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丽影 第一卷:关山万里护宝行 第二十章:鱼龙混杂未出水

王大三 收藏 0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搞广播电台的事情国民政府也经验不足,也都是辛亥革命后才逐渐从国外引进设备摸索着搞起来的,目前主要是南京,广州,武汉,重庆,杭州有,前段时间,阎锡山主动响应南京政府的广播事业发展要求,也在太原花重金建了一个,效果还不错。而北平这样的大城市却还没有,这显然不符合发展的规律,因此这次国民政府顺应潮流,决定在北平出资搞一个发射功率大一些的广播电台,以满足宣传的需要。

北平地下党组织得知此消息后,决定将我们的人趁此机会打进国民党宣传咽喉的内部去,一是电台为国民政府的军事单位编制,可以掩护我们的一些同志更好的进行活动。二是寻找机会阻止国民党对共产党的造谣污蔑,三还可以派出自己人学习电台工作经验,为今后我们党建立红色广播打下基础来。所以,刘翠林书记根据上级的指示精神,决定派出梁雨琴等二男二女以应聘广播员和技术人员的身份报名参加此次的北平广播电台的招聘活动。

梁雨琴是刚刚入党的新党员,接到任务后,立刻做了准备,和另一名女地下党员宋丽娜一起在招聘处报上了名,没想到的是这位燕京大学的校花立刻被负责现场招聘北平广播电台的副台长孙家耀看上了。因为上面的要求是做广播员的女人首先要长的端正漂亮,其次是身材要好,再才是要有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语言基础,第四是要家庭出身无反国民党的前科,没有参加过学生“闹事”,而这四点梁雨琴全部符合。虽说她是学生会和学联的积极分子,但为了有意识的掩护一些同志,那些上街游行的事情,组织上一直未安排她参加过,所以在政治审核时也一下就通过了。而和她一起的宋丽娜也差不多也同时被孙家耀看中了,也作为了第一批录取名单里的人了。


副台长孙家耀知道,广播电台里的女播音员在当时比那些漂亮显赫的戏曲名伶和才兴起的电影明星女演员都招人爱。当时的观念是从事唱戏曲的和演电影的那些美人儿人长的好归长的好,但还都被称为戏子,除非傍上了有钱人和官僚才进得了上流社会。而电台的广播员则地位相同于很时髦的记者,甚至比记者还受人尊敬,因为她们的身份自身也是广播电台的内勤记者。所以在当时女广播员个个受到上流社会人群追逐的对象,几乎各个广播电台的女播音员最后嫁的都是达官显贵或者是高级军界人士,虽说其中一半以上是被逼迫的。不过也因此电台在挑选女广播员的时候首先要挑选出长的有气质有文化,还要长的俊美出众的女人。

对于这些新被招聘进来的女播音员,她们虽说普通话说的都不错,但是和广播语言还相去甚远,还需要经过进一步的培训校正才行,尤其是国民党控制的这些广播员要求第一就是声音要嗲兮兮的,说是这样的声音可以有效的吸引住民众的注意力。也因为当时国民党的各个广播电台发出的女性的声音都是柔声娇气,成为了当时一个特色的靡靡之音了。

柳砚和傅晓菡也是在招聘现场第一次见到后来成为北平广播电台的首席女播音兼记者的梁雨琴的。

当时正是招聘环节的最后定下人选的最后一关,就是由被招聘对象用普通话朗读一首长诗,这对于在大学就以朗读著称的梁雨琴根本不算是什么难题。

这个在几届朗读比赛上都是第一名的姑娘毫不怯场,大大方方的站在了评委席的前面,以高昂圆润饱含女性魅力的声音和形态一下就获得了全部评委的认可,也成为了第一个被录取的北平广播电台首个女播音员。只是在私底下有些评委对梁雨琴还小有微词,其中就包括了主管招聘的副台长孙家耀,这是因为梁雨琴朗读的是俄国诗人高尔基的《海燕》,这首诗要放在第一个国共合作期间肯定没问题,因为那时候延续是孙中山先生的“联俄联共,扶住工农”的基本政策。而现在早已就经历了“四一二政变”的白色恐怖过了,蒋介石和共产党撕破脸大肆屠杀革命党人和工农群众,现在还大军临境,将红色政权围困在江西井冈山一带。而对于各个城市的地下党也进行着疯狂的围剿,唯恐杀之不尽那。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梁雨琴选择了红色俄国诗人的长诗,自然让这些国民党的喉舌掌控者有些小不愉快了。

