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4.html


“好,”王鹏故作仁慈的说道,“这是给汪下士面子,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如若你再乱嚼舌头,就有你好看的。”一只被攥的紧紧的拳头停留在空中冲着李振毅耀武扬威。

李振毅讨好道:“再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再乱嚼舌头,”李振毅见自己虽远未度过危机,但眼下事有转机也就没必要再躲在汪穀伟身后了,拍了拍汪穀伟的后腰嘴角浅浅一笑以表示对自己仗义相助的感谢。

李振毅吱吱呜呜的半天没放个屁,王鹏知道自己被放鸽子就催促道:“现在给你解释你怎么半天连个屁也没蹦个啊!”

那沙包的拳头再次现身空中,李振毅顿觉犹如泰山压顶之势,赶紧扑上前死死抱住汪穀伟的手腕不让那拳头砸向自己,两眼滴溜溜的转着在想对策。

“你干什么,再不放手我真下手了。”王鹏一边试图挣脱死抱着自己手腕的李振毅一边威胁道。

“其实我...我的意思...意思就是..。”李振毅双眼紧闭,两手使出吃奶的劲抱着王鹏的手腕不放,嘴里结结巴巴的搪塞着。

其他人饶有兴致的侧着脑袋乐呵着旁观这两人无厘头的搞笑行为,就在此时单兵通信器里传来指导员的质问,王鹏使劲的挣脱李振毅的纠缠,李振毅‘扑’的一声坐到了地上,大伙又是一阵私笑,王鹏整整被揉皱的袖子后立马回话说马上执行任务。

“事情处理完后给我一个交代。”王鹏临行时不忘提醒李振毅,说着做了个前进的手势,其他人见王鹏对此事不依不饶的揪着,就知完事后还有好戏看,私下都贼头贼脑的偷乐着呢,李振毅站起身来拍拍屁股无奈的吐吐舌头。

他们在装甲车的掩护下快速移动到山体左前侧,并从斜坡向上搜索前进。多地形迷彩服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伪装效果,他们时而停下甄别可疑目标,时而快速推进。高俊明他们先抵达目标区域。“安全。”位于队列前面的一个上等兵说道。

“小心搜索其他角落,保持警惕。”高俊明下令道,其他人依令把目标区域翻个遍,没有发现活口后才稍微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

“连长,有一个班从侧面上来支援我们。”站在侧面斜坡察看情况的一个中士说道,中士身材魁梧,下巴过渡圆滑,姓陆名志国,他老喜欢跟王鹏叫劲,尽管王鹏是他的老班长。

高俊明边走过来边准备拿望远镜察看是谁,问道:“是谁带队啊?”

“是王鹏那老小子。”陆志国脸带笑意的回过头来对走近身来的高俊明说道,用手给高俊明指示王鹏等人的方位后接着说道,“这老小子肯定是连长你没带他上来,自个较劲,就去向指导员请战去了。”

高俊明站在其旁边撇着嘴笑道:“这小子尾巴翘到天上去了,这次我故意不让他跟着,让他急急,挫挫他的神气劲,又不一下把他斗萎靡了。”说着拿起望远镜观赏王鹏这小队人的‘实地战术动作演习。’

“这老小子视荣誉为生命,只要有立功的机会,他不论什么情况都上,去年军区组织敌后武装渗透比武大赛的时候,他愣是在靠一壶水、2份干粮情况下带领我们其余7人穿越了素有‘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那次多亏了他这头蛮牛,要不然我们肯定会失败的。”陆志国说的绘身绘色,与其说从他的神情中读到他对这次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种刻骨铭心记忆,倒不如说是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参赛队员对王鹏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精神所震撼。

高俊明转过头来对他语重心长缓缓说道:“他这种品性也正是我们这些当兵的所要追求的啊!”胡富豪不知何时已经早来到他们身边,胡富豪两人有些尴尬的点头称是,高俊明也觉得刚才的话有些露骨,接着补充道:“当然,能进入我们‘麒麟’突击队的每一名队员都具备这种品性。”也就他们说话的当口,王鹏等人已来致跟前。

王鹏看到高俊明三人脸型怪异的笑着打量自己一伙人,打手示意其他人收枪。

“你怎么上来了?”高俊明先于他发问,“不是叫你在下面辅助指导员吗?”

