬山越岭,脚后跟上的老茧就是踩上个图钉都扎不透。(穿着光鲜漂亮的民族服饰那只是在当时的画报和电影里头有)…“四清”工作队开进农村以后除了“四清”工作队的队部设在公社以外,其余四清工作队员都要分配到各家各户与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而且还要专门找最苦、最穷的人家。

我被分配的那家姓宋、苗族,家里六口人。这家人在村寨里基本上算是最贫困的了。一家人穷的晚上睡觉连一床棉被也没有,那盖啥呢?盖秧被。秧被?说白了就是把种水稻剩下的秧苗晒干了编成的大草帘子。

每天吃的饭就是用小木桶蒸的半生不熟的,一半玉米渣一半野菜的干饭,而且饭还蒸的很硬,基本上就是半生不熟。但用他们的话来说是:干饭不能蒸太趴了(软了),太趴了不经饿,干不了活路。

菜呢,就是把自家种的洋白菜把外边的大帮子、老帮子擗下来,里边的菜心自家舍不得吃,等赶场(赶集)时好卖钱,卖了钱好买盐巴和打灯油(煤油)。擗下来的老菜帮子连洗都不洗,就放在蒸饭剩下的热水里一涮就拿出来,在拿一个大碗抓一把辣椒面和一小撮盐巴用水一搅,再把过了水的,半生不熟的菜叶子揪碎了放在“沾水”里,沾着吃…

虽然我不怕苦,也有吃苦的准备,但说啥也没想到这个地方会苦到这个程度。…由于是刚去,肚子里多少还有点油水,所以一开始怎么也吃不进去,可时间一长吃不进也得强吃啊。记得刚开始时有一次吃中午饭,我不小心把菜叶子掉到“桌子”上了。与其说是“桌子”不如说就是个比较大点的高板凳而已,而且脏的要命。说玄乎点,这个“桌子”上边落的土都有铜钱厚。所以当时我根本就没把掉个菜叶子当回事,所以也就没在意。可接下来房东的举动却让我大吃一惊,无地自容。

房东看见我把菜叶子掉到桌子上了,他二话没说马上用筷子夹起来就放嘴里吃了,当时羞愧的我呀,恨不得找个耗子洞钻进去…为此我自己反思了好几天。心想:自己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贫农的儿子,一定能和广大的贫苦大众打成一片,和他们心连心,做他们的贴心人…然而“菜叶事件”,说明在自己灵魂深处还存在着严重的小资产阶级思想,没能从思想上真正熔合到他们之中去…为此在工作组例会上我还主动的做了自我批评。”

看见房东家的生活如此困苦,我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为了帮助他,我尽其所能,不仅把去贵州时从家带去的棉被、棉褥、棉衣、单衣都送给了他家,而且还把半年多来节省下来的20来斤粮票也捐了出去;为了帮助村民学习毛主席著作我又花钱给他们买了100本“老三篇”和毛主席著作单行本…

我这样做的目的绝不是做秀,更不是图什么表扬和回报。其实我也跟本就没和任何人说起过,更没跟组织上汇报。我当时处在他们那种极其困苦的环境下,就是看他们可怜,心里难受,同情他们。我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能在良心上得到安慰。

说了半天也没说“种虾皮”是咋回事呢,下边我就说说种虾皮的事吧。那年同学安庆学回家探亲,从家给我带了点秦皇岛的特产~虾皮。说起虾皮在咱们这算不了什么,可是在哪个计划经济的年代,物流不畅,别说是在地方,就是在部队也见不到哇,有钱都没处买去。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说实在的不分享也不行,虾皮那东西只能是就饭吃,白嘴吃也忒咸呐)所以安庆学把虾皮给我以后,我就给我住的那家房东拿去了。每天吃饭的时候就在“沾水”里加点虾皮。

虾皮虽小也算是海鲜哪,当地老百姓别说是吃,就是听都没听说过呀。所以他们吃了以后赞不绝口。并说:“孙同贼(志)这个东西叫囊滋东西(什么)嘛?好吃的狠哪!很金贵吧?能不能送给我们点种,我们种上…”我一听,啥?!要点虾皮种?这东西也没法种啊?那里的老百姓真是单纯、淳朴的可爱。(待续)