不过,对于梁雨琴的音色,相貌和身材所有都无可挑剔,加上孙家耀自己心怀鬼胎,对梁雨琴的美貌心猿意马仰慕不已,所以在他的主持下,梁雨琴以满票通过进入到了北平广播电台。

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一个出色的情报人员,柳砚以她的女人的敏感,总觉得这个女大学生身上有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她的眼神坚毅,似乎有一种对信仰的崇尚信念在支持着她似地。

坐在后排招聘席上的她让人拿来了梁雨琴的应聘资料,仔细看过后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她将资料递给了身边的傅晓菡:“傅记者,你看看,这个梁雨琴我觉得不是个很简单的人啊。”

傅晓菡翻了翻资料,说:“柳参谋,我看还好啊,梁雨琴的父亲梁书同是商人,在保定从事运输业务开着运输公司,无政治背景,母亲金氏操持家务管理。金氏的姐姐金彩霞还是北平巨商,北平总商会副会长邵敬斋的二姨太。梁雨琴本人在燕大虽担任过学生会委员,但从未参加过对政府的抗议示威活动,属于一般人物,所以应该是没问题的。”

柳砚笑了:“傅大记者,我说的不是她政治有什么问题,我是觉得这个美人儿不是一般姑娘那样单纯而已,以我的经验她会是一支刺玫瑰的。”

傅晓菡这才恍然大悟道:“嗨,我还以为你是又来了什么职业敏感了那,原来是这个啊。这就对了,你看看现在那些军阀官僚们,那个不是看见列强就往后跑,看见美女就朝前冲的啊。所以啊女人还是带点刺儿的好,就像你柳参谋,不也是因为一身武功,让那些贪婪你美色的男人吓的都不敢靠前的吗。”


柳砚只是稍稍的一愣,说:“我哪儿有什么武功啊,都是外面人瞎传的。”

傅晓菡神秘的一笑道:“呵呵,这你也保密啊,刚才你治周炳义那个老色鬼的招数以为我没看出来啊。”

柳砚一听这话才感觉到不简单的绝不单单是梁雨琴姑娘了,原来这个傅晓菡也是善于观察微妙之处的人,自己本以为做的不显山不露水的对周台长使那点小动作并没能逃过她的眼睛,看来做人还真是一定不能自负才对,因为这天外还真是有着天那。

看看招聘现场这边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出现,柳砚决定返回周炳义的办公室和他再谈谈对广播电台筹备组自身的人审查的问题,军委会特勤处已经收到了南京方面的密函,告知他们广播电台的台长周炳义是密查组驻北平站站长,相关安全问题特勤处的人可跟他一起商量,尤其是对广播电台内部人员甄别审查问题。

现在的周炳义已经知道了柳砚的厉害,虽说此刻是两人单独在一起,但他暂时再不敢对她有什么想法了。

坐下后,周炳义叫秘书处的人将筹备处所有的人员资料和名单拿了过来。

在柳砚翻看这些人的资料时,周炳义不住的将他所了解到的情况一一向柳砚做了解说。

筹备处的人是从各地各部门抽调到北平来的,一共有男女共二十三名。柳砚仔细查看资料后,发现其中三名历史资料不清楚的,其中就有副台长孙家耀。档案显示四十岁的孙家耀曾经在日本留学,学习电台播音及发射技术,本来三年的学习他竟然在五年后才返回到国内来,其中毕业后的两年时间他无法说清楚究竟在日本做什么,根据他本人的自述是在日本旅行研究日本文化,但这种说法有些站不住脚,所以是个很大的疑点。而另外两名工作人员也有其他不同的疑问,这两人都是男性,是由山西的督军阎锡山介绍过来的,其历史更是有些不清不白的,根据周炳义的叙述介绍信上说此二人是来协助搞电台发射技术的,但在和他们的交往了解中,周炳义发现此二人对发射维护技术懂的甚少,不想是在广播电台工作过的样子。

柳砚感到广播电台还没开始正式对外广播,这里的气味儿就有些异常,想到此她和周炳义商量后,决定共同展开秘密调查。


在北平大栅栏一家书店的二楼办公室里,坐着梁雨琴、宋丽娜,还有两名去应聘的男同志。他们正在接受着市委书记刘翠林的开会谈话,在座的还有市委保卫处的负责人何云鹤,书店的老板,地下党联络站的老板周群。