王鹏把枪挂于身侧并搭过胡富豪伸来的手登上斜坡,站定身后说道:“指导员怕还有残余势力在左侧伏击你们,令我带人从侧面策应你们。”王鹏早想好对策并轻轻拂去身上的灰尘。

“哦,真是这样?”陆志国与高俊明对了个眼神,“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指导员让你上来的。”陆志国把‘还是’延后半会才说出口并细瞥一下王鹏的神情,王鹏争强好胜的脾性算是被陆志国摸通透了。

“我说‘鲁二’,你哪来那么多屁事,就准你2班跟连长上来,不允许指导员分派任务给我。”王鹏激动的说着并挺着肚子向陆志国顶去。陆志国的‘鲁二’绰号是因其与‘鲁智深’的姓氏是谐音,并不是因为他勇猛过人怎么的。

“王班长,我看你误会我的意思了。”陆志国笑着避开些步子解释道,虽说背后不怕他,但真与他面对面的时候仍是被他那股气势压的抬不起头来。

“做了副班长了还是那副尿性,回去好好调教吧,不要误人子弟了。”王鹏挖苦道。

“狗眼......王班长说话真幽默,我能进‘麒麟’突击队还不是托您的福,要不然我早就复原了,若我真那般无能,那不也显得您无能。”陆志国借提发挥,来了个回马枪,气的王鹏直瞪眼。

“行啊!陆志国,离我远了,长本事了,”说着王鹏走近陆志国身边,一个擒拿式的手法抠住陆志国的肩胛骨,痛的陆志国杀猪般的惨叫。

“痛啊!痛啊!老班长。”陆志国痛的只好顺势弯下身来。

“痛啊?”王鹏咬着牙凑向他耳边问道。

“对对对,痛!”陆志国脸型扭曲的说道。

“知道说什么了吧?”再问一声。

“老班长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会,我班里兄弟看着呢。”陆志国求饶道。

看到两个老朋友过上招了,众人都把焦点放在了他两身上,全然望了自己要干什么?

“你也知道要面子啊!好,看在以前的陆志国面子上,饶了你这一回,要不然非叫你来个狗爬式的扑地。”说着拍拍手掌松开陆志国,陆志国一手搭着刚才被擒住的手臂晃荡着舒筋通骨、活喽血脉。

“不错,是该削削这家伙的时候,不然他连祖宗都忘了,更别说当年你对他的栽培这件事。”一个中士竖着拇指称赞王鹏刚才的表现,除了壮实的七尺男儿身外,最显眼的就是他那对对耳朵了,中士名叫杨光,一班副班长,是王鹏特意留在身边辅助自己的帮手,他也是那次穿越‘死亡之海’一员。

“那是,收拾陆志国这小子绰绰有余,他就那点小伎俩,能逃的出我的五指山嘛。”王鹏挣回面子后走到杨光身边跟他交拍了一下手板说道,得意的笑着回望了一眼陆之国,陆志国此刻还在活喽他的筋骨。

高俊明见他两终于是休战了,他清清嗓子问王鹏:“你们从侧面上来没发现可疑情况吧。”

“没有,估计这次......。”

“我看他上来的时候应该是发现了阿富汗的国宝了,要不然怎么会衣冠不整,准是抓国宝去了呗。”陆志国见报仇的机会来了就插上一句,大伙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王鹏狠狠的瞪了一眼陆志国,啐口道:“看你小子的德行是刚才没爽够是吧!来来来,一次解决。”边说边活动着手脚,眼带狠劲的瞪着陆志国。

“老班长,别介,开玩笑,小可怡情嘛。”陆志国见他上动作了就有些嘴软。

“连长,我看王鹏这小子是吃多了撑着,下次得限制他的饭量。”胡富豪帮着陆志国道,这是他们山东人的仗义使然。

高俊明假意思忖道:“你说的不错,下次叫司务长交代下去,让食堂少打饭菜给他。”