四、只会唱歌的电视:

1970年1月那是我第一次去广州出差,主要任务就是为1970年新组建的新兵团釆购厨具。在那个年代要想买齐一个团所用的锅、碗、瓢、盆等炊具,在小城市根本买不全。科长经请示部长后决定派我和军需仓库主任唐开云(湖南兵)一起去武**广州釆购所需物资。

第一站在武汉购置了一小部份,第二站到广州跑了二、三天才算把所需物资基本购齐。为了能将这批物资尽早运送回部队,我们又接着跑广州铁路局军调处。在广州我们紧紧张张的忙了四天,晚上没事也到街上走走、公园逛逛。

有天晚上吃完饭我们去了越秀公园,看了广州的象征,五羊群象。…又往前走突然看见人群都朝一个方向走去,说是看什么电视?看电视?电视是啥东西?我们俩一边滴沽一边跟着人群往前走。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小广场,小广场上坐满了人,在人群正前方有一个铁架子上面有一个大方铁皮箱子,里边放着一个前面是玻璃(屏幕)的大方盒子,他们说这个叫电视(约29寸的黑白电视)。

当时由于没到播放的时间,所以电视里只是播放音乐,没有图像。而屏幕上面显示的是小黑白方块的测试图,由于信号不稳定,屏幕上的测试图还一闪一闪的跳动。我俩站在边上看了大约有十多分钟,只听见那个电视里有音乐和唱歌声,在有就是屏幕上不停闪烁的黑白小方块了,别的啥也没有。我俩都觉得这玩意不就是个能听歌、听音乐的大收音机吗?也没啥看头哇,所以听了一会我们就到别处逛去了。

时隔半年也就是1970年7月份左右吧,部队开始有电视了,我们后勤部机关也配了一台放在三楼会议室。有电视了,那天大家都兴奋的奔走相告,相约晚上七点去会议室看电视。有个战友问我说:孙助理,你去过广州,你说说,这电视好看吗?我说:啥?好看吗?不是好看吗,而是根本就没啥看头!那个电视里除了有音乐和唱歌声以外就是有些黑白小方块一闪一闪的跳,啥看头也没有,就是个会唱歌的大收音机…

为此那个战友还跟我争执起来,他说:什么会唱歌的大收音机呀?你到底看没看过电视啊?我说:我咋没看过呢?是在广州越秀公园和唐主任一块看的,不信你打个电话问问他…他又说:算了吧,问啥问哪,人家都说跟小电影似的,又唱歌又跳舞,还播故事片,可好看了。你却说什么只是个会唱歌的大收音机,别逗了…

当时我也不服哇,我说…他说:你也别说了,我也不跟你犟,一会咱们看看去就知道了。我说那好!走!看看去就看看去!等我们到三楼会议室一看,那里已经是座无虚席。电视里播放着音乐,唱着歌,屏幕上跳动着小黑白方块。我一看乐了,我说:咋样!我说的没错吧,还直跟我犟!当时我那个战友就傻了。这时其他战友说话了,你们俩吵吵啥吵吵…还没等我们解释呢,七点钟电视准时开播了。这时只见电视屏幕一亮,里面出了一个人预报节目,这时不是我那个战友傻了而是我傻了。我的天哪,这里边咋还出来人了呢?现在想起来真是又可笑又无知…不过当时那一切就是那么的真实。

五、吃老鼠:

那是发生在1967年2月份的事,那年为了整体提高全师后勤保障、管理水平,师后勤部决定利用一个月的时间,分三期对全师所有司务长(含有培养前途的上士)培训一遍,每期十天。为了搞好这次短期培训班,为此后勤部还专门组织了一个培训班子。课程分为:军需、给养、财务、核算、管理等。

我即是军需教员又是培训班的管理人员,每天除了上课外还要负责几十个人的管理工作。培训地点选在离盘县附近小山上的一座古庙里,(距离部队驻地几十公里)平时常驻在培训班的只有六、七个人,其它教员都是有课当天来当天走。