此次打入北平广播电台去的四名同志,有三名顺利应聘成功,那就是梁雨琴、宋丽娜和一名搞技术的男同志郑林甫,而另一名男同志未被录取。按理这已经是大大的胜利了,但是此刻的刘书记依然一脸的严峻,显得很不高兴的样子。

他对梁雨琴说:“梁雨琴同志,你知道你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吗。本来已经选好了你朗诵的是意大利诗人但丁《神曲》的节选,你为什么私临时改为了高尔基的《海燕》?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简直是无组织无纪律。目前国民党对红色俄国的文学作品大多封杀,高尔基是现在苏联的著名作家,国民党的文化部门明确表示他的作品有煽动革命情绪的成分,不许出版社买,也不许印书馆出版了,可你倒好,还在这些文化特务的面前公然朗读他的诗歌,这是很容易引起他们的疑心的和注视的,这将给今后的工作带来极大地危险性你懂吗?”

梁雨琴低着头,半晌后才抬起来说:“我是想到现在白色恐怖在全国范围内蔓延,而国民党放着日本人占领着我们的东三省和山东的一部不闻不问,却热衷于打内战,我想到了我熟悉的高尔基的《海燕》中的情景,乌云翻滚,海燕在翱翔,预示着一场暴风雨的到来,预示着革命必将取得胜利,所以心里一激动就不由自主的朗读出了熟悉的《海燕》这首诗,我知道我错了,我接受组织的批评,请求组织给我处分,我保证今后一定多加注意。”

看到梁雨琴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刘书记的脸上显得红润了起来,毕竟梁雨琴是才发展的新党员,还需要经过斗争的磨练才能逐步的成熟起来,对她的要求还不能太严格了。

想到这里,刘书记说:“算了,好在都顺利的进入了国民党的喉舌部门广播电台。小梁姑娘的表现总体还是好的,斗争的积极性也很强,这是值得肯定的,所以处分就免了。现在你们三人都进入到了电台,这是件很可喜的事情,因为进入电台的政治背景的审查是很严格的,所以一旦进入就会受到国民党当局的信任,今后对保护自己的身份大有益处。我宣布,你们三人组成一个电台党小组,组长由宋丽娜同志担任,今后你们的工作将由宋丽娜同志负责安排,今后,你们都尽量不和我们这里发生直接的关系,以后回由周群同志和宋丽娜同志保持单线联系,你们都明白了吗?”

大家都表示了明白。

最后,刘书记让地下市委保卫科长何云鹤讲话。

何科长告诉大家,现在经过我们的同志了解到的情况,前段时间发生在延庆的清宫宝物争夺大战已经基本结束,但是最后的赢家是马家军的马继武,这个家伙早就知道了四件珍贵国宝的事情,因此他做了充分的准备,利用几年时间将四件国宝复制,并将真品秘密转移。而军委会特勤处柳砚参谋夺回来的只是赝品,根据分析认为,马继武并未将真品带往山西,而是隐藏在北平的某处,所以必须发动力量继续对这四件国宝展开侦查,决不能让他们流外海外,更不能损坏和丢失。

刘书记对梁雨琴说:“根据组织上的了解,马继武的老爷子马步芳和北平商会的副会长邵敬斋私交甚密,而邵敬斋又很懂文物,和许多造假的文物高手都有过往,所以我们判断马继武当时在制作赝品的时候很可能找了邵敬斋,并且文物隐藏也很有可能是在邵敬斋的安排下进行的。雨琴姑娘,邵敬斋不是你的姨夫吗,而你又和邵敬斋的三公子邵文明是恋爱关系,希望你能利用这个关系向邵敬斋探寻,看看能不能找点儿蛛丝马迹出来。”

“好,刘书记,我来试试看。”

梁雨琴说:“邵文明的二个邵文学是研究古董的专家,兴许他能知道些什么,实在不行,我想通过邵文学找到邵敬斋侧面打听国宝的事情。”

“嗯,好的。”

刘书记说:“注意别引起邵敬斋的疑心,这个家伙和黑道白道的都有一套,并且十分封建和反动,他还多次在报纸上和商会的会议上大肆鼓吹要彻底消灭共产党。他的弟弟邵敬堂和侄子邵文忠也不是好东西,在暗地里和日本人勾勾搭搭的,名声不好,在这种环境下你就更要多留个心眼儿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