“连长,你得保持中立,不可偏帮另一方,”王鹏急上心头说道并瞄瞄身后的队员后与高俊明挤挤眼说道,“不然我班里兄弟都会觉得我们一班大势已去,不再受重用了,影响士气。”

“呵,”高俊明觉得好笑的说道,“你这是向我投诉我自个,”高俊明手指着王鹏说道,“另外你别拿什么‘受不受重用的瞎话’来糊弄我,离了你王鹏,我照样带人打胜仗,你信不信?”高俊明两手叉腰瞪大眼睛对王鹏说道。

“连长,不要动怒,动怒伤身,我不是想多争取立功表彰的机会嘛,所以一时说急了就坏事了。”王鹏一面解释着一面装腔作势帮高俊明顺顺气,高俊明虽说脸上无喜色但心里乐呵着呢。

胡富豪见缝插针道:“连长,他就是这样一个无理取闹的人,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

“就是。”陆志国应和道。

“行,你们两个狗日的,这笔账我记着。”王鹏指着胡富豪和陆志国两人道。

“记着怎么的?不记着怎么的?我们又不是不会打,扁你一个绰绰有余。”胡富豪怂恿道,陆志国憋着嘴向王鹏挑衅,他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咱单对单,就地解决,让大伙看个明白谁是一连的正汉子。”王鹏一提到比划拳脚就像好斗的公鸡那般跃跃欲试。

“呦呦呦,谁说要比拳脚了,还不是你自个在那边瞎折腾。”胡富豪一脸不屑的神情说道,此刻陆志国不再挑头了,他最多就是为胡富豪助阵。

“在一连,除了连长和指导员外,我谁都不服,山东汉子,你如果想让老子服你,你就放马过来,不然就把自己放的屁收集起来放回屁眼里,哈,怎么样?”王鹏卸掉部分行头活动身子骨做着前期准备,其他人也是神情凝重但血脉喷张的等着看场好戏。

“来,我跟你过招。”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愕不已,包括王鹏也呆住了,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高俊明,“来呀!傻愣着干嘛。”高俊明用手招呼着说道。

“不是,连长,......。”王鹏添了下嘴唇皱着眉说道。

“不是什么啊!来啊!你不是说连里除了连长和指导员你谁都不服吗?现在我不是你们连长,我就我,来。”高俊明又向他招招手示意他放马过来。

“不敢,我?”王鹏扭扭捏捏的说道。

“你什么啊!尿了,”高俊明突然手指着王鹏大声道,“我告诉你王鹏,我最看不惯你那嚣张的德性,我自认自己够嚣张了,但指导员劝劝也就改了,没想到您比我还嚣张啊!还什么看看谁是一连真汉子”高俊明用个‘您’来挖苦他,高俊明接着说道,“你好好反省下,我为什么不让你跟我上来。”高俊明丢下这句话就令其他人继续干活。

“好好反省吧你!”陆志国临走时学着高俊明的口吻抨击一下王鹏,王鹏作势吓唬他一下,陆志国立马闪身远离些。

杨光晃晃他的肩膀劝慰他,王鹏则一脸没事的神情说道:“没事,连长那人是刀子嘴豆腐心,他骂我也是为我好嘛。”一班的众人见王鹏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情也就不再担心了,就加入到收拾残局的大军中去了。

王鹏摘下护目镜,蹲下身来,在死尸上摸索着什么。在死尸的内衣口袋里摸出一个钱包,钱包里格有一张相片,是一张新人婚纱照,相片里男的就是这具死尸。与此同时,下士洪文、上等兵上官宏胤、邱尚华和吴坤正在协力往装尸袋里装碎尸,陈杰和吴胜熊则在拍照取证;汪穀伟、李振毅则在帮忙收拾残碎武器;高俊明在周围转了转,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处理完一切琐碎事后,所有人回到各自单位,登上战车往基地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