我是常驻人员之一,还有一个是战勤科的陆助理员(军械助理、广西人)他就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有一天我拿着教材去上课,刚走上有30多个台阶的大殿平台上,只见一支黄鼠狼嘴里叼着一支大老鼠,从大殿堂的墙拐角处跑了出来。我见后立马蹲下身,稍稍捡起一个小石头猛的向黄鼠狼砸去。你还别说,别看平时没啥准头,砸不着啥,那天还真让我蒙上了。砸没砸着我没看清楚,反正砸了黄鼠狼一个大跟头,只见黄鼠狼扔掉老鼠翻过身来就跑了。

我走到跟前一看,哇噻!好大的一支老鼠,看个头足有一斤半左右。我用脚拨拉一下一看,虽然还没死,但已经是半死不活了,就一脚给踢到台阶下边去了。下了课我顺着台阶下来准备回宿舍,刚下了台阶就听见陆助理员喊我说:孙助理,中午到我这吃吧,有好菜。一边叫我还一边摆手召唤我。我一看还挺神秘,就边走边说:有啥好吃的?弄的这么神秘呀?他说你看看,多肥。我一看,我的妈呀!这不就是我刚才一脚踢下台阶的那支死老鼠吗?只见他把这支死老鼠用热水烫过后,再把老鼠的四肢钉在一块木板上,然后把老鼠的肚皮吹的象个气球似的,他正用刀子在哪里给老鼠刮毛呢。我赶紧说:我的天,快啦倒吧,你自己吃吧,我可不敢吃。他说:老鼠肉可香啦,不信做好了一会你来尝尝…我赶紧说:谢谢!这么美味的东西你快自己享用吧…

六、“文革”的愚忠:

说起文化大革命的事,50岁以下的人可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对亲身经历过,60岁以上的老人却是记忆犹新。十年浩劫,差点毁了我们的国家!毁了我们的党!那是一段痛苦的回忆。在林彪“集团”和四人帮“集团”的操纵下,他们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使不少党和国家领导人及高级将领都蒙冤受屈,使不少老革命、老党员,都命丧九泉!

普通老百姓知道啥呀,他们怀着对毛主席朴素的阶级感情,和对毛主席的无比信任,只要是毛主席说的,我们就去干!只要是毛主席指示的我们就去办!从不加思考,从不打折扣。正是这种不辨是非、不分皂白的盲目服从和无限的愚忠,让林彪“集团”和四人帮“集团”钻了空子,使全国老百姓都被他们愚弄、被他们玩于股掌之上。什么造反派、保皇派,统统都做了他们的牺牲品!替罪羊!…

文化大革命中,全国老百姓基本上是人手一册毛主席语录。并且都要随身携带,走到哪里学到那里,而且基本章节都要求会背。毛主席的老三篇(为人民服务、记念白求恩、愚公移山)则要求全部会背。

那个时侯每天早上出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面向东方,手拿毛主席语录,放在胸前,向毛主席他老人家敬礼。然后拿着毛主席语录的手挥过头顶,有节奏的连挥三下,口中高喊: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完了还要再挥三下,口中高喊:祝林付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

早上的祈祷仪式完了以后才是一天工作的开始。上班了,需要打电话时第一句话不是您好,我要找谁或说个什么事,而是要先背一段毛主席语录的上半句,比如:你说“完全彻底”,对方就得回答出下半句:“为人民服务”。如果你不说或对方不答那你就拿着电话等着吧,啥声没有…

一次去贵阳出差,路过一个水果店,一名中年妇女买苹果,这个女同志一边看一边挑,这时售货员看她来回拨拉来拨拉去的挑,不乐意了,就来了一段毛主席语录“要斗私批修”!“要斗私批修”!,这个女同志也不含糊,一边挑一边回敬一句“万万不可粗心大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那真是个不可思意的年代…

怎么样?我这几个有趣的笑话还有意思吧。说起来是笑话,其实那都是当初发生在我身边真实的故事。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那些笑话现在也发生了质的变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