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商贩卖月球土地 称可发土地使用权证(高清图)

司法警察支队 收藏 1 77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开发商贩卖月球土地  称可发土地使用权证(高清图)


开发商贩卖月球土地  称可发土地使用权证(高清图)


开发商贩卖月球土地  称可发土地使用权证(高清图)

调查记者:王小波


调查时间:2007年8月10日至8月20日


调查地点:北京、石家庄


1 “月球大使”其人其事


李捷,原名李会民,河北赵县人,现年43岁。因创办“月球大使馆”而红极一时。


李捷自称出生在赵县一个贫困家庭,他少年的梦想是成为军人,但由于眼睛近视,1980年,他上了河北农业大学水利系。


“李会民是我们班上年龄最小的男生,他比较勤奋,学外语特别卖力,学得很好。他好辩论,而且善于逆向思维,除了这一点,我记不清他有什么特殊表现。”现在河北省水利厅工作的李会民的一位大学同窗回忆说。


1984年,李会民被分配到河北省水利厅下属的水利科技推广中心。


据他当年的同事回忆,李捷在这里协助别人搞科研,由于他所在的单位在自动控制领域需要计算机,李捷接触计算机较早。后来,李捷的女儿生病,家庭经济窘迫,李捷便开始想办法赚钱,他开发了一种算命软件,很多同事都认为那是“懵人的”,但李捷却成功赚到了第一桶金。


1992年李捷辞职下海,创办了石家庄福兰德实业发展公司。他开发了一种游戏卡,在当时游戏机很便宜,游戏卡很贵,李捷的游戏卡能抹掉一种游戏程序,存入另一种游戏程序,所以很畅销。但很快中国加强了知识产权保护,他的这个项目走入困境。随后他又搞了一套镭射彩扩名片快印系统,“这个系统让我赚了很多钱,但仿冒的特别多,我的专利还没有拿下来,价格就下去了。”


李捷说,这次盛极而衰让他看到了商标和专利的重要性。他后来在北京成立了小秘书电子集团,从事电脑记事本等业务。他注册了“PDA”、“小秘书”等商标,甚至抢注了“中国联通”等著名商标。1999年,国家商标局以“不当注册”为名吊销了李捷注册的部分商标,他开始和国家商标局对簿公堂,结果失败了。


李捷说,那次失败让他跌入了一个低谷,因此消沉了几年。2005年9月,李捷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这次出镜不光让他昔日的同事、同学大吃一惊,也让他成为颇具娱乐色彩的公众人物。


这次李捷是以“月球大使”身份出现的,因叫卖月球土地被北京工商部门判为“投机倒把”,李捷不服,两次诉讼均以失败告终。


自从“月球大使馆”被媒体曝出后,李捷便身陷舆论旋涡。在媒体近乎一边倒的形势下,李捷曾一度怀疑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他要求到北京安定医院做医学鉴定,但遭到他当时妻子的拒绝。后来,李捷与第二任妻子分道扬镳。“月球疯子”、“骗子”,李捷每次出镜都在网上招来一片叫骂声。


2 “月球大使”流离失所


近日,李会民官再次司缠身。


赵县人民法院政治处主任吕国清介绍,李会民等人经营的石家庄福兰德实业发展公司与赵县梨区信用社借款发生纠纷,赵县梨区信用社以李会民长期拖欠165万元贷款不还为由将其告上法庭。此案经过了石家庄市、赵县两级人民法院几次审理,2006年11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决生效后,李会民等拒不履行还款义务,后赵县梨区信用社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今年7月12日,曾招来无数媒体记者的“月球大使馆”所在地———北京北三环中路北侧深房大厦10层B座被清理一空。8月1日,经过几轮竞价后,这间面积178平方米的房产最后以151万元的价格被河北一家房地产公司买走。


“美国人丹尼斯靠卖月球土地起家,从穷光蛋成了千万富翁,还娶到了老婆,而我正好相反。”李捷边说边彬彬有礼地把记者延进北京东三环的一处公寓里。


他穿着有些发皱的短袖上衣和露着半截大腿的西装短裤,这位“月球大使”已没有了往日面对镜头时咄咄逼人的姿态,面露困倦之色。


“我现在无处栖身,就与人合租了朋友的这套房子。”李捷神色黯然。8月14日,在他的办公桌前,“月球大使”侃侃而谈。


3 “我要改变公众思维习惯”


燕赵都市报(以下简称燕):月球归个人所有不是很荒唐么?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公众都认为不可能的事?


李捷(以下简称李):你认为不可能么?我1997年就开始注意丹尼斯卖月球土地的报道,当时我和今天许多人的反应一样,这怎么可能?月球怎么能归个人所有?可我后来查阅了一些资料后才明白,丹尼斯之所以成功经营20多年是因为法律没有这方面的规定。联合国外层空间条约虽然规定禁止任何国家拥有月球,但并没有禁止个人主权要求。


我之所以没有立即去做,是因为当时人们的观念还不太认可,我给周围的人讲,别人都认为是笑话。后来时机日渐成熟,2000年的时候,北京中关村尝试与国际接轨,企业认领工商营业执照时,可以不写具体经营范围,我认为时机来了。可当时受商标官司的影响,又搁置了。2005年,神六要上天了,我觉得时机来了,开始与丹尼斯联系独家代理事宜,9月5日申领了大执照,开业3天就被朝阳工商分局叫停。


燕:官司两审你都败了,国家的法律法规对这个事还是不能容许的,媒体好像都带着娱乐色彩来报道这件事?


李:事实证明工商的叫停太草率了,他们找不到法律依据,所以拿个投机倒把的大筐来往里扔。


我认为这件事情失败纯属舆论造成,一些时评作者研究法律不透彻,一看到这个事就一棍子打死,乱嚷嚷。工商部门迫于舆论压力,坐不住了。


燕:公众对这一事件也不理解?


李:还是有人理解的。月球大使馆开业当天就卖出49英亩月球土地,营业额达1.4万元,后来工商让我们退款,我们找到买家,别人说不用退了,留个纪念。全国各地要求做代理的也不少,上海就有三家来找我争夺独家代理权。


公众不理解也没关系,他们怎么骂都行,你写报道也可以随便骂我。我做一些事情,希望人们在骂我的同时,引发一些思考就行了,我的月球大使馆就是这样,除了我看到里头有一些商机,我更注重给公众提供这样一种理念———法无禁止即自由。


燕:你后来叫卖世界杯空气,甚至主张中国上空的云彩归你所有,你这样做是否有炒作之嫌?甚至类似堂吉诃德?


李:卖月球土地被叫停后,我就卖世界杯空气,刚进了一些空气回来,又被查封了。2006年4月6日早起,北京又被沙尘笼罩,我就主张中国上空的云彩归我所有,哪家企业污染了我要起诉它,要出钱给我洗干净,中国的水法只规定了地表水、地下水,对大气水没有限定,我还任命了上海的一位行为艺术家当上海云彩的云长。


我做这些事是想让大家先笑,后引发思考,我一些事情没弄好,所以挨骂,但没有理性思考的骂我不赞成。我不是行为艺术家,但事件产生的效果是行为艺术家所期待的。如果说我挑战什么的话,我挑战了传统观念,我相信我的理念总有一天会被人理解。


4 “期望月球大使馆重新开张”


李捷边说边从柜子里翻出“月球大使馆”的公章等物件,匆匆跑到卫生间吸完一支烟后,转回来若有所思地说:“我现在就期望我的月球大使馆可以重新开张。”


燕:按照你的说法,丹尼斯做这一项目从穷光蛋成了千万富翁,你正好相反,你后悔自己的行为吗?


李:以前我是在商场上赚了不少钱,但公司经营到2001年我已经找不到北了。我休息了3年后,眼界变得开阔,重新标定了稳定的价值观人生观。这几年交了不少学费,我并不后悔。如果说后悔的话,那就是我不该那么咄咄逼人、非常激进地来推进这个事,比如说当时工商叫停,我也退一步,我卖月球大使馆的证书、礼品、收藏品还不行吗?我即使是被逼得去打工,回头还要回来做这件事。我现在对赚钱并不是那么渴望。


燕:你和你第二任妻子离婚是因为这件事么?她是否理解你的所作所为?


李:我当时结婚时,我对婚姻并不抱任何幻想,我们是协议离婚。以她的学识和经历,她不会理解这个事情。


燕:你要实现一个虚无飘渺的理想吗?周围的朋友怎么看你?


李: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虚无飘渺的理想,它的前景是非常明朗的。对我来说,关键是起步,如果能积累300亿美金,我就能在国际上找到开发月球的伙伴,如果全球有几千万人认可我的理想,你觉得这还是梦想吗?可不要小觑了民间力量。我想,要在30年、50年或更长,人们便会看到我的理想逐步变为现实。


也有很多朋友跟我讲,你搞个实在一点的项目赚点钱不行吗?我想这是一个不同层次的需求。


李捷滔滔不绝地描绘着他的外太空开发计划,诸如把骨灰变成钻石发射到外空,让逝去的人在空中俯视你;在太空建立互联网等等。


“大家会不会觉得我特无聊?”末了,李捷托着下巴斜靠在转椅上反问,眸子里充满了等待答案的期待。


记者手记


时代的“月球疯子”


轰动一时的“月球大使馆”暂时画上了句号。自从李捷开卖月球土地后,国内宣布宇宙深处某个星球为自己所有的不乏其人。虽然李捷口头称这些后继者“缺乏创意”、“没有实际意义”,但这种言辞的背后难掩李捷面对众多口水时的不安。


李捷和他的“月球大使馆”最后演变成一场公众娱乐事件。“月球大使馆”CEO李捷最初的设想是什么?是发现了月球的巨大商机还是为公众提供某种理念?这个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月球大使馆”是一个时代的标本———当今中国社会转型时期为很多人提供了梦想的机会,有人梦想发财,有人梦想到宇宙未来。


同一个世界,众多的梦想。在中国经济迅速升温和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时下每个中国人都有自己的冲动和梦想。《光荣与梦想》记载了战后美国经济腾飞时,社会上种种光怪陆离的现象,今天的中国何尝不是如此。日益癫狂的股市就是这种梦想井喷的直观表相,昨天还有很多人为之痛哭流涕,今天人们挤作一团往里投资。


这种情况下,一直善于逆向思维的李捷自然坐不住了。李捷身上有很多矛盾点,算命软件、盗版游戏、抢注商标、万里大造林,他从商的经历充满了投机色彩,有着浓厚的时代烙印。李捷是那个时代的弄潮儿,是同学眼中的经商成功人士,但到后来他“越来越找不着北了”,“月球大使馆”让他遭受了一次重大打击,这是一次投资失败还是没有走出投机惯性的那个时代商人的宿命?


这个时代需要太多的创意和梦想。我们不能用“善”或“恶”来标定李捷和他的“月球大使馆”,“在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前提下,每个人都有权利梦想。”只不过,有的“梦想”太“新奇”了是要付出代价的。当我们做“月球”生意时,或许我们要考虑自己的脚是否还站在地球上、站在现实社会中。这,可以说是李捷给我们交出的公共“学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